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一十七章 菀菀秋柔,终是错过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罪将卫义,拜见主公。”卫义将手中的武器一扔,跪倒行礼。

    “先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

    “您就是刘皇叔?”娘子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在下。”刘备微微点了点下颚。

    “民女叩见皇叔。”娘子激动地赶忙下跪。

    “哎唷,你们快将她扶起来。”二人得令,不敢怠慢,连忙将她扶起身。

    只见娘子梨花带雨,声泪俱下,诉道:“皇叔可要为民女做主!”

    “姑娘且慢慢道来,能做得主,我一定替你做了!”

    “民女先谢过皇叔。民女名叫王秋柔,爹爹也是这附近一带的员外,今日爹爹替民女举行比武招亲,谁知被这可恶的负心汉和他的家仆给搅乱了,这负心汉答应了爹爹与民女成亲,却在拜堂之际又打伤我府丁,夺马而逃,爹爹也被气晕过去,还请皇叔替民女做这个主,惩治这负心汉!民女素来也知皇叔仁义之名,皇叔若不忍下手,民女可替自己讨回个公道!还请皇叔不要插手,宽恕民女”王秋柔一番哭啼莺语。

    二人面面相觑,再细瞧了下王秋柔,见她山眉水眼,清秀可人,倒也算得上是个美人儿。她再一含泪梨雨,叫谁看了都心疼。

    “卫义,是这么回事吗?”刘备厉声质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主公,是”卫义沮丧地应声,事到如今,他只能一人将罪祸揽下,也免得连累她们二人。可是他又哪晓得,刘备早知晓了此事的前因后果,现在不过是在他人面前装装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不跪下!先跟人姑娘道歉,回去再军法处置,五十大板!”刘备凶道。

    “诺。”卫义领命,不敢悖逆。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,但主公最大,仁义最大。

    卫义跪倒在地,对着王秋柔诚恳道:“今天我多有得罪,还请姑娘恕罪。我是一个粗人,不会说话,也不奢求能够得到姑娘的原谅。我知道我这些举动伤了姑娘的心,是我该死,姑娘要打要骂,我都绝无怨言!我都认,任凭姑娘处置!”

    “你”王秋柔蹙着眉,望向他。

    哪知,下一秒,王秋柔竟上前一把抱住卫义,念道:“我打你骂你作甚?吃累又讨不到好处,只要你跟我回去完婚,我们好好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二人吃惊地张着嘴,不怀好意地笑着,还窃窃私语道:“哇,这个千金还蛮对我胃口的。”

    “嗨!”刘备打断二人的私语。

    卫义从未被姑娘家这样抱过,大脑一片混沌,黝黑的脸颊羞红,黑红黑红的看着甚令人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他咽了咽口水,结巴道:“我我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?就一句话,你点点头答应也行。我求皇叔开恩赦免你,我也不和你闹了。刚刚我也有不对,我一时太气愤了,才会对你出手,没伤着你吧?”王秋柔真应了她的名字,温柔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”卫义傻憨憨地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没有就好,夫君”王秋柔小脸绯红,羞赧喊出声。

    “看来,祸事要变成喜事啦。”刘备敞开怀笑着道。

    二人也欢快点点头,摆出一副老母亲姿态。向夏天心中更是欣慰,想她穿越过后,第一个结交的人就是卫义,当时卫义还救了溺水的她,也是因为卫义与村子结缘。她和卫义最初相识,情谊也最长,如今终于盼到他成家,自是喜不胜喜,感激涕零。她已经开始盘算着,等子龙回来后,一起商量着,由他们包揽卫义娶亲时的聘礼,可不能叫人小瞧低看了他们家的傻卫义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因祸得福啦,我们由罪臣变成功臣了!”黄月英雀跃欢呼。

    “你还说我出息,你自己不也一样!”向夏天戳了戳她,眼神鄙夷。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啊,半斤八两。”刘备打趣道。

    可,就在这时,美好的氛围倏然打破。卫义慌忙退开怀抱,王秋柔始料未及,抱着他的双手顿在半空中,神色是掩饰不住的失落与失望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卫义抿着嘴,皱着眉,似是在思考什么,又似在纠结着什么。四周静悄悄地,安静得让人都不敢喘气。

    最终,卫义舒口气,抬眼与她四目相对,能听出卫义嗓音中的颤抖与些许哽咽:“秋柔我能这样喊你吗?”

    王秋柔点点头,强打起笑容应声:“自然”

    “我我对不起,我不能和你成亲。”卫义一脸决绝,决绝中又带着些不舍。

    “这样吗”王秋柔似是料到他会这样说,眼眶已经湿红,极力克制隐忍住情绪,颤颤问道:“为什么?是我配不上你吗?”

    “不,绝不是这样”卫义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为什么?”王秋柔痛苦地质问出声。

    “我”卫义有些难以启齿。

    “那个,不然我们退避下?留给他们说话。”刘备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麻烦主公。夜里凉,主公注意别受凉。我能单独和她谈谈吗?”卫义双目无神,失意无比。

    “去,好好谈。”刘备摆摆手。

    卫义微微点了点下颚,又望向王秋柔:“你愿意和我谈谈吗?”

    王秋柔点点头,擦拭着落下的泪。卫义上前扶住她,二人相偕走出一段距离,在这夜幕下,显得是那么般配,却又那么凄凉。

    不晓得过了多久,那边二人平静地交谈,这边她二人已让刘备先行回帐,也皆揣着心事。

    “你说卫义他怎么想的?我看那些传言是真不假,这姑娘样貌不俗,我见犹怜,我刚刚见她身手也不错,也是一位文武双全的奇女子。这样好的女子,他为何还拒绝了?他不可惜,我都替他可惜。”向夏天扼腕长叹,嵇风的娃娃也几岁大了吧,他也是时候该安定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是啊,他不可惜,我都替他可惜。”黄月英也感慨道,深意地望了眼向夏天,未曾被她察觉。

    卫义携着王秋柔缓缓走来,向夏天眼前一晃,突然觉得郎才女貌,岁月静好,也不过就是如此吧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”二人小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王秋柔强颜欢笑着,摇摇头,二人看在眼里也甚是心疼。黄月英上前安慰着她,向夏天蹙着眉,有些不满:“卫义,你到底怎么想的?这么好的姑娘,你”

    不待她教训完,卫义只颓唐地留下一句:“我累了,先回去歇息了”

    向夏天无奈摇摇头,也上前关切地询问王秋柔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王秋柔轻声道:“我没事”目光却还是从未离开过卫义,她就那样望着他的背影。

    一步,两步。

    一眼,两眼。

    直到再看不到他的身影,眼前的场景仿佛又回到刚才,耳边也响起他的话语

    “为什么?我既配得上你,为何,为何不肯娶我?”

    “我不能耽误辜负了你。”

    他说,不能耽误辜负了自己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她不解。

    “因为。”他顿了顿,当他再抬头时,眼里深沉似浩瀚大海。

    “我有更重要的人要守护”

    他有更重要的人要守护,更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她明白了,那种决绝,她看得懂,她也能够体会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这样了吧

    “你也别太难过,是那傻小子不懂得珍惜。你这么优秀,以后一定会遇到你的如意郎君。”向夏天拍拍她的肩膀,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,还要借你们吉言。”王秋柔打起精神,莞尔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也有些好奇,诚如她所说,你这样优秀,在这之前都没遇到过良人吗?”黄月英与向夏天对视一眼,问道。又察觉到这样问可能不太好,赶忙补充道:“我这样问,会不会太唐突了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。”王秋柔摇摇头,破涕为笑:“之前也遇到过几个,不过到最后都不了了之,无疾而终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二人皆疑惑,惊呼出声。

    难道是因为相处之后发觉她性格不好?可是就目前来看,也不会是性格上的原因吧

    “不瞒你们说,那是因为我的脚大,男人看了之后都嫌弃我。”王秋柔倒也大大方方地将裙子提起,露出她那双大脚。

    乍一看,与古代女子相比起来,确实是要大上几倍。但是平日里穿长裙遮盖,谁会在意到这些呢?只不过还是没遇到真爱罢了。

    “诶,那他看过没有?”黄月英好奇地问道,‘他’是指卫义。

    被她这么一问,向夏天也有些好奇。难不成自己家的傻卫义,也是因为姑娘脚大才嫌弃?应该也不会吧,卫义他不是那样肤浅的人吧

    “嗯,今日我早就给他看过了,他也未表现出嫌隙之意。我也以为,这次终于让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良人只是,终究运气差了些吧”王秋柔叹声气。

    二人相视,唏嘘不已。黄月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,向夏天不知却也不敢再多问。

    这一场闹剧,到最后终是由于王秋柔的不忍心而收场。王秋柔不想再让卫义为难,回去之后劝服了她爹爹,她爹爹才肯罢休。事后,刘备也遣人送去不少礼品以表歉意。

    过了一段时间后,这件事也渐渐被人遗忘,再提起时,也只是当做饭后笑资。但是,唯独卫义没有忘,不会忘,始终没有忘。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一次乌龙事件,会给卫义带来一场桃运,带来一个难忘的姑娘,虽擦肩而过却又刻留在他心上的朱砂姑娘‘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