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做李白,不求名利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充耳不闻,哪管他们,逃也似的离开。黄月英觉着莫名其妙,语气古怪地埋怨着:“我怎么不知道你还叫李白啊?这是你的另一个名字吗?还是别的称号?你怎么都没和我说过还有,你干嘛走这么快啊!我们的赏银还没拿呢我们好歹拿了银子再走啊!”

    “我李白不是我的名字,也不是什么称号。人怕出名猪怕壮,现在不走更待何时,等等想走都走不掉啦,快走快走”向夏天羞红着脸,头也不回,大步流星逃窜走。不报李白的姓名,难不成报她自己的姓名?等这些个文士再将这诗句流传开来,她岂不是抢了李白的风头?到时候还有李白什么事,无意之中她险些就篡改历史了。后悔之意油然而生,她还是得谨言慎行些啊。

    “可是,那些银子”黄月英还回头望几眼,有些舍不得都已收入囊中的白花花的银两。

    “不过才五十两,卫义他不会在意这些的。哎呀,别惦念了,快走啦”向夏天压低着脑袋,穿过人潮,向偏僻少人的地方走去。

    但她俩外貌不俗,在人群之中尤为惹眼,那些个文人墨客穷追不舍,紧随其后,都想结交认识一下她二人。可把向夏天给愁得,才穿过一层人流,又涌上扑面人海。

    “二位姑娘,留步,留步啊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啊,我们还有急事,麻烦让一让。”向夏天皱眉不悦,咬牙切齿,心里暗道这些个人还真是难缠。

    向夏天刚要绕道走,前面又有一道人墙堵着,这会儿她颇不耐烦:“我都说了,我们有急事,请你让开”

    “仙姑,是我啊”

    向夏天抬头,这才看清来人是卫义,他正委屈着一张脸。他好不容易才在人群中找到她俩,开始他寻思着她二人若参加这个活动,必定会答题出彩,到时看哪儿热闹他就挤哪去寻她们。可哪想到到处是欢呼声,搞得他都有些不知所措,心下大慌,真以为要找不着她们了。好在他后来又发现,大伙儿好像都在追着什么人,他亦随波逐流,这才找到她们。

    “卫义!”向夏天惊喜地呼出声,拍拍他的肩膀:“卫义你来得正好!快点帮我拦下他们,我”

    不待她说完话,后边又是一阵呼唤声和笃笃声,他们又追上来了!

    “怎么了,仙姑?”

    “我来不及和你解释了,你先帮我们拦住他们!等等我们在桥上汇合!”向夏天匆匆吩咐完,又撒开腿跑。

    卫义奇怪疑惑地挠了挠后脑勺,还没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,但见前方人潮滚滚而来,他也着实吓了一跳。待他恢复镇定后,将虎躯横在路中心,拦住了众人的去路。

    “嘿,你让开!”

    “不让!”卫义板着个脸,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粗人故意找事是不是?我们追那二位姑娘,碍着你什么事了吗?”那些个文人自恃清高,素日里也看不惯舞刀弄枪的汉子,这下更加没什么好语气。

    “哼,不许你们追那二位姑娘!识相的就给我老实走开,不然”卫义摆出一副凶状,捏了捏拳头,骨关节咔咔作响。

    那些文人见状还是有些胆怯,但是想了想,他们人多势众,而对方只有一人,又何惧之有?

    “嘿,虽说君子动口不动手,但你这粗鄙之人要坏了我们的大事,实在是令人奋愤!今日我且先放下我的君子身段,粗人,看我的如椽之笔”这些文人也是有脾气的,不好欺负。一人动了手,其他人也都壮了胆纷纷拥上去。

    卫义本只想吓唬吓唬他们,哪知他们这些酸臭之士率先动手!他一一避开墨笔攻击,还有文人们擅长的口头攻击,但是他只能保持防御,他若真动了手,出了人命可怎么办

    “嗨!”卫义大呵一声,将众人震得退了三两步。他瞪着大眼,虎视眈眈地望向众人,懊恼地将肩上扛着的一大袋金刚酥甩飞出去:“爷爷我今个儿不陪你们玩了,哼!”

    卫义留下傲娇地一哼声,脚底抹油也开溜。不过幸得,大麻袋击倒了一排人,一排人又接连推倒着后排人。这样一来,倒也阻拦下他们的追击了。

    黄月英奔跑之际,还不忘侧过身瞥眼后方情况,见到刚刚的那一幕,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一声吼叫:“啊!那是我买给孔明大人的金刚酥!他他他大个子他竟然丢了跑路!气死我了”

    两个姑娘跑了好一段距离,才到桥上。二人皆扶着石桥,抹着汗,大喘着气。

    “呜金刚酥,我的金刚酥”黄月英嘤嘤地念叨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姑奶奶,你别念啦。算我的错,行不行?”向夏天无奈地白了眼她。

    “本来就是你的错!你要不跑,不仅不会丢金刚酥,还能拿五十两银子!都怪你,害得孔明大人也吃不到好吃的金刚酥了”黄月英幽怨地望着她。

    “可是,就算金刚酥不弄丢,我看也捱不到军师回来那日,就已经被你给吃完了。”向夏天憋住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”黄月英指着她,随即气哼哼地将身转过去不理她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向夏天走上前去,手指点了点她的肩膀,被黄月英没好气地耸开。

    向夏天赶忙蹦跶到她面前,揽住她的肩膀,安慰道:“好啦,我认错,别气了。改日我们再来买金刚酥,还买一大袋,我请客,好不好?”

    黄月英瞥了眼她,鼻子里还发着哼囔声,装作高冷傲娇道:“这还差不多。不过”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向夏天挑挑眉。

    “不过你说得挺有可能的,嘻嘻。”黄月英露出笑颜。

    “不是有可能,是一定!好啊,你是装生气骗我的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”黄月英心虚地狡辩着。

    “嗯?”向夏天质疑道,又问了遍:“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!”

    “你不老实,哼,看我的”向夏天一脸坏笑,哈了哈手,挠上她的痒痒。

    “唉唉唉,你你好痒啦,哈哈哈,快别挠了!是是是,我我是啦”黄月英赶忙投降。

    二人嬉闹了好一阵才停下手,黄月英好奇地问道:“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你的真名?多少人渴望能够成名,声名远播,有些人甚至还为此,干一些沽名钓誉的事难道你真的不想出名吗?虽然说这小小的‘以文会友’不能让你名扬四海,但是也足够让你出名一阵子啦。”

    世界上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少私寡欲?

    向夏天无奈不能将事实真相告知给她,但是她也不想瞒她,垂丧着脑袋,有些失意:“其实我和你说一句实话,刚刚那句‘直挂云帆济沧海’并不是出自我口。既不是我的创作成品,那些殊荣我也惭愧不敢受、不能受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出自你口中,难道是出自他人口?他人是不是就是你刚刚自称得‘李白’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。你很聪明。”向夏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难怪我瞧你脸都红了。你的意思是你偷窃了那个叫‘李白’的作品喽?”黄月英一双厉眼瞧得向夏天心虚不已。

    “是不过你听我解释,我本意并不想如此,只是”只是当时她下意识地道出,她知道那诗句的对句,再加上众人的起哄,她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别解释了。”黄月英一把打断她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她满脸严肃,心下一凉,开始慌张起,上前想搭住她的手:“我我”

    那手还是顿在了半空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,也惭愧。内心也煎熬。

    不晓得过了多久,那只手突然被握住,只听得从上边传来温柔之声:“我都知道了,谢谢你愿意和我坦白说实话,你已经把我当朋友了对不对?这事你既已知错,以后就不要再犯了。你的确很有才华,这世上有才之人数不胜数,但是像你这种既有才又谦虚,品行优良的实是难得。我不会放在心上,我就当做从未听过、不知道,你也不要再记挂这事。不要为了此事,坏了我们今天的心情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说着,握住她的手更紧了些。向夏天呆愣了几秒,好久才道:“是我谢谢你才对,我、我们不早就是朋友了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都这么说,那我就只好卖你一个面子。对,我们早就是朋友啦!但是”黄月英灿烂笑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什么?”向夏天才放松下的神经又紧绷起。

    “见识了你的文采之后,我更加想试试你的功夫了。不如,我们就在这比试比试?”黄月英一副迫不及待,跃跃欲试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啊?现在?就在这儿?”向夏天一脸惊诧,张着嘴,嘴里都能塞个鸡蛋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黄月英嘟囔着嘴,仿佛已经忘了她们还要逃跑的事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