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八章 软儿插手,赵云冷面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正听闻刘备憨笑着拂拂袖:“那你忙去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孙软儿突然打岔道:“奴婢见来人面黄肌瘦,衣衫褴褛,好像已有几日未进食。来人既是将军和夫人的老乡,奴婢要不要去将他请来堂上用些饭菜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赵云和向夏天皆怔住,惊诧不解地望向孙软儿。她是故意的,还是真不小心,发自善心?可是她这么不懂察言观色的吗?没看出他俩分明不想接见那人

    孙软儿低首翘盼,声音又如初春的梨雪暖柔。刘备一时竟痴迷住,开始只是浅笑,到后来笑意愈渐加深,兴致高昂起,拍拍桌子:“好,好!这个小婢女机灵聪慧,心善懂事,子龙府中有这等丫鬟,真是福分啊。”

    刘备出口后立马察觉失言,赶紧改口:“还是夏天妹子会打理府院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面无血色,本来安定下来的心,被孙软儿搞这么一出,又开始七上八下地吊着。向夏天深知兹事体大,一定不能让可怕的事发生

    “大哥好聪明,这个丫鬟正是我的贴身侍女,她向来重情善良。”向夏天皮笑肉不笑,又朝堂上一扫:“哎呀,这堂上都摆不下多余的桌子了。还是子龙留下陪大哥和众弟兄,就由我去后院招待那位老乡吧。软儿,你随我一块去吧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过是寻个借口,内心恨不得现在就将孙软儿带离这儿。可是今日的孙软儿好像特别不解风情,又听得她道:“禀夫人,府中也已无酒桌。何不让哪几位将军再拼凑几桌,腾出一桌给那位老乡。这样既能解决酒桌的燃眉之急,又能表现刘皇叔不,主公的仁义亲民,一视同仁。”

    “你逾矩了,这些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。”赵云冷脸冷言道。

    孙软儿吓得花容失色,立刻跪下身,可怜认错道:“奴婢一时失了尊卑分寸,还请主公和将军恕罪。”

    “诶,子龙,你这是作何?”刘备皱着眉,有些不悦。再见孙软儿那副模样,心中不禁生出怜惜之情。

    “主公”赵云试图再劝服刘备。哪晓得下一秒,刘备非但不给他好脸色看,语气也有些强硬:“子龙勿要再言。依我看,这个小婢女出得主意十分在理,又通晓人情。她这是为你解忧,也为我着想,怎么能算是逾矩呢?就依她说得做吧。”

    刘备是什么人?刘备何以能走到今天这一步?他依靠的就是‘仁义’二字,他正是凭借仁义树立起高尚名望和收服各地人心。仁义实在给过他太多甜头,他只要一听到和这二字沾边的就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“回主公,我那位老乡素不喜欢热闹场面。我们这儿有这么多弟兄,若让他一同上座,他定会不自在。所以,还是由我去单独接见他吧。”赵云尽力拦下,单膝跪地,抱拳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诶,我说子龙,我怎么觉得你有点怪怪的。好像从这小丫鬟通报后,你就开始有些不对劲啦。”刘备的前半生辗转反侧,都是在别人的屋檐下求存,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。察言观色几乎可以说是他的最强项和老本行。

    诸葛亮也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寻常,望了望赵云,又看了下向夏天。见这二人举止有异,定是有什么事隐瞒着。只是饶是他料事如神,这一时半会儿他也算不到。可是看样子他们俩好像不乐意让那位老乡露面,他还是偏袒些他二人的。于是,诸葛亮也出来帮忙他二人:“主公,且听子龙一言吧。那位老乡千里迢迢前来,咱们身为这儿的半个主人,也不好叫人家待得不自在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大哥。我去后院好好招待老乡也是一样的。”向夏天赶快趁热打铁,想说服刘备。

    “这”刘备有些犹豫不决。他们的话是不错,可是那样的话就不能显现出他对百姓子民的仁爱了。

    没人见到孙软儿衣袖下的拳头握得紧紧的,手心里的尖印儿都陷得好深。她半抬头,微微蹙着眉,一双柔美勾人的眼睛望向刘备,水汪汪的眼眸似一泓清潭。

    刘备看出来这双眼睛是何意,她坚持她自己的想法,她想让自己替她做主。可是大庭广众之下,他也不好同时折损军师和爱将的面子。最后,他想出一个万全之策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军师也这样说,子龙又这么坚持。那这样吧,待会儿就由夏天去后院招待吧。”刘备终于松了口,云天二人似是历过一大劫,呼吸都畅快不少。

    只是天不遂人意啊,原来刘备的话还未说完,他又接着道:“先由这个小丫鬟将那人带来堂上,容我先见一见他。远来既是客,如今我驻居江夏,军师也说我们算是半个主人。哪有主人不接见客人的道理?更何况天下百姓都唤我声‘刘皇叔’,身为汉室后裔,我更应该做好这表率。再言,听说子龙以前有幸受过常山郡百姓的爱戴与举荐,那人又是你们老乡,当年之功应该也有他的份吧。若不是百姓的举荐,我和子龙也就相逢不到了。说来,我还真该好好感谢他才是。于公于私,于情于理,这个老乡我都该见一见。你们说呢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主公所言甚是。”群臣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想见见那位老乡。”弟兄们不懂云天二人的难处,都以为这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追随附议声越多越响,向夏天的内心就多一份恐惧与不安。若真是他,若真是他出现在这江夏城内,还指明要找她,日后若是传扬出去,她就是十张嘴也解释不清,到时她岂不是要成为他人眼中的细作?到时刘备和军中各将又会怎样看她?她定会成为众矢之的,她若不能再在军中立足,子龙也再难自处

    在这仅仅几秒的时间之内,向夏天幻想过了千万种结果,她后怕是那最坏的结果她再承受不了心中压抑着的惧怕,咬咬牙正准备豁出去。

    “既然主公和诸位兄弟都想见,那就由云去将他请来。”赵云严肃冷峻着脸,语气异常坚决,不给人拒绝反驳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还是由奴婢”孙软儿想发声代劳他去请那人。赵云面若冰霜,瞥都没瞥她一眼,大步流星离开:“你就在这待着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,还是我去吧。”向夏天神思担忧,不放心他前去。

    “娘子无需挂心。”赵云停下脚步,投递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,是能让她放心的眼神。

    话音还未曾落毕,赵云再次迈开步伐,疾风健步。几下的功夫,已经不见他的身影了。

    “唉”刘备还想再开口,却已然迟了。他讪讪地笑了笑,对着身旁的诸葛亮道:“难得见子龙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,子龙果然重情重义,急匆匆地就去接老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”诸葛亮心不在焉地点头应着。

    “小丫鬟你先起来吧。”刘备冲她微笑招手。

    “谢主公。”孙软儿莞尔。

    赵云才离开一会儿,向夏天却觉着过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。虽然刚刚赵云的眼神给了她莫大的安慰,她不是不相信赵云,只是来者也不是个善茬儿

    时间过了多久,她的内心就煎熬了多久。旁人谈笑风生,把酒言欢,她始终打不起精神来。可是就算心情低落焦灼,堂上还有这么多双眼睛瞧着,她还是得强颜欢笑着。天知道此时的青梅酒有多酸苦涩口

    向夏天闭着眼,发丝被汗水打湿,紧贴着额鬓。孙软儿上前,拿出手帕想替她擦拭着汗珠:“夫人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走开。”向夏天语气不善,皱着眉推开她。

    “夫人我做错了什么吗?”孙软儿委屈地红了眼,看上去甚惹人怜。

    她这一推,又吸引了堂上人不少的注意,刘备和诸葛亮也齐相望来。向夏天扶了扶额,无奈深叹一口气,回过头朝她歉意一笑:“没有,是我冲了些。我暂时先不用人服侍,你好好待着吧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现在是大堂上的焦点,向夏天不想让她靠近自己,也是避免再惹人注意。也许还有一层原因,眼下的这件难事是由孙软儿带来的。但是再一想,若不是当初自己招惹了他曹操,也就不必忧虑至此了。思来想去,还是怪自己

    不晓得过了多久,隐约间听见三两脚步声。是子龙回来了?!不对,听这脚步声应该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还有谁?!莫非真是他

    到底是什么情况?

    脚步声逐渐逼近,愈来愈清晰可闻,愈来愈靠近声响。向夏天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儿,手撑在桌上倾身向前,她已是望眼欲穿

    已经见到赵云的银白色衣袂,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是一个陌生人,她好像未曾见过。那人果如孙软儿所说身着褴褛,骨瘦如柴,像是饥饿了许久。看清了这人的面貌后,向夏天放心了大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