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二章 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好,好。众将听我一言,我们战定不退!我们也已退无可退,且就让下面这一仗来定乾坤,是生是死,是胜是败,我们不依天命,不看天面!我们要将命运握在各自手中,一定,一定全力以赴,拿下接下来的一仗!同样,孙刘两家也已无退路,他们的将士也会视死如归,所以我们亦千万不能轻敌!接下来,我,曹操,就奉上一首诗,不仅送给我的小儿子曹冲,也送给在座的各位将士,衷心感谢你们为我曹操奋战拼命。我曹操都给你们记在这儿了,永不会忘。”

    曹操戳了戳自己的心窝儿,瞪着眼,神态无比严肃认真。和之前的嘻哈,已是判若两态。

    全场又是一片静默,有些大老粗汉子已哽咽泪流起。待曹操平复心情后,缓了缓神,清了清嗓子,开始吟诵起。他举着小酒杯,一一走过各将,声音洪亮有力:“对酒当歌,人生几何!譬如朝露,去日苦多。慨当以慷,忧思难忘。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”

    曹操停了两三拍,喉咙似有什么卡住了。他咽了咽口水,继续高声吟道:“青青子衿,悠悠我心。”

    “但为君故,沉吟至今。呦呦鹿鸣,食野之苹。我有嘉宾,鼓瑟吹笙。明明如月,何时可掇?忧从中来,不可断绝。越陌度阡,枉用相存。契阔谈讌,心念旧恩。月明星稀,乌鹊南飞。绕数三匝,何枝可依?山不厌高,海不厌深。周公吐哺,天下归心。”

    诗吟毕。

    “我敬众将一杯,干!”曹操举杯。

    “干!”众将起身举杯,热泪盈眶,恨不得现在就提刀上阵。去杀敌,去建军功,去书写荣耀,去留名青史册!

    接下去的家宴就变成了备战议事,不相关的人都相继告退。

    曹丕作为长公子坐在最前排,也是最后一个退出的。退出大堂后,曹丕深吸一口气,才觉压抑着的胸腔畅通了不少。只是他刚踏出一步,借着朦胧月色和明灭的廊烛依稀瞧得了一人正伫立等候着。

    “二公子。”郭照上前一步,拂身行礼。

    曹丕吃惊地张了张嘴,本要下意识地呼出声。当见到她的面容后,又想到刚刚在堂上父亲的擅作主张,虽然错也不在她,但是此刻他也实在没办法给她好脸色,好言相待于她。硬是将话生生憋回去,只上下打量了她一眼。他连应个声都不情愿

    “我”郭照再要开口。

    却被曹丕无情打断道:“进门后别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曹丕放下这句话,便冷着脸走开。郭照没料到他会这样说,愣在原地许久。即便他们之间不是水乳夫妻情,但诚如曹操所言,至少也有十几年的青梅竹马情。不过朝夕之间,杯酒碰盏的功夫,竟变得如此冷漠陌生吗。

    郭照咬着下嘴唇,双拳握紧,在他走远之后,仍自咬出一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曹丕对甄宓的真心,她看在眼里。他不情愿,她也理解。可是她又何尝愿意?她也有她心中的那个人啊,只不过他已经不在了

    她始终爱慕着的那个人名叫——曹昂,是器宇轩昂的昂,是昂头阔步的昂,是昂扬于乱世之巅的昂。

    曹昂乃曹操的嫡长子,若非曹昂舍身救父,战死沙场,这世子大位也就没曹丕、曹植等其他公子的事了。她自幼与曹昂交好,二人亲密无间,常在一块玩闹。她的金钗、豆蔻、及笄之年,陪伴她左右的一直是曹昂。从前只以为那是兄妹情深,待二人都成年后,一次如往常一样的打闹戏耍,二人竟无意间亲上了后来才知,原来那就是诗人口中的爱情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,曹昂在那次出征前,信誓旦旦向她保证,这次凯旋归来后,就向父亲和二姨娘(卞夫人)提出要与她成亲,要风光将她迎娶进门,要与她长相厮守不分离。他在走前留给她一个期盼,多美好的期盼啊。她就怀着这样美好的期盼,一直等,一直等。

    终是天意弄人。她始终没等到那个心心念念的期盼,等来的却是铺天盖地席卷而来的噩耗。曹昂战死,曹昂战死!她不敢相信,也无法接受。她一度想要轻生,最后都被人及时救下。她度过了一段漫长的艰难时光,她总觉得没办法走出来人有时候大概都会这样吧,不知为什么而活,却还是要继续坚强活下去。她今天方才明白,既已无所牵挂,无所寄托,今后她只有为自己而活了。她要努力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强,卞夫人就是她的榜样,不在正妻之位又如何?只要肯努力打拼,正妻之位,亦或是将来更高的位置,都将会是她的!

    曹昂已不在。

    今日开始,郭照也不在。

    ii

    江夏城内。

    一行人看完烟火,折路返回。尽没尽兴未可知,不过有人魂不守舍倒是写在了脸上。

    “刚刚看烟火时,我和你说话,你都没理我啦。”黄月英挽着向夏天的手,对她抱怨着。

    “烟火声太吵了,没有听到。我不是故意的。”向夏天歉意一笑。

    哪是烟火声吵,分明是她的心静不下来。黄月英暗喑,却也不拆穿。只一路上陪她说笑,想要帮她解去心中闷气。

    已走在府外的街道上,远处就能清楚见得一个挺拔的身影正屹立着。那身影应是再熟悉不过了,是赵云。

    “看,是谁在那儿。”黄月英推搡了下向夏天。

    向夏天抬眼瞧得分明,不知为何,若是换作寻常时,她一定高兴得小跑向前。可是现在,一看到他就会想到之前他抱孙软儿的画面,再仔细一想,他们刚刚可能还共处一室,这心里就更不好受了。她让他不用去接他们,他当真不去接啦?反正她现在一肚子闷醋,她才不想看见他。

    “哼”向夏天郁闷地冷哼声。黄月英瞧她这架势,八成气还没消,她在心里暗自叹一口气。既为她担心,又为赵云担忧。

    赵云在府门口等候迎接他们,见到他们归来,流星大步走上前来。

    “军师,夫人。”赵云先对着他二人行礼抱拳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诸葛亮应一声,再瞟了眼向夏天,示意着赵云。这男人嘛,自是要帮男人的。

    赵云心领顿会,就算军师不提醒他,他也早发觉了她的不高兴。这妮子什么情绪都摆在面上的,他也早就摸透了。

    “卫义。”赵云也冲卫义打着招呼。谁说他赵子龙全身是胆?此刻他的内心已经是七上八下,竟有些不敢和自家娘子讲话。怕一不留神又招惹她了,唉可是该来的,还是要来。

    “娘子,回来了。”赵云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向夏天也学诸葛亮,不冷不热地应一声。

    这可把其他三人尴尬得,诸葛亮扇着羽扇,转过身背朝他俩;黄月英嘶牙咧嘴,手脚无处安放;卫义咽咽口水,挠着后脑勺。

    “那个,军师,夫人,还有仙姑,都已经送到了。那我先回去了,明天还要点兵。”卫义难得灵光次,找了个机会开溜。

    “今日有劳卫义了。”赵云朝着卫义拱拳。

    “这都是我的职责,将军见外啦。那我走啦,仙姑,我回去了。”卫义也有些不放心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嗯,好。路上小心。”向夏天朝他挥挥手,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回去吧,我还有些军报要处理。”诸葛亮看似对黄月英说着,实则还是在向赵云‘眉目传情’,传达信号。大意差不多是让他好好哄着吧,他们这些事外人在这,也不方便他们交谈。

    “好啊,孔明大人,我们也回家吧。”黄月英求之不得,乐呵呵地应着。

    赵云朝着他二人投了个感激不尽的眼神,有礼有节道:“云恭送”

    不待他说完,向夏天已抢先他一步,说道:“我也和你们回去。我们俩不是还有话没说完吗?正好等会儿说说,反正军师他有公务要处理,也陪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啊、啊?”黄月英有些没反应过来,她们俩有什么话没说完?

    向夏天暗地里掐了黄月英几把,黄月英猛地吸上几口凉气,还得赔着笑脸点点头道:“嗯,哦。我想起来了,那什么,我放烟火时说得话。我们等会儿继续聊”

    诸葛亮平常总是繁忙,好不容易得空,她还想和她的孔明大人多处上一会儿但是姐妹有难,怎可不帮?黄月英心中纵是不情愿,为了配合她,也只得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“娘子,那我晚些去军师府上接你。”赵云明知她是故意的,却也没有办法。眼下除了依顺着她,好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。想他堂堂一七尺男儿,也有这么窝囊的时候呢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两家离这么近,我穿个小道就能回去。而且我们俩也指不定聊到什么时候。”向夏天拒绝着,接着再拉起黄月英的手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想开口唤住她,可是他也知那是无济于事。他就杵在原地,看着她的背影,无奈叹息声:“唉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