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三十一章 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除此之外,诗中还不乏三哥的人生思考和生死见解,三哥向来胸襟坦荡,又有爱生之戚,此所谓寄托非常,岂是浅士寻章摘句所能索解?三哥才是才思敏捷,一杯酒的功夫就能作出这样意深内涵的好诗,冲儿不能与三哥哥相及。众位哥哥文武全才,冲儿却还得在爹爹怀中,被爹爹保护,冲儿也不比众位哥哥强。”小曹冲撒撒娇,把曹操逗笑得停不下来。

    “听听,听听,我的冲儿就是牙尖齿利,古灵精怪。”曹操对着堂上的人一阵夸诩,又对着小曹冲说道:“那是你还小嘛,冲儿这样聪明,等你大了,就无需爹爹的保护了。爹爹想一想,冲儿将来若是文强武弱,爹爹就将亲兵都发派给你,任你指挥他们;冲儿将来若是文武双全,那爹爹就不用操心了,后半生也可以放心享享清福了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在场之人都倒吸一口凉气,心中也各怀鬼胎。曹操这话明里暗里都表示了对曹冲无比的器重和赏识,将亲兵都发派给他,不就是说将军权交付给他?军权意味着什么,军权和政权从来都不可分割,不就也意味着将来的大位要传给曹冲吗?看样子这世子大位也非曹冲莫属。

    卞夫人的脸色不大好,端起酒杯仔细地酌着,想以杯掩面,掩盖自己的些微失态。她在后府辛苦打拼了这么多年,培养了好些儿子,为的不就是有朝一日能看到自己的亲生儿子登上世子大位?怎么可以是曹冲这个奶娃娃?莫看他是个奶娃娃,显然他已经对卞夫人构成了威胁不仅仅是卞夫人,更重要的是曹丕、曹植等人。

    曹植还算豁达,酒瘾上来了,只顾着饮酒作乐,没什么心思计较这些。而曹丕倒是继承了卞夫人的心性,脸色阴翳,今日他属最不痛快的那个了。先是被逼应下一门不情不愿的亲事,而后曹冲又将他的帝王希望给磨灭,好不失意丧志。

    曹丕也苦涩地举起酒杯饮起,余光瞥到郭照正望着自己,感觉心中更加烦闷。没好气地冷哼一声,放下手中的酒杯,这酒他也没心情饮了。郭照见他这副态势,要说心无波澜是假的,有丝许凉意,但也只是一丝丝。

    “可是,爹爹,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;堆出于岸,流必湍之;行高于人,众必非之。”小曹冲皱巴着脸。

    “怎么,身为我曹家的儿子,还怕?”曹操挑挑眉,饶有兴致地问道。

    小曹冲摇摇头,老实巴交道:“我不怕。若是能为爹爹解忧,不使爹爹操心,冲儿一定会努力做到最好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。冲儿只管努力做好,爹爹会一直在你身后保护你,直到你能保护自己。何以解忧,唯有我的冲儿喽。”曹操今晚上可是开怀过瘾了,兴致上了头,丝毫不掩饰对曹冲的寄托厚望之情。

    “爹爹,骗人。爹爹从前总说‘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’的!”小曹冲嘟囔着嘴反驳道,这众多儿子中,恐怕也只有曹冲敢反驳曹操的话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爹爹以前是总这样说,但你不仅是我的冲儿,也是我的‘杜康’。好不好呀?”曹操慈爱地哄着小儿子。

    曹冲咧嘴笑着点头,曹操见他这模样,更心爱得不行,又道:“冲儿今晚表现这么好,为父该奖励你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孩儿武不就,文的话,爹爹已赏给三哥哥上好的字帖。孩儿知爹爹也喜爱这些文人墨士玩弄的东西,不忍心再见爹爹割爱”

    “唉,这是什么话?只要是你想要的,爹爹会舍不得吗?你想要什么,爹爹都给你。”曹操故作严肃,打断小曹冲的话。

    “爹爹,你听我说,听我说完。”小曹冲也急了,话都有些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冲儿说,爹爹听着。”曹操笑着,赶忙依了这小奶包。

    “孩儿不忍心再见爹爹割爱,所以,不如爹爹也赋诗一首?孩儿想听。”小曹冲巴望着眼,撒娇道。

    “嗯?怎么?冲儿听你三哥作得诗还没听过瘾吗?”

    小曹冲摇晃脑袋,声音软糯解释道:“三哥作得诗让孩儿耳目一新,但今日乃为乞巧节,是牛郎织女团圆的日子,是天下夫妻都恩爱团聚的日子。孩儿已经许久未听爹爹作诗了,爹爹自从上一次战败归来后,就一直愁眉不展,心绪不宁。孩儿看在眼里甚是心疼,今日爹爹何不借着这良辰吉日发泄下心中的不快呢?会作诗的爹爹,潇洒得意的爹爹,才是孩儿心中真正的爹爹。也唯有那个爹爹回来,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团圆。所以,孩儿请爹爹赋诗一首。”

    小曹冲的这番话又让众人顿时吸了口凉气,莫不是被曹操的宠爱冲昏了头?竟然当众揭曹操的短,谁人不知上一次长坂坡之战是曹操心中的一大痛!曹冲这是哪壶不提开哪壶呀!有些人心里痛快自得,隐隐勾着嘴角等着看好戏;有些人不自觉捏把冷汗,将头埋在颈窝里,想瞟一眼曹操的反应却又不敢。

    曹操眯起个眼缝,笑哼了声,望了眼小曹冲,又望了眼坐在堂上的众人,敲了敲酒桌。酒桌上发出的声响,让在场的人心脏都凸凸跳。

    哪知,下一秒,曹操突然大笑道:“冲儿吾儿,不仅才识兼茂,聪慧果敢,还懂得体贴、关心父亲。冲儿是上天赐给我曹孟德最好的礼物,我曹孟德能得如此爱子,也不知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喽!从前我还羡慕江东猛虎孙坚得了个儿子孙权,这以后只有别人羡慕我曹孟德的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主公(夫君)说得是。”堂上的人有些咬牙切齿心有不甘,有些暗暗舒了口气,不过都纷纷赔着笑脸附议。

    “我看小公子比那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孙权强多了!”一些直性子的武将拍拍胸脯大言着。

    “你们啊话糙!”曹操指了指那些个武将,嘴却也咧不住地笑。

    “主公,我们话虽糙,理却不糙啊!理是真理!”

    曹操笑得前俯后仰,拍打着大腿根子,尽兴地点了点头,又看向怀中的小曹冲,摸摸他的脑袋:“今日冲儿想要什么奖赏,爹爹都给!”

    “爹爹答应赋诗啦?”小曹冲睁亮着眼,可爱极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答应,冲儿想听爹爹作诗,爹爹能不应吗?只是就这一首诗作为奖赏,诶,还不够。冲儿还想要什么吗?”曹操望着怀中的小儿子,眼中是无尽的慈爱。

    小曹冲摇摇头,一双小小手握住曹操的大掌:“一首诗就够了,孩儿只想要爹爹开心。爹爹开心就是给孩儿最好的奖赏。”

    “真不要别的?”曹操嗔着眼,张着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!”小曹冲语气坚定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那爹爹这就作诗一首,冲儿可要仔细听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小曹冲奶声乐道。

    “来,冲儿坐这。”曹操将小曹冲抱坐在他的位置上,然后举起一小杯酒站起身。他嘴角含笑,自高位上缓缓走下,边走着边朗声道:“听闻刘备最近不安分,和东吴结成了一个什么孙刘联盟,欲要对抗我曹操!哈哈,可笑可笑,可笑那大耳贼刘备以为找了个帮手就能翻天啦?那孙权小子不过才二十出头,刚及弱冠之年,年纪不大,野心倒不小!哼,想我这近二十年来,平黄巾,定河北,征乌桓,前不久又收复荆州,天下九州已得其六。也不知他们是从何而来的勇气,我留着孙刘两家再垂死挣扎一会儿,他们还真把自己当回事啦!”

    那些个妇道人家不懂军事,只能尴尬地吃着酒夹着菜。而那些文臣武将,听完曹操的这一番话,心里那是个热血澎湃!拳头早已握紧,一双双虎目也坚毅追随着曹操。

    又听得曹操接着道:“我既说他们是垂死挣扎,是因为他们已经道尽途穷了。他们两家联手对付我,已经打定了鱼死网破的决心,不是我们死就是他们死!我料,今后不久必有一场大战!若是我们能够赢得接下来的大战,这收复中原,使天下一统,就指日可待了!到时你们也可解甲归田,荣袍加身,富贵还乡了!若是我们”

    曹操顿住,故意不说下去。其实接下去的大仗他心里也有些没底,近日得到孙刘联手的消息后,他就总是忧心忡忡,总觉得不大放心。可是他是曹操,即便他预感不好,没有把握,他也从不会说出来。可恨他这该死的骄傲,当初他若不用装作清高,也就不必和她客气也就不会失手放走赵云和刘备了!

    “主公,不用再说!主公放心,我们一定能打胜!兄弟们,是不是?”一个出来带头,其他如雨后春笋接连冒头。

    “是!我们一定会拼尽全力打接下来的大仗!”

    “赴死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“主公无需忧虑!”

    武将们群起拍桌子叫嚣。文臣谋士们考虑得多些,也知接下来的大仗不好打,可是又不想扫兴,只得强撑起笑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