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四十八章 医不自医,他的内疚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她甩开诸葛亮的手,“不行,孔明大人。我实在不放心她。”说罢,她只身折返回去。

    赵云侧着脸望着向夏天,眼中含情却复杂。向夏天目送着她离开,见她又折回,赶快迎上前去,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留下来陪着你,看着你才放心。”黄月英握住她的手,情深义重。

    “不用,你还是随军师回去吧。这天底下哪有成了亲还成天不着家的道理,也不怕叫旁人笑话。再者,我有什么不令你放心的?”

    “唉。”黄月英叹声气,“你让我不放心的多了去。别的暂且先不提,你的身子尚未痊愈,你的风寒又是经我手医治的,自然要由我负责到底。”

    “你忘了,我也是个医者。我能将自己的身体照顾好,这一点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老祖宗有言‘能医人者不自医’,你就别和我推脱客气了。”黄月英板着脸,认真严肃。

    “可是军师”向夏天本想再说些什么。在一旁听着的赵云,上前帮忙说着话:“夫人放心,府中有下人伺候,我也会照顾好她的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”黄月英狐疑地瞧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自是真的。”赵云信誓旦旦。向夏天的小脸微红,垂下眸,看上去尤为招人怜爱。

    卫义见此,心中既安慰,又替将军和仙姑高兴。孙软儿的脸色就没那么好了,她瞪着眼,咬着唇,衣袖下的拳头不甘握紧。

    “好吧,信你赵子龙是个言出必行的,可不要叫我失望。”黄月英忍住笑意,故作正经,语重心长地拍了拍赵云的肩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,云定不会叫夫人失望。云送夫人回府。”赵云抱一拳,行着礼。

    “诶,不忙。你虽答应了我,可我没有答应你不留下。”黄月英神气地白一眼赵云,又拉着向夏天的手,热切关怀道:“我想了想,只有我在这儿,某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鬟才不敢欺负你。你只能叫我欺负,别人怎可以随便欺你负你?哼,我看唯有我在这儿,你们这府中才能太平些。谁胆敢再在你身上动些坏心思,我就像今日闹她个七荤八素,看谁还敢!”

    黄月英说着,不忘狠狠瞪一眼孙软儿。向夏天忙出声安抚着:“我知道你为了我好,我答应你只叫你欺负,旁人动不了我一根毫毛。今日你也看见了,我向夏天也不是任人宰割陷害得。你且放心回去,别叫军师心中不高兴。你若一直待在我这儿,到时军师恶其余胥,对我和子龙都会有成见的。这本也只是我和子龙的家事,不该劳烦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又客气了不是?”黄月英不满地嘟囔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拿她没办法,不禁失笑,“不过你对我的好,我都看在眼里,也都记着呢。以后我也会加倍对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当然。”黄月英被向夏天哄得,好不春风得意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就听我这一句吧,你先回去陪陪军师。有什么问题,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。”向夏天现在冷静了许多,天晓得为什么会有刚刚那副局面,简直就是一场小规模战役。她不想劳师动众,也不想再有其他人牵连进这件事当中。这只是她和子龙两人之间的事,不必搞得那么繁琐复杂,只要她寻机和子龙坦白解释一番。至于孙软儿,就要看她如何处置了。

    “这”黄月英有些纠结,不放心地看了眼向夏天。又看向赵云,摆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,“赵子龙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我”赵云还在回味着向夏天方才说得话,没料到黄月英会突然问向自己,有些没反应过来。他看了眼身侧的向夏天,幽幽道:“云自然也不允许有人欺负夏天,还请夫人相信,云和夏天会处理好家事,给夫人一个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哼,不是要你给我一个交代,是要你给我的小娘子一个交代。她不是你一人的,她也是我所珍爱的。除了我之外,这世上还有其他很多人爱护她。你一定要好好待她,不然日后我怎么放心将她嫁给你。”黄月英无奈摇摇脑袋,这话倒把向夏天说得越发羞赧。

    “是,谢夫人提醒,云定当谨记在心。”赵云心中有些不是滋味,难得沉不住气一回,竟将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:“不过,我和夏天已私定了终身。有天地为鉴,山水为媒,旁人都不能插手做主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嘿!赵子龙,你的意思是我是旁人?咱两家的关系还不亲近吗?”黄月英嗔着眼睛,捋起袖子,作势又要找赵云的麻烦。

    向夏天听赵云这一言,心中倒是畅快舒坦不少。不过见着黄月英此番架势,着实惊吓了一跳,赶快拉住她:“子龙他绝对不是这个意思,你千万别急着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护着他,你帮他不帮我”黄月英委屈,叫嚣得更甚。

    “没有,没有。子龙他真的不是这个意思,子龙,你快说说。”向夏天夹在中间,两边为难。

    “是,不、不是,云绝对不是此意。夫人和夏天关系亲密,一直交好,云早已将夫人视作一家人。”赵云赶快俯身行礼。他指的自然不是黄月英,而是觊觎他家娘子的情敌。谁让黄月英刚才提醒他来着,也不能全怪他啊。

    闹了好一会儿,黄月英才肯罢休。她摆摆手,“算了算了,我看不仅赵子龙他不希望我留下,连你也不想。重色轻友,哼。我还是老老实实回我的府里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,我当然也想。等这件事过去,你来我府上住上多少晚都没问题。”向夏天顺着她的脊背,哄着似的。她现在处在风口浪尖上,怎舍得再拖她下水。她若有个三长两短,军师那边如何交代呢。

    “那可说好了,你要有什么事,一定要第一个和我说。”黄月英苦着脸,似下着很大的决心。

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。”向夏天莞尔点头。

    赵云见时机差不多,站出来伸着手,“云护送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了,有这闲功夫不如清理门户,你二人再好好谈谈。”黄月英潇洒挥挥手,撂下这句话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清理门户,赵云自然知道黄月英指得是谁。夫人和自家娘子都将矛头指向她,莫非昨日之事真的和她有联系?什么陷害难道昨日那人说得话都是假的,也是事先安排好的?赵云他猜对了一半。

    待黄月英走后,气氛陷入了沉默。赵云面上有些疚色,看向她:“我”

    “你还愣在这干什么?不是和弟兄们约好了要去打猎,你先去吧。其他的,回来再说,不要叫人家久等了。”向夏天打断着。不待赵云回话,转过身去,接着对卫义道:“卫义,刚才不好意思,出手伤了你。你疼吗?”

    “啊?”卫义怔了怔,“不疼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逞强。走,我去帮你包扎下。”向夏天上前帮扶着卫义。卫义不便拒绝,为难地看一眼赵云,在向夏天的搀扶下走开。

    赵云望了会儿她的背影,迈开脚下步伐,与她背对着离去。这时,孙软儿拦住了他的去路,拂身行礼,带着哭腔道:“方才多谢将军出手相救,软儿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赵云瞥了眼,正欲绕开她走。孙软儿又向前一步,“将军的衣裳乱了,软儿替您整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赵云皱眉,退后躲开。

    孙软儿的手伸在半空中,有些尴尬。她面色凝重,夹杂惨白,下一秒跪地哭泣:“将军,是二位夫人误会了软儿,事情不是她们想象得那样。二位夫人尚未和软儿对质,便给软儿定下莫须有的罪名,软儿委屈。软儿知将军眼下不便听软儿的解释,待将军狩猎回来,软儿再向将军说清事情的原委。还请将军切不要因为二位夫人的只言片语,就对软儿产生误会。将军,软儿从未有要加害夫人的心,软儿也并非是什么坏人。”

    她语气诚恳,边磕着头。几缕发丝凌散下来,红了眼。她轻轻抬头,瞧一眼赵云。

    “不用解释,以后也不用再伺候夫人了。”赵云丢下这么一句话,便大步流星地走开,未曾看过她一眼。

    孙软儿跪着转过身,失望又愤怒,她朝着赵云大喊一声:“将军”

    向夏天携卫义向里屋走去,她为什么要选择在这时逃避。她不想赵云是因为内疚,而可怜她,心疼她。她又不软弱,她也有她的骄傲和固执。

    “仙姑,刚刚我有伤到你吗?”卫义小心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”向夏天摇摇脑袋。可是怎么会没事,天蒙蒙亮最是寒时,身子本来就还虚弱,方才发动捆仙索又使出浑身解数。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得软绵绵,风寒许是又要复发。可她咬着牙不说,她不想让人担心。

    就算她心中这样想,可抵不住脆弱的身子。就在回完卫义的话后,眼前一黑,整个人倾身倒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