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诸葛出面,巧舌化解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回来的,末将怎敢不尽忠职守,擅离军师。只是太过思念家妻,便快了军师一步。还请夫人莫要怪罪。”赵云羞笑道。

    “得亏你快一步回来,不然你娘子的便宜就要叫人占喽。”黄月英偷笑着。

    “嘿,你!又胡言乱语了!就算子龙没赶回来,我也不会让此流氓得逞,姑奶奶我也不是好欺负的!”向夏天不服气地亮出一双拳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你不好欺负啦。唉,江山易改本性难移,穿得这样漂亮淑女,一说话全给暴露了,白搭!”黄月英奚落着。

    “这有什么关系,借你一句话,反正子龙也不会嫌弃。是不是,子龙?”向夏天一脸傲娇。

    “是,是。我怎敢嫌弃?”赵云无奈失笑。

    这三人在这边叙旧聊得正欢,一时倒忽略了一旁围成团的家兵和倒地的糜良。那些家兵早就听说过赵云的大名,想当初长坂坡上百万曹军都擒拿不住他,浑身是胆,无双武艺,他们几个加一起又岂会是他的对手?他们现在瞧都不敢瞧一眼,更别提拿出刚刚的威慑吓唬人的气势。只得装腔作势,表现出一副护主心切的模样,围着糜良团团转,一会儿止血,一会儿安慰着。

    “仙姑,夫人,我回来了。”卫义怀抱着一大簇花,朝他们呼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!将军怎么也在这儿?将军回来啦!”卫义见到赵云的身影,赶忙加快脚步,上前欲行一番礼。

    “卫义,许久不见了,你跑哪儿去了?你这是”赵云指了指他怀中,疑惑问道。

    “将军,是仙姑和夫人心善,见这卖花童可怜,帮他将这些花都卖出去。”卫义咧着嘴,边说边将这些花都放到地上。对着台下的人喊一声:“你们谁还要买花?”

    嘿,好家伙,这会儿谁还敢买?且不说台上正有人流着血,就是这台上的几名大人物他们也都惹不起。要知道刚刚觊觎的是赵将军的夫人,他们恨不得现在就将眼珠子挖掉,他们才不想与那糜良的下场一样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要了”台下的人纷纷退后几步,摆着手拒绝。

    “不要算了,反正这些钱也够这小孩花上好一阵了。”卫义没趣地摸摸额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些银子,是糜公子的赏赐,我们推脱不得,只好笑纳了。卫义,等会你拿去分给城中有需要的人。”向夏天将一大袋钱两丢出去。

    卫义稳稳当当地接住,乐呵呵问道:“糜公子?是哪位公子这么好?”

    黄月英指了指他身后,卫义回过头看见手忙脚乱的一团人,好奇地上前几步细细观察。这不看还好,一看吓一跳:“哎呀,将军,那人是你刺的吗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赵云淡淡地答了声。

    “将军,你为何刺他啊?他不是个好人吗?”卫义搔搔后脑勺,不解。

    “他才不是什么好人!大个子,你不知道,那人刚刚要占你家仙姑的便宜,还逼迫我俩跟他回府,谁不知道他怀揣着的那些不正经的心思!我呸!虽说经商也不是什么正道,但是糜家的声望还是摆在那儿的,就要坏在他这等纨绔子弟的手上了!”黄月英既忿懑不平,又轻藐不屑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卫义大呼一声,脸色霎变。流星大步,大力将那些家兵给推开,走到糜良身旁,重重地踹上一脚:“你个流氓,色胚,登徒子,衣冠禽兽”

    后来嫌一脚不解气,又狠狠地再踹上两脚,三脚。可把那些家兵急得,想伸出手阻拦又不敢,只能嘴上劝道:“哎唷,好汉不要再踢了,再踢我家公子就不行了,要出人命了”

    “卫义,算了。”向夏天看不下去,出声阻拦。

    “仙姑,这、这怎么能算了?这种人色胆包天,一定要好好教训!”卫义横着脸,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打了。我也没叫他得逞,子龙也为我刺了他一枪,差不多可以了。”向夏天蹙着眉。她又岂想看到此等人继续留存人间,逍遥快活地去祸害其他人,只是终究还是要顾虑到糜家的颜面和势力啊。

    卫义不知其中利害,仍是不肯收手。向夏天无奈摇头,在赵云耳边说了几句。之后,赵云的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好,板着一张脸,更显将军气势,命令道:“卫义,停下。将我的枪取来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将军!”卫义兴冲冲地得令。

    只见卫义瞪着双虎目,向前几步,狠狠地踩在糜良身上,攥住银枪,再大力拧一把取出。糜良本觉着喘不过气,而后又是一股钻心的痛,他平生从未经历过的痛,他绝望地叫出声:“啊”

    “哼”卫义走开前,嫌弃地将他踹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公子”家兵惊恐地纷纷围上去。

    “将军,给。”卫义恭敬地呈递银枪。

    “可惜它沾染上了污秽的血。”赵云怅然接过。

    “回去我帮你清洗。”向夏天莞尔,摸了摸银枪,又握住他的手。

    “不必劳烦娘子,娘子没事就好。”赵云温柔笑望着她。

    卫义见到他们二人这样,自是欢喜羡慕,又有些失落。黄月英亦艳羡地望着他二人,只是还未羡得几时,自家夫君也匆匆赶到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诸葛亮皱着眉,打量着四周的一片狼藉,还有围观的百姓。

    “军师。”赵云见状,连忙到他身旁复命,二人交谈了好一会儿。

    “喂,你不上前打声招呼?”风水轮流转,这下子轮到黄月英失神,向夏天笑趣。

    “我”黄月英难为情,支支吾吾,半天杵在原地。忽然,眼睛睁大,心跳漏了一拍。原来是诸葛亮望了她一眼,只是就一眼,诸葛亮就将目光放到一旁痛得打滚的糜良身上。

    诸葛亮缓缓走到台上,保持着一贯的优雅风度。

    “去,快去啊。”向夏天将黄月英推上前。

    黄月英被推到诸葛亮的面前,尴尬地一笑,傻傻地唤了声:“孔明大人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诸葛亮轻轻应了声,便绕开了她,走到糜良跟前。

    黄月英懊恼地撅着小嘴,沮丧转回身看着诸葛亮的背影,向夏天贴心地搭了搭她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糜良公子,糜良公子,可还好?”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”糜良喘着大气,艰难地咬着字。他脸色惨白,面部狰狞,额间不断地往外渗着冷汗,衣襟上染了大片红色,这还需要问还好?一看就很不好!

    “在下诸葛亮,刚刚我部的‘牙门将军’赵云多有得罪,还请公子见谅。”诸葛亮朝他俯身抱一拳。

    “呵一个个都要我见谅?我告诉你,休想!回去我就告诉家父定要你和那个赵云吃不了兜着走!”糜良费了好大一番力气,才说完这句话。看来赵云还是刺偏了些,若铁石心肠一些,刺中他的胸腔,他现在还有力气在这强硬?

    “非也,非也,此言差矣。糜良公子,在下请公子见谅,不仅是真的希望公子见谅,而且还是给公子的一条良策。趁着这事还没闹开来,公子若肯息事宁人,那还好办。既不会与我,还有那赵将军为难,又能于家族名声不受损。不然,公子若心怀怨恨,不愿彼此相安无事,执意要我与赵将军吃不了兜着走,那我们也救不了公子了。”诸葛亮真切恳言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在下的意思是,如若不然,我和赵将军,只好如实相告主公,还有公子的家父与叔伯。请他们出面彻查此事,再将事情的缘由结果昭告于城中。虽说是彻查此事,可到那时,还不知道会查出些其他什么相关的事来。接着,百姓再一传十,十传百,糜家的名望和声誉扫地,这商可也不好经喽。对了,还有,公子还不知吧?公子方才欲轻薄玷辱的姑娘,乃是赵将军之妻,也是一名巾帼女杰,在军中也是将职加身——号‘奋威将军’。若由二位将军,还有老夫出面,这事恐怕想大而化小都难,亮还请公子三思。”

    “你!诸葛亮赵云我记住你们了!”糜良愤怒地想直指诸葛亮,奈何手上实在提不起力气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不仅要记住我们,还务须记住亮刚刚说得一番话。”诸葛亮淡然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”糜良怒火满腔,气血上涌,竟吐出一大口鲜血。

    “你们,还不赶快带公子去就医。”诸葛亮命令着那些家兵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小的们这就去”家兵三五成群地抬扛起糜良,匆忙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家兵将糜良抬下去时,那些台下的人看得都好不过瘾,总算有人替他们出了口恶气!而且还是敬仰威武的赵云将军,可不痛快!有些人甚至还捡起地上的石子儿,菜摊旁的烂菜叶砸上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