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九章 所谓老乡,翻起旧账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那些个弟兄见赵云带来了所谓的‘老乡’,赶紧腾出一张桌子给那人。刘备也蹙眉眯眼,心中已经开始酝酿一番感人肺腑的说辞。诸葛亮的目光还是聚焦于向夏天,见她是何反应。

    “主公。”赵云抱拳行礼。

    “子龙,人带来啦。这位就是你和夏天的老乡吗?”刘备哈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”赵云不知如何作答,说是也不是,说不是也不是。

    “老乡?”赵云身后跟着的人心中也疑惑,却也不敢多问。

    “赶快招呼老乡入座吧,他们特意为老乡腾出了一个座。”刘备笑呵呵地摆摆手。

    那人见有好吃的又有美酒,早就垂涎欲滴,等不及赶快入座。赵云出声提醒他道:“见了主公,需要行礼。”

    “这草民拜见”那人停下,有些手足无措,说话也变得结巴。

    “唉,不必。老乡自称是‘草民’,我又何曾不是一介‘草民’。想当初我就是织席贩履的出身,那时候虽然贫贱微寒,个中的喜悦洒脱却是最真实的,现在很难再体会那种滋味了。就算是现在,我也只是个‘草民’,和众多老乡一样,和天下百姓一样。那些什么‘主公’啊,‘刘皇叔’啊,都是天下人,也都是你们赋予我的。没有在座的各位,没有天下黎民百姓,也就没有今日的刘备。刘备怎还好意思再受老乡的大礼?”刘备这一席话让在场的所有人无不为之感动。安定下心的向夏天也总算是得到解脱,鼻子兀地一酸。也不知是真被刘备感动了,还是为自己庆幸感动。

    “还不快招呼老乡入座,都别傻站着啦。”刘备欣慰地笑了笑,挥挥袖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那人在两旁随侍的提醒和指点下入座,很快又有侍仆端上新鲜酒菜。赵云也随之入座,坐下后明显也舒了口气。向夏天自不用说,心想着幸好,幸好不是他。

    向夏天算是吃了颗定心丸,焦急的内心沉静下来后,又不禁自嘲笑了笑。是她太过紧张了,仔细一想,怎么可能会是他呢想起上次分别时他说得话,他都说从此只有‘人在远方’了。他可是曹操,那么好面子骄傲的一个人,怎么可能会再放下身段前来寻她?他们俩已是陌路人了,应该再也不可能有交集了。想到这儿,她恍若有种解脱的感觉,可是又有些说不出的酸楚毕竟他也曾善待过、相助过自己,在她看得到或者看不到的地方,在她困苦时亦或是在她为敌时。是啊,他们可是敌人,哪有不远千里来寻敌的。就算,就算她不忍心下手,可这堂上其他人所有人的锋矛都恨不得噬他血,啃他骨。

    也怪他,谁让他每一次的出现都在意料之外,让她心惊肉跳、手足无措。纵是长坂坡一战事先推测出了他的身份,但是当亲眼见到他时,她仍有些惊魂未定,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子龙,他是什么人?”待赵云坐下后,向夏天赶快凑过去问道。

    “娘子也不认识他吗?”赵云诧异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他。”向夏天锁紧眉头,再仔细瞧了瞧那人。她对那人确实没有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“娘子确定吗?”赵云面色变得凝重,又接着道:“这人自称与娘子相识,曾给予过娘子一些帮助。现兵荒马乱,颠沛流离,他想讨口饭吃。我见他可怜,又听他说曾相助过娘子,就将他带来了。也好向主公交差”

    这会儿向夏天有些犹豫了,她不敢确定。开始一边打量着那人,一边仔细回想着。

    “娘子若是记不起来不用勉强,由他先吃完这顿饭吧,待会儿我再叫人给他些银两打发他走。”赵云宽慰着她。

    “嗯”向夏天凝思点点头。

    那人也真是不客气,胡吃海喝起就再难停下。中间几次刘备想与他搭上话,那人都只专注着吃食。众人也都随他去了,管自个儿吃喝个痛快。

    待那人放下木箸,刘备对他一阵嘘寒问暖,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此人乃是刘备的老乡:“听闻足下此番有难前来相投子龙和夏天的,不知足下遇到了何番困难?可有需要我帮忙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嗝”那人粗鲁地打了个响嗝,吃饱喝足后,面色都红润了不少。拍拍脑袋,好像忘记了什么正事儿似的。赶快赔着笑脸,回答道:“回刘皇叔,草民并非有意打扰刘皇叔的庆宴,只是草民实在是饥困难捱,无奈之下,逼不得已才来到赵将军的府上求助。实不相瞒刘皇叔和诸位将军,草民与刘皇叔口中的那位‘夏天’姑娘曾一场相识,草民不才,曾相助于夏天姑娘。所以今日草民此番前来,也是希望能得到夏天姑娘的一些施舍。”

    他的这番言谈倒也说得清晰流畅,与他贼眉鼠眼的外表有些不符合。咦,等等贼眉鼠眼,好像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“哦?你曾相助于夏天?古灵精怪的夏天也有需要人帮忙之处吗?”刘备好奇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回刘皇叔,草民所言句句真话,不敢有所欺瞒。那位夏天姑娘的确曾受过草民的帮助,草民曾是经营客栈的掌柜,有一日夏天姑娘搀扶着一位公子哥前来我的客栈投宿。那位公子哥当时身负重伤,而那位夏天姑娘应该是个懂医术的,草民曾帮她置备过一些用品,还替她跑腿买了些药材。只是她那时身上没有钱两,所以她让草民先记下那些账,说她是赵云将军的妹妹,那些账就记在赵云将军的名下。可是草民等到月底,也没能等到赵将军府上的人来还账。草民经营不善,客栈关门了,身上也没有盘缠。恰逢前几日草民翻账本时,想起了夏天姑娘和赵云将军,便厚着脸皮前来了”

    堂上的人都放下木箸和酒杯,亦好奇听闻着。向夏天也猛地记起这回事儿,那一日又是逢见苜两受伤,又是自己被调戏一大堆的事扎在那天接踵而至,她已忙得焦头烂额。回府后赵云又和她冷战吵架,她哪还有心思和精力再记起要还账的事。

    “娘子真是这么回事吗?”赵云探过身来问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羞愧地点点脑袋,“我给忘了这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没事。娘子欠他多少,待会儿我就命下人还给他。”赵云安慰她,朝她挤了挤笑容。

    向夏天一时没有注意到赵云面色失落,只应一声: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。你的意思就是夏天欠了你钱两,至今未还。可是你不是子龙和夏天的老乡吗?”刘备疑难发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老乡?”那人也甚是不解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是末将猜测错了,我那位老乡估计行程耽搁了,还得延后几日才能到。打搅主公的兴致了,还请主公降罪。”赵云赶快出列半跪着。

    “哦,是这样”刘备若有所思,蹙了蹙眉头点点头。原来是一场误会,枉他如此用心了。不过话已经聊到这份上,也不管对象是谁,好人还是得做到底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一场误会,不过谁说误会不也是种缘分呢?”刘备以笑掩盖,其他人点点头表赞同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云好像有些心神不定,心不在焉地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言归正传。夏天她欠了你多少银两,我替她还上。”刘备和善笑眯眯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,切不可。还是由云”赵云赶忙站起身拦下刘备。

    “诶,夏天也是我的妹妹,都是一家人,子龙莫要见外。快坐下。”刘备板着个脸,严肃中仍不失亲切,冲着赵云摆摆手: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赵云抿着嘴,有些为难。适时,虎头虎脑的张飞接着话:“子龙兄弟,你太客气啦!不把俺们当一家人了,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绝没有。”赵云反驳,刚想说什么,张飞已经快他一步:“那你就坐下,让大哥替小夏天还喽。嗨呀,都是些小钱。你也不想想看,那刘都得喊大哥一声叔叔喽,他岂会亏待了大哥!”

    张飞说起话来口无遮拦,关羽连忙插断他的话,堵住他的嘴:“子龙兄弟,就听大哥和三弟的吧。来,三弟,我们也喝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哥哥。”张飞有酒就是快活神仙,也只有酒能堵得了他的大嘴。他笑盈盈地举杯,才不管其他事了。

    “那云代夏天多谢主公。”赵云只得坐下。

    “小事。”刘备潇洒拂拂袖,正欲问那人夏天欠他多少钱。那人站出来有些吃惊地问道:“夏天姑娘也是、是刘皇叔的妹妹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,怎么了?”刘备点点头,微笑着望了望堂上左右的自家人,最后看向那人。那人有些战战兢兢,面色也流露出一丝惧怕。刘备的笑意中带了些不解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”那人咬咬牙一口否认,他想要将自己的惊慌遮掩过去,可是一些眼尖的早就发觉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