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五章 收作婢女,月英提醒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孙软儿一番绝望哭诉,在地上匍匐爬着,就要一头撞上屋内的柱子。

    “唉,你这是干嘛?”赵云慌忙欲拦下。

    向夏天却快他一步,已然现身,将孙软儿拦住,并大喝道:“你不要做傻事!”

    “你是”孙软儿泪眼朦胧,不知这屋中竟还藏有一人。

    “她就是我夫人。”赵云介绍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!民女拜见夫人,今日夫人又救下民女一命,民女欠将军和夫人两条命,实在是惭愧。求夫人留下民女吧,民女保证绝无贰心,忠心侍奉夫人,民女给夫人叩头,求求夫人了”孙软儿哭成个泪人,当真猛力地磕着头。

    “唉,别别别!”云天二人见此景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向夏天赶忙制止住她,将她扶起身,心里也不知是何滋味:“你别磕头了,我答应你便是,你留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,这”赵云伸手上前,面色为难。

    “民女不,奴婢,谢过夫人!”孙软儿激动地欲又要下跪磕头。

    向夏天拦下她,又瞪了赵云一眼,说道:“别这那的。她孤苦伶仃,举目无亲,生存于这艰险的乱世,就如水上浮萍,一盆大雨,一场洪水,都有可能打落了她,叫她丧命。她说得对,你救得了一次,救不了她第二次、第三次。一条人命摆在你我面前,你我不能见死不救。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,就算不为浮屠,也要为了道义。你救下她既是缘分,许是老天爷都不忍看红颜薄命吧,可别叫缘分变成孽缘,才被救得又平白搭进去。反正我也缺一个贴身侍奉的丫鬟,就是她了。赵子龙,你再这这拿拿的,显得我多小气劲儿似的!”

    赵云无奈笑了笑,抱拳道:“一切皆听从夫人安排。我知夫人善良大方,何来小气一说?愚夫也自证了清白,还请夫人大人大量,不与愚夫计较。”

    “谁有闲心和你计较,你叫软儿,是吧?”向夏天对着赵云哼了声,又转过头对孙软儿道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奴婢孙软儿。”孙软儿拂了拂身。

    “我们府中的规矩没那么严苛的,不必自称奴婢。软儿,咱们走,不理他。”向夏天拉过孙软儿的手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孙软儿的身子怔了怔,小心地抬头望了眼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我先带你去泡个澡换个衣裳,对了,你一定饿坏了吧?我再叫厨房去弄些吃的,饿久的话要先吃些汤汤水水的最好。等会你就边泡澡边吃着,很舒服的”向夏天亲切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不用如此费心,软儿只是个奴婢,承受不起。”孙软儿惶恐。

    “入了我赵府,就是一家人了。没有什么承受得起,承受不起的。走吧。”

    孙软儿才风干的眼眶又湿润起来,她望着向夏天的笑颜,觉得亲切温暖极了。她大概明白了,为何眼前的女人如此得将军专宠。她真的是好命

    “奴婢谢过夫人”她还是恭敬地拂着身。

    “赵子龙,你还愣在那儿干嘛?去帮忙烧洗澡水啦!”向夏天使唤道。

    “夫人,遵命。”赵云笑道应声。

    这一日夜晚,赵云的屋内,自然是打得火热。向夏天也算是领教了这男人吃起醋来的可怕,她是彻底学乖了。当然,结果还是以猛将军赵云冲凉水澡,无果收尾。幸好这不是在冬日里,不然可苦了我们的将军。

    翌日,庭院内。

    向夏天和黄月英二人正惬意地品着茶,聊着天。孙软儿站立在一旁随侍。

    “小娘子,快安慰我!”黄月英嘟着嘴,满脸委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呀?军师斥责你了?”向夏天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孔明大人不仅斥责了我一番,是严厉地斥责,还叫我抄写了十遍的道德经。你看我的手,现在都是抖的。”黄月英将她那双小纤手露出来,摆在她面前,晃了晃。

    “月月,苦了你了。”向夏天安慰道,虽说是安慰,面上却是明晃晃的笑容。这不是幸灾乐祸吗?

    “你还笑!”黄月英嗔怪着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觉得,军师这罚你的法子,不像夫妻,倒像师生!”向夏天忍不住,开怀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嘿,你净知道打趣我!我们不像夫妻,就你和那赵子龙像!快给我说说,那赵子龙回去说你的不是没?他有没有罚你?”黄月英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才不告诉你”向夏天被她这一问,顿时害羞起来。

    黄月英见她这副样子,心里也清楚了不少,坏笑道:“小娘子,你可真坏,都不告诉我。不过就算你不说,我也猜得不离十了。唉,小别胜新婚,孤男寡女,独处一室,,啧啧”

    “就你知道的多是不是!”向夏天上前哈起黄月英的痒痒。

    “你是被我说中了,心虚!”黄月英闪躲开,还冲她古灵精怪地吐吐舌。

    “不和你闹了,一点正经没有。”向夏天又坐回去。

    “好啦。唉,这茶都凉了,那个小婢女,你去将茶拿到厨房烫一烫。”黄月英冲着孙软儿招招手。

    “是,夫人。”孙软儿应声行礼,开始忙活着。

    “什么小婢女,她有名有姓,叫孙软儿。以后你和我一样,唤她软儿吧。”向夏天提醒着。

    待孙软儿拿起茶壶走后,黄月英望着她的背影出神了会儿。

    “月月,你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你的身边什么时候多了个婢女?”黄月英蹙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向夏天看向黄月英,询问道:“你刚刚是故意那样唤她的?”

    “不唤她婢女,唤什么?你还没回答我呢!”黄月英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就在昨日,她来我府上求见,想要留下为婢报恩。他们出使江东时,子龙曾在她遇难之时,将她救下了。她没有依靠,这世道又险恶,我不忍心就收她为我的贴身丫鬟。”向夏天大概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是赵云带她回来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她将身上值钱的东西都当了,才换得的路费,是她自己涉江追随来的。”向夏天回复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说呢,赵云他有那个胆子。”黄月英咧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啊”向夏天轻点了点她的眉间。

    黄月英一把握住她的手,眼神深邃,缓缓道:“这个婢女还挺有勇气和决心,江东到咱这儿可远着哩,她倒还真敢。若是单纯报恩就还好,若是她怀有别的心思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她这样一说,也迟疑停顿了片刻,而后又摇摇头:“不会的,她昨天还向我保证,绝不会怀有贰心。再者,子龙是她的救命恩人,如今我也于她有恩,她也没理由要加害我们,她一介弱女子又能怀有什么心思?”

    “我的小娘子,你就是太善良了,是不是没见过什么坏人?”黄月英有些无奈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,我见过,还不少。我说给你听听,以前和子龙在村子时,碰到了黄巾兵,他们的首领是个蛮横残暴的张燕,还有个臭道士张鲁。后来又碰到了个关靖,这个人可把我和子龙害惨了”

    “谁要听你说这些了,你不要借机岔开话题。”黄月英一眼识破,向夏天无辜地吐吐舌。

    “和孔明大人待久了,我识人、读人的眼光也提高了不少,很少出错。就像我第一眼见你,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是什么坏人,你准是个好姑娘。可我见着她,我觉得她不大好,不知为何,莫名地不喜欢她,她站这儿我都嫌她碍事。”黄月英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胡扯。我当然是个好人,我要是什么坏人,你家的孔明大人还会留着我,他会不将我解决掉,更不会介绍我俩认识了。我看啊,你就是吃她醋了,你若不喜欢她,以后我俩在一起的时候,我就不要她待在身旁伺候了。”向夏天嬉皮笑脸道。

    “谁吃你醋了,自恋!唉,我和你说正经的呢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啦”向夏天嘴上应着,可人内心的想法都差不多,都不愿承认自己的眼光和判断力有错,大概就是执拗了些吧

    “说真的,防人之心不可无。你们还不清楚她的来历,一定要多加小心。她是在江东地盘上救下来的对吧?保不准她就是个江东派来的细作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记住了。”被她这么一说,倒也不是没有可能。可是昨日若不是她拦下,她就要撞柱子赴死,那种决绝的神情,那种坚定的语气,又不像是演出来得。再说,若真是细作,也不应该到赵府上,到诸葛亮的府上差不多。赵云乃一武将,府里能有什么机密可够她来窥测的?看来,应该是月月多心了。

    黄月英本还想再说些什么,见孙软儿正款款走来,仍是不放心地叮嘱了句:“你记住了,小心提防着些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郑重其事地点点头,又听得黄月英改换了个话题,接着聊:“孔明大人近日将我禁足,我也只能来你府里找你一起说说话,解解闷了。对了,这乞巧节快到了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