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四十二章 赵云离府,要去找他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仙姑,我能不能问你一句?”卫义似乎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,你问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个苜两,上次仙姑和将军吵架也是因为他。仙姑你和那个苜两”卫义的脸皱巴在一块。

    黄月英不知道之前发生的事,不过那些都不重要,只要听向夏天的表态。

    “我对他没有其他意思,我只是将他视作朋友。”向夏天故作轻松答道。其实她心里明白,曹操于她而言,远不是她嘴上说得那么轻巧简单。曹操与她,是敌亦是友,是仇亦是恩。

    “据你所说,那个苜两应该身份可疑,不然怎么会叫人追杀?”黄月英还是聪明伶俐,“你知道那个人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的心咯噔了一下,沉吟了会儿:“他”她最不擅长打谎,她知道现在就算打谎也会被识破。

    所以,她如实相告,“实不相瞒,他是曹军。”她还是留了一手。她不想让他们知晓,是因为不想让他们牵扯其中。而且对象是曹操,有些事即便说出来,可能也不大会令人相信。就像她至今也不知自己何德何能,能得那位骄傲帝王的垂爱。????“啊?那人是曹操的部下吗?”卫义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点头也不否认,只埋头出神着。黄月英只道她是黯然神伤,出声安慰着:“这也没什么。良臣择主而事,各人想法立场不同,选择也不尽相同。就如,孔明大人决定追随主公,而孔明大人的兄长(诸葛瑾)侍奉的却是江东孙权。虽各事其主,但孔明大人和兄长约定各听主令,遵守为人臣子的原则,那些卖主求荣、背信弃义之事是万不能触碰的,他们也绝不会做。所以孔明大人和兄长仍旧兄弟情深,丝毫未受其影响。亲密无间的手足情尚且能如此,你和他之间的朋友情若能做到如此,也不会有问题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我明白。我和他也从不提及军政之事。”向夏天莞尔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黄月英放下心,又问道:“对了,刚刚卫义他说,你和赵子龙之前也因为他吵过架?”

    “其实今日之事和上次吵架一事之间是有关联的,它们都发生在同一日。上次是因为掩护他,发生了些不该发生的事。后来子龙还和他打了个照面,他还在子龙面前说出了那事,接着二人便大打出手。”虽然事情已过多时,再提起时向夏天的心中还是有些忿懑。

    “你们发生到何种程度?”黄月英小心翼翼地问着,身后的卫义也打了个激灵,竖起耳朵听。

    向夏天咂舌,这要她怎么解答、表达。但是见黄月英一副好奇十足的模样,眼中正闪着精光巴望着她,向夏天弹了弹她的额头,撇嘴道: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总之,没有到不可挽回的地步。你们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二人听闻,方才舒了口气。黄月英揉揉额头,嘟囔着:“我保证没有乱想,这不是关心你嘛。话说两个男人为你争风吃醋、大打出手,这也够威风的。可惜孔明大人不会武功,不然我也想见识见识,若是也有别的男人对我有意”

    “军师他虽不会武功,却有一双唇枪舌剑。上次出使江东,军师他舌战群儒,江东文武百官皆被军师说得哑口无言、甘拜下风,军师这才叫威风。若是哪日军师吃起醋来,不必动手,只需张一张嘴,给他一个先声夺人,就能将人气得半死,让人负伤而退。”向夏天玩笑打趣着。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着像是夸孔明大人,又像是在讽刺孔明大人呢?黄月英正欲反驳:“嘿,你”但,当见到她的笑容,黄月英将要说出的话憋回去。能见到她的笑容就好。

    “哼,你就笑吧。”黄月英一副憋气委屈样,倒也把卫义逗乐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上次吵架你们都和好了,这次一定也没问题。你寻个机会和赵子龙说清楚。”言归正传,黄月英出声建议着。

    “上次和好是因为有大哥和军师的帮忙。”这次谁又能帮她呢?向夏天不知道的是,上次和好不仅要归功于刘备和诸葛亮,还有长坂坡一战的功劳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还有我和大个子吗?”黄月英拍拍胸脯,满满自信。

    “你们?”向夏天挑挑眉。

    “既然主公和孔明大人这两个不解风情的男人都能帮到忙,为何我和大个子就不能?”黄月英一脸神气。

    “你和卫义比他们要解风情?”向夏天反问道,嘴角含有笑意。

    黄月英睁着眼不满地看向她,怎么看她的笑都像是嘲笑,“那是当然。由古至今,什么情诗情话是本姑娘参不透的?孔明大人在这方面都要向我请教。大个子他自然也解风情,他解在”

    “嗯?卫义如何解风情了?”向夏天一副坐观好戏的姿态,看她要如何掰。卫义瘪瘪嘴,无奈委屈,怎么好端端的扯到他。

    “大个子他要不解风情,那位王小姐怎么会看上他。”黄月英思考了许久,才想出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夫人,你!”卫义面红耳赤,一声咆哮。但是他又不能对她不敬,发作不得只好背过身去。

    这下子倒好,一个还没安慰好,另一个又需要她的安慰。黄月英一个脑袋两个大,赶快哄了哄:“唉,好好好,大个子,我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哼”卫义虽冷哼着,还是老实地又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“反正你不用担心,有我和大个子在,我们会帮你的。”黄月英的手搭在她的肩上,目光和语气都十分笃定。

    却见得向夏天摇摇头,仍有些丧气,“上次是上次,不同于今日。上次只是我、他和子龙三人之间的事,这次那么多人都听见了。男人都是多少都要些面子,子龙他心里一定也不好过。”

    这话确实不错,今日之事换作任何一个男人都不能接受吧。这不仅仅是纯粹的感情问题,更是男人的面子问题,甚至是赵家的名声问题。

    “这事也赖我,我若是知道会发生今日之事,上次我就应该和子龙完全说清楚。”向夏天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事怎么能赖仙姑你?谁又能知道那厮会跟到江夏,还好巧不巧地择了今个儿日子来到府里。”还该死地将那些事说出来,卫义心中叱骂着。

    “大个子说得没错,这事确实巧,蹊跷。”黄月英的话似有深意。

    向夏天有些不解地看向她,黄月英接着安抚道:“你也不要自责,事不过三,这才第二次。你把握机会最好这一次和他说清楚说明白,让他相信你,相信你对他真心不二。当然你也要相信他,相信在他心中,你和那点面子相比,你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向夏天自是相信子龙,相信他们的感情。说到底也都是些陈年往事惹得祸,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他们都一起扛过来,她相信这次一定也行的。何况他们是约定了终生,要相伴到老的。想到这儿,向夏天的心中安慰了许多,信心也倍增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我现在就去找子龙解释。”说罢,向夏天已经等不及掀开被子就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诶,你还病着呢。你先躺着好好休息,明天再解释也不迟。”黄月英赶快拦住她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仙姑。身体最重要,这也不急在一时。”卫义的脸色有些异样,也出声拦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别拦着我了,还有什么事能比子龙更重要?”向夏天多等一刻都不行。哪管他们的阻挡,卯足了力气推开黄月英。脚落地站起身,就要向外跑去。

    “大个子,拦下她。”黄月英呼喊的同时,卫义已经闪至向夏天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干什么?”向夏天蹙眉,面色不悦。

    “仙姑,我和夫人也是为你好”卫义底气不足,眼神飘忽。

    卫义有事瞒着自己,向夏天确定。“为我好?”

    卫义不敢再接话,向夏天看向身后的黄月英,眼中写着质问。黄月英受不了她的眼神,摆摆手索性坦白:“好吧,赵子龙他根本不在府中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的身子一颤,“他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知道他去哪里了。”黄月英摇摇头,面露无奈。

    “问过府中的下人没有?”向夏天情绪激动,“对了,还有军中的弟兄们?说不定他和弟兄们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都问过了,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。你上哪儿和他解释去?”黄月英有些于心不忍,但是考虑她的身体状况,不能由着她胡来。

    “没人知道吗”向夏天喃喃着,心中一凉,“不行,我要去找他。”

    “仙姑,你现在不能去。你的身体还没好”卫义控住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向夏天着急万分却又行动不了,上半身动弹不得,一双脚胡乱地飞踢着,“让我去”好几脚落在卫义身上,卫义始终咬牙忍着。

    黄月英看不下去,上前帮忙卫义制服她,“外面黑灯瞎火的,你又是这个样子,我们怎么能让你去他?你冷静些,我们已经派人去找赵子龙了,一有消息就来告诉你。好不好,别闹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