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六十章 赵云树威,收烂摊子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赵云身子一颤,面色一变,任由她狠狠咬着。他岿然不动,声也不呛个。只要能让她解气

    向夏天尝到血的味道,心中一凛,可随后便被一阵快感给取代。可是为什么发了疯,使了劲地咬他,他都不松开。她多不服气,她斗志昂扬,她不管不顾,又接着咬,狠狠发了疯地咬。她心中默念着,一定要逃开他。

    渐渐,她仿佛失去了味觉,血腥味越来越淡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向夏天自觉疑惑,冷静下来后,才发现是泪水冲淡了血腥。原来她已泪眼婆娑,她为什么会掉眼泪,她竟是什么时候掉的眼泪。明明是要他不好过,怎么自己反倒先哭了起来

    她意识到自己流泪后,心中的委屈蠢蠢欲动,再然后便是一泄如注。

    赵云还未动,她已率先动起来。她的身子微微颤抖,她好像花光了所有的力气,缓缓松开了小嘴,不再做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赵云愣了片刻神,他察觉到了她没再挣扎。只是从肩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声,那声音她哭了?

    她哭什么,赵云叹气无声。闹了这么半天的人是她,她反倒先委屈起来,真是拿她没有办法。不过这样也好,哭过之后,她应该会乖下来吧。

    想至此,赵云伸出手臂,放在她的腰上,将她一点一点向怀里带。只是他越是这样,向夏天哭得越发厉害。

    “呜你放开我我最讨厌你了”向夏天抽泣哽咽着,这话大概只有赵云听清了。

    赵云抱她在怀,手掌心抚顺着她的脊背,唯恐她哭岔了气。

    “唉”赵云不自觉地无奈叹声。

    她这副样子,叫他怎么忍心放开她。放任她跑开,她又能跑去哪里。她剩下的唯一去处,便是村子。他还不了解她吗?村子也是她的娘家。只是村子离这儿长途漫漫,而且她受了委屈定会去找嫂嫂。嫂嫂若知道,又岂会放过他。到时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都要对他发难,他可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而且他赵子龙英雄半世,难道连自己的女人都看不好,留不住吗。明知她说得讨厌,不稀罕,都是些气话,可听着总觉得还是扎耳。

    后院又是一片寂然,偶尔能听闻向夏天的抽噎声,赵云就这样轻轻抱着她。

    下人们皆长舒口气,除却孙软儿。刚刚她还能洋洋得意地藐笑着,这会可再笑不出来了。

    待向夏天哭够了,擤几声鼻涕水,再悄悄蹭上赵云的肩膀。开始还故作矜持,不想被他发现。可两人朝夕与共了这么些年,彼此的一举一动岂会不了解。

    到后来,她索性直接倚靠在他的肩上。见他的银袍上渗出斑斑血迹,还有清晰可见的牙印,她皱眉嘟嘴,有些懊恼。他都不会痛的吗,声也不吭,动也不动,她还以为是她使得力气不够大。她正要内疚起来,心中的小恶魔又提醒着她,谁让他刚刚那样对自己。明明她才是被欺负的那个,他却帮护着孙软儿,还当众斥责数落她。所以,她不必自责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冷静安定下来的心,又开始浮躁。她报复似的将眼泪水,鼻涕水都往他的银袍上蹭,使劲儿地蹭。

    赵云见她此举,颇觉好笑,但还是忍住了。这种时候,他还是保持严肃得好。他怎么一时忘了,这妮子可爱的一面。今日他也是火气上头,对她的语气加重,言辞也过激了些。

    接着,远处传来一阵轰轰隆隆的脚步声,并且越来越近。随后,只见一排排全副武装的护卫踏着整齐有素的步伐来到后院集合,这阵仗也够有排场的。

    “将军,全府护卫都已调来。”下人唯唯诺诺地走至跟前,颤巍巍地小声禀报着。这怎么才一会的功夫,天就变了,风也反了向。

    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赵云应声。看了眼怀中的人,他突然觉得自己是多此一举。可怀中的人不待他多看几眼,便直起身退开了。

    “参见将军。”护卫齐声下跪,气势汹汹。

    “都起来吧。”赵云转过身面对着众护卫。

    为首的护卫,站出列恭敬问道:“不知将军突然调集众属下,是有何紧急吩咐。”

    赵云捂嘴,咳了几声,清着嗓子。扫了圈一众属下,又瞥了眼身侧的向夏天,面露尴尬窘色,强作从容淡定,“着你们护送夫人回屋,今后严防夫人那屋的安全,时刻保护看好夫人。”

    众护卫听如此,面面相觑,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将军紧急集合他们,就是为了这个吗。可是早就听说夫人武艺高强,而且素日里都有将军的保护。

    还是为首的护卫聪明机灵些,从中听出了猫腻。将军的重点是要看好夫人,至于保护不过是个幌子,“是,将军,属下们遵命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云满意地点点头,“今日夫人乏了,你们送夫人回屋罢。”

    赵云摆摆手,众护卫领命,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请。”为首的护卫上前俯身抱拳,恭恭敬敬,不敢有所怠慢。

    向夏天冷冰冰地瞥一眼护卫,不搭理他。但是倒也没有当众驳回赵云的面子,自顾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“快跟上去!”赵云低沉喝着,护卫们连忙蜂拥追上前去。

    一帮人风风火火地来,又风风火火地去。待他们走后,后院顿时又宽敞明亮了许多。

    赵云扫视了遍仍低头跪地的丫鬟们,“你们也都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将军。”丫鬟们小心仔细地起身,有些人腿都跪软了,相互搀扶着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是我赵府精心挑选出来的丫鬟,我对你们的要求只有一个。”赵云顿了顿,“照顾好夫人,一切以夫人为主。除此之外,没有其他别的要求。但是我所说的照顾,不仅是要你们照顾夫人的饮食起居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又轮到丫鬟们疑惑相看。又听得赵云沉沉道,“夫人向来心性单纯,心机良善,而你们的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夫人,所以那些尔虞我诈,钩心斗角的把戏绝不允许出现在我赵府之内。若是叫我发现了,定严惩不怠,决不宽容。希望你们好自为之,别给夫人带去不好的影响,对夫人负起责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奴婢谨遵将军教诲。”众丫鬟拂身行礼。

    “今日念在你们是初犯,也是看在你们这么久以来尽心伺候夫人的份上,我也不过苛追究了,那十大板便免了。”赵云也知将罪怪在她们头上是有点冤,只是近日后院越发地不太平,搞得他都忧心不已,有些分身乏术。

    都说人往高处走,其实高处也有高处的不好。地位高了,涉世便深了,难免逃脱不了世俗。他不想世俗的污气沾染了他的府院,当然更重要的是不想她因此受影响。他要得不过是一个温馨的家,他和她的家。

    可是以前能轻易做到的,现在却不能了。最近他也能真切感受到她情绪的不稳定,再加上今日这么一出,他虽然嘴上斥责她,但心底里还是相信她的。这样看来,就不知是谁人在背后搞鬼,是有意教唆她,还是故意挑拨她和孙姑娘之间的关系。

    这些是是非非的事,他是不在行,不在行不代表他会不管。也不能由着她被欺负不是,所以今日他罚人一举,一来是要提醒警告后院众人,二来也是替夏天树立起威严。

    她习惯了从前村子的生活,对下人也从来随和,打骂管束也未曾见,除了这两次对孙软儿。殊不知这后院不能与村子相提并论,如果她的手段不强势一些,这后院的风浪便很容易兴起。打理府院这一点,她可能不太适合。但是这赵府的女主人,只她不可。所以必要时,只有他来出面收拾烂摊子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至此,她对其他下人都不加打骂,为何到了孙软儿这里就反常。

    赵云想着,瞥一眼孙软儿,也许问题真的不在夏天身上,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孙软儿被他这么一瞧,不知是心虚,还是怎么。有些慌张地跪地磕头,“软儿多谢将军又一次出手相救,大恩大德,无以为报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些话就不用再说了。”赵云摆摆手打断,这些话他已不想再听。

    “惹得将军和夫人不愉快,都是奴婢的错,还请将军责罚奴婢,不要怪罪夫人。”

    赵云冷森森道,“我自是不会怪罪夫人。即便是夫人的错,你身为下人,这错也该你来担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将军无论将军如何责罚奴婢,奴婢也毫无半句怨言。”孙软儿嗓音微颤。

    毫无半句怨言吗。赵云云淡风轻地说着,“你对我有没有怨言,我并不关心,也不重要。既然你的存在会让夏天忧烦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什么?!他要赶她走?!怎么会这样,他方才不是还替自己出头。

    孙软儿面色大变,倏然抬头,睁大了眼望着赵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