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色轻友,争风吃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向夏天一脸坏笑勾引着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”黄月英又开始傲娇了,又道:“我想看看我许得愿望会不会太小家子气了些。”

    “哦?你许得什么愿望,说来听听?我可以帮你分析一下。”向夏天这会儿也来了劲儿,毕竟都是女生,八卦什么得最有趣了。

    “我许得唉,不行,你得答应我,我说出来后,你也要告诉我你们俩的许得愿。”

    “好,答应你就是。”向夏天豪气应下。

    黄月英落落大方说出:“我许愿,与孔明大人此情厮守至终身,与你相伴高山流水间。如何?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呀?我可真是荣幸之至。”向夏天惊喜,发自肺腑之言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呢?”

    向夏天抿了抿嘴,与赵云相顾一笑,娓娓道来:“我们这第一个愿望和你差不多,第二个愿望嘛,是希望大家都要平安快乐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黄月英苦着脸,说不出的委屈失落。而后又忿忿道:“小娘子,你重色轻友!”

    “小,小娘子?”赵云的嘴角抽搐着,有些惊恐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家娘子也是我的小娘子,不行吗?”黄月英没好气道,这会儿正在怨头上,可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云不敢。”赵云才是委屈,他的娘子只能是他一人的。

    “嘿,刚刚还说我影响不好,小月月,我看你这影响也没好到哪儿去。”向夏天讪笑着。

    一旁的诸葛亮实在是听不下去,黑沉着脸,走过来质问着:“怎么?你俩的关系已经好到可以取代我和子龙了?”

    黄月英刚刚还一副不好惹的模样,这会儿立马换上笑脸:“哪有,孔明大人是没人可以取代的,何况她还重色轻友!哼”

    “嘿,你”向夏天也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对了,孔明大人,你许的什么愿呀?”黄月英一脸讨好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许的愿很简单。”诸葛亮故弄玄虚,说一半留一半。

    “什么愿嘛?”黄月英希冀的目光望着他。

    诸葛亮勾了勾嘴角,挥了挥手中的羽扇,转过身去面对着江桥,面对着灯火万家,面对着幕布黑夜。此刻的他,无形之中有一种居高临下的姿态,听得他字句拈来:“平定乱世,功成身退。”

    平定乱世,功成身退。

    平定乱世乱世有一日真能被平定吗?

    “啊?什么?孔明大人许的愿里也没有我吗?”黄月英委屈叫喊着。

    “如何没有?待为夫平定乱世后,功成身退,再带你回乡里村野,平静安稳地度过下半生,岂不美哉快哉?”诸葛亮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这也勉强说得过去。”黄月英哪敢辩驳,随即又不满地瞪着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诶,你别那样瞪我。我许的愿里也有你,不过是没指名道姓地列出来而已啦。”向夏天赶快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算了,今日就且放过你。”话虽这样说,实则是黄月英也无从反驳,可是总觉着自己还是亏了些。

    这边的四人谈天聊地,一时半会儿倒将孤苦伶仃的卫义给忘记了。还是向夏天眼尖,瞥见卫义正独自蹲在河岸边,望着漂流远去的花灯发着呆。

    “卫义,你许的什么愿?”向夏天冲他喊道。

    四人皆向他投去目光,只见卫义仍蹲着身,朝他们淡淡一笑,摇了摇头。他不肯说,这个愿望,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明白

    与此同时,有几些个人抬着巨大的烟花炮响,放置在离他们的不远处,少时已经点燃了引线。

    “呀!不好,快跑!”向夏天见那炮响委实大,他们离得又近,若不跑远些,那可真要振聋发聩了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,快走!我掩护你!”黄月英护夫心切,将诸葛亮推搡着走。

    “娘子,我们也快走!卫义,走啦!”赵云牵起向夏天的手,又冲着卫义招招手。

    五人匆匆忙忙地跑开,边奔跑边欢笑着。很快,伴随着‘嘭嘭’声响,夜空上迸射着一簇一簇烟火。五彩斑斓的烟火点缀着黑夜,撩动着少男少女们的心。

    “来的时候,我听人说桥的另一边设有观景台,那里视野好,我们去那边吧。”黄月英提议着。

    这一行人也难得见一次烟火,碰上一次自然也想尽情观赏下,便动身前往了观景台。许多人都早一步前往了观景台,街道上的人流比之前少了大半,像他们这样成群结伴的已不多见。

    “我们也该早一些去的。”黄月英有些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,现在去了也占不到什么好位置,不如这样边走边赏。”向夏天倒是怡然自得。

    突然,听闻一阵女人的尖叫哭喊声: 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好像是从巷子里传出来的?

    瞬时,他们这一行人都停下了脚步。再仔细一听,女人的叫喊声已变得断续微弱,隐约间只听得男人暴躁的低吼声和挥掌声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所有人都心下一沉,快步循声走近巷子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巷子口,借着忽明忽暗的烟火方才瞧清,原来是一帮乞丐欲奸污一名女子!

    咦,等等。那名女子怎么看着有些眼熟?是——孙软儿!

    向夏天与黄月英反应过来后,皆面面相觑。赵云顿时握紧了双拳,不由分说地上前将那些扑在孙软儿身上的男人拉扯开,举起拳头逮到一个就砸一个。一旁的卫义也没干楞着,上去帮着赵云,对那帮乞丐大打出手,嘴里还骂咧地教训着:“最近老是碰到这些肮脏事,你们不嫌膈应人,大爷我还嫌你们恶心!”

    就在赵云卫义和他们扭打的时候,两姐妹也没傻站着,走近护在她左右,替她整理好衣裳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你是是夫人!”孙软儿如获大赦,一副凄惨的模样,啜泣着唤出声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她面色煞白,汗水浸湿了她的发丝,黏糊糊地贴在额上,嘴唇也早已没了血色,唯有下嘴唇的一排牙齿印淌着丝丝血。还有她那双受了惊瞪大的双眼,正惊恐地望着向夏天,她兀自摇着头,全身上下也不住地打颤着,最终突然爆发了声:“夫人,夫人,救救我!”

    孙软儿抱住向夏天,向夏天瞧她这副令人心疼的模样,也回抱住她,拍拍她的脊背,安慰道:“没事了,没事了,他们不能再伤害你了,没人再能伤害你了。别哭,别哭我们都在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为什么?为什么总是我”孙软儿抽泣不停,不甘怨恨地念念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怀抱着她,与黄月英对视,二人皆唏嘘不已。孙软儿被赵云救下之前,经历得也是如此之事。怎么才过不久,竟又遭遇这般叫她怎能不崩溃?怎能不抓狂?怎能不恨哪?任谁恐怕都不能接受这样一而再,再而三的打击。红颜薄命,此话倒真不假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,一切都过去了。以后不会再这样了。”现在向夏天能做得只有安慰。

    那帮乞丐已经被他二人打得落荒而逃,赵云走过来,神色担忧,问道:“她”

    向夏天蹙着眉,对赵云摇摇头。她想将孙软儿扶起,可是孙软儿已经哭得神志不清,只一味赖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软儿,你没事吧?你起来,我们先回去。”饶是黄月英之前对她有些偏见,此时她亦小心哄劝着。

    黄月英想搭上她的肩,只是才碰上,孙软儿就反射性地弹跳开,惊慌地往后退着,倚靠着墙壁,大喊道:“你是谁?别碰我别滚!快滚!”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她?”诸葛亮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军师,她是我府上新收的婢女。”赵云抱拳行礼道。

    “哦幸好让我们给遇上了,子龙,你快将她带回府安置下吧。”诸葛亮吩咐着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赵云点着下颚,有些为难地看向蜷缩在角落的孙软儿。

    他上前几大步,蹲下身,才将手伸出去,就被孙软儿打开。孙软儿双目无神,慌慌张张道:“走开!你是谁”

    “我是赵云。”赵云抿了抿嘴,忧心出声。

    “是将军吗?!”孙软儿听到他的名字,痴痴地望向他。待看清真的是他后,转悲为喜,感激涕零,身子向前,双手环抱住赵云,嘴里还激动念道:“将军!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云应一声,将她打横抱起。

    孙软儿配合地搂住赵云颈脖,一副受惊小鹿的可怜模样,将脑袋埋在赵云的怀抱中。赵云抱着她,走到向夏天面前:“娘子,你和军师,夫人先去看烟火,等我送她回府后,我再来接你们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只觉这画面刺眼得紧,在赵云抱起孙软儿的那一刻,似有什么东西在她心上扎了一下。

    向夏天苦笑一声:“不用了,我们都会功夫,你把她保护好,安全送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”赵云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被向夏天连忙打断:“你不要再说了,她受惊了,你快送她回去吧。我们都能保护好自己,不用你费心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