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一章 打起来了,逃出赵府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什么?!他要赶她走?!怎么会这样,他方才不是还替自己出头。

    孙软儿面色大变,倏然抬头,睁大了眼望着赵云,赵云却不在望她。她跪爬上前,又想去抓住赵云的裤摆,“将军,将军软儿求您,求您不要赶软儿走。软儿发誓,以后绝不会再惹得夫人不高兴。”

    赵云蹙了蹙眉,向后退一步闪躲开。孙软儿抓了个空,心中有些失落。但见赵云不为所动,又接着苦苦央求道,“我不会再出现在夫人面前,只要夫人看不见我,就不会因我而忧烦。将军,我求求您,让我留下吧。您要赶我走,可我能走去哪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见不见的问题。”赵云语气无奈。不是见不见的问题,是她这个人的存在,便会给夏天带去烦恼。而且她的存在,也会连累他。夏天竟会疑心起他,这让他心里也不好过。

    孙软儿哪管是什么问题,她无非是想留下。见赵云丝毫没有要松口的意思,她心中又着急又愤恨,还有嫉妒。

    “将军,软儿只想求个寄居之所,别无他求。将军,今日想必您都看见,也都听见了,不然您也不会替软儿出头做主。软儿真是冤枉的,软儿已经向夫人解释过了,只是夫人固执,始终不肯相信软儿。可是就算夫人不相信软儿,怀疑软儿,又何至于对软儿痛下杀手啊将军,今日若不是你及时赶到,恐怕软儿已经见不到你了。将军,不是软儿的错,您知道的,您也是相信软儿的,对吗。您既然相信软儿是无辜的,为何还要赶我走呢”

    孙软儿梨花带雨地哭泣着,若是别的男人看见这样如花貌美的女子,跪地抹着泪,柔声中夹杂着诉说不尽的委屈与凄惨,定会心神荡漾,想要怜惜她,帮助她。

    可是那是别的男人,现在站在这儿的是赵云。赵云一个脑袋两个大,怎地姑娘都好哭哭啼啼。他那安慰哄人的功夫只会用在夏天身上,大概也只有夏天哭闹的时候他才会心疼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想多了,我不是替你出头做主。我只是为了夫人好,不想夫人落下个恃强欺下的坏名声。而且,的确,你也罪不至死。”赵云幽幽道。至于相信谁,这自然是毋庸置疑。他不想与她多做口舌,也不忍再出言刺激她,否则待会儿又是一番哭啼。

    这话算什么意思,难道他方才做得一切,都不是为了她。说来说去,还是为了向夏天。孙软儿心有不甘,妒火熊熊燃烧着。她恨不得破口而出,可是强势不是她的本能。在男尊女卑的传统社会里,她没有勇气与胆量这样做。这一点,她倒是挺佩服向夏天的。向夏天敢做这天下女人都不敢做的,也难怪赵云会对她另眼相看,用情至深。若是能换取到眼前男人的青睐,或许她倒真的会试一试。可惜,她心中明白,这是不可能的。而且她也做不到

    “将军”孙软儿轻声唤着,“是不赶软儿走了吗?”

    赵云顿住了片刻,有些不耐烦地沉吟道,“我会命下人给你一笔银两,这也算是给你的一个交代。你收拾收拾,待会儿走吧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闻听此言,如临深渊。她哭丧着脸,连连摇着脑袋,几乎是下意识地扑上前去,抱住赵云的大腿,“将军,求求您了,别赶软儿走。软儿能走去哪里,您要我走去哪里”

    赵云着实被吓了一跳,没想到她会做出此举。他俯下身扒拉开她的手,严声喝着,“放开!”

    孙软儿怎会听话放开,此刻赵云便是她的救命稻草。她要是放开,一切可就都完了。

    “将军答应软儿,不要赶软儿走,软儿就放开。”孙软儿咬牙苦苦撑着。

    狗急尚且跳墙,人被逼急了,这力气也真是不容小觑。赵云又不敢有大动作,怕误伤到她。而且她几乎是紧贴纠缠住他,这男女靠在一块,他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幸好这画面没叫夏天看见,否则又要闹得天翻地覆。看样子,不是所有的姑娘都有着夏天的直率洒脱和坚强好强,赵云心想。

    一个才搞定,这个又来给他添堵。赵云面沉不悦,“我再说一遍,放开!”

    “不”孙软儿还想再死皮赖脸地缠着。只是察觉到男人的不满与恚怒,她小心翼翼地缩回了手。

    得了自由后,赵云是一刻都不想再待在这儿。他拍了拍裤袍,整了整衣裳,正欲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孙软儿已是灰心丧气,跪坐在冰凉的地上,含泪咬着嘴唇。在赵云踏出第一步后,她痛苦绝望地捶着地面。

    不,还没有到痛苦绝望的地步。事情出现了转机——

    一下人慌慌张张地跑进院里,见着赵云仿佛和见着救星似的。下人跪倒在赵云面前,结结巴巴道:“将,将军”

    这人也吸引了孙软儿的注意。赵云出声问着,“何事如此慌张?”

    下人咽了咽口水,缓了口气,飞快禀报着,“将,将军,不好了。夫人要逃跑,被护卫们拦下,现在和护卫们打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赵云惊吼着。他面色铁青,拳头握紧,气得身体直打抖,“在哪里?!快说!”

    “就,就在前院。看门的也去帮助拦下夫人。”下人诚惶诚恐地答着。

    赵云听着,脚下步伐已经迈开来。他绕开下人,将银袍背在身后,疾跑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孙软儿竟出现在了他的前边。孙软儿张开双臂,拦住了赵云的去路,也拦在了后院的门前。

    “给我让开!”赵云怒不可遏,大吼出声。他此刻是心急如焚,见孙软儿还不识好歹地堵住去路,焉能不气。

    “除非将军答应,将我留下。”孙软儿一脸倔强。也不知这会儿她是哪来的勇气,她想也许这是老天爷给她的一次机会,她得好好珍惜把握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威胁我。”赵云冷眼冷言。

    孙软儿心里发毛,但是事已至此,她需一鼓作气。她委屈地冲着赵云声嘶力竭道,“将军就当我是在威胁您。将军,我没有错,您不能赶我走。”

    都这时候了谁还管是非对错,赵云心急火燎,他知道向夏天的本事,要打败护卫出逃,是轻而易举的事。只得他出马,可就在关键时候,眼下多了个难缠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随你吧。”赵云无可奈何,松了口。

    孙软儿大喜,将伸开的手臂收回,装模作样地抱拳谢道,“多谢将”

    她是想模仿军中的人,还有向夏天,讨赵云的欢心。她伺候向夏天时,也常见她会做此动作,而且这个动作对赵云好像很受用。

    可是显然,于她而言,并非如此。不待她的话说完,赵云已经一把推开她,踏门而出,连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孙软儿面色煞白,整个人僵在原地。过了好一会儿,她才缓缓转身,望着赵云的背影,越来越远

    ii

    前院里正激烈混战着,向夏天一手捆仙索挥得来去自如,宛若游龙。成群的护卫们无法近她的身,只有挨打的份,中招者皆被打趴在地。

    一会儿的功夫,前院里已是一片狼藉。地上躺满了痛得打滚的人,盆栽被摧残的四零八落,还有化为齑粉的石柱遍地倒落。

    向夏天立在当中央,已经没有人可以阻挡得了她。她冷哼一声,将捆仙索收回,拍了拍手,大摇大摆地向着府门走去。

    她做过的决定,何时改变过。反正这府院,她暂时是待不下去了,她想出去清静清静。

    向夏天晃手晃脚地悠闲走着,她心里暗暗窃喜着,功力还没有退步嘛。

    还不等她多暗喜一会,身后传来一声震怒,“给我站住!”

    想都不用想,她都知道是谁,“该死,他怎么这么快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懊恼不已,她本以为她解决人的速度已经够快,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还没来得及多思考,她撒开腿就要跑。赵云皱眉,紧随着追上前去,他瞥见还有一道屹立着的石柱。他疾跑一阵,踩上石柱,脚下再一个发力,飞腾了大半距离。

    落地时,他人已拦在了向夏天前边。

    “你再跑个试试。”赵云黑着脸,咬牙切齿。望向她的眼神,简直是要活活吃了她,真是一刻也不让人省心。

    “试就试,我偏跑。”向夏天别过脸。下一秒,又跑起来。

    赵云伸出长臂,企图阻挡她。哪知她好像料到了似的,她不绕也不避。就在要撞上他手臂时,她突然弯下身昂起头。他们俩的身高本就有差距,要躲开他的长臂是易如反掌。

    一阵风带过,她的小身板直溜溜地滑过,只留下张扬得意的一笑,“嘿,挡不住我!”

    说罢,她提起裤裙,潇洒跑开。赵云发现失手后,赶快紧追上去。心中早已气得不可开交,这妮子怪招就是多,他竟然没有防备住。

    今日想踏出赵府大门,做梦!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