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一章 银枪出刺,赵云归来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再者要是去了糜府,身份可不就暴露了?等糜家人在刘备耳边一吹风,又要责怪她俩了。

    “敢问公子,这些随从下人是干嘛用的?区区几朵花,也要我姐妹二人动手辛苦跑一趟?”向夏天面色不悦,没好气地讥讽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啊,他们的手是拿刀剑的,不是捧花的。何况大男人抱着花走在大街上,不合身份,不成体统。还请二位姑娘看在在下的一些薄面上,辛苦一下。”糜良的脸色也没好到哪去,还没见过这么不好搞定的两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若是不依呢?”向夏天冷言冷语。

    “呵,不依?”糜良勾着嘴角,饶有兴致地望着二人,见她们二人非但毫无惧色,反而还增添了些傲气。

    糜良一步步走近着二人,嘴里还念念有词:“还挺有脾气的呵,比起那些个花,倒真算得上是尤物。”

    “你二人尽管试试,不依,他们会放你二人走吗?”糜良得意地笑着,拍拍掌,那些个家兵手持刀戟纷纷向前将她二人包围住。

    “糜公子,好歹糜家也是名门望族,就算公子不为自己的名声着想,难道也不为你父伯的名声想想吗?”向夏天疾言令色,黄月英也已然攥紧了双拳,随时准备好动手。只是这一旦动起手来,定也少不了番麻烦。如果这花花公子再这样纠缠不休下去,她们自是不会客气,也当是为无辜贤良的百姓除一害。

    “姑娘也知我糜家乃一方望族,家中仆役上万,商贾门徒遍天下,就是在军中也功劳赫赫,就连那刘备都要听我父伯的话,多少人挤破脑袋想踏进我家门槛,二位姑娘还要这样不识趣吗?我不过是想请二位姑娘帮个小忙,这与名声又有何碍?二位姑娘还真是爱说笑,呵呵。”糜良的一番自吹自擂,显然已经让他自己有些飘然过头,那双眼丝毫不避讳地细瞧着二人,那小眼神简直恨不得吃了她们。

    “既然公子都不在乎旁人的议论,不介意有碍名声,那小女也没话说。”向夏天一派淡定。

    “那请吧”糜良觉着差不多已得逞,伸出手摆了个请的架势。

    谁知下一秒,就被向夏天打脸:“这样吧,我们还有个朋友稍后就到,等我那朋友到了,可以由我那位朋友代劳。我们若这样贸然走开,我那朋友找不着我俩,他也会着急的。”

    “呵,是吗?”糜良面色黑沉,磨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还请公子体谅,不要为难我二人。”向夏天淡然地笑着。

    糜良紧锁着眉头,此刻这笑容在他眼里看来无疑是挑衅!好美丽聪慧的女人,好自信狡猾的女人。这男人的征服欲一旦被激起,越是难得到,就越是要去争取,以证明自己。

    “行啊,我会体谅的。我会派人在此候着你们的那个朋友,等他到了,就告知那人你们的去向,会让他放心的。到时再让他去接你们,这下你们可安心随我回府了?”糜良一脸冷峻,也已没多少耐心。

    “没想到公子这么着急赏花吗?其实这赏花应要慢慢赏,细细赏,若像公子这般心急,即便我姐妹二人将这些花送到贵府上,公子也难以真正欣赏到花的美观。当然,人也一样。公子若是真心急,不妨就在此地欣赏,还能与我姐妹二人,和这天下之人,共同赏此花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。公子,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好能说的一张嘴,你心还挺大的,还有心思管这天下之人。”糜良嘲讽道。

    “生在世上,行善积德,从善如流,乃是正道。也许是比公子的心要大了些许。”向夏天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“什么正不正道,那我告诉你,你的心不止比我大了些许,而是大了许多。我乃贵人,拖青纡紫,朱丹其毂。他们都是些什么人?不过都是些下作的贱人,能与我相较吗?配与我一起赏花吗?所以,这花只能我一人赏,唯我一人赏。姑娘,莫要再多言,还是请吧。”糜良生出几分愤懑怒气,开始口不择言。

    “恕小女难从命。”向夏天有礼有节,语气铿锵坚定。

    “听到没有,恕难从命。你就不要再死皮赖脸地胡搅蛮缠了!”黄月英一副凶巴巴的样子。  “你们是敬酒不吃吃罚酒!”糜良气得不轻,指着她二人,破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公子于我们有恩惠,敬酒也应是我俩敬公子,还轮不着公子来敬我们哩。”向夏天打趣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,你们”糜良气得手直打抖,再一声令下:“给我拿下此出言不逊的二女!”

    顿时,所有家兵手握的矛头都指向她二人。向夏天下意识地握紧拳头,与黄月英相视了眼,默契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还未待她们出手,台下已有人开始为她们抱不平:“欺负二位姑娘算什么本事!”

    “你糜良说得冠冕堂皇,谁不知道你干得那些龌龊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就是”

    一言既出,群起附应。

    向夏天握着的拳头松开,语气也缓和了些:“小女未曾有对公子不敬之意,公子恐是误会了。公子为人大方,应是宽容海量,还请公子见谅”

    糜良再被台下的人指指点点,说了一通后,更觉挂不住脸,大力将袖一挥拂:“你别和我说这么多,我不想再听你废话。我就不信今日使唤不动你,跟我走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糜良的魔爪已迅速伸向向夏天,并且一把抓住。向夏天的脸色倏然暗沉,眼神凌冽,冷冰冰道:“放手!”

    “她让你放手!你放手!”黄月英上前拦下。

    “跟我走,走啊!”糜良回头,怒吼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岂能再容他造次,已忍让了他许久,拳头再次攥紧,正欲举起出手。哪知,却有人先她一步出手。

    不是黄月英,是

    远处人群外,突然间,一把银枪朝这儿射来。

    是一把银枪!

    那把银枪对准了糜良,笔直地刺向他。只听得糜良的一声痛苦惨叫:“啊”

    糜良被刺中肩背,甩飞出去,又被台子的木柱弹回,跌落在地。这一来一回的碰撞可把他折腾得,头晕脑涨,眼冒金星,银枪还插在肩背里,疼得他冷汗直冒,呻吟不止。那些家兵吓得忙上前,团团护住,嘴里还骂骂咧咧:“是谁?!是哪个小人,敢对我家公子不利!是不是活腻了!是谁,有种的站出来!”

    “是我!”人群之外,一声响应。

    是熟悉的声音,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声音,向夏天激动地四处找寻着。

    “你又是谁?!你倒是出来啊!”那些家兵还不知死活地叫嚣着。

    “常山赵子龙!”伴随着这一声响,赵云出现在所有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簇拥着的人们听闻赵云大名,连忙让开一条路,有些还抬头敬仰膜拜着:“是赵云将军啊!”

    台上的向夏天看着他,大步俊逸地朝她走来。多少个日夜里,多少个梦里,她幻想着分别过后的重逢。许多种,千百种情况,她都预想过。可哪晓得他们竟是以这种方式,这副画面而重逢,这在她的意料之外,恐怕任谁谁也想不到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赵云?”黄月英问道,还不忘细细打量他一番。

    见身旁的人不作答,已陷入痴呆状态,黄月英捂嘴偷笑,推搡了下她:“喂,要不要看得这么入迷,他人都要走到跟前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我我”向夏天这才回过神,小脸又不争气地羞红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啊?”黄月英还没见过她这副模样,颇觉新鲜。不过见她这样,就算她不答也知,这名朝她们走来的男人就是她的心上人——猛将军赵云!

    等赵云快走到面前,向夏天才反应过来,迎了上去。他俩四目相对,许是有段时日未见,二人都有些羞涩。

    “娘子”赵云款款深情唤出声,上前握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子龙,你回来了”不知为何,向夏天竟有些想哭,哽咽。她望着日思夜想的他,目光再舍不得离开。他还是那样潇洒帅气,好像也未见瘦削,看来这次的出使应该没有太苦。心中涌上一股欣慰之感的同时,又觉着自豪骄傲,果然是自个儿的心上人,怎么看都怎么好看,越看越好看。

    “嗯,我回来了。你没事吧?为何在这?怎么穿成这样?”赵云蹙着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事。这个说来话长,回去我再和你细说”向夏天有些惭愧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赵云点点下颚应着,想捋她的发丝,想拥她入怀,想怀抱着她只是这台下还有许多双眼睛望着,仅仅是握着她的手,他都有些别扭地害羞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赵云。”一旁的黄月英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是。你是夫人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?”

    “军师和我提起过,拜见夫人。”赵云朝她俯身抱拳。

    “都是自家人,不用客气。怎么不见孔明大人?你们没有一起回来吗?”黄月英的脸上有些失落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