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九章 曹操家宴,定下亲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赵云抿了抿嘴,脚下有些走不开。适时,卫义站出来说道:“将军,你就放心去吧。有我在,我会保护好军师和夫人们的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点头,再对着他们叮嘱了句:“一切多加小心。”

    随后,他便抱着孙软儿离去。向夏天望着他远去的背影,心情亦久久不能平复,她这是怎么了?为什么心中这么不是滋味,子龙他这样做没有错,孙软儿是他府中的人,自该由他负责。她自我安慰着,可是好像丝毫不起作用

    黄月英见她脸色不好,上前搭着她的肩,握住她的手。向夏天强打起笑容,冲着她摇摇头示意无事:“我们也走吧,晚一些烟火都要放完了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仍是有些不放心,她大概了解她现在内心的不好受,但是一时也不知该如何开口安慰。

    最后,还是诸葛亮站出来说道:“是啊,咱们还是快去吧,难得见一回烟火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勾着笑容,黄月英有些不解地看向自己的夫君,这时候谁还有心情再看烟火呢?但是在感情这事儿上,诸葛亮还是比自家娘子灵光些。他也有自己的盘算,去看看烟火让某人散散心,总比打道回府强。若是回府之后看到些不该看的,岂不是更加麻烦

    “走啦。”向夏天表现得精神些,率先迈开步伐。

    “仙姑,等等我,我来啦。”卫义赶快追上去。

    黄月英回过神后,自是不甘落后,紧跟上前。当经过诸葛亮身旁时,听得他幽幽地说了句:“今日这事倒也巧”

    此时的洛阳宫城内,亦是一片鼓乐齐鸣,觥筹交错。今日曹操在宫廷之中举办了一场家宴,虽然是家宴,却也请了不少部下将领。这也是他的精心打算之一,家宴家宴,请来了就是一家人,一家人自然要忠心相待。

    他本也想去民间一睹热闹风貌,更加真实不虚妄的风貌。只是他的都城内,纵使再繁华似锦,也不会有她的身影,也始终等不到她。他怕自己忍不住忍不住想要去找她的心。

    前半场是名副其实的家宴。

    “夫君,妾代众姐妹们敬您一杯。”坐在众夫人最前边的卞夫人举起小酒杯对着曹操,目光如水温柔。

    卞夫人虽不是曹操的正妻,却是曹操后府内地位最高的一位夫人。她也曾一度与曹操恩爱无比,诞下了曹丕、曹植等子。不过天长地久终有时,容颜逝去后,再加上分别时日也久,夫妻感情已大不如从前。但她还是尽心努力处理好后府各妻妾事宜,使曹操能够在前朝大展无忧,因此也颇得人心。虽不在正妻之位,实则地位待遇都与正妻无异。

    “嗯”饶是曹操有些心不在焉,仍扬起笑容,举杯饮尽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辛苦夫人了。”曹操温柔关切道。

    卞夫人可谓是受宠若惊,忙起身行礼:“都是妾的分内之事,不辛苦”

    “你的劳苦我都看在眼里,快坐下,坐下。”曹操招呼着。

    “妾甘之如饴,谢夫君,妾感激在心。”卞夫人双眸带珠,坐下后擦了擦泪。

    “是我该感激你才对,今个儿这么喜庆的日子,别掉眼泪了。”曹操皮笑肉不笑,又酌上一口酒。

    过了会儿,曹丕作为兄长亦站起身敬酒:“父亲,儿子代众位弟妹们敬父亲一杯,愿父亲与母亲,还有各位姨娘,深情不渝,长长久久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为父心领了。”曹操举起酒杯,又是一杯下肚。望了眼曹丕,笑容隐约可见:“丕儿懂事归懂事,功课还是要加强,要给弟弟妹妹们做个好表率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。儿子向您保证,文武功课都不会落下,将来一定要成为像父亲一样伟大的人。”曹丕俯身,字字珠玑。在没人观察地到的时候,那坚定的目光里仿佛承载着他深远的志向

    “好,你也坐下吧。”曹操张张手,身旁的随侍又替他斟上一杯。

    曹操沾沾自喜,有些得意地看了看自己的长子。突然间,似是想到了些什么,眯起眼睛指着曹丕:“丕儿年纪也不小了,好像还缺一个打理府院的人。”

    顿时,曹丕心中一凉,握着的酒杯晃了几晃。只听得高位上的人,慵懒缓缓道:“夫人收得那个义女,叫郭,郭什么来着,我一时记不清了。”

    卞夫人连忙答道:“回夫君,妾收养得那名义女,名郭照。”

    曹操拍了拍脑袋,憨笑道:“对,对,郭照。我记得她好像是个郡守之后,出身也不凡。”

    “回夫君,是如此。照儿的生身父母离去得早,留照儿一人流离漂泊,当初还是夫君怜惜照儿,容妾收其作为义女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起来了,年少时我和她的父亲有过几次会面,她父亲当时还抱着她,得意洋洋地和我说‘这是我家的女中君王’。这句话我可清楚记得。”曹操笑了笑,他清楚记得的原因是心想着,这人还真是能吹。

    这个卞夫人可就不清楚了,只得尴尬地陪着笑。

    这时,郭照不待曹操传唤,自己站了出来行礼回道:“禀丞相,先父确实说过这样一句话,所以小女的小名唤为‘女王’。丞相实乃好记性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是郭照?”曹操仔细打量了下。但见此女面容姣好,自带一副书香气质,也无怪是他曹家教养出来的女儿。

    “禀丞相,是,小女郭照。”郭照有礼有节,镇定不慌。

    曹操甚为满意,点了点头:“唉,今日家宴,不必丞相长丞相短的。唤我‘义父’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义父。”

    曹操摸着下颚,觉着有些意思:“你倒也是个聪明伶俐的,你和丕儿也算是青梅竹马了吧?”

    郭照为难地瞧了眼曹丕,见曹丕脸色不是很好,连忙解释道:“丞义父误会了,小女年长二公子(曹丕乃曹操的次子)三岁,一直以来都是将二公子视作亲弟弟照顾。”

    曹操开怀笑了笑,摆摆手道:“诶,莫不是害羞了?滴水之恩尚当涌泉相报,何况这么多年的照顾之恩呢?丕儿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,父亲说得是”曹丕强颜欢笑附和道。

    “义父恐是要折煞小女,义父当日肯收留小女,已是天大的恩赐。而且二公子也曾多次赏赐给小女衣裳首饰和稀奇古玩。照顾二公子是小女的荣幸,也是小女该做的。小女做得这些都尚不能与义父对小女的恩情相比,小女惶恐,实是不敢再受义父和二公子的赏赐“郭照跪下,情真意切。

    “不是赏赐,是让丕儿还恩。”曹操笑着,只道是小年轻害羞,故作矜持。不知为何,从与她相识以后,恩情这一词仿佛成了他心上的烙印。如今他无比念重恩情,觉着这大概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感情之一吧。他已身负遗憾,不想再让自己的子女留憾。

    “小女不敢,还请义父收回成命。”郭照跪下叩头。

    “诶,先起来。”曹操皱了皱眉,吩咐道。

    郭照不敢不遵,在丫鬟的帮扶下站起来,小心地瞥了眼曹操,却与曹操对视上。见曹操噙着笑意,惶恐地赶快低下头。曹操把玩着手指,心中已有数。这郭照也算是个美人儿,丕儿自幼同她一起长大,整日朝夕相对,面对着这样的美貌,会不动心吗?能不动心吗?

    “好吧,既不是赏赐,还恩你又不敢受。那这样好了”曹操玩味地摸着下颚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曹丕以为父亲是要收回成命,心中大喜,黯淡的一双眸里燃起星芒。他待郭照亦如亲生姐姐,从未动过妄念。何况他已有爱妾——甄宓,甄宓乃是当世不可多得的美女。他将甄宓视若珍宝,小心呵护着。只是甄宓心中的人却不是他而是自己的弟弟,曹植。

    他不甘心,不甘心才华不比曹植,不甘心自己所倾心的人爱慕着曹植,不甘心所受得父爱母爱不及曹植多,不甘心样样不如曹植所以这也激发了潜藏在他心中的帝王之志!他相信只要有一天,他能继承父亲大统,他就胜过了曹植。到时甄宓一定会对自己青睐有加,而不是眼里只有曹植!江山和美人,他都要

    曹操没想到此时的曹丕,已怀有如他自己一般的大志。江山和美人,都要尽握在手中。

    “你方才不是还说我赐予你的恩情大过你对丕儿的恩情吗?那好,那我就将你许给丕儿,让你继续帮我照看着丕儿。”曹操自得地笑着。

    曹丕、郭照二人却愣在原地,如晴天霹雳。还是卞夫人察觉到一丝异样,忙站出来圆场:“还是夫君考虑周到,照儿嫁给丕儿,那就是嫁进咱们家。这可是一桩亲上加亲的喜事,丕儿,照儿,还不快谢父恩?”

    郭照看了眼卞夫人,见卞夫人正对自己使着眼色,又望了望高台上威风的男人,她深知自己是拒绝不得。于是,她又下跪叩头:“小女谢过义父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