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五十八章 你心疼她,与我为敌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不知是谁,大喝一声。那人从院门缓缓走出,是——

    赵云。

    这声向夏天自然是再熟悉不过,可是子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儿,此刻的不应该在军中吗。向夏天怀疑自己的听力是否出现了幻觉,仔细定睛一看,来人头戴银盔,身披白袍,面沉如水,双眸似蒙上了层银灰,踏着健履一步步走近。

    是赵云没错,可他的面色为何这般严肃沉重。他是又误会自己了吗。

    向夏天将脚下的动作收回,凝眉与他相望。他的眼眸冷静淡漠,眉间亦微蹙着,只看了她几眼,便将目光移开。她的眼中不解忿懑,双拳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“参见将军。”下人齐施一礼。

    “将军,将军”孙软儿如蒙大赦,欣喜激动地哭喊着。随后像是意识到什么,艰难爬向赵云,跪在赵云脚边,抽噎着,“将军,这一切都是奴婢的错。是奴婢无能,不能使夫人相信原谅奴婢。将军要怪就怪奴婢,还请将军千万不要怪罪夫人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见她这副可怜卖惨还要装作深情大义的模样,胃里面就一阵翻腾。她刚刚已是火冒三丈,被刺激得不轻。现在只觉怒气更甚,她急切需要找一个宣泄口。她甚至觉得自己定是疯了,刚刚竟然会对她产生同情,竟然会心生愧疚与悔意。她只恨自己没有做得更过分些,心中的邪念怨念一齐迸发,她有些不能控制了。

    向夏天怒目死盯着孙软儿,发自内心的大骂一句,“恶心!”

    赵云蹙眉,不悦地看向向夏天,“住嘴!”

    他本以为,他人在这儿,她会有所收敛。可没想到,她还是如此。是他平日里太骄纵她了吗。

    向夏天身子一颤,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赵云。他在凶她?他居然为了孙软儿凶她。上一次也是,为了保护孙软儿,他挺身而出,不惜与月月对着干。她握紧着双拳,全身不住地颤抖,她越想越觉怒火不可息,自身不可控,可这其中又有些许委屈。她深呼一大口气,将想流泪的情绪硬生生憋回,她极力强迫自己不再去想。可是她做不到,做不到

    就在赵云看着向夏天,无暇顾及到孙软儿之时。孙软儿微微侧过脸,冲着向夏天一笑。向夏天瞳孔睁大,下意识地往后退小半步。

    她瞧出了,她从孙软儿那副恶心的嘴脸上瞧出了,孙软儿她有多威风,她有多得意。她在耀武扬威,挑衅自己!她真以为自己拿她没有办法吗?

    “你”向夏天气得浑身打颤,退后的小半步不服输地走上前。一双眼如同鹰隼,凶狠地盯着孙软儿不放,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!这种人死又有何可惜。

    赵云察觉到向夏天的不对劲,沿着她的目光低头看着孙软儿。孙软儿也早已垂下脑袋,纤手抓上赵云的裤裙下摆,哭丧着脸,开口求着,“将军不要凶夫人,千万不要因为奴婢而迁怒了夫人。夫人千金贵体,地位不凡,夫人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错的。奴婢不过是一个卑贱的下人,奴婢家中至亲无一幸免,只身存于乱世如同蝼蚁,举步维艰,一不留神就会殒命,早死晚死结果都一样。夫人若是觉得奴婢恶心,不想再瞧见奴婢,就让奴婢以死谢罪,成全夫人吧。也算是奴婢最后一次还恩于将军和夫人。”

    赵云皱了皱眉,背在身后的手不动声色地将裤裙扯回。

    向夏天何时受过这等气,她算是明白了,像孙软儿这种表里不一,阴阳怪气的敌人远比那些有头无脑,鲁莽好武的敌人难缠得多。就算是之前爱耍阴谋诡计的关靖,也远不能与孙软儿相比。就在孙软儿抓住赵云裤摆的这一小动作,扎了向夏天的眼后,局面已经开始崩裂,恐要一发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“那你就去死!”此刻的向夏天哪还有理智再可言,向夏天雷霆一声吼,几大步闪至孙软儿面前。她扬起手再落下,在亮光的照耀下,手心里隐约透着寒光。

    就连赵云都愕然,没想到她的动作这么迅速利落,也没想到她对孙软儿竟真的恨之入骨,起了杀意。孙软儿只知睁大了眼,眼睁睁看着向夏天的巴掌朝自己而来,她还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孙软儿已经清晰感受到扑面迎来的强风,向夏天的巴掌疯狂向着孙软儿的面颊落下,孙软儿深知在劫难逃,恐惧地尖叫出声:“啊”

    孙软儿惊吓得都忘记闪躲,眼见着向夏天的手掌心离自己愈靠愈近。就在最后关头,岌岌触碰之时,孙软儿已吓得闭起眼来,她心想着大不了就是一死,反正如今她活着也累。

    她已做好了要被一巴掌闪得耳晕目眩的准备,可是迟迟,没有等到。

    是怎么回事?难道是自己出现了幻觉,可刚刚的感觉未免也太过真实。

    孙软儿小心地睁开眼,没想到一入眼的竟是密麻的银针!

    什么?!银针?!

    那银针离她瞳孔的距离不过分毫,只要她稍动仰起一些,她的眼就要废了。

    难道现在睁眼面对的都是噩梦吗?

    孙软儿的心脏猛地一突,她大脑一片茫然空白,有一瞬间她惊觉自己要窒息而亡。

    她现在该如何做?不能动身,绝对不能动身。若是碰上那银针,她的眼可就保不住了她该怎么做,谁能救她,谁能将她从这个疯女人的魔爪下救出。

    “还不退开!”赵云吼一声,木楞的孙软儿这才将将回了神。

    对了,要退开,往后退。可是她不敢轻易动身啊,那银针距她不过咫尺。她的手脚都麻木了,若是一不小心打个抖,她就完了。

    赵云在电光火石间抓住了向夏天的手腕,原来那道寒光就是她手心里握着的银针!赵云心中讶然,也蒙上一层冰寒。

    向夏天咬着后槽牙,死死地压下手,她今天若不杀了孙软儿,心中的气焰实在是难消啊!可恨眼前的男人再一次出手救她,事不过三,可如今已成三。他究竟为什么要护着她,究竟是为什么。在他的眼里,孙软儿仅仅是一个下人这么简单吗?

    手心里的银针寒光愈甚,仿佛包含了所有,包含了她的委屈,愤怒,不甘,嫉妒

    “赵子龙,给我放手!”向夏天咬牙切齿地蹦出这短短几个字。

    赵云的身子一怔,向夏天趁着这个空隙,手掌又迫近了些。

    “休要胡闹!”赵云面色暗沉,冷冰冰一声。他的手腕再使力,将向夏天的手掌甩开。

    他将她的手给甩开,甩开向夏天侧躬着身,被甩开的一瞬间,她猛然想起了之前的那个梦。

    是那个梦?!会是那个梦吗。

    赵云见向夏天一动不动,以为自己手劲过大弄疼了她,皱了皱眉,想伸手去扶她。

    ‘啪——’向夏天将他的手一把打开,直起身转过头来,与赵云对视了眼,便看向孙软儿。她的眼神由无神冷漠变成——凶狠噬血。

    赵云的心中有些不是滋味,但他真切地瞧出了她眼中的情绪变幻。他预感大事不妙,心下一沉,拦在孙软儿身前,挡住了她的视线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向夏天大吼一声。

    “夏天,你变了。”赵云的眉头始终未松展,他启着薄唇,语气深沉不满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倒说说,我哪里变了!”向夏天竭力冷静一些。以前她总是毛毛躁躁的,但是只要赵云在身边,她仿佛也能被带着变得沉着镇静,而且什么事只要他在,她就无需操心。

    可是如今叫她怎么冷静,他和她之间的对话再不似以往亲密,他和她之间无形之中像是筑起了一道横跨不过的天堑,一汪深仇大恨的碧海。

    “人你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。还想将事情继续闹大吗?”赵云冷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向夏天昂首,“今日不将她杀了,我向夏天誓不罢休!谁都不能拦我,赵子龙,你也不例外!”

    赵云的双拳倏然握紧,他也不例外吗。他隐忍着心中升腾起的怒气,挑眉问道,“当初既是你要将她留下,现在又是你要将她赶尽杀绝。你不觉得,这很荒唐吗?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心疼她了?”向夏天仰天大笑声。

    赵云黑着脸,嗓音压抑,“你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吗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?你也被我说心虚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将脸别过去,他不想在气头上与她搭话,他甚至都不想再听她说话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话我已经放这儿了。今日我誓要取她的命,你最好给我让开!”向夏天已经没有耐心了。她要发泄,她知道此时的自己像个魔鬼,可那又怎样。她也是被他们逼得,她还有别的路可走吗。

    赵云岿然不动,不说话,也不看她。

    “我数三秒,你若是还不让开,今日就是与我为敌了。”向夏天伸出手掌,银针指向他。

    “三。”

    “二。”

    “一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赵云动了动身子。他非但没退,还走上前一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