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四十五章 清者自清,见过那人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她和另一个小丫鬟换了下。那个小丫鬟说是她见厨房忙不过来,便去后厨帮忙了。她应该也是碰巧路过府门,遇见了那人,便顺理成章地去堂上通报了吧。”向夏天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吗?若是换作别的懂事识大体的丫鬟,应该要等到宴会结束再去通报。”黄月英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这说到底,黄月英认为孙软儿就是不安好心。向夏天无奈,“会不会是我们想太多了?兴许她以为那人有要事找我,怕误了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仙姑说得不错,那丫鬟通报一声也没错。夫人,你为什么把那丫鬟想成是故意的?”卫义也不明就里,很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反正我就是觉得她不怀好意。”黄月英有些支吾,又接着对向夏天道:“我和你说过的,第一次见她我对她就没什么好印象。我还提醒你防着点她,你有没有听我的话?”

    “有,有。我一直都是让她做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事,这个你放心吧。”向夏天小鸡啄米地点着脑袋。

    “哼,刚刚要不是我打断你们的对话,你是不是还要把那些事对她说?我看你刚刚差点就信了她。”黄月英戳戳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好意思地吐吐舌,又听得黄月英继续教训着:“那些事对我们说说还差不多,你和她说是想让她在背后看你笑话吗?”????“可是我若不解释,别人都会误以为我轻浮随便。”说到这个,向夏天就纠结犯难。

    “你不必向其他人解释,清者自清。只要赵子龙他知道,我们知道就行。再者谁还没个前尘往事,凭什么就许男人们有红颜露水,不许咱姑娘家也有几个?更何况你这不才一个嘛。没关系的,你不用在意,也别管别人怎么想怎么看。等时间一久,就没人会再记得。”黄月英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我自认为自己已经够直率洒脱,有时候倒还真不如你。”向夏天置一笑,再点点头,“好,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看,我是不是有当女军师的潜质?”黄月英扬着嘴角,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向夏天和卫义相视同笑,“有,你们一家子都是做军师的料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黄月英一点不客气。突然间想起了什么,又问道向夏天:“对了,最近你有没有发现那丫鬟的行踪有异样?”

    “没有吧”向夏天皱着眉头,有些不确定。

    “你再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蹙眉,细细想了会儿,“好像有几个晚上不是她随侍的,她当时拜托了另一个小丫鬟代她的职。说是思念已故的家人,想去给他们烧烧纸钱以寄哀思。我心念她身世可怜,遭遇悲惨,也能理解她的心情,后来便也没怎么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“哼,就知道她不老实。”黄月英冷哼声。

    “夫人,她怎么就不老实了?”卫义在一旁听着是云里雾里,女人心真的难懂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你的意思难道是说她趁小丫鬟替她当职时,乘机去干其他什么事?”向夏天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有可能。”黄月英面色凝重,答复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。她能在咱府中干什么坏事,咱府里就书房那一块要紧,不过那儿也都有专人把守。没有我和子龙的允许,旁人是进不去的。而且就算她想在府里干什么坏事,就不怕其他下人发现吗?”向夏天觉得这不大可能。一来想不出她能干什么坏事,二来就算她怀有异心,其他下人忠心耿耿,难道会包庇她不成?

    “她不能在府里干坏事不代表她不能在府外干坏事。”

    “府外?”向夏天有些难以置信,“月月,你别忘了,她历经两次屈辱磨难。她怎敢深更半夜,独自跑出府外?她那样的姿色,就不怕再逢上个流氓地痞。到时她真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,我和子龙一定都以为她在府里的某处烧着纸钱。所以,她应该不敢擅自跑出府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敢了?说不定她已经习惯了那样屈辱的遭遇,已经看淡了呢。”黄月英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月月,你这样说有些过分了。我只当你在说玩笑话。”向夏天锁着眉,面色严肃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确实言过了。天底下有哪个女子会拿自己的清白冒险啊?”卫义也不敢苟同黄月英的说法。

    黄月英自知理亏,结结巴巴:“我、我说不定还就有这种女子,还恰好就是她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她还不悔改,气得直指她鼻子:“你”

    “诶,你先别急着说我。我这样说也不是没有依据的,上次七夕夜不是碰到那丫鬟的事,等到你们走后,孔明大人突然说了句‘今日这事倒也巧’。要知道孔明大人从来都不理会这些尘杂人事,更别说下评论了。所以我猜孔明大人可能看出了些什么,我本来也没把这话放心上。可是后来有一次我上街,见着那丫鬟和一个陌生男人在一起交谈,我见那男人的装束不像是你们府中的人,便好奇靠近了点他们,隐约听到他们提到了你和那个赵子龙。我又奇怪,那个男人不是你们府里的,她在这江夏城内难道还认识其他人?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,黄月英顿了顿。向夏天被勾起了兴致,一边蹙眉思索着,一边催促道:“没啦?你还知道其他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直到今日,我在你家府门外又见到了那个男人。好巧不巧,那个男人正是经由孙软儿通报,再在大堂之上将你的往事公之于众的人。孙软儿和那个男人认识,你叫我怎么不怀疑孙软儿她是别有用心?”黄月英说得淡然,向夏天听得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、你看到了那个男人?你确定今日看到的男人和那日看到的是同一个人?会有这么巧的事吗?”向夏天不免感慨是这世界太小还是太巧。冥冥之中,她好像听出了些什么。但是她现在脑子有些混乱,她想理清楚反而把自己搞糊涂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这么巧的事。我保证没有看错,我待在家中也是无聊,一直派人打听着你们这儿的状况。我听闻你出了事,急忙跑去你府里想要找你。没想到那时你已经离开了,刚好我碰见孔明大人和主公在送走那人,还和那人说了几句话。我瞧得仔细清楚,你不用怀疑。”黄月英语气无比坚定。

    “真的?军师和主公对那人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和主公给了那人一笔银两,然后嘱咐那人让他严守口风,千万不能泄露了今日之事。而且不仅如此,孔明大人还严下军令,军中也不得再议此事。所以,你且放宽心。”黄月英拍拍她的手,笑着宽慰。

    “代我多谢军师,改日我再去谢过主公。那笔银两我明日叫人归还。”向夏天的心中难免感动,听如此确实宽心、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“诶,钱两乃身外之物。而且《增广贤文》中说到‘清酒红人面,财白动人心’,《前结交行》里又说到‘君看金尽失颜色,壮心灰心不丈夫’。钱财会使人动心,但是为钱财动心的都称不上是堂堂男子汉。”黄月英又搬出她那一大堆古道理。

    “可你也不是男子汉呀。”向夏天打趣着。

    “我虽体不似、貌不似、形不似,但是我神似,要有男子汉那般的光亮气节。”黄月英反驳着,见向夏天还要说什么,赶快将她拦下,“反正这钱两不要,主公他也不会要的。说起来就像一家人似的,本来也是一家人。你不要老搞得这么见外好不好,学学我,不客气的时候绝对不会和你们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是,知道你脸皮不薄。”向夏天调侃笑,卫义听闻也忍不住跟随笑着。

    “嘿,你呀!我好心仗义,你还损我!”黄月英瞪着眼,指着向夏天鼻子不满道。

    “诶,我知道你人最好、最是仗义。损你,那也是爱你的表现啦。”向夏天赶快合上她的手指,再将她到自己身边,亲昵地搂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哼,这还差不多嘛。什么钱不钱的都不重要,只希望你开心就好。”黄月英亦回抱住她。

    “幸好我曾努力争取到了军师许诺的这个奖励,这是个最好的奖励。也幸好”幸好我穿越至此,遇见像你和卫义这么温暖的人。

    “嗯?也幸好什么?”黄月英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也幸好遇见了你和卫义。”向夏天也抬头看一眼卫义。

    卫义突然被点名,受宠若惊又欣喜不已,“哪、哪有,能遇见仙姑,也是我卫义的福分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时间不早了,你该歇息了。我们就在这陪着你。”黄月英松开她,向夏天却还抓着她不放,有些担忧地开口道:“月月,我怕明早上见到子龙,又怕见不到他。”

    如果见到他,就说明孙软儿所言不假。那是否说明孙软儿和子龙之间存在着些什么如果没见到,那他到底会去哪里?他难道不打算回来了吗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