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要逃避,选择相信(三)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听声,倏然坐直身子睁大眼睛,像是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是做噩梦了吗?”来人关切问道。

    是黄月英。黄月英正抱着她,掐她的人中。

    “仙姑,你怎么样了?”卫义也在,他蹲在她身旁神情担忧。

    “”向夏天的嗓子哭哑了,一时说不出话。望着在她左右的二人,心中既感动又委屈。她抱上黄月英,抽噎流着泪。

    黄月英拍拍她的背,替她顺气,嗓音有些颤抖,嗔怪道:“为什么要跑出来?出了事为什么不去找我?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,还有大个子他也很担心你”

    向夏天松开了她,又看向卫义,边哭边笑着:“让你们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仙姑,找到了你就好。”人高马大的卫义鼻头也兀地一酸,赶快低下头将向夏天扶起:“地上凉,先起来。”????“知道这样会让我们担心,以后就不要再干这种事了。”黄月英替她擦了擦脸上的泥垢,语重心长。接着,又握住她的手,关怀严肃地问道:“到底发生什么了?”

    向夏天失落地垂下脑袋,抿了抿嘴,不言不语。她不说话,那二人也不勉强。

    “算了,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。”黄月英拉起她的手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手虽然被拉扯出去,身子却岿然不动。她咬咬嘴唇,摇摇脑袋:“我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黄月英蹙了蹙眉,疑问不解。见她的衣裳都被泥秽脏染,上前替她察看情势:“是不是哪里受伤了?”

    向夏天一声不吭,又只摇摇头。黄月英见她面色蜡黄,眼红唇白,心里着急又心疼。不经意触碰到她的脉搏,心下一沉。又摸了摸她的身子,滚烫得紧。

    “你在发热,是不是受风寒了?”黄月英急切唤出声。

    向夏天只觉头晕脑胀,眼酸耳鸣,好像是发烧的症状。屋漏偏逢连夜雨,船迟又遇打头风。她从小到大都没生过病,怎地偏偏在这难过关头雪上加霜。她忘了以前有玉佩的庇护,现在玉佩已失了作用。若不是玉佩助她,她也不能走到今日这一步。没有玉佩的她,什么也不是。人实在太脆弱了

    向夏天的眼眶又滑下一滴泪。黄月英见状慌了神,赶忙对身旁的卫义道:“必须赶紧将她带回去,我能医治。大个子,你快将她抱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”卫义有些迟疑,怕有所失礼,影响不好。今日堂上发生的事他听到了些风声,他不想再让她落人口实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回去。”向夏天总算开口说了句话,这是她仅凭最后一丝理智说出的话。

    “不回去难道在这等死?”黄月英没好气道,

    “不能”向夏天的意识又逐渐模糊,不知不觉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“诶,仙姑。”卫义手疾眼快,及时接住了她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能有事,你再坚持一下。”黄月英急得眼泪都要落下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当向夏天再醒来时,睁眼看到的是卧室的天花板。她被带回府中了。紧接着,黄月英和卫义两个人凑上前来,观察她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感觉好一点没?”黄月英守在她的床边,见她转醒激动地询问道。她方才使用针灸的方法将她体内的寒气逼出,应该是无大碍了,就是身子还虚弱了些。

    向夏天点点头,想要坐起身。可是浑身乏力,身子异常的重。黄月英和卫义搭把手将她扶坐着。

    外边的天已黑了,屋内点燃着烛火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辰了?”向夏天有气无力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亥时了。”黄月英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已经这么晚了”向夏天低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接着又抬头对他们笑道:“谢谢你们的照顾,又给你们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和卫义尴尬地回笑着,然后又面面相觑。她难道没有其他话要对他们说?

    “改日我再登门拜谢。今日天色已晚,你们快回去歇息吧。我的身子也乏了,也准备歇下了。”向夏天强打起笑容。

    她这是在向他二人下逐客令!黄月英忿忿道:“什么登门拜谢?脑子是不是被烫糊涂了,和我们这么客气?你现在还有心情睡得着觉吗?”

    “夫人”卫义觉得她有些言重直接,唤一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怔了怔,抬起眼睑看向黄月英,眼神有些呆滞惊恐。黄月英向来快言快语,一时嘴快没考虑到她现在的心情。她自责地低下脑袋,握紧拳头,她之所以这么气愤也都是因为心疼她。

    “我都知道了。”黄月英再抬头,望着她挑明。

    “知道什么?”向夏天明知故问,不愿承认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的。”黄月英的一双眼直射她,早已将她看穿。向夏天见不得她那样的眼神,又兀自低下头。

    黄月英握住她的手,“今日酒宴上发生的事我们都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又沉默不语,自顾地玩起手指来。黄月英和卫义对视一眼,皆无奈叹口气。

    “仙姑,不要将那人的话放在心上。那人的话一定都是胡说得,我这就去找那人,把他打得满地找牙!”卫义捏了捏拳头,恚怒不已。他不忍心看到活泼爱笑的仙姑变成这副样子,他心中不忍不平,亦不相信那人说得话。

    绝不相信!

    比起卫义的坚决,黄月英心中还是有些拿不准的。那人若真是说谎造谣,岂能平白无事地走出那大堂。而且她这个姐妹的个性她多少还是了解的,别人要敢惹她,她又岂会轻易放过?可是她和赵云的感情,她又都看在眼里。她又怎么可能和别的男人不清不楚?

    向夏天不说话,卫义就当作她是默许了。提起大步,活动拳头,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别去。”就在卫义要开门之际,向夏天出声将他拦下。

    “仙姑,那人实在太过分了。他怎么能当众侮辱仙姑,玷污仙姑的名声。我非要去教训他不可。”卫义咬牙切齿,面作凶状。

    “听我的,别去。”向夏天摇摇脑袋,叹声气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一定要”卫义难得也有倔强固执的时候。

    黄月英可能明白了,“大个子,你都不听你家仙姑的话啦?”

    “这没有,不敢。”卫义甚是困惑,挠挠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那就待在这儿,我们一起陪着她。”黄月英相劝道。

    “”卫义悻悻地走回。

    拦下了卫义后,黄月英握着她的手更紧了些,目光澄亮地看向她,语气坚定道:“和我还有什么不能说得吗?逃避不是办法,什么时候开始你也变得这么胆小了?我认识的小娘子可不是遇事就躲。我认识的小娘子她胆大心细,她有勇有谋,绝不是像现在这样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她这样一说,心头一颤。她说得没有错,就算她能缩在被窝里捱过这个夜晚,那明晚、后晚呢?总不能缩躲至地老天荒,还是得想办法解决。不知为何,她突然记起那名水镜老者说过的话。那名老者曾言希望她能如她的名字一样,旺盛活力。他还说他对自己有信心。老者若是看到自己现在打了蔫的模样,会不会为他曾说过的话感到后悔遗憾呢?再看向身旁的二人,二人的面上都写着担心和关心。

    还不算难捱。因为有人在默默对她怀着信心,因为有人始终一直陪伴她身边,因为还有人在等着她的解释

    那就勇敢一些吧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向夏天叹声气,望向卫义:“我之所以不让你去,是因为”

    他二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,又听得向夏天继续道:“是因为那人说得没有错,那人说得都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二人惊乍地跳起来呼出声,不过考虑到她的感受,尽力恢复常态,表现得镇静一些。

    向夏天料到了他们会是此反应,心中倒也没什么波澜。只是有些隐隐后怕起,她若亲口和赵云承认,赵云会是什么反应

    “怎么会?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?”黄月英皱着眉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点点头,将那日之事的来龙去脉和他俩说清楚。提到有关苜两的身份和身世,向夏天还是含糊其辞地带过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黄月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记得那时候军师还没有出山,我们客居在新野小城。那该死的怎么从新野跑到江夏来了”卫义咒骂着。不过这倒给黄月英提了个醒。

    黄月英望着向夏天,欲言又止:“其实”

    “唉,也无怪乎他。长坂坡一役多少流民随大哥流亡至此,想必他也是其中一员吧。民生疾苦,百姓的日子也不好过。我记得那人本来满脸横肉,今日见他却是瘦骨嶙峋,我一时也没识出他,也没防备住。话说回来,你们相信我说得话吗?”向夏天期盼地望向他二人。

    “仙姑说得话,我从来都相信。”卫义又恢复憨态,咧嘴笑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越发小家子气了,和那些世俗女人一样。我们之间的情谊还用怀疑吗?你说得,我信,我都会信。”黄月英亦温柔一笑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