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四十四章 针对软儿,月英分析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非不是我想逼你,只是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软儿,只有你能帮我了。这会使你很为难吗?”向夏天的语气几近恳求,目光深切期盼。

    孙软儿咬咬嘴唇,小心瞥她一眼,“会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你知道的,只要我能和子龙澄清今日的误会。有我护着你,子龙他也不会怪罪你的。你再考虑考虑吧?”向夏天耐心地和她周旋。她必须要尽早和子龙说清楚。

    “误会?”孙软儿有些吃惊不解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今日也在堂上,应该也都听到了。其实那其中有些误会。”向夏天蹙了蹙眉,提到这个,心中有些不好受。今日堂上的人何其之多,这件事恐怕都听去了,而且还不知会不会传扬开。她能向孙软儿解释,她又如何向其他人,甚至是将来更多的人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人说得不都是真的吗?”孙软儿这话有欲争辩之意,几乎是下意识地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向夏天被她问怔住了,她的反应好像有些激烈。孙软儿察觉到自己失态,赶快埋下头,“夫人不要误会,奴婢没有其他的意思。只是觉得那人胆大包天,竟然敢当众胡言。”

    “也算不上是胡言,这件事说来话长,也复杂。”向夏天不自觉扶了扶额,谁还想老账重提,又不是什么光荣的事。可是偏偏天意弄人,她在想老天爷是否嫌她最近过得太舒坦了些,不折腾些幺蛾子考验她好像对不住她似的。????“夫人若是相信奴婢,不妨对奴婢一说。”孙软儿拂身,许是觉得这样有些唐突和不合身份,又补充了句:“奴婢只是担心,也关心夫人。还请夫人放心,夫人是奴婢的大恩人。无论旁人怎么说,奴婢都会站在夫人这边,相信夫人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她说得有些动容,再见她那无辜的神容,心中也就没那么多顾虑了。正欲开口:“谢谢你,软儿。这件事发生在荆州新野小城,你听说过那个小城吗?”

    “听”孙软儿点头答着话。

    同时,一个女人的厉声喝住打断了她:“我方才说过的话你就忘了,是吗?我看你记性不大好,要不要我给你治治?”

    不知何时,黄月英和卫义双双站在门前。黄月英的一双眼恶狠狠地瞪着孙软儿。

    孙软儿顿时花容失色,吓得跪倒匍匐在地,几颗泪珠断续落下,“军师夫人说的话,奴婢记得。奴婢记得牢牢的,不敢忘,不敢忘”

    当向夏天看到黄月英时,心中不免感动,嘴角亦微微扬。向夏天本以为她不会回来了,她至少得和自己别扭上一阵子,没想到又能再见到她。黄月英望向她时,忍不住也冲她一笑,将刚才心里的不痛快统统甩到了脑后。

    只见黄月英缓步走至孙软儿身旁,边走边讥讽着:“你消息还挺灵通的吗?嗯?”

    孙软儿颤颤巍巍,身子不住地打斗,她咬着唇想要将话说明白:“不知军师夫人指得是何消息。”

    下一秒,黄月英蹲下身,捏起她的下颚。挑着眉冷哼一声,板着脸凶肃道:“和我装傻?要不要我在你脑门上扎几针,让你清醒清醒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孙软儿为什么那么惧怕黄月英,现在向夏天可能有些明白过来。黄月英的五官出挑立体,她本身就自带种才干英气,若是将脸板着,看上去会比常人凶上好几倍。而且也许还有夫妻相的缘故,黄月英也有些不食烟火的气质,这又无形之中给她增添了几分威仪。

    “不,不要。军师夫人,奴、奴婢是将军秘密告诉奴婢的。”孙软儿面色绯红,不知是被吓得还是其他因素在。

    “哦?是赵子龙秘密告诉你?”黄月英将她的下巴又向上提了提,明显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唔”孙软儿有些呼吸不过来,面颊涨成了猪肝色,“是是将军他”

    向夏天虽然不解黄月英为何针对孙软儿,但是有刚刚的经验教训,向夏天不敢再轻易插手。

    还是卫义不忍,轻声提醒了句:“夫人,她话都说不清了。算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这才放手,用力甩开她的下巴,冷声质问道:“那我问你,你说得那个酒馆又是哪个?”

    孙软儿被甩趴在地上,受惊地摸着胸口,摇摇头,“不、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说?我看你根本就说不出来。”黄月英勾着冷笑,面带不屑。

    “咳”向夏天的几声咳嗽吸引了黄月英和卫义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仙姑,喝热水。”卫义听闻,赶快替她倒了杯热水。

    黄月英皱了皱眉,站起身,“这里没你的事了,不要再来打扰你家夫人。以后没有通报召唤,你也不要再接近这间屋子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孙软儿抿着嘴,吞吞吐吐,为难不已。她是向夏天的贴身丫鬟,要她别接近这间屋子别接近她又算什么?可是她又不敢招惹黄月英,只得领命退出:“是,奴婢退下了。”

    待孙软儿退下后,黄月英将门关严实。再去到向夏天的身边,难为情地问一句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夏天笑着点点头,“怎么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放心不下你。”黄月英低声忸怩。

    “我有那么让人放心不下吗?”向夏天若有所思道。

    黄月英瞧她得了便宜还卖乖,这下可不干了。正欲扭头转身不睬她,却被她抓住了手。

    “月月,谢谢你。还有抱歉,刚刚我不该那样对你。我明明早就知道你不喜欢她,还”不待向夏天说完,黄月英已经羞愧得红着脸抢先道:“不,我也有不对。听大个子说是你让他出去追我的,我就已经不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生气就好,要是连你也不理我了,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。”向夏天一脸后怕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不理你的。幸好我和大个子回来了,不然你又要被她欺负了。”黄月英忿忿握拳。

    “夫人,那个小丫鬟我看着不像是坏人。你怎么老觉得她会欺负仙姑呢?而且她也不敢吧”卫义老实道出心中的想法,摸了摸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哼,大个子,还有你,就是太善良了。知人知面不知心。你们没听到她刚刚怎么说得?她故意在你面前说是赵子龙告诉她的,她这是什么意思?摆明了是想让你吃醋生气,加深你们的误会。大个子刚刚还一直说我做得过分了,其实一点不为过。”黄月英紧握住向夏天的手,气势汹汹道来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可能是子龙要出门时,恰巧是她跟在身旁伺候,所以子龙就顺带嘱咐她了。”向夏天自我安慰着。黄月英的话也不是没有道理,可是这样做对孙软儿有什么好处。府中鸡犬不宁,下人的日子也不会好过。何况她和子龙还是她的恩人,莫非是她对子龙

    “不可能,大个子到处都打听了,都没有赵子龙的消息。孔明大人和主公那里也没有。赵子龙他根本不想有人知道他的行踪,他又怎么可能告诉一个和他不熟的下人?我看那孙软儿分明就是在说谎,故意想气你。你可千万不要中了她的圈套。”黄月英一顿语重心长,有理分析。

    “可是万一她说得是真的呢?我还是有些放心不下,不然我们一起去酒馆找找?”向夏天好不容易得了些眉目线索,也没有心思去计较那些。眼下她最担心的还是赵云。

    “万一她说得是真的,那你岂不是要抱病挨家挨户的酒馆找来?江夏城偌大繁华,酒馆随街可见,都够你我找上三天三夜的。而且还不排除赵子龙要是有意躲我们,跑到江夏城外的小酒馆去,这要找到何时?那个丫鬟有一句话说得不错,赵子龙现在肯定也不希望被打扰。我们要是劳师动众地去找他,即便是找到了,他也不会给你我好脸色看得。万一她说得是真的,那行,看明天早上赵子龙回不回府就一清二楚了。她不是说赵子龙明天早上要回府,她还要给他准备行装吗?如果她是说得假话,明日我绝对不会放过她。”黄月英捏了捏拳头,又接着道:“所以,不管那丫鬟说得是真与否,眼下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办法,就是咱仨就待在这儿,哪也不去,等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嗯,夫人说得有道理。仙姑,你先别急。明早要是还没有将军的消息,我卫义将这江夏城挖地三尺也要把将军给你找出来。今晚仙姑就先好好休息吧,我和夫人都会在这陪着你。”卫义傻傻一笑。

    “好吧,听你们的。还要谢谢卫义。”向夏天也知道他二人也都是为自己好,不忍再反驳。一颗心还是牵挂着外边的人儿。

    “对了,听说今日去堂上通报的是刚刚那个丫鬟?”黄月英没由来地问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她,没错。”向夏天有些奇怪,她怎么突然问到这个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轮到她通报了?她不是你的贴身侍女吗?贴身侍女不在你身边伺候着,跑去前府凑什么热闹?”黄月英皱眉不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