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五十二章 照顾守护,别走好吗(三)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他被自己这突如其来的想法给怔住,脸兀自一红,瞪着眼咬咬牙暗骂自己心术不正,他怎么能有这种想法呢。

    屋内静悄悄地,他杵在床沿旁,静静地瞧着沉睡着的向夏天。他觉得自己可能被感染了,脸也跟着发起烧来。他低下脑袋,垂着眼眸,可还是不自觉地时不时瞟上她几眼。

    突然,听闻屋门被打开之声。卫义似是被抓了包的小偷,心下‘咯噔’一惊一沉,竟险些咬到舌头。他的身后传来轻盈的脚步声,他心虚地转过身来,看来者是谁。

    “将、将军,你回来了。”卫义也不知为何,当见到来人是赵云后,愈发地慌乱紧张。

    “嘘”赵云朝他比了个手势,示意其小些声。卫义见状,惭愧地赶忙捂住嘴巴,小心地瞥一眼床榻上的人。幸好,没有吵到她。

    “她怎么样了?”赵云走向床边,皱着眉察看了下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大夫说只要高烧退下来就无大碍,仙姑的状况已经有所好转了。”卫义小声地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云轻轻应声。他拿起布巾,用手量了量她额头的温度。还好,果然如卫义所说。虽然还在发着烧,但情况还算乐观。

    赵云小心起身,将布巾又浸了一遭木盆里的冷水。接着,再俯身,动作轻缓,仔细地将湿布巾贴在她的额头上,替她掖好被子。

    “卫义,随我来。”赵云看向卫义,搭了搭卫义的肩膀,随后往屋外走去。卫义轻手轻脚地跟上去,出了屋后,不忘将房门带严实些。

    “将军是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就在刚刚。我才一下马,就有下人禀报,夏天她晕倒了。我心里着急,先赶来看看。”赵云解释着,面色沉重。

    “将军放心,大夫说仙姑她不会有性命之险。只是这两日来,连着感染风寒,对身体的损害还是有些大。将军,军队里分发的一些补药我都用不上,明日我就都拿到将军府上,将军拿去给仙姑补补身体。”卫义搔着脑袋,腼腆笑着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可,今日已劳烦你照看夏天,那些补药你自己留着以备不时之需。你放心吧,我的府中岂能少了补品药材。”赵云一脸感激,抱拳接着说道:“赵子龙多谢你今日对夏天的照顾之恩,还请受赵子龙一拜。”

    说罢,赵云便要下跪行礼。卫义大吃一惊,怎敢承受,赶快将赵云扶起来,“将军切不可,将军言重了。这些都是卫义应该做得,还请将军不要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无论如何,你都务必受我这一拜。”赵云极力坚持。

    卫义满脸不高兴,嘟囔着嘴,从黄月英那儿学来了这一套:“将军不把我当兄弟看了,把我当外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岂会!”赵云反驳着,“我一直将你视作我最好的兄弟,你千万不要胡思乱想。你对我和夏天的情义,我赵子龙永生不忘。”

    “我做得这些都是小事情,不值一提。将军和仙姑才是最讲情义的,我和将军、仙姑比起来还差远了。”卫义挠着后脑勺,有些惶恐。他被赵云说得不好意思,又接着道:“既然将军回来了,仙姑有将军的照顾,一定会很快康复的。那我便先回去了,卫义告辞。”

    “卫义,辛苦了你一整天,再在我府中坐坐吧。我还未好好招待你。”赵云惭愧,拉住卫义的手,想将他留下。

    “不了,将军。我回去还有些事要忙,下次抽空再来你府中坐坐。”卫义憨笑着,任凭赵云怎么拉着他,步子一直向外迈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送你。”赵云抱歉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用啦,将军。仙姑还发着烧,昏迷不醒,你赶快进屋照看着仙姑。我又不是外人,将军的府宅我都数不清来了多少次。将军你就别管我了,我先走了,将军留步,留步。”卫义将赵云推搡开,嬉笑着走开。

    “卫义,那你路上当心。赵子龙在此谢过。”赵云看着卫义远去的背影,再抱一拳。

    卫义走出一段距离后,见赵云还在目送着他,冲着赵云挥挥手,大喊道:“将军别看我了,快进屋看着仙姑。将军,不论如何,一定要照顾好仙姑,一定要相信仙姑。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他仿佛如释重负,三步作两地离开了赵府的后院。也不知为何,将军一回府后,他就急忙想着离开。也许是相信将军能照顾好仙姑,他也就没必要继续留在这儿了。也许也是怕尴尬不自在吧

    卫义离开后,赵云再次回到屋内。他坐在床沿旁,温柔地凝望着她,再将她的手握在掌心。

    还记得以前他几次受伤时,睁眼看到的都是她。那时的他如履薄冰,处境艰难,幸得她的保护与照顾。那时他就在心底暗暗发誓,待他日后强大了,一定要好好保护她,不再叫她受委屈。可是为什么,今日之我已经算是强大,却反而不能保护好你呢

    “娘子,一定要快快好起来。”赵云亲吻着她的手。唯有在她昏睡之时,他才敢这样,随心。毫无掩饰地心疼与疼爱。

    昏迷中的向夏天,能够感觉到身旁坐着一个人。是子龙吧,一定是他。

    被握着的手有他的温度,还有只有他才会这么细心体贴地喂自己喝药。她乖巧地张着嘴,由着他喂药。若是换作平时,她定会不依。可是如今她竟珍惜起会照顾她的子龙

    不晓得过了多久,赵云一直守在她身旁,直到她的烧渐渐退了下来。他紧绷着的弦也总算松下,长舒了口气,发觉自己这一身衣裳还未更换。今日的打猎使他心中痛快发泄不少,只是这样也难免臭汗淋漓。他有些不能习惯,方才要忙着照顾她,现在他也总算能抽点时间换套衣裳。

    想着,脚下便也随着动起来。他才站起身,突然被她拉住了手。

    她醒了?!这是赵云的第一反应。

    “别、别走”向夏天微弱地呼喊着。

    赵云瞬时变得紧张起来,自顾说道:“我去换套衣裳,大夫说你现在要好好休息。我在这儿可能会影响到你,所以所以我等等直接回房,不打扰你休息了。但、但是你若是不舒服,唤下人或是唤我都行。”

    半天向夏天都未发声,赵云咽了咽口水,难道刚刚的话惹她不高兴了?他鼓起勇气,回转过身,“好吗?”

    她仍是不作答。仔细一瞧,原来她还没有醒来,刚刚也只是她说得梦话吧。

    赵云松了口气,轻轻地将她拉着自己的手松开,再放回被窝里去。他回屋换了一身衣裳后,还是忍不住回了她的屋。一来仍是放心不下,二来她沉迷昏睡着,他也无所顾虑。

    只是他未曾注意到,在他离开之时,她的眉头紧蹙在一块。在他回来之后,她的眉头又巧妙地松开。

    不知这一晚,赵云待到何时才离开。也许,只有她才知道。

    翌日,天转亮,向夏天也迷糊转醒。她拿下额上的布巾,布巾已经变得干瘪,她的烧也终于是退了下来。她看了看手中的布巾,又张了张手掌,掌心好像还残留着他的体温。

    她想,趁热打铁也许是个好办法,今日说不定是个解释的好机会。她想了便也做了,她着好衣裳后来到赵云的屋门前。

    她在他的屋门前来回踱着步,手心出了不少汗,她在想待会儿该说些什么。可是显然,现在的她大脑一片空白,哪还再有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管了,她又不是撒谎,也不需要想些措辞,照实说就好了。想至此,她一鼓作气,正要敲上他的门。可转念一想,他现在应该出去忙了,不在府中。就算无事可忙,他应该也会找些事做,避开她吧。

    于是,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勇气。她大大咧咧推门而入,里面没有什么动静,他果然不在屋里。她抚着下颚,大摇大摆地走进去。她正寻思着,是不是可以写封信趁他不在府中的间隙,偷偷塞进至他的屋中。圆桌上、床榻上、枕头底下都可以。

    她四处环视了一圈,像是在参观他的屋子,分明已经住了不少回。她再走进去些,屏风后边好像有一人。再定睛一看,那人正坐在梳妆台前。因为她三不五时地就来和赵云同住,反正以后成亲也用得着铜镜、梳妆台这些,所以先提前置备上了。

    她痴痴地望着铜镜,铜镜中的人亦回望着她。待她瞧清楚后,她惊叫出声:“子、子龙原来你在屋里啊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云回过身细瞧了她一番,皱着眉道:“怎么不好好躺着休息,是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来找你,是,是为了”向夏天一时语塞,她红着脸庞,左顾右盼着,想要掩饰面上的尴尬。也不晓得她刚刚的举动有没有被他瞧见,想想都觉得丢脸,应该没有比这更丢脸的吧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