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六章 今夕又是一岁尽(迎新年)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座次已是老惯例了。刘备和诸葛亮坐在高位上,赵云和向夏天因为这次的身份有些不同,坐在他俩的下座。关、张二人坐在云天的对面,其他人按辈分名望依次排下。

    “子龙,这人都来得差不多了吧。”刘备端坐着支会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,主公。”赵云点点下颚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就开始吧。”刘备憨笑道,吩咐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赵云应声,拍了拍掌: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两排的侍仆盛端着多式多样的美味菜肴和新鲜佳酒走进大堂,在各个酒桌上整齐摆放上。摆放好后,侍仆皆有礼退后随侍着。

    赵云和向夏天相视一眼,默契领会。二人身为东道主,一齐起身,共同举杯,先敬为上。

    “主公,此醴酒乃是我和夏天一起新酿制的青梅酒。青梅酒甘甜可口,味浓鲜美,而且使人不易醉,可放心尽兴畅饮。云夫妻二人常受主公的恩德和膏泽,我夫妇二人对主公心存感恩,便以这杯青梅酒敬主公。愿主公年轮延益,再展鸿屏。”

    “夏天也愿主公笑颜常驻,千秋无期。”

    云天二人的娓娓祝词让刘备笑开怀来,举起酒杯,晃了三晃:“好,你二人的心意我领受了。你夫妇二人也算是跟随我刘备的老一辈,将来我刘备还要多仰仗你二人。当然,我也希望你们好。我也祝你俩恩爱长久,白头偕老。干!”

    言罢,刘备痛快饮尽一杯。云天二人道一声:“谢主公。”亦将杯酒空空。

    “嘶果真香甜美味。得有多甘甜的霖水才能滋养出这样好喝的青梅酒。”刘备放下酒杯,点点头,甚为满意。随侍的侍仆再紧接着满上一杯。

    刘备再举杯,笑逐颜开,捻一句:“今夕又是一岁尽,新酿青梅敬雨霖。敬皇天后土,敬天神地祇,敬世间万物,敬来年新春,也敬你我共一杯。”

    说着,刘备扫视了圈堂上的众人,再举杯。众人也皆心照不宣,一起举杯,言道:“敬主公。”

    各人喝下这青梅酒,胃里暖烘烘,心中也是美滋滋。接着,大伙儿都开始寒暄碰杯起。

    “子龙,夏天,我们是不是也该喝一杯?”诸葛亮噙着笑,朝他夫妇二人道。

    “军师,我们敬您。”云天二人起身。

    “诶,不必。坐下,坐下。”诸葛亮挥挥手,示意他俩坐着。他向来没那么多繁文缛节,而且和他二人的关系又颇为亲近。

    “云还要多谢军师一直以来的照顾。”赵云坐直身子,有礼谦逊。不过话说回来,诸葛亮对赵云青睐有加是真,重视爱用他也是真,旁人都看得出来。光这一年,赵云当属军中立功的佼佼者。

    “要谢,也是我谢你才对。谢你将今日之宴办得妥帖周到,谢你恪尽职守忠心耿耿。”诸葛亮被赵云这么一谢,倒也变得客气起来。接着,他再望向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夏天承蒙军师的庇护,希望来年军师也可以多照顾照顾我。”向夏天思索了许久,总觉得没有什么祝词能够配得上他,奉送给他。想了想,还是说些实在的。

    “怎么?身子养好了没有,就开始手痒了?”诸葛亮笑着打趣道。

    “早就好了,下次您带上子龙的时候,记得把我一起捎上就好。”向夏天舔着脸,笑嘻嘻道。

    “呃”赵云蹙了蹙眉,望了望身旁的小娇妻,又望了望诸葛亮。见诸葛亮眉目含笑,生怕他真答应了似的,赶快出声阻拦:“军师,休要听她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心里有数。你们夫妇俩若是再显摆恩爱,可是要引起众怒的。”诸葛亮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就是,前几次找你俩都没喝过瘾,今日绝对不会再放过你俩了。”其他人起着哄喊嚣道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今日云一定陪各位兄弟喝足瘾,我娘子的份也算在我头上。还请众位兄弟手下留情些,不要为难我娘子。”赵云硬着头皮朝众人点着头抱拳。

    “嗨!”众人皆摆摆手,一脸看好戏的坏笑,说来说去还是在秀恩爱嘛。难得逮到一次机会,他们才不会心慈手软。

    “军师,干。”赵云携向夏天同诸葛亮干上一杯。

    诸葛亮手中的酒杯才放下,就听得张飞抱怨一声:“军师,你就找子龙兄弟喝酒,都不找俺喝的?”就在众人都把矛头指向云天二人时,张飞有意站出来找诸葛亮的茬儿。不知为何,张飞就喜欢欺负军师这类的文人腐竹。

    “翼德啊,找,找。怎能不找你喝呢?”诸葛亮春风满面,心胸阔达。待侍仆满上酒后,再举起酒杯:“翼德啊,希望你新年沉稳敛迹。日后我若得了美酒,少不了你的份儿。不过切不可贪杯,贪杯易坏事。”

    张飞嗜酒成瘾是众所周知的事儿,没少因酒误事、犯事,只不过都看在刘备的面子上包庇下来了。诸葛亮这话既讨得张飞欢心,又警醒了他。

    “哎呀,军师你这人啥都好,就是太过小心谨慎啦!俺张翼德的肚子,十大缸酒俺都能给它装下,区区几杯酒塞牙缝都不够,还能出什么事?坏什么事?”张飞不以为然,豪爽地摆摆手,大言不惭。

    “唉,三弟,军师这话说得不错。你别满不在乎,也莫要掉以轻心。军师给你的新年提醒,牢牢记住。”刘备严肃着脸,认真教训着。

    “是喽,哥哥。俺记住了。”张飞的气焰收敛了不少,悻悻地缩起脑袋。为了化解尴尬,连忙举杯掩盖过去:“军师,干喽!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干!”

    一直未发声的关羽也举起杯:“大哥,军师,我敬你们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好,云长有心了。”二人乐得续上杯。

    “子龙兄弟,夏天妹子,我们也喝一杯。”关羽刻板的脸上今日也露出不少笑容。

    “云长(二哥),干!”要属云天二人排面最足,酒杯从未断下过。

    长辈、同辈敬完酒,接下来就轮到小一辈的敬酒。

    关平敬完几位尊上,再敬向他二人:“平儿祝子龙叔叔和夏天姑姑幸福美满,早生贵子。争取让平儿早些抱上弟弟或者妹妹。”

    这话险些让向夏天喝呛着,尴尬地咳了好几声,小脸羞得恨不得钻到地里去。赵云则相对淡定一些,迟疑了下,抿了抿嘴道:“呃叔叔会努力争取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众人听闻,哄堂大笑。

    “还是平儿的话最实诚。”刘备也咧嘴笑,与诸葛亮相视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年轻人。”诸葛亮莞尔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毕竟年轻人,哪像我们,一年老一年,面子也一年好一年。”刘备感慨道。

    诸葛亮笑而不语,点头附议。刘备又接着道,“算来,平儿虚岁也十六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主公,是。”关平答道。

    “也到了束发之年,再过不久也该成家啦。可有中意的人家?”刘备张着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”关平显得有些为难青涩。莫看他才十五、六左右,却已经有了小大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嗨呀,堂堂一个男子汉,有就有,没有就没有。这什么,那什么?”张飞看不过劲儿,大咧拍桌而起。

    “诶,三弟。”关羽还是护犊子,忙将张飞摁回去。

    “三弟,平儿才多大年纪,羞于启齿是正常的。你只道是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啊?”刘备这话颇有戏谑意味。

    “和俺一样?和俺咋样啊?哥哥!”张飞疑惑地摸摸脑袋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说了,给你留点面子吧。等等你又要吵我了。”刘备拂拂袖,他还想落个耳根子清净。

    “哥哥,你怎么这样?话说一半又不说,到底是啥子嘛?”张飞不干了,好像不搞清楚弄明白誓不罢休。

    “唉”刘备无奈叹息声,只得说出来,不过还是挺隐晦得:“你忘了当初是怎么娶到弟妹的?”

    众人听此话,纷纷交头接耳起来。向夏天也恍然大悟,开始捂着嘴偷笑。赵云发现,好奇地问道:“娘子,你在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大哥他想表达什么了。”向夏天也几回跟着后院的众位夫人们相处交道,对张飞和他夫人夏侯氏的事也多少知晓一些。

    “哦?是什么?”赵云也来了兴致,想一探究竟。

    张飞苦思冥想了许久,还是懵懵懂懂,他哪还记得陈年旧事。心有不甘,又见向夏天笑得贼兮兮,和只小老鼠似的,这下子更不干了。

    “小夏天,你笑什么?”张飞气鼓鼓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。”向夏天立马用手捂住嘴。

    “好妹子,快说喽。”张飞撒着娇,睁着一双圆眼睛又看向刘备:“大哥,你就直接告诉弟弟俺嘛!”

    “夏天既知道,就让夏天说说。看和我要说得是否一样。”刘备将注意力转到向夏天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?”向夏天张着嘴,堂上的人都向她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可以,三哥,待会儿你可不能怪我。”向夏天说着,又望向刘备:“大哥,三哥他若是怪我,你一定要帮我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