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三章 吃醋算账,撒娇求饶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糜良这哪还有名门贵公子的模样?分明就是条丧家之犬,还是为人们所唾弃的犬。家兵们又苦于不敢发作,任由百姓骂嘴出手,只能加快脚下步伐,尽快离开这是非之地。

    诸葛亮眼见着他们离去,叹气摇摇头,这才转过身。也是很久没看到自家的娘子,回头后仔细地上下瞧了番,再徐徐地朝她走去。

    黄月英紧张得手心出汗,抿了抿小嘴,抬头甜笑着唤道:“孔明大人,主公说你们近日才回来,怎么提前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怎么,不想早些见到我?”

    “没有,绝对没有”黄月英摆摆手。

    别看她平时一副不好欺负的样子,这面对诸葛亮时,那盛气凌人的架势可丝毫不见,向夏天捂嘴偷笑着。其实她自己也是差不多

    “差事提前办完,也就早些回来了。要不是提前回来,还不知道你们又要捅什么篓子。”诸葛亮数落着二人。瞧了眼自家娘子,又瞥了眼向夏天,一脸惊讶:“你们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?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子?”二人不自知地同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的脸怎么都红肿了,是不是吃坏了什么东西?子龙都没发现吗?”诸葛亮担忧出声。

    两姐妹对视了眼,不知是当哭还是当笑。赵云也被诸葛亮的话给说笑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他欣赏不来”向夏天无奈笑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黄月英觉着丢脸得紧,上前挽住诸葛亮的手臂:“孔明大人,不是红肿,也不是吃坏了东西,你听我慢慢和你说”

    “是说你近日来又闯了多少祸?”

    “哎呀,哪有这回事走走走,我们回去说。”黄月英忙拉着诸葛亮走开。

    “回去我再和你算账。”诸葛亮敲敲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“啊?算什么账啊?孔明大人,我一直都很乖的。”

    “嘿,军师!这账可千万要好好算,仔细算,可不是那么容易算清的!”向夏天叉腰冲走远的二人唤道,黄月英回头朝她比了个鬼脸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甘示弱地回了她个鬼脸,冲她翻了个白眼。哪知,下一秒,就被赵云捏住脸蛋:“军师说得不错,是该好好算算账。”

    “唉,我我我没有!我几乎天天待在家中,别提多安分了!”向夏天嗔着大眼,又摆出那副无辜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是吗?卫义,是这样的吗?”赵云勾着笑,问道一旁的卫义。

    就在赵云问他的同时,向夏天赶紧瞪了眼卫义。可把卫义难得,又傻憨地搔起脑袋:“啊?这,这我也不知道啊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没事,待会儿就会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啊?”向夏天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云却答非所问,云淡风轻地笑道:“没什么。你好像胖了些,脸上的肉都多了些”

    “什么?!是真的?!啊!我真的胖了!”顿时,响起一声嚎啕。

    “乖,胖些好。”赵云宠溺地摸了摸她的脑袋,又接着道:“回去我再检查下,身上胖没胖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的小脸倏然羞红,显然是想歪了,嗔怪道:“才不要你检查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赵云装作遗憾。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也回去吧?”向夏天喵了他几眼,挽起他的手臂也要大步走开。

    赵云发笑,由着她牵着自己走:“你先回家等我,我还要去主公那里复命。”

    “啊?还要去复命啊?”这叫她怎么舍得再松开手呢?

    “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”向夏天叹声气,靠着他的手臂上蹭了蹭。

    赵云摸着她毛茸茸的脑袋,以示安慰,这妮子还是这么爱撒娇。又对卫义唤道:“卫义,将她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我这就来。”卫义一时看他们恩爱,看得入了神,愣在原地好久。他还顺带招呼了下那名孩童,让他早些回去。

    孩子拿着钱兴高采烈地回了家去,百姓们看了场精彩的大戏,既开了眼界,又解了心中的怨气,心满意足地散开来。糜良被抬着呜声咽咽回了府上,回到家中后被其父和其叔伯狠狠地教训了番。谁又不知如今的刘备文要仰仗诸葛亮,武要依靠赵云呢?竟还惹上了这二人,真是家门不幸

    糜家在前期刘备困苦起家时,确实给予了很多物质上的帮助,备受刘备的器重。只是到后来,刘备的势力渐增,家族支系渐渐庞大起来,糜家无论在军中的地位,还是对刘备而言,总是不比之前那样重要了。而且糜芳曾在长坂坡上传过赵云投敌的谣言,一直担心赵云会记恨在心,而今糜良这不争气的儿子竟又调戏上了他的夫人,认为赵云一定对自家恨之入骨,所以对赵云多有忌惮和隔阂。赵云和关张的关系也交好,看不惯赵云的同时,对关张自也没什么好眼光。不知道将来关羽大意失荆州时,糜芳不仅不施以援手,还降敌,与此是否有着些许关系呢

    向夏天在府门外来回踱步,张望多时。虽才分别一刻,仍是坐立难安,等不及想第一时间再见上。

    总算,又等到了他

    “子龙!”向夏天兴奋地朝他挥挥手,一路小跑过去。

    “娘子!”赵云张开臂膀,将她抱入怀中转了个圈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向夏天开心地笑着。

    “怎么站在家门外等,我是让你在家中等,笨娘子。”赵云放下她,刮了刮她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我太想你了!”向夏天亲昵地抱着他的颈脖。

    “我也想你,走,进去说。容为夫再换身衣裳。”赵云牵起她的手往里走。

    “走,我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娘子真是越来越贤惠了,我该奖励你什么好呢?”赵云侧着脸,坏笑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向夏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望向他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”赵云神秘一笑,忽然间将她横抱起,直冲进府内。

    “啊!赵子龙!你吓死我了!”向夏天猝不及防,赶忙抱住他,嘴上埋怨着,心里可甜着。

    府上的家丁和丫鬟见着都捂嘴偷笑,将军和夫人真是好般配恩爱

    二人回房后,帮赵云换上轻装便服,向夏天才替他系好腰带,就被赵云握住手,再搂住腰,一把往自己怀里带,让她坐在自己腿上,薄唇已压下去。

    “唔”一阵天旋地转后的热吻,二人呼吸声重,缠绵久久。

    殊不知每一次的离别都是煎熬,每一次的重逢都是珍贵且珍惜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想我?嗯?”赵云附在她耳畔,喘息着声,极具魅惑。

    “有。想,很想”向夏天紧紧地抱着他,抵着他的肩。他的肩不仅承载着天下,亦是她的停靠故里。

    “有多想?”赵云咬上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“每天梦里都是你,醒来之后也全都是你”向夏天的嗓音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你。”赵云满足地轻笑出声,将她摆坐正。

    向夏天靠着他的肩,在他胸前划着小圈圈,埋怨道:“怎么去了那么久?让我等得好苦。”

    “辛苦娘子了。不过,我还没兴师问罪娘子,娘子反倒先怪起我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啦?”向夏天睁着大眼,嘟囔着嘴,坐起身与他相视。

    “娘子,可是要我一一数明。我知娘子脸皮薄,应该会不好意思听。”赵云捋着她的发丝,邪魅笑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还不明所以,傻愣地望着他。接着,只听他缓缓道来:“听说娘子和军师夫人曾被一群男人追着满城跑;又听说娘子女扮男装,参加了个什么比武招亲,惹得那招亲的人家不肯放人,此事还劳烦了主公出面解决;再比如,今日之事,娘子身着艳丽,打扮娇美,又是一群男人在底下仰望欢呼,糜家那小子还在众目睽睽之下握住你的手。如此种种,娘子是不是该向为夫好好解释一下?嗯?”

    “我”向夏天还真被说得不好意思,冲他吐吐舌。实在没脸看着他说,将脑袋埋到他的颈窝,撒着娇:“子龙,这其中都有误会!你听我一桩一件,慢慢地和你解释。”

    “嗯,今夜漫漫,来为夫房中,为夫自当洗耳恭听。”

    “我我我”向夏天一害羞,话就说不利索。

    “大哥怎么都给你说了!”向夏天哼哼唧唧。

    “你啊,闯祸倒也罢了,还麻烦了主公。”赵云无奈点点她的额头。

    向夏天捂掖着额头,委屈巴巴道:“我知道错了啦!再说,那祸也不全是我一人闯的,也都有她的份!”

    向夏天气势汹汹地指着左边,左边是诸葛亮的府邸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黄月英也以相同的口吻,并做出同样的动作,手指右方:“孔明大人,不能全怪我!要怪也要怪她!”

    赵云握住她的小手,收回来,无奈道:“军师夫人自会有军师管教,无需你我操心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子龙,你最好啦!你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我吧”向夏天在他的颈窝下蹭来蹭去,各种卖萌撒娇求原谅。

    赵云真是拿她没办法,被她蹭地痒痒得紧,笑个不停。

    适时,一名下人煞风景地敲了敲门:“将军。”

    小剧场:

    夏天:“子龙,你最近变了。”

    赵云:“为夫变得如何了?”

    夏天:“你变坏了越来越会撩人了”

    赵云:“那夫人可还喜欢?”

    夏天:“”

    夏天:“喜欢。”

    赵云:“就知夫人喜欢,为夫一定会在这方面再下功夫,更加努力,取得进步。”

    夏天一脸骄傲,有夫如此,夫复何求呀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