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五章 探望软儿,再举酒宴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俯下身,蜻蜓点水地在他的唇上落下一吻。不等赵云加深这个吻,她就已经逃脱。

    “哄也哄完了,睡觉。”向夏天满足地趴在他身上,闭上眼,“今晚我要压着你睡,当作是惩罚。”

    赵云望着她的睡颜,像只慵懒的小猫,心中也顿觉满足。今晚他且就辛苦一点,做她的睡垫吧。他合上眼,嘴角仍留有未散去的笑意,将她抱得紧紧的。

    翌日,向夏天带上两个丫鬟,去库房捡选了些上好的补品和新制成的衣裳,亲自去孙软儿的屋中探望她。因为再三遭逢变故,云天二人担忧孙软儿的精神状况,决定给她腾出一间独立干净的屋子。这在众多丫鬟中,也算是特别待遇了。

    屋内,孙软儿头系白布带,依靠着床枕,一名丫鬟正在喂她喝药。随侍的两名丫鬟欲要通报一声,被向夏天给拦下。

    当向夏天快要走到面前,孙软儿才发现她的到来。孙软儿神色慌张,连忙推开身旁的丫鬟,药汁都洒出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婢女拜见夫人。”孙软儿的嗓音虚弱无力,她费力下床就要行跪拜大礼。

    向夏天手疾,上前几大步忙将她搀扶起来:“快起来,身体抱恙就不必行礼,好好躺着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拜见夫人。”身旁的丫鬟拘谨地行一礼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向夏天瞥一眼,瞧见她手中的药碗。

    “把药给我吧,我来喂她喝。”向夏天冲着丫鬟伸出手,和善一笑。

    丫鬟唯唯诺诺,有些不敢递出去:“这”

    孙软儿见状,连忙出声制止:“婢女卑贱之躯,怎敢烦劳夫人千金贵体?夫人切莫降尊临卑,婢女惶恐,实是担受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这说得是哪里话?我们府里没有什么尊卑贵贱,有的也都是一家人。你就乖乖躺着,别乱动。”向夏天语气强硬,不容置疑。随后,将她小心扶回床榻之上。

    “夫人,这真的使不得咳”孙软儿的话还未曾说完,就兀自掩面咳着嗽。

    “唉,我说使得就使得。你就别犟了,快快躺下。”向夏天蹙着眉,忍不住担忧起。

    “夫人,我们来吧。”后边的两个丫鬟不敢甘站着,上前帮向夏天搭着手。

    “夫人,请。”端着药碗的丫鬟虽胆小但也识时务,小心地将药碗递上前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应一声,接过药碗后,坐在床沿边。开始细细地喂着药,她拿起汤匙徐徐吹了吹,嘴唇又轻轻沾了沾,确认温度适宜后,再将汤匙递到她嘴边。

    “夫人”孙软儿望着她这一系列的动作,心中不是滋味。

    “嗯?快喝药,喝了药才能好起来。”向夏天柔声哄道。

    孙软儿踌躇了会儿,还是倾出身子,一边喝着药一边望着向夏天。一小碗药很快就喂尽,孙软儿只觉腹内温暖舒适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这药有些苦,不过苦口良药嘛。正好我身上带了些糖纸,呐,给你。”向夏天变戏法似的,摊开手掌心,现出三两个糖纸。其实是她早就准备好的,一直揣在袖口里。

    这会儿孙软儿比之前要放开了些,缓缓伸出手接过糖纸。再轻轻放进嘴里,糖蜜水融化在口中。原来糖可以这么甜这么好吃

    “谢夫人,婢女又给您和将军添麻烦了。”孙软儿感激出声,“婢女真是不知该如何再报答夫人和将军”

    “又见外了不是?你早一些把身体养好就是对我们的报答。”向夏天握住她的手,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是,婢女遵命。”孙软儿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给你准备了些东西。”向夏天说着,转过身指了指圆桌,两个随侍的丫鬟已经将那些东西放置在圆桌上。

    “那里边有一些补品,你身子虚弱,吃些补品也有益于你身体的恢复。还有一些新衣裳,那些衣裳大都是富贵紫红色。我见你面色总是苍白,再穿一身素色衣裳,更显气色憔悴。”向夏天语重心长,准备这些可也没少费她的功夫。她擅医术,这些补品都是她千挑万选拣出来的。哪些补品有利于她的恢复,哪些补品搭配起来更加相得益彰,这其中都有讲究。还有那些新衣裳,她怕像她们这样的年轻姑娘可能会不大喜欢大红大紫色,所以她在衣裳的花样和款式上下手,尽量给她备些显年轻朝气的,不那么深沉老气。

    “夫人亲自照顾婢女,婢女已经感激不尽。大恩大德,婢女无以为报。这些恩惠,婢女不敢再受,还请夫人将这些都带回去吧。”孙软儿语涕飘零,诚恳央求道。

    “唉,不许。反正这些东西闲搁着也是闲搁着,你就莫要推辞啦。”向夏天拍拍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这”孙软儿面色难为,欲要再度推脱。

    “不许推辞,这是命令。”向夏天横眉竖眼,作严肃状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想报恩,可是不把身体养好怎么报恩呢?听话吧,都收下了。”向夏天接着劝道。

    “孙姑娘就受恩吧,这些也是夫人的一片心意。”两个丫鬟也帮劝着,心想着多少人想求这样的恩惠都求不到呢。

    “唉,婢女谢过夫人,此生都不敢忘却夫人的大恩。”孙软儿一咬牙应下来,毕竟却之不恭啊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向夏天满意地点点头,又问道孙软儿身旁的小丫鬟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回夫人的话,婢女名小阮。”丫鬟拂身恭敬答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名字里也有个‘软’字?”向夏天既好奇又惊喜。

    “回夫人,是。不过婢女的‘阮’不同于孙姑娘的‘软’,婢女的‘阮’字乃是耳朵加个元的‘阮’。”小阮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的言谈,倒也像是个聪明人。你们两的名字既谐音相像,这也是种缘分。这段时间内,就由你专门负责照顾软儿姑娘,其他府里的事都无需你当值辛劳。”向夏天安排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小阮领命。

    “多谢夫人。”孙软儿颔首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以后我和子龙都会保护好你的,你且安心待在府里休养。”向夏天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谢夫人和将军。”孙软儿的珠泪已然落下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打扰你歇息了,我先走了。”向夏天站起身笑道。

    “婢女恭送夫人。”孙软儿欲要跟着起身,又被向夏天一把拦下:“你乖乖躺着,不用你送啦。”

    “是”孙软儿轻轻应声。

    “还要辛苦你了,小阮。”向夏天亲切地搭了搭小阮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夫人言重了,都是小阮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走了。”向夏天冲她二人笑了笑,便退出屋子。

    孙软儿望着向夏天渐行渐远的背影,她偶尔回转过身朝她笑着脸,她亦回着笑容。只是与此同时,被子掩盖下的一双拳头也愈加握紧。她许久都未曾感受过这样的温暖,被人照顾得这样体贴周到。她的笑容如沐春风,将军的臂膀如广阔山川,他们给了她无限美好的希望。做人要满足,要懂得知恩图报。只是,若是有一天身不由己她该如何抉择呢?

    私心,公道,是一个惑扰的难题。是她的难题,也许这也是大多世人的问题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快到年关之际,孙刘联盟一直顺利进行着。赵云作为诸葛亮的随身护卫,奔波尽职,也算是一大功臣。为了庆祝军事上的这一重大转折,也为了迎接新年的到来,经由刘备内部直系将臣等人的商榷,决定将这一庆宴安排在赵云府中进行。

    古人好酒,也爱热闹。为了笼络人心,团结家族,凡遇上个什么喜庆的事儿,就喜欢摆上酒宴。更何况逢上破曹在望、辞旧迎新这两大喜事,定是要热热闹闹地举行。

    近日来,赵府上下忙得不可开交,家仆丫鬟能帮上忙的全都用上了,全府中人丝毫不敢怠慢。向夏天身为府中的女主人,自是也没闲下来。大到府里的设计装饰,小到菜肴口味,皆一一把关。有时帮打着下手,有时也会监督催促。赵云不愿她辛苦操劳,她自己却乐此不彼。到后来,赵云只得和她一起忙活。当然,义气帮忙这事也少不了黄月英和卫义。

    待忙活得差不多,也总算是迎来了开宴的日子。这一日是年末的小尾巴,蕴含着今年的完整收获,和对来年的期盼希望。

    宾客纷至沓来,遇上男女主人会道上一声谢和送上一声祝福。接着在主人和侍仆的指引下逐一落座,很快便座无虚席了。其实来得客人也算不上多,刘关张必不可少,诸葛亮也不能少,像关平、刘封(刘备义子)这些小一辈的也有这份荣幸。他们年纪尚轻,便履立军功,征战一年下来,也算得上是劳苦功高。加上又有亲近的血缘关系,所以也少不了。还有些平日里和赵云交好的将臣也受邀前来,到后来,赵府的大堂摆满了酒桌。再多一张的桌子都容不下,有些人只得拥挤合坐着。可谓是高朋满座,群英荟萃,桌满为患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