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四十五章 烛火三人,杀她气焰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心中的这些想法,黄月英自是清楚理解。她拍拍她的肩膀,“别怕,有我在。不论明天结果如何,我都会陪着你。先别想那么多了,快睡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夏天心有旁骛地应着声,“你陪我一起睡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可就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黄月英何时会和她客气,一脸笑嘻嘻,飞快脱去鞋袜,拉着她一块上床。

    卫义就没那么好命啦,只能将就打打地铺。好在两姐妹留给了他一床厚被褥。

    “谁去把烛火给灭了?”向夏天慵懒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谁提的要求谁去。”黄月英傲娇道。

    “我可是病人。”

    “可我已经躺下了,懒得再起来了。要去你去。”黄月英哼哼唧唧。????“你去,我也躺下了,我还是病人呢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,你还睡在外边呢。还是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快去啦。”

    “你你你,你去。”二人推搡来推搡去,黄月英又接着感慨一句,“要是烛火它能自己灭掉就好。”

    烛火突然应声而灭,向夏天下意识地惊呼一声:“你这是有超能力啊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沉吟了好一会儿,待反应过来后,厚颜无耻地冒出一句:“那是,知道本姑娘的实力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脸,谢谢卫义啦。”向夏天无情拆穿嘲笑。

    “同谢大个子啦。”黄月英嬉皮笑脸地跟风一声。

    卫义满脸黑线,无语。他只是不想继续听这二人再为这点小事唠叨来唠叨去,而且谁让她俩都是姑娘,只有宠着些让着些。

    三人各怀心事在黑夜中或清醒着,或半梦半醒着,或完全沉睡着。

    清醒的是这个。他心想着,上一次和她同屋共眠,是多少年的事了,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他怀念以前,也珍惜当下。他舍不得入睡,在这个夜晚。

    半梦半醒的是那个。她担惊,她自扰。她清楚,无论明早是何情况,对她而言,都算不得是好。可是,三人拥挤着的小屋,二人温暖着的被窝,都在勾引人入梦。

    睡着的是另一个。她最痛快,最潇洒。因为就她好像没什么心事。连她自己也不知觉,在入睡的前一刻,她惦念的依旧是明早要如何如何、将来要和她怎样怎样。不管怎样,一定要幸福就对了。

    这个看似沉重却又不那么沉重的夜晚,渐渐迎来了拂晓。

    微光还未曾投射进屋子,却听闻一声:“是将军回来了!”

    有人边激动喊着,边一路小跑恰好经过。屋内的三人皆被此声影响到,迷糊转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好像听到有人说子龙回来了。”向夏天不由分说,掀开被褥赶快套好衣裳。

    “我也听到了,是将军回来了。”卫义也一直担心着赵云,现在听到这个消息万分欣喜,直接在地板上来了个鲤鱼打挺,跳起身。也胡乱地将衣服往身上套,再胡乱地抹一把脸。

    三人手忙脚乱,火急火燎地收拾一番后。几乎是一同冲出房门的,向夏天跑在最前边。她凭感觉来到了赵云屋前,分明仅一小段距离,却好像跑了好久。她跑着跑着,停下来了,她看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孙软儿正在替赵云整理着装,她笑靥如花,纤纤玉指将他的衣领体贴翻整好。而赵云好像欣然接受着,至少没有要拒绝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画面还真是有些讽刺,向夏天看在眼里,不自觉地握紧双拳。另外二人随后而至,看到此情此景,不禁面面相觑,对视一眼。接着,又都担忧地望向向夏天。从她的背影中,仿佛都能看出心酸苦涩。

    待赵云的装束收整完毕后,孙软儿又和他交谈了些什么。虽不知他们说了些什么,但依稀从孙软儿的含羞带笑中嗅出了一丝不寻常。

    孙软儿冲身后的小丫鬟招招手,他们这才注意到孙软儿的身后还有个人。而这个人向夏天认识,正好是丫鬟小阮。

    小阮手举着托盘,托盘上放置着一碗醒酒汤。孙软儿俨然一副主子的姿态,从小阮的手上接过醒酒汤,再将它递给赵云,还捎带着寒暄了几句。辨得赵云也回了她一句,应该是‘多谢’。

    “这么不懂得避嫌的吗?”黄月英忿忿丢下一句,便再看不下去,大步走向赵云那边。

    向夏天就杵在原地,像是入了定一样。为什么这个场面要让她看到?这叫她怎么接受,这叫她怎能不多想。

    “仙姑,你没事吧?”身旁的卫义不住地担心。

    她仍是不说话,一双眼一直注视着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黄月英走到他身边,皱着眉不善地打量了圈赵云和孙软儿二人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军师夫人。”他们一齐朝黄月英行了行礼。

    “你们少给我来这套。”黄月英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紧接着质问道:“你这个丫鬟还真是‘清闲’,大早上地就跑过来服侍人。怎么,这么急着献殷勤?”

    “军师夫人,没,没有。我、我只是”孙软儿一时无从辩驳,怎么她服侍将军也有错了吗?

    “夫人,云不知夫人会在府中,下人们不懂事,有伺候不周的地方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还替这个丫鬟说话?”黄月英呛声打断道,又不满地接着道:“赵子龙,我还没有问你,这个小丫鬟怎么知道你的消息下落?我和孔明大人,还有主公他们派人四处找你,都找不着你的下落。这个丫鬟倒是轻而易举就知道了,你和这个丫鬟关系不一般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下落?回夫人,云昨日只是与几个弟兄去一家小酒馆喝了点酒,除此之外,没有干其他别的什么。”赵云茫然疑惑,还是解释了番。至于为什么对夫人解释,也许也是不希望她担心吧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在酒馆喝酒。”黄月英惊乍一声,又恶狠狠地剐向孙软儿:“倒是全被你说中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看了看黄月英,又望了望孙软儿。不解为什么夫人看她像是看仇人一样。“夫人,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”

    “误会?这其中能有什么误会?要不是你亲口告诉这个丫鬟,她能知道这么多?赵子龙,你对这个丫鬟另眼相看啊?青睐有加?”黄月英气愤到极致,满腔的怒火,都是在替向夏天抱不平。

    “夫人切莫冤枉了云,她只是云夫人的贴身侍女。云怎可能对她会有什么?至于夫人说得云亲口告诉她什么,那更是无稽之谈。”赵云脸色铁青,他还不清楚发生了些什么,就这样被指着鼻子栽赃诬陷。何况他本也心情不佳,他的心里也不好受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无稽之谈?你是真的不知道?”黄月英疑心。但赵子龙的为人是天下人都肯定的,她也一直认可他。听他语气铁铮铮,像是真的冤枉了他似的。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若不是他亲口告诉这个丫鬟,她能知道的一清二楚?难道问题是出在这丫鬟身上?

    黄月英的目光又望向孙软儿,不知孙软儿是惧怕了还是心虚,赶忙拂身行礼:“将军,昨日军师夫人就来府里陪夫人了,许是软儿伺候得军师夫人不够周到,所以才使军师夫人对软儿产生了一些偏见误会。不过还请将军放心,待会儿软儿会向军师夫人负荆请罪,不丢将军的颜面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这番话说完,又接着上前一步,手托起汤碗,温柔提醒着:“将军不必担心,只是这醒酒汤还是要趁热喝的好。将军刚才不是还和软儿说,待会还要去打猎。喝下醒酒汤人也会精神些,软儿预祝将军大获全胜,满载而归。”

    赵云会心一笑,“谢谢你,软儿。你想得很周到。”只是心中不免疑问,这个丫鬟明明很会伺候人,怎么伺候得军师夫人如此不悦?算了,他现在自身的事都顾不过来,还哪有闲心管些别的?

    他正要端起汤碗饮下,却被黄月英厉声拦下:“你喝什么喝?谢她什么?她不怀好心,她盛给你的汤,你也敢喝?”

    说着,黄月英一把将赵云手中的碗夺过来,再狠狠地朝地上一摔。‘呲’一声,碗应声四分五裂。所有人都怔住了,没料到黄月英会这么做。

    其实黄月英早就想这么做了,她的心中憋着一团火气,都是因为这个丫鬟。这个丫鬟在向夏天面前说一套,到了赵子龙面前又是另一套,而且连‘奴婢’都不称了,一口一个小名‘软儿’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赵云的贤妻良母,哪能想得到她只是个丫鬟。她还真把自己当棵葱蒜了!看她不要杀杀她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“军师夫人息怒,军师夫人就算看不惯奴婢,也请别对将军发作。这醒酒汤对将军有帮助的小阮,你快去厨房看看,还有没有多余的。有的话,再盛一碗来给将军。”孙软儿跪下,一顿慌张。

    “呸。”黄月英啐一声,“你自己也是个丫鬟,你凭什么使唤其他人?你还真是不要脸。怎么,你是想现在就体验被人伺候的感觉,将来再好适应嘛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