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四十三章 咄咄逼人,将军去向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屋内的三人扭打撕扯在一块,场面陷入混乱。向夏天心焦,已失了大半理智。手脚得了空隙便挥打在空中,试图反抗。待手脚都被束缚制住,她竟开始动起嘴来,咬上了卫义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嘶”卫义脸色霎变,猛抽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黄月英见状,吓得顾不得其他,赶快上前帮忙掰开她的嘴。这会儿的功夫,又让向夏天有机可乘。二人的力气都使在了她的上半身,脚下无人管束,得了自由。再一个快准攻击,二人一时没防备住,皆被她踉跄推开。

    待二人反应过来,听闻‘吱嘎’一声。向夏天已经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二人暗道不妙,千万不能让她跑出去!二人一同迅速站起身,却见向夏天还站在门前。

    “夫人。”孙软儿手中盛着一碗汤药,拂身行一礼。原来恰逢孙软儿要进屋送药,刚好堵住了向夏天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军师夫人和卫义将军也在。”孙软儿朝屋里瞥一眼,再对他二人施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黄月英颔首,舒了口气。接着,亦打量了圈孙软儿,心想着她倒也算做了件好事。????“你来有什么事吗?”向夏天蹙着眉头,语气不悦。谁料到打开门后就看到一张楚楚可怜的脸庞,她着实被惊吓住,也不敢对孙软儿那弱不禁风的身板下手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奴婢听闻夫人染了风寒,特替夫人熬制了碗祛寒汤。”孙软儿见向夏天面色不善,有些惊悸,硬着头皮答着话。

    “哦,有劳你了。放到桌上吧。”向夏天垂丧地替她让开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孙软儿应声,唯诺踏进门槛。

    黄月英上前挽住向夏天的手臂,劝道:“外边风大,你的伤寒还未愈,还是先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同时,卫义体贴地将屋门带上,担心走了风进来。向夏天的情绪平静了不少,不似刚刚那般乖张。

    孙软儿将汤药仔细地放置在桌上,“奴婢方才好像听见屋内有吵闹声,夫人是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她这么一问,一时不知该如何作答。黄月英面色一沉,站出来说道:“没有,是你听错了。你家夫人尚在病中,兴致不高。我和卫义将军正在将笑话给她听,许是声音大了些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。还要多谢军师夫人和卫义将军照顾夫人。”孙软儿彬彬有礼。

    “诶,谢就不必了。你一个丫鬟身份卑贱,和你家夫人既非亲又非故,这还轮不着你来谢。”黄月英厉声呛着。

    孙软儿脸色惨白,被黄月英说得顿口无言。好一会儿,她强撑起笑容,冲黄月英拂身道歉,“军师夫人教训得是,是奴婢妄自尊大了。给夫人丢人了,还请夫人怪罪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的”向夏天正要安慰她几句。

    却听得黄月英继续教训着:“你确实丢人,而且丢人不止如此。你不仅丢夏天的人,更丢你自己的人。你丢的是忘记自己是什么样的身份,应该守什么样的规矩。你区区一个下人,胆敢私听主子的墙角,还越矩向主子发问。这些你又该当何罪?怪罪?你有几条命够怪罪的?”

    黄月英的这一番盛气凌人,使孙软儿吓得不轻。孙软儿慌张跪下,解释着:“军师夫人饶命,夫人救救奴婢。奴婢绝不是有意要偷听的,只是只是屋内的声音实在不小。奴婢也只是关心夫人,一时越矩了,失了身份。奴婢下次再也不敢了,还请夫人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你”黄月英欲要再次发难。向夏天出声阻拦,“你这是做什么?她没错呀。确实是我们发出的响声太大,她关心我、问我的状况也没有恶意。”

    “她当然有错。”黄月英强硬反驳着,一双眼犀利不善地盯着孙软儿,“即便是主子屋内的响声太大,你也万不该听进去。你不仅不该听进去,还应该提醒主子,这才是身为下人的职责。而你,不仅听进去了,还对主子的事好奇。不仅好奇,还妄自揣测。你说,留着你这种下人有何用?”

    孙软儿吓得立刻哭成泪人,“奴婢知错了,奴婢再也不敢了。军师夫人的话奴婢都牢记在心,再也不会犯了。还求军师夫人饶奴婢这一次,夫人,夫人,救救奴婢”

    求饶的同时,孙软儿跪爬至向夏天身旁,抱着她的大腿央恳着。泪打湿了向夏天的衣裳,向夏天心有不忍,出声驳道:“都是些小事情,我都不在意,你又何必这样咄咄逼人?你看你把她吓得,你先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”孙软儿惶恐,只得向夏天亲自搀扶她起身。

    黄月英不满地继续针对着:“我才不是咄咄逼人!我用得着对一个下人咄咄逼人吗?我这还算是对她客气的,要不是看在你的薄面上,我才不会和她废话这么多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这下是没工夫理会她了,只是原本她自己的身子就虚弱,还要去搀扶一个宁跪不起的人。

    “还有她才不是被我吓得,我看她分明就是在装可怜。你也别扶她了,她要装可怜随她装去。”黄月英讥讽着,拉回向夏天的手。

    向夏天瞪着眼,不可置信地望向黄月英,“你今天怎么和变了一个人一样?”

    “我这都是为你好!”黄月英激烈辩解着。

    “又是为我好?你对我的下人这么不客气,你叫她们以后怎么诚心诚意,忠心服侍我?”向夏天黑着脸,语气中带着冷漠和疏离。

    “你你不相信我?”黄月英质问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没有回答她,只是又去将孙软儿扶起。黄月英自嘲地笑了笑,“哼,也罢。我才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之后,黄月英就推门撒腿跑开。卫义不解,怎么突然吵得这么严重?他想唤住黄月英,又担忧向夏天的状况,“夫人,夫人你别走。仙姑,这,这”

    在黄月英推门而出后,向夏天的心似又被划了一刀。她才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言重和错误,“不用管我,你去追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仙姑,我也不放心你。”卫义夹在中间难做。

    “你先去将她追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仙姑,你等着。”卫义这才敢放心去追,提起大步就往外冲去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,不用劳烦我了吧?”才因为孙软儿和好姐妹争吵,向夏天现在对她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。扔下这一句话,便自顾坐回床榻上。

    “是,不劳烦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夫人,祛寒汤要趁热喝。”孙软儿将汤药双手盛递至向夏天面前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夏天心不在焉地应一声,接过汤药后,拿着汤匙随意地舀了舀,却未曾入口。只是将它又放在床边,招呼孙软儿退下,“我累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孙软儿退开,退出几步后又折回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事?”向夏天语气不耐烦。

    孙软儿抬头与向夏天对视一眼,问道:“夫人不想知道将军的去向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一听她提到子龙,激动惊诧地前倾着身,嗓音颤抖着:“你知道子龙去了哪里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,奴婢知道。”孙软儿嘴角勾着丝笑容。

    “那你快说,快告诉我!”向夏天一把拉住孙软儿的手,睁眼张着嘴,目光里仿佛写着乞求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,将军秘密告知奴婢,今夜会在城中一小酒馆与友人通宵达旦饮酒,明早才会回府。并且将军与友人约定明日要出城打猎,要奴婢明早替他准备好便装。本来将军要奴婢谁都不许告诉,但奴婢想夫人一定很担心将军,便擅作主张告知夫人了。还请夫人不用再担心。”孙软儿说完,不忘抬头瞧一眼向夏天。

    但见向夏天苍白的脸上写着失意和落寞,她还得强颜欢笑着:“多谢你啊,软儿,谢谢你告诉我。子龙他、他只告诉了你一人?”

    “奴婢想,应该是吧。”孙软儿点头。

    “哦,好我知道了。”向夏天的心里不是滋味。和卫义联系的是军中弟兄,和月英联系的是军师主公他们,就连卫义、月英都不知道子龙的去向,她竟然知道。还是子龙亲口告诉她的,子龙对她

    向夏天不敢再想下去,又慌忙问道:“软儿,你知道子龙他在哪个酒馆吗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,这这就恕奴婢不能告诉夫人了。奴婢答应了将军会守口如瓶,奴婢要是告诉了夫人,夫人一定会前去寻将军的。到时将军一定会责怪奴婢言而无信。夫人您也知道,将军他今日因为夫人的事心情不佳,郁郁寡欢。将军不得已唯有借酒消愁,夫人若一去,恐怕会使得将军更愁吧?”孙软儿试探性地问着,观察向夏天是何反应。

    向夏天被孙软儿说得既自责又惭愧,同时也担心赵云,更是心急如焚。“软儿,你就告诉我吧。殊不知借酒浇愁愁更愁,只有我去和子龙解释清楚了,我和他才会都好过。告诉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夫人不要逼奴婢。”孙软儿退后一步,神色为难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