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五十四章 厉声质问,盯好了她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呵。”向夏天讽笑,“问心无愧?你也配自称是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脸色煞白,几乎是咬着牙挤出一句,“奴婢,的确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问心无愧。”向夏天倾身,捏住她的下颚,“你既送我一句问心无愧,那我也送你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瞪大着眼,与她对视。见她缓缓启着微唇,“人心不足蛇吞象,别忘了当初是谁见你可怜,才答应让你留下。我可以一句话让你留下,自然也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再让你滚蛋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听闻,双腿一软,跪坐在地,“夫人是要赶我走吗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向夏天斜着脑袋,无辜懵懂地睁着双眼。

    “夫、夫人”孙软儿爬向她,抓住她的裙摆,无助地恳求着,“夫人,求求你不要赶我走。夫人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呀?夫人为何要这样对我,为何对软儿态度大变?我知道军师夫人一向不喜欢,甚至是厌恶我,夫人是也受了军师夫人的影响吗?是军师夫人在您的耳朵边吹了什么风。夫人对我如同再造之恩,我感恩戴德还来不及,怎会做些加害夫人之事?今日军师夫人口口声声说我陷害夫人,我实在是冤枉。我究竟如何陷害夫人了,还请夫人示下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情急之下,连‘奴婢’都忘了自称。任凭她可怜地说辞着,向夏天未有丝毫的动容。????向夏天冷眼厉声,“你自己做过些什么,心里都没点数吗。你不过是我府中养的一个下人,月月乃堂堂军师夫人,军中各将都不敢怠慢了她。你告诉我,她有必要和你一个下人过不去吗?她若真想办了你,你以为你现在还有命跪在这儿和我说话吗?她又何须在我耳边吹风,多此一举。直接动手岂不干净利索?还有她为何偏偏只看不惯你呢,你都没有想过吗。分明长着一张好看的脸,为何却如此惹人厌嫌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说话丝毫不留情面,屋子里外的下人听得都不由一怔。许是没有料想到,原来夫人也有狠辣的一面。孙软儿也不是没有自尊心的,当着其他下人的面被这样数落,她的心中岂会没有一丝恨意。她若能知道黄月英为何看她不顺眼,也不至于落到今日狼狈不堪的地步。

    孙软儿平复了一会儿,“回夫人,军师夫人看不惯奴婢的原因,也许正是因为奴婢的这张脸。”

    “哈,什么?”向夏天有些怀疑自己的听力,“你该不会是觉得月月她嫉妒你的这张脸?”

    孙软儿跪地磕一头,“夫人,奴婢并不是此意。夫人且听奴婢一言,在奴婢小的时候,曾有一道士替奴婢看过面相,他言奴婢的面相棱角刻薄,这种面相不好也少见,会给身边的亲人或是自己招来厄运。所以奴婢会走至今时今日,家破人亡,流离失所奴婢也怨不得什么,天命使之,谁又能抗拒。军师夫人见多识广,足智天下,想必也早已看出奴婢的面相。二位夫人情同亲姐妹,想来军师夫人也是为了夫人好,所以才会借题发挥,疏离夫人与奴婢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蹙了蹙眉,思索了番,她倒不是相信孙软儿说得话。而是孙软儿说得面相问题,让她心中泛起了一阵涟漪。结合孙软儿的亲身遭遇,虽不能说完全是面相惹的祸,但也不能说和面相没有一丁点的关系。还有之前的老者和谋士也曾提及过她的面相,这世上真的有面相一说吗,面相真的会牵连命运吗。

    孙软儿见向夏天出神,只以为她是相信了自己。趁她有所动摇,孙软儿赶紧表起忠心,“夫人,还请夫人安心。奴婢会安守本分,做好分内的事,只求还恩于将军和夫人,如此不会牵连至将军和夫人。奴婢也会尽力让军师夫人不再那么讨厌奴婢,只求夫人不要赶奴婢走。”

    她虽说了这么多,但都是些不痛不痒、无关紧要的废话。该解释说明的,她却只字未提。向夏天勾了勾笑,“这些都不重要,你是不是该和我说一说,你都做过哪些好事。不然我会以为你是做贼心虚,借此转移话题。怀有贰心的人,你说我会将她留在身边,养虎为患吗?”

    孙软儿惊吓了一跳,再次磕头,“夫人,奴婢冤枉啊。奴婢未曾做过什么害人的事。那日酒宴之上,不错,那人是由奴婢通报的。那时奴婢在厨房忙完后,想去前院透透气,恰巧路经府门,刚好碰上了那人。奴婢见那人可怜至极,他又央求着想见上夫人一面,奴婢便擅作主张,去了大堂禀告给夫人您。奴婢以为那人是有什么要紧事找夫人,实在不知那人会在堂上说出那些不堪之语。奴婢若是提前知道,是绝不会通报这一声。奴婢心有惭愧,后悔万分。可奴婢想,那日若是换作其他下人,想必也是和奴婢一样的做法吧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风风火火地说完这番话,小脸涨红,大喘着气儿,瞧得出来她情绪激动,也听得出来她义正言辞。再与向夏天盛气凌人的高傲架势一对比,倒真像是冤枉了她。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,在酒宴之前,有人曾见过你和那人走在一起过”向夏天话还未说完,突然孙软儿的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呕——”眨眼间,孙软儿的小脸又恢复了惨白。她捂住嘴,急忙起身寻找器皿,极力忍住想吐的本能。

    下人被孙软儿这反应吓了一跳,远水救不了近火,先赶快递给了她手帕,好让她吐在手帕之上。

    又听得孙软儿呕吐了几声,向夏天好歹是个会医的,装没装病她能轻易识出。见孙软儿这副样子,如果她是在装病,那她的演技未免也太精妙了些,竟也能将她瞒过。

    孙软儿跪在地上,一手扶凳,一手以帕捂嘴。向夏天皱着眉,站起身走近她,才想起她说的身体抱恙一事。

    “哼,你这是怎么了?”

    从孙软儿的头顶上传来的一声,孙软儿虚弱地微喘着气,一会儿的功夫已是大汗淋漓。她断断续续地回答着:“回夫人的话,奴婢,奴婢没事。可能是近日吃坏了食物,又受了些寒气。奴婢不打紧的,还请夫人不要担心。”

    “谁还担心你。”向夏天满不在乎地耸耸肩。只是见她整个人蜷缩成一小团,而且还坐在冰凉的地板上,隐约又动起了恻隐之心,“哼,着了寒气还坐在地上,你是不想活命了?”

    “谢、谢夫人关心”孙软儿侧过身,微颔首,无力谢道。

    下人会观察眼色,听向夏天这话,连忙上前将孙软儿搀扶起。向夏天见她这副模样,也没心情再继续拷问下去了。只是虽然动了些恻隐之心,有些可怜她,却也没好到会出手替她诊治。

    “夫、夫人,奴婢真的有些不舒服。夫人大病初愈,切不要再被奴婢传染了,还请夫人顾念身体,今日先请回。待明日奴婢好了一些,奴婢再去向夫人请罪。夫人若还有什么问题,到时再问奴婢也不迟。”孙软儿费了好大一番力气才说完。

    向夏天甚至觉得她下一秒就要昏倒,悻悻道:“真是晦气,你可千万别在我府上出什么意外。哼,刚好我会点医术,要不要我替你把一脉?”

    “诶,切不可、不可劳烦夫人。”孙软儿面色大变,摆摆手慌忙拒绝着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怕我害死你不成。”向夏天不满地呛声。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”孙软儿摇摇脑袋,“奴婢以前也有过这毛病,不碍事的。等等喝了药就会好,真的不劳烦夫人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有些狐疑地瞧着她,孙软儿赶忙补充了句,“夫人,夫人是还心疼软儿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心疼你,你别不是病糊涂了,我才懒得管你。府中就算死”向夏天说到后边及时刹住。她本想说,府中就算死一个下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毕竟她也是见识亲历过战场的残酷,人命的草菅,可这样一想,不更应该觉得生命难能可贵吗。而且孙软儿要是因为她这句话,意志消沉下去,无疑会加重疾病,到时她也成帮凶了。

    可是就算她的话没完全说出口,孙软儿也大概猜出来了,她失落地低下眼。向夏天抿了抿嘴,总不能叫她去安慰孙软儿。算了,今日暂且先放过她。明日就明日,再给她一日的时间,她一个病秧子又能耍出什么花样来。

    “你歇着吧。我要去洗把脸,洗个手,去去晦气。”向夏天摆摆手,豪迈走开。

    “恭送夫人”孙软儿有气无力地道一声。

    就在向夏天退出她的屋子后,她仍有些放心不下,嘱咐身旁的下人一句:“给我盯好了她。她若有什么异常举动,随时向我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

    吩咐完,向夏天便扬长而去。今日适逢她生病,没问出个什么来,明日可不能再放过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