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七章 张飞囧事,知慕少艾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不怪你。”张飞将手摆一摆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你放心大胆地说,这么多人都听着,都能帮你撑腰。”刘备笑道。

    这会儿,向夏天才肯放心说出:“三哥,当初夏侯嫂嫂是不是出城拾柴火时被你给遇见了?”

    张飞被向夏天这样一问,有些知觉过来,踌躇地点了点头。向夏天又接着道:“然后你就瞧上人家嫂嫂了,最后将嫂嫂二话不说给抢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众人听闻,又是一场大笑。

    “嘿,什么叫抢?!”张飞开始死不认账,已经坐不住了,作势就要站起身。

    事实确如向夏天所说,张飞看上了夏侯氏,也不征得夏侯家的同意,上门提亲更不用说。直接将人给强抱了回来,拜堂成亲。也是因为这事,从此夏侯家的人在战场上见着张飞,必有一场激战。俗话说‘仇人见面分外眼红’,更何况夏侯氏又是夏侯渊的侄女,也是夏侯家族宠爱的小女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状,赶忙闪躲至赵云身后。小手抱住赵云的肩膀,只露出个脑袋,冲他吐吐舌,继续损道:“所以,三哥,大哥他想说不是所有人都和三哥一样脸皮厚,有气魄。”当然后半句是反话。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众人笑得停不下来,没想到吃一场酒席还能了解到内部猛料。

    “嗨,小夏天,你还说”饶是张飞厚脸皮,这会儿都有些挂不住脸。幸亏他肤色黝黑,黑脸倒也看不出来羞红。

    向夏天赶快将脑袋也缩到赵云身后,只露出一双笑眼,赵云侧着脸和她对视而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,夏天说得正是我要说得。”刘备憨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嗨呀,大哥,你”张飞无计可施,他拿刘备和向夏天都没办法。只得闷声坐回原位,瘪着个嘴,好不懊恼伤心,猛将军也有委屈的时候哩。

    “咳好了,好了。”刘备见张飞这傻憨的模样,心里还是有些不忍。既然大伙儿笑也笑过瘾了,言归正传,唤一声:“平儿。”

    关平赶快再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谨慎应声:“末将在。”

    “诶,算来你也是我的侄子。你正值‘知好色而慕少艾’的年纪,若有了中意的人家就知会我一声。你若是不好意思开口,便让云长告知于我。到时我再寻个机会上门去给你提亲,可别学你的翼德叔叔”

    “大哥”张飞幽怨地瞧他一眼,关平倒是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咱们不提了。”刘备忙笑着挥手,又看向关平。

    关平立马变得紧张起来,忙行礼禀道:“回主公,小侄小侄暂时、暂时,还没有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刘备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又换上笑脸,说道:“既然没有,不如哪日叔父帮你挑户好人家的闺女。”

    刘备正处于极需拉拢人心的时候,政治联姻无疑也是个好办法。

    关平听闻,大惊失色,连忙跪下拱拳:“叔父的心意,小侄领受了。只、只是,小侄年纪尚轻,还不足以担起成家为夫,甚至是日后为父的责任。况且如今天下还未平定,汉室还未收服,国家有难,身为男子汉大丈夫皆有责任。小侄一心求得跟随父亲(关羽是其义父),就是为了承担责任,实现抱负。小侄不敢因为一己私欲劳烦叔父,而且小侄也不想被影响,只求能够奋战沙场,报效家国。还请叔父再给小侄一些时间”

    此时的向夏天瞅瞅刘备,又望望关平。见关平面色慌张,又听他刚刚的回答吞吐,难不成是有喜欢的姑娘了?可是平儿和子龙、二哥三哥成日里不是待在军中,就是闲在家里。她倒有些好奇了,会是什么样的姑娘?还是她多想了呢

    向夏天一时间想出了神,不小心将酒杯打翻,酒水立刻四溅。赵云,连忙伸出手将酒杯扶正,关切出声:“洒到身上了吗?”

    “有一些”向夏天低着头,观察了下衣裳上的状况。

    又听得高位上的刘备传来声音:“哦,那好吧。那此事,我们日后再议。平儿有心,又肯用心,天资聪颖,少年英才啊。以后定是国家的栋梁之才”刘备察觉关平的脸色有些不好,说些好话安慰他。

    身后随侍的小阮见有状况,赶快上前跪下身,拿出手绢替向夏天擦拭着。向夏天见来人是她,好奇地询问道:“咦,小阮,怎么是你?”孙软儿身体恢复后,又重新贴身伺候向夏天了,不过也都是让她干些琐碎轻活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,软儿姐姐见厨房忙不过来,前去厨房帮忙了,让小阮先代她服侍夫人。”小阮谦卑答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软儿还挺能干的。看样子,你和软儿处得还不错?”向夏天笑问道。今日的厨房简直就是战场,伺候她可比去厨房帮忙轻松多了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,软儿姐姐一直都很照顾我。”小阮点点头,不敢妄加多言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好。”向夏天欣慰笑了笑。

    关平有些惭愧,不知该如何接话。关羽出来说道:“大哥言过了。平儿尚小,日后能否成为有用之才还拿不准。”

    “诶,云长谦虚了。一叶尚能知秋,瞧平儿现在也能预知到他将来会是怎么样。平儿这样努力,未来前途无量。”刘备夸捧着,又含笑看向关平,“平儿可要争气,可别让叔父成为‘说大话’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,小侄定会加倍努力,不辜负叔父和父亲的期望。”关平的神态缓和轻松了不少,行完礼便退下了。

    “来,让我们再共举一杯。”刘备笑呵呵,酒瘾发作了,大伙儿也乐意奉陪。

    向夏天方才落杯,就见堂下门侧有一倩丽身影——孙软儿。是软儿,向夏天见她也望向自己,冲她明媚一笑。

    孙软儿朝她礼貌地拂身回笑,见众人举过一轮杯,颔首低眉小心地踏上大堂。众人都被吸引去了注意,竟不知赵府里还藏着个这样绝色的美人哩!众人好奇又心痒,再仔细一瞧她的装束,原来是个丫鬟婢女呀,那还真是有些可惜

    “怎么了,软儿?有小阮伺候就行了,你忙完就去歇息吧。”待孙软儿走至跟前,向夏天轻声说道。她以为孙软儿是忙完了手中的活儿,心中愧疚不安前来伺候的。

    可是,好像不是。

    孙软儿神色急忙慌张,朝云天二人行了行礼:“将军,夫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向夏天蹙了蹙眉,有些担忧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?”赵云一同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将军,夫人,府外有一人求见。”孙软儿禀告道,顿了顿,又接着道:“那人是来找夫人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闻,心下一沉,会是什么人来找她?她在江夏地盘上,好像不曾结识过什么人。莫非会是他

    思至此,向夏天的脸色大变。赵云侧过身瞧了瞧向夏天的反应,心领神悟,和她想到一块去了,脸色亦变得黑沉。

    “不见。今日之宴最重要,主公兴致又正盛,莫叫无关紧要的人扰了主公兴致。你去将他打发走。”赵云语气极为不善,兀自拿起小酒杯嘬着。

    “这要我打发他走吗?”孙软儿有些为难,看了看赵云,不明白为何一贯亲善的将军也有黑着脸的时候。看完赵云,她又望向向夏天,投给她一个求助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就照子龙的话做吧,你去吧。”向夏天面色惨淡,看样子受到了不小的惊吓。嗓音也微微颤抖,吩咐着孙软儿。

    “”孙软儿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该如何说。她不露痕迹地咬咬下嘴唇,低垂着的眼眸中有些复杂。犹豫了好一会儿,终是迈开了脚下的步伐。她只有领命:“是,奴婢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她刚挪出去两三小步,就听得高位上的人发出询问:“子龙,这个小婢女前来所为何事啊?”

    许是孙软儿的美貌难得一见,就连刘备也关注起了她,目光也好像有些移不开她呢。

    赵云的身子怔了怔,尽量将脸色收敛了些,朝刘备拱拳答复道:“禀主公,下人通报府外有人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还邀了其他人前来吗?”刘备疑惑问道,眯起个眼睛将堂上的人又扫了一圈,见人都到齐得差不多,又看向赵云。

    “末将,没没有。”赵云开始犯起愁来。

    “那来人是谁啊?”刘备哈笑着好奇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一颗心也紧随悬挂起来,正要站出来自首解释一番,却听得赵云幽幽说道:“回主公,不出意外的话来人应是我和夏天的旧相识。他也曾是我们村里的,也算是老朋友了,这番他有困难,上月曾写信给我,言要来投奔我。恰巧他今日刚至,云这就去书房接见他,不打扰主公和众位弟兄的兴致。你们吃好喝足,这里就由夏天伺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哦,原来如此啊。”刘备会意地点点下颚。

    向夏天悬挂着的心放下来,舒了口气,开始寻思起他跑来干嘛?他找死吗不是?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