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五十章 联盟一事,凶多吉少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仙姑,仙姑”卫义慌忙接住她,着急叫出声。之后,向夏天便再无知觉。

    诸葛府内。

    黄月英蹑手蹑脚地打开书房门,诸葛亮正在挥毫泼墨写着书信。她生怕打扰到他,脚下动作放轻慢。可警觉如诸葛亮,他抬了下眼睑,语气不满,“你还知道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不用再出言责备,我已经知错了。我这就拿纸笔去罚抄经书。”黄月英轻车熟路地在书架的一角里找到她专用的白纸和毛笔。诚如孔明大人所言,她已背负三条罪状。而后又悖逆了孔明大人,三罪再加一。她无话可辩,心虚不已,唯有老实认错、领罚。

    诸葛亮觉着难得,放下手中的墨笔,唤住她:“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顿住脚步,奇怪不解地看向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过来。”诸葛亮朝她挥挥手。

    黄月英倒是听话地走过去,只是眼神狐疑,呈一副戒备的姿态。边走边小声嘀咕着:“怎么了,我都已经知道错了”

    一路磨蹭至诸葛亮的书案旁,诸葛亮吩咐着:“把手中的东西放下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虽疑惑,却也照办。接着,欣喜开口道:“孔明大人是不是不罚我了?”

    “想得倒挺美。”诸葛亮抬头瞥一眼她,再眼神示意着她,看向砚台。“抄书往后挪一挪,先砚墨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黄月英不情不愿地应着声。她将纸笔放在一旁,拖沓着脚步走在砚台侧,开始细细砚着墨。

    诸葛亮再提笔,蘸着墨水,在信纸上落毫。黄月英百无聊赖之际,瞟上一眼,隐约间看到了些什么,发着问:“孔明大人,你是写信给江东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嗯,写给江东鲁子敬。”诸葛亮漫不经心地答复着。

    “还是为了孙刘联盟的事吗?”黄月英来了兴趣,追问着。虽说女子不便干预军政之事,可眼下这书房里只有她夫妻二人,也就没有那么多忌讳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过段时间,我应该还要出使一趟江东。”说到此,诸葛亮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毕竟是夫妻,长久生活在一起的。这细微的动作仍是被黄月英察觉到,她担忧地问出声:“联手抗曹不是已经谈妥了吗?为何还要出使江东,难道事情进展得不顺利?”

    “妥则妥,顺则顺。可说起来,孙刘到底是两家。联盟一事并非嘴上应承得那样简单。两家谁担任盟主、各出多少兵力、采用谁的计谋、使用何战略对策、谁为先锋、谁又为副先锋,还有如此等等,这些都有待考究,都需经过缜密的考虑。不容易啊,不容易。”诸葛亮摇摇脑袋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容易了?我来试着替孔明大人排忧解难。”黄月英眼睛一亮,接着娓娓道来:“这盟主自是应该由我们担任,主公他曾与曹操数次交手,论经验,论作战能力,我们都在江东之上,所以这盟主之位非我们莫属。各出多少兵力的话,两家若是齐心协力,誓要灭曹,自然需全力以赴,能出多少兵力是多少。兵力多的一方出多一份,战后再多分些战利便是,少的一方也强求不得,战后少分些也没什么大不了。国难当前,最主要是能打败曹操。至于采用谁的计谋,这个还需要考虑吗?当然是采用孔明大人您的计策,您上知天文地理,下晓奇门遁甲,阴阳八卦亦没有您不懂的。您是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。不用您的计谋,还能用谁的啊?”

    “说倒是能说。”诸葛亮笑着指了指她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我说得可都是实话。”黄月英一脸谄媚嬉笑,心想着,看在我这么能说会道的份上,不考虑将罚抄经书减免吗?

    “嗯,确实如此。我没有听出半分恭维之意。”诸葛亮哪能不知道她心中打得什么主意,他明知却偏偏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?”黄月英强烈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是。我的意思是,我当然没有恭维您的意思。孔明大人,您看,那些经书我都能倒背如流了,是不是就没有抄的必要了?”越说到后边,黄月英的底气越不足,声音也越小。

    “必要,一定要。”诸葛亮语重心长地强调着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!”黄月英不服气,“那些经书我都吃进肚子里了,孔明大人方才不是还夸我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能说是强词夺理。”诸葛亮无奈摇着头,“你要真把那些经书看进去了,岂会不懂‘夫唯不争,故天下莫能与之争’的道理?可见你还没有完全领会经书中的道义,所以罚抄必要,不可少。我看你的这张嘴之所以如此能说,都是些旁门左道害得。”

    “戚,还不是你教得好。”黄月英不满地嘟囔着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诸葛亮的耳朵可尖着,竖起眼睛来质问她。

    “没,没说什么。”黄月英矢口否认。见减免罚抄经书无望,只得转移着话题:“孔明大人,您在烦恼什么?”

    “被你瞧出来了。”诸葛亮埋头继续写着,“倒也说不上是烦恼,只是心中隐隐有些不安。前几日我卜了一卦。卦象显示,我此趟去江东,凶多吉少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孔明大人,真的吗?”黄月英惊呼出声,内心也不住地担忧起。

    “不会错的,后来我又抽了一签。”诸葛亮凝眉锁目。

    “结果如何?”黄月英的嗓音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下下签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听闻,脸色大变,紧锁眉头:“孔明大人,有人想要行凶刺杀你吗?是曹军?”

    “前一半如你所说,不过却不是曹军。”诸葛亮将结果说出来后,神色倒舒展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是谁?”黄月英咽了咽口水,紧张地问着。

    诸葛亮云淡风轻地回答道:“是——周公瑾。”

    “江东大都督周瑜?是他?”黄月英惊了一跳。她虽为一介女流,周瑜的大名还是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周瑜长壮有姿貌,乃是江东数一数二的美男子。他年纪尚轻便位居高上,他机智过人,才华被世人瞩目。他号令群雄,江东文武无不臣服于他。他志向远大,同时野心勃勃。他年少时曾和孙策交往甚密,他助孙策夺回江东基业,辅佐孙策一步步打拼、壮大江东地盘。这些也为周瑜在江东的地位与名望奠定厚实的基础。他是个好领袖,好将领,却正因如此,事情才变得更加麻烦。若是周瑜都企图对诸葛亮不轨,江东其他文武百官又能对诸葛亮好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顺带一提,周瑜的妻子——小乔,也是江东出了名的美女。周瑜精通音律,一日小乔竹林抚琴,弹琴时出了一个小差错,竟也被周瑜听出来,这段姻缘便从这儿开始。此后,江东便有“曲有误,周郎顾”之语。(后文小乔会出场,之前先介绍一下。)

    “我忧心的正是他。不过担心也不是办法,唯有兵来将挡水来土掩。说句实话,我倒也想和他交交手,瞧瞧他的本事。”诸葛亮捋了捋胡子,意味深长地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都这时候了你还笑。不行,得想想办法。此一趟,非去不可吗?”黄月英俯身靠近诸葛亮,神情是掩饰不住地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若不去,孙刘联盟可就泡汤了。况且,好不容易棋逢对手,我可不想错过。”诸葛亮轻松说着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切不可掉以轻心。你去到的是别人家的地盘,江东路途迢迢,到时谁能救你?孔明大人,此一趟务必还要带上那个赵子龙。”黄月英郑重叮嘱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,现在想到要用子龙了。刚刚你还大闹人家的府邸,知不知羞?”诸葛亮打趣着儿。

    “哎呀,大不了明日我就上他府中赔礼道歉去。那个赵子龙的武艺的确难得,这世上还没有几人能和我打得。他是其中一个,他的武艺我也是服气的,您带他在身边,我也能放心不少。”黄月英拍拍胸脯,气势汹汹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夸自己,不是在夸赵云。

    “为夫看中的人岂会一般?子龙他还是有意让着你的那些花拳绣腿。每每想起子龙那时大战长坂坡,我的心都不由地替他捏把冷汗。他不载史,谁还配载?”诸葛亮眯起眼,点头赞许着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您偏心。您还说我和我的好姐妹亲密过甚,我看您和那个赵子龙也不亚于我俩。您是不是喜欢赵子龙胜过喜欢我?”黄月英皱着脸,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“怎么好端端地提起这个,不谈正事了?正事可是关系到为夫的性命。”诸葛亮将脸一板,糊弄过去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明日我就去登门造访下赵子龙,让他一定要保护好您。”黄月英义正言辞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不急。此一趟我不准备带上子龙,他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”诸葛亮又是说一半留一半。可把黄月英给好奇地,摇晃着他的手臂,撒娇道:“什么更重要的事?孔明大人您和我说说,我绝对不会泄密的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