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四章 不及一笑,口是心非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赵云关切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方才睡醒,嗓子正哑,发出的声音跟个小孩子似的,奶声娇嗔道:“我不要回你房里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声要将赵云的心都柔软化了,赵云耐心地哄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我今晚没心情,不想和你闹。”向夏天嘟囔着嘴,眼神瞟向别处,似有害羞。

    赵云见她这副神情,明白过来她说得‘闹’是哪回事。他咳了几声,有些尴尬地掩饰过去。而后又抿了抿嘴,也有些害羞道:“娘子不想,我不会强迫娘子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垂下眼帘,努了努嘴,不再多言。别扭归别扭,这会儿还是乖巧不胡闹了。赵云望见她这副模样,心下也放心许多,径直抱着她走向卧房内。

    一路上,向夏天抱着他的颈脖,也不知在想些什么,竟还入了迷。当赵云将她放在床榻上,她仍没有反应过来,兀自抓紧着他。

    “娘子若是舍不得放开我,待会儿再让你抱个够。”赵云勾着笑容,温柔又满足。

    “我我才没有舍不得,你少臭美。”向夏天羞红了脸,脑袋也不禁缩起来。紧接着赶忙松开了手,悻悻地钻进被窝去。

    “娘子刚刚在想什么?”赵云疑问出声,开始宽衣解带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没好气地哼一声,不理睬他。赵云脱去只剩薄薄一层里衣,走到床沿边,拍了拍她:“嗯?”

    向夏天皱巴着脸,回过头来,甩他一记白眼。却又不经意瞥见他壮硕的身材,甚至能隐约瞧见他白色里衣下丰满的胸肌。向夏天为自己脑海里一闪而过的邪念感到羞耻,下意识地朝里面躲去。

    赵云不满地蹙着眉,揽上她的腰,将她往自己怀里带着:“离我那么远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就喜欢在里面睡。”向夏天狡辩着。

    赵云失笑出声,无奈道:“嗯?好了,不是答应了你,今晚不会闹你吗。”今晚不会,不代表明晚不会,后晚不会。

    向夏天撇撇嘴,脑袋自顾陷入头枕,阖上眼睛,随他便吧。他轻轻柔柔地抱她在怀,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,和她搭着话:“今晚的烟火好看吗?”

    提到这事儿,向夏天就气不打一处来,忿忿道:“好看,可好看了!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烟火!”

    “哦?是吗那真是可惜。”赵云蹭着她的尾发,无奈苦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向夏天有几分得意。

    “不过,好看的烟火有你代我看到,也不可惜。”赵云温柔道,“而且,这世上再好看的烟火,也不及娘子一笑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不由地一怔,此刻她心中的闷气也好,怨气也罢,早就被他的这些话哄散到九霄云外。她又开始为自己今夜种种幼稚的言行举动感到惭愧,唉。果然,只要事关他,她就不能理智冷静一些。

    “娘子还在为今夜之事生气吗?”赵云将她收抱得更紧了些。

    “”向夏天想说些什么,愣是说不出来。她喉间涩涩的,似有东西堵着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道歉,娘子别生气了,好不好?”赵云在她耳畔柔声道,摩挲着她的颈和肩,“嗯?”

    向夏天转过身,回抱着他,将脑袋埋在他的怀里,嘤嘤轻语:“嗯”

    赵云握住她的手,言笑道:“娘子不生我气了?”

    向夏天使劲摇晃脑袋,撒着娇儿:“我也没怎么生你的气。”

    “那娘子为何不高兴?”赵云蹙了蹙眉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和我自己置气,我要是不那么小肚鸡肠,不胡思乱想,不较真吃醋,就不会这么扫兴了。”向夏天一顿反省。

    “原来娘子是吃醋了。”赵云挑挑眉,得意笑道。好像别的他都没听进去,就听到了这两个字眼似的。

    向夏天白了眼他,见他这副骄傲模样,又气又好笑。怕他得意忘形,向夏天亦挑挑眉,不满地戳戳他:“赵子龙,你笑什么笑,你还好意思笑?虽然我有不对的地方,可你今晚的表现也没好到哪去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说?”赵云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比如”向夏天一时语塞,转动着眼珠,思索了会儿。接着一副幡然大悟的架势,语气强横道:“呐,比如今晚我让你别去接我们,你就真的在家中等着!还有其他很多,好像我说什么就是什么”

    向夏天撅着小嘴,似乎有些不乐意。赵云有些无奈冤枉:“呃娘子,你听我解释。非不是我不想去接你们,当时我也脱不开身。我将孙姑娘送回屋后,她应该是惊吓过度,只要我一离开,她就惊恐地掉眼泪。我也有些放心不下她的状况,直到她睡过去,我才敢走开。我刚出府便见你们都回来了”

    “那就是说,你们整晚都待在一起喽?”向夏天鼓着腮帮子,窘怪又不失可爱。

    赵云点一点她鼓鼓的脸蛋,笑出声:“娘子此言差矣,晚上我不也和娘子、军师待一块吗?怎么能说是整晚?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!明知道我是什么意思,你还抠字眼!你明知故问!”向夏天气汹汹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赵云一派轻松。

    “你咬文嚼字!”

    “不错,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你答非所问!”

    “娘子,还可以继续。”

    “谁还和你继续,懒得理你”向夏天满脸不高兴,作势就要翻身背对着他。

    赵云眼亮手快,动作先她一步,将她牢牢压在身下。二人一上一下对视着,向夏天紧张地结巴道:“你你干嘛?”

    “虽如娘子所言,但请娘子相信我赵子龙的为人。今日当着娘子的面,那、那般与她肌肤接触实是无奈之举,何况那已有所逾越。我不敢忘记自己已是有妇之夫,娘子,下次我会注意些的。”赵云始终望着她的眼睛,深情诚恳。

    “嗯,那那好吧。”向夏天眼神朦胧,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“至于娘子说得后半句,娘子说什么我就做什么,难道这不应该吗?”赵云启着薄唇,眼眸深沉如水,看上去疑惑又委屈。

    “可是,有时候我说得不一定和心中想得一样”向夏天抿抿嘴,有些难为情。

    “呃”赵云皱着眉头,思考了一下。又问道:“娘子,这是不是就如军师所说得‘女人都喜欢口是心非’?”

    “口是心非,对,大概就是这个意思。”向夏天实诚地点点头。突然似是意识到些什么,将话锋一转:“你和军师还聊这些啊?”

    “咳偶尔聊起过。”赵云眼神飘忽,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使行征还蛮有闲情逸致的嘛。”向夏天坏笑着,捏捏他的脸蛋。

    赵云无奈叹口气,一把握过她的手:“还好。”

    “能聊到这些话,莫不是在外面想女人了?”向夏天挣脱他的大掌,勾着邪邪的笑容,环抱上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嗯,确实想。”赵云诚实答道,一阵恶寒的目光直面逼来。他再赶紧接着道:“不过是想娘子你。”

    “哦?那军师口中的女人是指谁?”向夏天一副等好戏的姿态。

    “自是指这天下的女人,反正不是娘子就对了。”赵云有些汗颜,幸亏军师指点过他一二,尽可能说好话就对了。

    “你既说想我,和军师聊得竟又是别的女人。”向夏天撅着嘴,委屈巴巴。心里头却乐呵着,难得有一次机会能够逗他,谁让他以前总逗她来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自然也说起过娘子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说我什么?”向夏天挑挑眉。

    “呃,说你”这可让赵云为难了,难不成说她和军师夫人贪玩,像小老虎?

    “说我什么呀!”向夏天没好气地掐他一把,女人精明起来的时候不容小觑。她瞧赵云神色有异,吞吞吐吐,就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。

    “说你和夫人活泼,可爱。”赵云咬咬牙说出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会说话的嘛。”向夏天一脸笑嘻嘻,赵云羞赧地陪着她笑。

    “哼,赵子龙,真以为我信你的鬼话!”哪知下一秒,向夏天突然变脸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”赵云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你和军师的关系还挺好的嘛。”向夏天嘟囔着,瞪着眼,颇为可爱。

    这话怎么听着也有些酸啊?赵云失笑道:“娘子和夫人的关系也挺好的,好到夫人她都能和我一样喊你‘娘子’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行吧,嘿嘿。”向夏天打着哈哈。

    “娘子今日吃一回醋,能否也容为夫吃一回?”

    “月月是个女的!”向夏天加重语调,忍不住笑意。

    赵云瞪着眼,紧盯着她不放。虽说夫人是个女的,但心里听着多少还是别扭。前朝不乏龙阳之好,今后他得注意着些了。

    “唉,好啦。吃完醋是不是还要我哄哄你啊?”向夏天倩笑道。

    “娘子不介意的话,我自是乐得。”

    待赵云话毕,向夏天一把大力突然翻身,将他压在身下。二人互换了个位置,赵云饶有兴致,想要瞧瞧她究竟想干嘛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