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三章 姐妹相劝,诸葛情动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诸葛亮轻轻笑了笑,打趣道:“唯小人与小女子难养也,先贤的话还是有道理。”

    “子龙,晚些去我府上接回来。”诸葛亮搭了搭赵云的肩膀,便潇洒走开。

    “好,军师。”赵云苦着脸应声。

    iii

    卧房内。

    向夏天四处端详了下,见四周墙壁上挂着不少字画。书法遒劲,线条优美。画中有诗,丹青妙笔。室内几角还摆放着盆栽,森森绿新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你这内室的风格还不错嘛。”向夏天夸赞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。这些都是本姑娘自己动手,亲自操刀的。”黄月英满脸骄傲。

    “嗯,值得表扬。改明儿我也学学你。”向夏天一边说着,另一边已经丝毫不客气地霸上床榻。

    “舒服,舒服。逛了一个晚上,可累死我了。”向夏天仰躺着,神态舒适又满足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喜欢,将来你新房的布置就交给我。”黄月英坐在桌旁,拿起一小杯茶,喝着解渴。

    向夏天充耳不闻,闭上眼开始神游着。黄月英瞥了眼她,给她也倒上一杯茶水:“你要不要喝水?”

    “要!还要麻烦亲爱的小月月给我端过来。”向夏天睁眼咧嘴笑,半腰撑着身子,手伸出去赖在半空中不动。

    “哼,该听的话不听,这不该听的话你倒会听。要求还不少,喏,给你。”黄月英没好气地递给她茶杯。

    “嘬,嘬”向夏天一气呵成,喝完又躺下。满足一声道:“嘻嘻,谢谢小月月。还是你最爱我。”

    “得了吧,我才不是。赵子龙才是最爱你的那个,而我最爱的当然是孔明大人。”黄月英才不吃她这套。

    向夏天又开始装死不作声,黄月英蹙了蹙眉,些许不满:“嘿,你听我说话没有?”

    黄月英来到向夏天身旁,推搡了她好几下。向夏天连忙举手求饶:“唉,姑奶奶,我听到了。我听到了你说你最爱的人不是我,是军师。求求你,让我睡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人会因为高兴亢奋得睡不着觉,当然也会因为失落低沉得想一眠不起。再加上今夜她们这几个人也着实玩累到了,确切地说是走累到了。古代可没有花样交通,全凭一双足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兔崽子,怎么听话要么不听,要么就听半句。”黄月英不争气地点点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喊我什么?”向夏天揉了揉被她戳得眉间,挑挑眉甚为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喊我姑奶奶吗?那我就只得喊你兔崽子喽。民间不都这样喊吗?我们乡下那边也是这样。”黄月英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唉,好吧好吧,随你怎么喊。”向夏天实在是没工夫和她计较这些,闭上眼又兀自睡去。

    “喂,说真的”黄月英摇了摇她,看样子是铁了心不想让她眯一会儿觉。

    “什么真的?您说您说,虽然我闭着眼,但这并不妨碍我的听觉。”向夏天心里的那个苦啊。

    “要我说,那赵子龙待你是真不错。”黄月英自顾说道。见她又没有反应,倔强地再次摇晃着她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。”向夏天敷衍地回应道。

    黄月英躺倒在她身边,开始安慰劝导着她:“这么久了,我也都看在眼里。那赵子龙对你简直是言听计从,有求必应。我也能看得出来,他啊,是真心爱你的,你可要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若有似无地轻轻哼一声,黄月英再强调一遍:“听到没有,一定要好好珍惜。”

    “听到了,听到了。”向夏天赶紧连点着头。

    “今晚这事,你也不能怪他。孙软儿受到那样大的惊吓,又是那副凄惨模样,换谁看在眼里都会于心不忍的。更何况在那种情况下,只有赵云才能照顾好她,也只有赵云才合适。孔明大人和她素不相识,卫义也和她不熟,赵云曾是她的救命恩人,后又被你俩收留在府中。于情于理,赵云都做得没错。所以,你也不要别扭了,也别怪赵云了。刚刚你还那副样子对他,我看得都替赵云委屈。”黄月英一番见解分析,说得绘声绘色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他没错唉,可是,心里就是不好受。话说起来容易,做起来真的难。你想想看,要是军师当着你的面怀抱一个姑娘,还是一个貌似天仙的姑娘,你会作何感想?”向夏天睁眼,和她对视着。

    “我才不会允许那种事情发生。”黄月英气势汹汹,摩拳擦掌。

    “是吧”向夏天一脸得逞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但是若像今日这种情况,那就不一定啦。”

    “那如果今天这事就是发生在军师身上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”黄月英思考了下,接着信誓旦旦道:“我当然会体谅孔明大人,才不会胡乱吃飞醋,更不会胡闹责怪他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没想到小月月这么体贴大度的嘛。骗人是小狗哦,真不会假不会?”向夏天坏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、真不会唉,但是今日之事也不会发生在孔明大人身上啊!孔明大人的力气还没有我大,要抱那姑娘,也是我来抱。哪还轮得到孔明大人?”黄月英蹬鼻子噘嘴,一脸神气样儿。

    “那依你这意思,我要是主动去抱孙软儿,也就没子龙他的事了,我也就不用给自己找气受了。”向夏天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道理也说得通。”黄月英笑着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嘿,那这样说来,还要怪我啦?”向夏天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“不敢不敢。”黄月英忙摇着头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向夏天显然没有要放过她的意思,又问道:“那你说说,不怪我怪谁?”

    “呃”黄月英为难地沉吟着。

    “快说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就怪赵云吧。怪赵云力气比你大!”黄月英洒脱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,怪他。”向夏天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好,就怪他。”两姐妹一拍即合,商定后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大概这种安慰方法是最有效的,即便它是无理的。两姐妹欢笑着,都沉沉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“吱嘎——”内室门被轻轻推开。

    诸葛亮与赵云一齐走进来,悄悄走至床沿边。诸葛亮瞧着这酣睡的两人,无奈摇摇头,这样睡也不怕感冒着凉。赵云见状,亦蹙着眉叹声气。

    “军师”赵云忧心地望了眼诸葛亮。

    诸葛亮伸出手打断他:“嘘。”再朝他比着手势,示意其将她抱回去。

    赵云点了点下颚,开始忙活起。他小心地抬起向夏天的手,搭在自己的颈上。向夏天睡得正香,梦中突觉被人打扰,不满地呓语出声:“嘤呃”

    赵云前倾躬身,一手揽住她的腰身,一手勾住她的膝盖窝,轻轻将她抱起,嘴上还边哄着:“乖,我们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在梦里听到这熟悉的声音,安心了不少,不再呓语,又开始砸吧起嘴。赵云抱起她后,她的一只手在外荡着,还是诸葛亮上前将她把手收好。赵云将那只不安分的手紧紧收握住,感激地望向诸葛亮:“多谢军师,今日多有打扰,还请军师见谅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含着笑容,摇摇头,压低声音道:“无需客气,赶快回去好好歇息,我就不送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军师也早些歇下。”

    在赵云抱着向夏天走后,诸葛亮看着床榻上的小娇妻,失笑摇摇头。他走到床榻旁,将里头的被子拾掇出来替她掖盖好。正欲起身离去,哪知黄月英伸出一只手,突然抓住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诸葛亮只道她是被吵醒了,可是再仔细一看,她还在睡梦中哩。只是她在梦里都皱着眉头,蜷缩着身子。她是缺乏安全感吗?又瞧了瞧抓住自己衣袖的小粉手,诸葛亮轻声叹息着。

    也罢,今日他且就留在房中吧。

    从前他总是沉迷于书籍字画与山川,如今他又繁忙于各种军政公务之间,他好像从来都没给过她应有的陪伴。但难得的是,她不会似寻常女子一般,小家子气地哭闹。她总是会理解他,支持他,鼓励他,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努力,全都是为了他。唉,他又何尝没将她的付出看在眼里呢?虽然她偶尔也会孩子气,但总的来说,她的确称得上是一名贤妻。

    今日既是乞巧,你不经意的小动作又给了我感触,或许这也算是天意吧。

    他也挺想看看,明日她发现自己睡在她身旁,会是什么样的表现?应该会很可爱吧。

    iv

    赵云怀抱着向夏天时而快步,时而慢下。当凉风穿过弄堂,大步走过怕吹着了她。当无风地不平时,他仔细走着生怕颠簸了她。

    向夏天闻着熟悉的体香,忍不住朝他怀里拱了拱。赵云望着怀中的人儿,满足地笑着,哄道:“乖,马上就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回到府后,这一路上向夏天也渐渐转醒,眯着眼望着朦胧的脸庞轮廓。赵云察觉到怀中人醒来,温柔轻声道:“我把你吵醒了吗?”

    好一会儿,向夏天终于回过神。她摇摇头,又使劲儿点点头,撅着嘴,一脸不高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