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二十章 妖娆使计,公子闹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诶,等一等,现在让卫义回去,跑一趟来回也够呛的。我们为何非要想着取钱,换个法子试试?”黄月英出声劝道。

    这话倒给向夏天提了醒,向夏天灵机一动,兴奋道:“对呀!我们可以变通,变个法子。我们不一定非要买他的花,我们买也才两朵,不过五个铜板。或者,我们可以帮他卖花。”

    “卖花?”月英卫义二人不解地看向她。

    接下来,这条街道上来往熙攘,人声鼎沸,大伙儿都挤簇着在看什么热闹。

    只见向夏天和黄月英二人,不知在哪儿找到的一个小红台,她二人正站在这红台上嘴里衔着花,曼妙生姿着。曼妙生姿是看在那些个男人眼里,实际上二人就是来回走着步。不过,这已经够台下的人赏心悦目的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样有些丢脸”黄月英皱着眉,有些不大乐意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说换个法子嘛?”向夏天拉过黄月英,二人一边携手转着圈,一边私语着。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有用吗?”黄月英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一定有用,看我的。”向夏天自信一笑。

    接着,向夏天别扭地抛着媚眼,挥动着裙袖,步伐灵动向前,好像每一步都牵动着台下男人们的心。走到台前边,将嘴里衔着的花握在手心里,俯下身将花拿近那些男人们。那些男人们都闭上眼,深深地嗅上一嗅,再睁眼时,望向美艳的向夏天,已然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大口拍手赞美道:“好,好!姑娘生得好生美”

    “公子们有礼了。”向夏天站起身,微微一拂身。再将花潇洒地抛出去,抛落在人群之中,男人们皆蜂拥去抢。

    “唉,我拿到了!是我的,你们都别抢!”

    “那姑娘分明是看着我扔的,怎么就变成你的了?拿来!”

    “不服的就打一架,谁打赢了这花就是谁的!”

    黄月英看得可谓是瞠目结舌,满脸佩服地望着向夏天:“这也可以?”

    “你试试?”向夏天唆使着。

    此刻,卫义的内心滋味无比煎熬复杂,这要传到将军耳朵里可怎么办?将军一定会怪罪他的,但是仙姑要做的事他又岂能拦得住?

    “好,不就是抛花吗!我也会。”说罢,黄月英也一番挤眉弄眼,踏着大步,将花向人群中一抛,又引起了一阵骚动。

    “唉,公子们别抢呀。我们这儿的花还有很多,一朵只需三个铜板,你们要不要?”不知何时,向夏天嘴里又叼上一朵,手中还拿着几朵。

    “要要要,我们要!”

    “多少铜板我们都买!”

    “我要五十朵!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百朵!”

    男人们的叫嚣声此起彼伏,向夏天赶忙趁热打铁,一边将花递给台下的男人,一边收着铜板,黄月英有模有样地学着。不多时,二人的手已经握不住溢出的铜板,只得撩起外裙装盛着,这一来那些男人们的眼更是看得直勾勾。

    卫义吓得赶紧上台,帮她二人收着铜板:“仙姑,夫人,我来我来!这些男人都是些登徒子,你们注意些啊!差不多就可以啦。”

    “嘻嘻,我们知道啦。正因为他们都是些登徒子,我们才更要狠狠地赚它一笔!我们会有分寸的,你放心吧。你去问问那小孩子还有没有花,我们这儿都要卖完了。”黄月英骄傲地说着,心中生出一种自豪感,倒真不想停下了。做善事不容易,可是她们也乐在其中。

    “还卖啊?”卫义张着嘴问道。

    “卖!那小孩子还有多少,我们就卖多少!快去快去”黄月英推搡着卫义。

    小孩子是高兴了,乐呵呵地傻笑着。卫义一脸幽怨,瘪着个嘴,往小孩跟前一站:“喂,你还有没有多的花?”

    “有”小孩收起笑容,小心地应声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随你去取,早些卖完早好。”

    这边男人们抢花抢得激烈,只为博得美人的青睐。突然,一排家兵将台下的这些人都冲散开。

    “干嘛啊?你谁啊?”

    “糜良公子到此,还不都速速让开!”家兵凶狠地以戟指人。

    这些好色之徒还是贪生怕死了些,让开一条道后,只见一名身着华服,流里流气的公子哥正朝她二人徐徐走来。那公子哥一副痞邪笑容,自以为很有魅力,还朝她二人眯眼放电。再端庄典雅的服饰都难掩这人的流氓气质

    那人提起裤裙,一步步走上台,走到二人面前,俯身抱拳:“在下糜良。”

    “糜芳和糜竺是你的什么人?”向夏天挑挑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糜芳乃我家父,糜竺乃是我大伯。姑娘怎知?姑娘识得家父与大伯?”

    “公子姓糜,‘糜’姓本就少有耳闻。又听闻刘皇叔进驻江夏,公子的家父和大伯既是皇叔的家臣,又是皇叔的谋士,小女子不才,也早有耳闻。故大胆揣测了番,还望公子恕罪。”向夏天皮笑肉不笑。

    原来是糜家人,她对糜芳那人可没什么好印象。上次长坂坡一战,糜芳曾散播谣言,侮辱赵云,谎说赵云背主投曹,殊不知他自己才是那个贪生怕死的鼠辈,只不过是曹军没找到头上,曹军要攻打到他头上,他准是二话不说第一个投降。糜芳虽是小人,却也不好得罪,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。糜家世代经商,财产丰厚,曾一度资助扶持刘备,所以糜家势力在军中地位也举足轻重。更何况已故的糜夫人是糜竺和糜芳的小妹,也是刘备的夫人,曾待向夏天也不错,这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嘛。

    “哎呀,姑娘好聪慧。姑娘生得花容月貌,蕙质兰心,我怎舍得怪罪啊?”糜良两眼放光,说着的同时,已经伸出一双魔爪欲要搭上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蹙着眉闪躲开来,黄月英及时护上去:“不知公子为何事而来?若没其他事的话,容我俩告退。”

    说罢,黄月英已经拉着向夏天走开。糜良赶紧拦住去路,行礼道:“二位姑娘留步,留步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有事?”黄月英皱眉,不耐烦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见二位姑娘苦苦卖花只为求得些些钱财,心生怜意,欲助得二位姑娘。”

    “哦?怎么个助法?”向夏天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闲时也爱摆弄些花花草草,近日府上正缺些花色。二位姑娘”糜良的目光从未离开过她二人,毫不避讳地细瞧着二人,走近一些,色眯眯道:“二位姑娘手中的花,好生明媚娇艳,正对本公子的眼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公子是想要小女这手中的花,那小女卖与公子就是,一朵花十两。”向夏天理直气壮地说着。既然有人送上门,不宰白不宰,反正他家中也不缺那些闲钱。

    “十两?”

    “嘿嘿”

    台下不乏幸灾乐祸的人,糜良的面色也有些难看,她是故意叫自己难堪。

    “呵,一朵花才十两?剩下的,我全包了!”糜良将袖子一挥,口气大着哩。又从怀中掏出一袋钱两,呈到二人面前:“这一袋银子,少说三百两,够了吧?”

    “公子出手好阔绰,那我姐妹二人谢过公子了。”二人拂一身,心满意足地接过钱袋。这下子不仅能帮到那个小孩子,还能捐助更多的穷苦人儿。

    “不知二位姑娘可会园艺?”

    “公子什么意思?”二人对视眼,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下想请二位姑娘,去我府上帮忙装点着院林。在下会另付二位姑娘的费用,二位姑娘可愿与我同往?”

    “真是不好意思,要辜负了公子的好意。我姐妹二人压根不会什么园艺装点,不过公子家财万贯,想来请专人负责处理,不会是什么难事。小女二人先行告退。”说完,二人大步流星地走开。

    “拦下!”糜良一声令下,家兵的刀戟叠交,拦下了二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公子这是作何?”二人皆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二位姑娘,莫要误会。二位姑娘既不会园艺,那更应该前往府中一趟,在下会请专人来教授二位姑娘手艺,二位姑娘以后可凭借这门手艺为生,如何?”糜良又走近二人,语气讨好。

    “多谢公子的一番心意,只是我姐妹二人懒得学那些中看不中用的手艺,不然也不会沦落至此,要靠卖花维持生计。还请公子让开,放我们离去。”向夏天已有些不胜其烦。若不是看在他是糜家公子的份上,她早就动手了。她也不能拿将军的官职身份去压他,此事要是传开了,横竖都是丢刘备的面子,一方是自家将领,一方又是自家亲戚,而且影响也不好,于名声亦不利。

    “诶,二位姑娘莫要这么绝情,二位姑娘既不想学,那就不学了!不过还是要劳烦二位姑娘将这些花都送到在下的府上去。”这个糜良不依不挠,在场的人谁不知他那些花花肠子。但凡黄花闺女进了他的府中,还能完好无损地出来吗?她俩倒是可以,但是她俩实在不想浪费时间在此等人身上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