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四章 姑娘求见,将军冤枉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何事?进来。”赵云温柔按住小妮子的脑袋,让她不再乱动。

    “好了,好了,不闹了。”赵云哄着。话虽这么说,该管教时还是不能轻易放过。他光听着她的那些闯祸事迹,心里头都泛起一阵阵酸。他若在,就绝不会让诸如此类的事发生!他岂会让别的男子有机会接近她?!哼,他得让她学乖了,他不在时,也要保护好自己。不仅是保护自己的安全,还要防止其他男人的不轨之心和有意靠近。今晚,且就好好教一下她,再好好‘教训’一番。

    下人埋头弯腰,小心推开房门,走到二人面前,禀报着:“将军,府外有一位姓‘孙’的姑娘,自称与将军相识,请求见上将军一面。将军是见,还是小的打发她走?”这些下人可都深喑侍奉之道,精明着哩。将军素来洁身自好,对夫人专一无二心,怎可能与外边的赵钱孙李姑娘有什么关系。想来应该是爱慕将军的姑娘,上门纠缠来的。虽说将军与夫人正甜蜜温存着,他们也不想来打扰。可是,还是免不了要通报一声,以防出意外纰漏。

    赵云面露难色,沉吟道:“呃”

    “姑娘?什么姑娘?你在外面认识的姑娘?赵子龙,你给我说清楚了!”这会儿向夏天可不干了,语气蛮横地质问道,粉拳也丝毫不客气地砸在赵云身上。

    “娘子,莫急,你听我和你解释”赵云握住她胡挥着的拳头。

    “唉,先不见,不见。你给她些银两,将她安顿一下。”赵云摆摆手,吩咐着下人。

    “是,将军。小的这就去。”下人瞥了眼还抱在一起的二人,偷笑着转身欲退出。没想到功高盖世,在外名声大振的将军在家是个怕夫人的。

    “不许去!赵子龙,人姑娘都找上门来了,你干嘛不见?我看你是心虚不敢见!哼,我早就听说了,男人从军在外,难免会寂寞,寂寞了就会在外头找上一两个姑娘,你是不是也找了?”向夏天恼怒地戳着他。

    “唉,娘子,我是真冤枉。我都有了你,我怎还会在外面找什么姑娘?就是给我一百个胆,我也不敢啊”赵云无奈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民间盛传你赵子龙浑身都是胆,普天之下,有你不敢的嘛!”

    “有,有。”赵云赶忙解释着:“普天之下,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,不敬不友,都是我不敢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要和我将这些大道理了!”

    “娘子,我还没说完。你听我说,除了这些之外,还有娘子说得话,我都不敢不遵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哼唧地将脸翘昂着,赵云见状,忙接着解释道:“娘子说得话也不对。征战在外,已是疲惫。还需时刻紧盯敌人动向,不可分心片刻。怎还会有那种心思呢?就算有心,也无力啊。”

    “嘿!赵子龙,你还有心了!你还有心!”向夏天听闻,气得又捶了几拳。

    “唉,娘子,我就是那样说。我真没心!也不敢有那种心!”

    “罢了罢了,娘子既说我心虚,那我一定要证明给娘子看,我绝对是清白蒙冤的。去,将那名姑娘带来。”赵云又朝着下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这二人一唱一和可把下人给听乐了,忍住笑意,匆匆应声退出:“是,小的这就去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下人已经领着那名姑娘来到屋门外。

    “将军,人已经带到。”

    “赵子龙,我看你怎么证明!”向夏天没好气地戳了戳他的胸膛,一个潇洒起身转圈,藏匿于里屋的屏风后。

    “让她进来,你下去吧。”赵云隔着门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随后,一名身着素衣,袅袅婀娜的女子走近屋内。向夏天隔着屏风细望,见她脸色有些惨白,衣裳上边还沾染了好些灰尘,饶是如此,还是难掩她的貌美清绝。要说向夏天是清新碧玉的美,那么此女子就是落落大方的美。

    “民女参见将军。”

    那女子低着头拂了拂身,声音如黄莺呖呖,保持着矜持姿态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孙姑娘,是吧?”

    “是。民女姓孙,小名软儿。”

    “哦,孙姑娘前来,不知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“将军,民女始终不敢忘却将军那日的救命之恩,民女无以为报,唯有以身相许,还请将军收下民女。”孙软儿立时跪下,语气恳切。

    向夏天也顿时握紧了双拳,忿忿地咬牙切齿,好你个赵云赵子龙!还说你是清白的,人姑娘都让你收了她!还有什么救命之恩,以身相许!看来他这趟出使,收获还不少嘛!

    赵云担忧地望了眼屏风,又忙站起身,想扶又不敢扶,只无奈道:“孙姑娘这是作何?先起来再说!”

    “将军答应了民女,民女方才起。否则,民女是万不肯起。”孙软儿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“孙姑娘这又是何必?我们不过萍水相逢一场,姑娘那日有难,我恰好路过逢见,出手相助是理所应当,情理之中,还请姑娘不要再将此事放于心上。我相信若是换了旁人,遇到那时的情况,都会对姑娘施以援手的。何况我已经告诉过姑娘,我家中已有良妻,并许诺我永远都只是她一人的夫君,我今生也再不会有第二个女人,我断不会违背承诺,还请姑娘不要为难我。姑娘若真想报恩,不使我左右为难,就是最好的办法。”赵云劝慰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听他的这一番话,不自觉地勾起笑容,心中怨气也消减了不少。她也真是的,一时醋劲儿上来,就不分青红皂白,一顿无理取闹。她倒忘了,她的良婿可是赵云赵子龙,赵子龙是她的夫君

    孙软儿梨花带雨地哭泣着,呜咽恳求道:“那日,若不是将军出手相救,我我就被那帮禽兽给给玷污了,民女感激将军的恩情。如今,民女家破人亡,一贫如洗,实是不知如何回报将军,只剩下这一副堪堪身躯。民女知晓,将军已有夫人,将军说过得话民女不敢忘。将军放心,民女绝不会让将军为难,也不敢让将军为难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又是何苦?”

    “将军与夫人伉俪情深,珠联璧合,民女自知身份卑贱,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。只是民女想凭着这一双手,还有一些力气,下半辈子好好伺候将军与夫人,以报答将军昔日恩情。将军不必为难,只要让民女留下,为奴为婢,民女都心甘情愿,甘之若饴。”孙软儿苦苦央求道。

    “我府中已经不缺奴婢丫鬟,夫人也不大喜欢府里来外人,我需尊重夫人的意愿,所以我不能留你。你也是个知恩懂礼的姑娘,我会叫下人给你一些银两,你且走吧。将来的日子,自己好好过下去。来人”赵云唤一声。

    “将军!求将军不要赶民女走!将军若执意让民女离去,民女唯有以死谢恩!”孙软儿大声呼道。

    这一声把向夏天都给惊着,只见孙软儿已哭成个泪人,她看着都心疼难过,差一点就欲上前扶起她。

    “你”赵云紧锁眉头,抚着脑袋,踱着步来回。他在疆场上是得意顺心,可在这种人情世故上,他是真的没办法。

    又听得孙软儿的腹中发出饥肠辘辘的一声,赵云这才瞥了眼她,见她的裙摆都是泥泞脏秽。

    “你饿了?你怎么这副模样?”赵云问出声。

    孙软儿毫无血色的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,如实答道:“民女已经两日未进过食”

    “那你为何不吃东西?”

    “身上没银两民女将最后一点首饰拿去典当,换成银两,都作为了船费”孙软儿轻声答道。

    “江东到这儿,迢迢千里,你要我说你什么好?”赵云叹声气。

    孙软儿趁势再求情:“将军,民女的家人都丧命于战乱之中,只留下了民女一人,无依无靠。若不是将军那日将民女从虎口中救下,给了民女一条生路,给了民女活下去的机会,民女恐怕也早已去了黄泉之下,与家人团聚。民女本已万念俱灰,是将军给了我一点希望,民女如今仅靠着那一点报恩的希望苟活于这人世上。如若将军也不肯收纳民女,民女除了死,再没别的出路。难道要民女重返江东,再入虎口吗?将军救得了民女一次,却救不了民女第二次。民女以后所碰见的人,也未必都如将军一般仗义善良。将军若是要民女走,就是要民女自寻死路。”

    “不,话不是这么说。你还有别的路可以走,一些银两若不够你花,我可以给你足够多的银两,你也可以留在这江夏,独自生活下去。非不是要留在我府中”

    “将军于民女,已有救命大恩,民女怎敢再要将军的恩惠?民女受之有愧,万不敢受!民女只是为了报答将军而苟延残喘,若是民女非但不能回报将军,还要连累将军,使得将军再施恩于民女,民女自惭形秽,也没有脸面再存于世间!将军,还是让民女去了吧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