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五十九章 当傻子耍,放开我走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话音刚落,赵云动了动身子。他非但没退,还走上前一步。

    空气变得沉寂,似有寒风吹拂在二人之间。二人相隔不过几尺,这几尺却是一道鸿沟。

    向夏天冷笑声,“看样子,你已经做出了选择。”

    他竟然为了孙软儿,真的不惜与她为敌。她的面上看似无情冷静,其实内心在他踏出的那一步后,已碎得四分五裂。碎裂之后便是沉落,沉落至无底深渊。

    赵云知晓,现在的她不能懂他,就如他也看不清她。他们俩,一个向来不爱解释,一个又向来爱逞强。逞强,在某种程度上,是不轻易低头,也是开不了的口。

    “我并没有听你的话,做出什么选择。”赵云盯着她,目光深切。分明是,不想,不愿,也不会与她为敌。说出口便成了这样一句。

    “只是,为何。”赵云蹙眉,甚是不解,“她做错了什么,你要这样对她。”

    “为何,为何”向夏天魔怔似的喃喃着,“她没有做错,一切都是我的错,行吗。事情走到今日这地步,也是我咎由自取。当初我便不该将她留下,也不该和他扯上什么关系。原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,是我的存在让你们都不好过”

    向夏天闭上眼,脑中浮现出各种画面。她想,如果当初没有心软将孙软儿留下,境况和现在也许是两样。

    孙软儿,孙软儿,这个女人的名字就注定会让人心软吧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没有与他相识,也就不会给人留下话柄。

    可是哪有那么多如果。

    赵云咬牙握拳,紧紧盯着她,眼底隐藏着担忧。她在想什么,她为什么要说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他不敢分神,他必须看着她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向夏天又开口了,她颓落地摇摇脑袋,“我本就不应该存在。”

    她本就不属于这儿。这处不是她乡,这人也不再为她所有。

    “莫要胡言!”赵云神色紧张,咽了咽口水。

    他不知,她为什么要说这种话。他有些慌了,他想岔开话题,“今日之事,到此为止吧。后院之事我素不喜欢过问,也不予以插手。只是今日叫我碰上了,事态如此严重,而且攸关人命,我只好做一回主。孙姑娘已经向你解释明白,那件事与她无关,你何苦要再咄咄逼人。我知你心里不痛快,但你为何要迁怒于孙姑娘,还一口一个要杀她。若不是我及时出现,我这赵府的院子里恐怕已经躺了具尸体。都是我平日里由着你胡来,才会造成今日之恶果。”

    赵云扼腕叹息,“全部人都听令,你们未能及时规劝制止夫人,罚你们三个月例银,再每人各十大板!”

    这是他头一次插手后院之事,他拿出管理军中的那一套来整治后院,看样子这次事对他的影响也着实不小。这惩罚放在军中不过雕虫小技,但对于在场的姑娘丫鬟们而言,如灾如难。

    这十大板对她们瘦弱的身板,还是严苛了些。所有的丫鬟面色大变,磕头求饶,“将军奴婢们已知错,还请将军宽恕”

    也怪不得这些丫鬟,向夏天那副样子,谁敢上前规劝她,更别提阻拦制止。除非是活得不耐烦的,想和孙软儿一起遭罪,不然谁敢出这个头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罚她们?你又怎知她们没有劝我,阻止我。”向夏天站出来,不满声嚣。看着这一院子跪地叩头的,尽管她还独自屹立着,但总觉得腰肢也被无形压下,这种感觉让她很不好,仿佛在昭示着她也必须向他低头。

    “我的眼睛和耳朵都清明着,夏天,你别再将我当傻子耍。”赵云冷冷地瞥了眼向夏天,侧过身去对着那些丫鬟,道:“在夫人打骂孙姑娘之时,你们若是有一人曾站出来劝阻夫人,我赵子龙今日割袍断发向你们赔罪。我是否冤枉了你们,你们当中是否有人敢理直气壮地站出来。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,有没有人敢站出来。”

    众人屏息静默,大气都不敢喘一个,只将脸埋地更深一些。要知战袍如同将军亲兄弟,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将军这割袍断发的赔罪未免也太严重了些。她们就算有心救自己,助夫人,也都被将军这气势给吓倒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脸色煞白落寞,她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。他说,别再将他当傻子耍。不单单指她方才说得话,也指她和曹操之间的过去。原来这才是他的心里话,他的心里还在介意着,他曾信誓旦旦说得信任,也不过如此,也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院子一片死寂,如同她的心。她觉得,心脏的跳动都是一种负重,索性憋气不呼吸,让它缓一点,再沉一点

    过了好半晌,无人应答。赵云转过身来望向她,不知为何,放出那些话后,他仿佛变得铁石心肠了些。就算是面对低垂着眼的她,他也丝毫未动容。

    “而且这些都是我府中的人,我还管不得吗?你尚且可随意处置孙姑娘,我身为这府中的男主人,连罚下人的权利都没吗?况且我罚她们,不是没有道理地罚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谁没听出来,赵云这话是在说向夏天的不是,责怪她无理取闹,不讲道理地欺辱孙软儿。

    “是,你赵子龙才是这堂堂府院的主人。我算什么,我什么都不是。”向夏天自嘲地摇摇脑袋,“你罚她们就是有道理,我罚你的孙姑娘就是没道理。赵子龙,你以为我稀罕管你这府院里的破事吗?我呸,既然你那么介意我动你的孙姑娘,你那么心疼她,从今往后,这府中大小事你让她管去便是!这夫人我也让给她当,我也不稀罕再当!”

    向夏天抛出这番话后,将手潇洒一挥,便大步走开。她就算还想对孙软儿动手,有赵云在这护着,她也得不了逞。而且现在的问题也不是她和孙软儿之间的矛盾仇恨,而是她和赵云。原来自以为最亲密的人,不留神也会生出芥蒂。芥蒂蔓延后,生长出荆棘,彻底阻隔了两颗心。

    今天闹了这么一出,她早已心如死灰,她深感身心疲惫,她不想再继续待在这儿了。无所依靠也比待在这儿强,这地方现在只会让她感到恶心,还有难过。她惹不起,她还躲不起吗

    也罢,也许一开始便是错误。

    至于身负的使命,不一定非要留在赵云身边,才能完成。

    就在这短短几瞬间,她考虑了许多,她大概是真的被伤心了。大不了远走他乡,辗转流浪,这偌大的乱世之地会没有她的栖身之所吗?

    她有意疏远赵云,可走过他身边时,他突然挥出长臂,使劲一捞,将她带回身边。

    “你要干什么?!”赵云也是真的生气了,睁着眼,冲着她吼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这是干嘛?你放开我,放开我”向夏天挣扎着,从他手上逃开。力气没有他大,她便开始拍打起他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你方才都说了些什么吗?”赵云死死地拽住她的手腕,面色铁青冷峻。

    “我很清楚我自己刚刚说得什么,你还不清楚吗?”向夏天见他脸上有恚色,心中暗爽,来了劲儿。她皮笑肉不笑,重述了遍,“我告诉你,这府中的女主人我当不起,我也不敢当,更不稀罕当。让给你的孙姑娘去吧!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赵云怒吼,手上的力道不自觉加大,捏得她的手腕生疼。

    向夏天咬着嘴唇强忍住痛意,“你这么不爱听我讲话,就放开我,放我走!”

    “放你走?”赵云咬牙切齿,“你要走去哪?”

    “天下之大,你管我走去哪儿。管好你的孙姑娘吧,我不要你管!”向夏天脾气倔,死磕到底。

    “说!走去哪?”赵云手上再一使力。

    这下向夏天再忍不住,痛得‘嘶’一声。赵云全然未听闻,依旧黑着脸,死死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走去哪?她怎么知道走去哪。

    “天涯海角,反正没有你赵云的地方就对了。”向夏天红了眼,憋着泪。

    赵云平生也未像今日这般,动这么大的火气。当然这火气,全是因为她。

    “哼,好。”赵云不屑冷哼声。好一个没有他赵子龙的地方。

    “当然好!”向夏天心中大快。

    赵云忿忿地一字一句顿道,“可是我允许了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怔住,他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再好,你也就想想吧。来人,去将府中的护卫都调来!”赵云高声命令道。

    “是”下人唯唯诺诺地应声,得了命令后,脚底抹油跑开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要干嘛?”向夏天心中惊恐,“你放开我,快点放开我”

    她也是真的急了眼,拍打手臂也使不通,就咬上了他的肩膀。她卯足了浑身上下的劲,尖利的牙齿重重咬下,不多时牙口便传来一阵血腥味。

    赵云身子一颤,面色一变,任由她狠狠咬着。他岿然不动,声也不呛个。只要能让她解气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