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一十一章 赵云悄话,以文会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以文会友?‘君子以文会友,以友辅仁。’听上去还挺有意思的。”黄月英信口拈来论语中的古句,思考了会儿,点点头喃喃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听姑娘谈吐不凡,气质脱俗,小生这厢有礼了。所谓这‘以文会友’,说通俗些,就是对对子、作诗句、猜字谜玩儿,图个雅趣嘛。待会儿会由出题官主持,拔得头筹的人还有五十两的赏银。二位姑娘,不知可有兴趣一起试一试?”

    “喂,你想不想试试?”黄月英探着身子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想的话,我们就试试。”向夏天瞥了眼她,早就看出她心痒痒了。

    “嘻嘻,我想是想,可是天色有些晚了。”黄月英有些纠结。

    向夏天思索了下,沉吟道:“没关系,我们就应该趁着他们不在的时候,没人管我们的时候多玩一玩。”她今天玩得还有些意犹未尽哩。

    “有道理,反正孔明大人也不会知道!”黄月英狡猾地笑着,但是她忘了她的夫君可不是寻常人。

    江东地盘上,夜月下,大帐内,诸葛亮正和赵云对坐品着茶。

    赵云放下茶杯,眼神有些飘忽,显得心神不定。诸葛亮瞥了眼,也放下手中的茶杯,笑了笑:“怎么?想家中的那位了?”

    赵云抿了抿嘴,羞赧一笑:“还好,只是比较担心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且放心吧,这会儿她们指不定还在外边玩呢。我们在这担心她们,说不定她们已经把我们忘到九霄云外了。”诸葛亮挥挥羽扇。他对自己的发妻可谓是知根知底,他接触认识向夏天之后,就觉得她们二人性格相像,想来相处得应该会不错。虽说自己早已清心寡欲,但是军旅生活漫漫,偌大的府宅,总觉着孤寂寂、冷清清,还是需要一个女主人来打理。他也是个擅长卖人情的,这个奖赏也算是他给得顺水人情罢。

    赵云不接话,举起茶杯,小嘬一口,安抚一下内心的不定。

    诸葛亮见他这副模样,笑了笑道:“不信我说得吗?回去问一问你府里的下人便知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,军师。”赵云又放下茶杯,自嘲地笑着道:“只是夜色已晚,想到她们还在外边,心里就更加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底是年轻人,情意缱绻,难舍难分。你还怕她们被欺负不成,她们啊,就是两只小老虎,那坏人见着她们俩都要绕道走,你的担心都是多余的。”诸葛亮摆了摆扇子,打趣笑道。

    “军师所言有理,是我气短情长了些。”赵云也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“我这样说你家的那位,你不会见怪我吧?”诸葛亮问道。

    赵云顿了顿,大方地笑着:“不会,军师…形容得很贴切,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觉得的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那就好。”

    “阿嚏…”此刻的向夏天冷不丁地打了个哈欠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黄月英关心道。

    “没事,大概有人在想我吧。”向夏天得意一笑。如果她知道事实并不是这样,而是赵云在背后悄悄说她坏话……

    “等等我们就将赢来的五十银两赏给大个子,看在他今天出钱又出力的份上。”黄月英已经开始打着小算盘。

    “你还挺自信的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这不是还有你在嘛!”黄月英亲昵地抱上她的手臂。

    向夏天有些汗颜,比起她的文来,还是武更胜一筹。不过,试一试,娱乐一下,也无伤大雅。

    台上的出题官说了些冠冕堂皇的漂亮话之后,这一场‘文试’也就开始了。

    出题官高声道:“那我们就先从最简单的对对子开始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抬头望了眼天上月,捋了捋小胡子,自信一笑,念道:“天朗月圆。”

    “嘶,天朗,月圆,你知道怎么对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…容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在场的人都交头接耳,低声议论着,有些扼腕摇摇头,有些已经在心中临摹起。

    天朗月圆?天朗月圆……

    好熟悉的一句话,是谁曾对她说过?

    是谁?

    她想起来了,是他……

    是他。

    “花枝春满。”向夏天下意识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黄月英正想到一半,被她这一句给打断了思路,激动地问道:“你再说一遍?”

    她这一激动,周遭的人都望向她们二人。连台上的出题官也好奇地问着:“二位姑娘,是不是已有答案?不妨说出来,让我们都听一听,参详参详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也跟着起哄:“是啊,说吧,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说错了也不丢人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有些难为情地扫了一圈,最终目光落在台上的出题官,向前一步,朗声道:“花枝春满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台下似炸了锅似的,纷纷议论夸赞起,还有些津津有味地吟诵着。台上的出题官捻了捻胡须,满意地点点头,望着向夏天一笑:“姑娘好文采,对得好,对得妙啊。我这还有几个对子,姑娘再试上一试?”

    向夏天犯难地瞧了眼黄月英,见她满脸骄傲,双眼放光,使劲儿地朝她点着头,只得应下:“好。”

    “君子乐胥。”

    又是一阵骚动声响,向夏天看向黄月英,二人耳语了一会儿,还是她俩率先出来作对:“万邦之屏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一个万邦之屏。那,龙升九天。”

    其他人早没心思在答题作对上,皆被她俩吸引去了,巴望着看向她们。她们二人既得美貌又兼智慧,令在场的这些个男人心神向往得紧。

    二人默契对视一眼,这次由黄月英作答:“马踏飞燕。”

    出题官已是止不住地连连点头夸好,又道:“一桥一木。”

    “一走一顾。”向夏天对答如流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二位姑娘,真乃才女,我看这对对子是难不倒二位了。接下来,我们来对诗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但请先生出题指教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,我还等着二位姑娘来指教老夫我呢。”

    客套了一会儿,便开始了新一轮的对诗。

    出题官:“秋月飞花浅浅语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:“淡淡情思细思量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所有人都拍掌叫好。

    出题官点点下颚,眯起个眼,思索了会儿,接着道:“青石阶上雨潇潇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:“碧水亭前烟濛濛。”

    “好,对得好!”

    出题官:“杯酒忆平生。”

    黄月英:“碗茶慰风尘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还不自觉地又接上一句:“如是许多年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!”周遭的呼喊声与鼓掌声都不断。

    出题官:“轻语送君去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:“望君——得胜还。”

    “呜…好好好!”其他人起哄喧闹着,激动地仿佛是他们自己答对了一样。

    “好啊,好。二位姑娘,字字珠玉,文采斐然。老夫且再出一句……”出题官手捋胡须,思量了会儿。然后眼放精光,手中的动作也顿下,得意地望向她们二人,咬文嚼字却又颇有气势道:“乘风破浪总有时。”

    “唉,这个不容易对啊。”众人窃窃私语着,丝毫没有头绪,又希冀地望向二人。

    黄月英皱着眉头,不得其解,问道:“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吐了吐舌,有些为难地答道:“我知道,可是”

    “哎呀,什么可是不可是的。知道就说嘛!”黄月英兴奋地一把握住她的手,撒娇催促着。

    旁人这么一听,也好奇得不行,附和道:“说吧说吧,姑娘莫要吝教呀。”

    再被众人这么一推搡,向夏天看看黄月英,又瞧了瞧台上的出题官,他也正用期待的眼神望着她。

    向夏天横下心,微含着下颚,上前两步。再抬头时,缓缓道:“直挂云帆济沧海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屏住呼吸,舔着小脸,悄悄地打量了下四周。全场静默,有些在笔划着,有些在碎碎念着,有些在摇头晃脑,好似都在心中来来回回,仔仔细细地品味着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人群中有人带头大呼一声:“好!好极了!”

    一人呼,万人拥,全场发出热烈的响声,拍掌并高呼。

    出题官也愣了三楞,反应过来后,手捻胡须,点点头,欣慰地望着向夏天:“老夫甘拜下风,姑娘真真是才华横溢啊,老夫实是敬佩不已。今日这头筹非姑娘莫属,敢问姑娘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小生也求知姑娘的芳名。”陌生男子抱拳有礼,其他人也连声附议。

    “我”向夏天难以启齿,支支吾吾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啦?高兴激动坏啦?说话都不利索了,嘻嘻,要不要我帮你告诉他们。”黄月英一副看热闹的姿态,正扯出嗓子欲告知众人:“她叫”

    话还未说出口,就被向夏天捂住嘴:“唔”

    黄月英瞪着眼,疑惑不解地看向她,众人亦如此。向夏天尴尬地打着哈哈,敷衍道:“那什么萍水相逢一场,已是缘分;同是他乡之客,不必相识。你们若真想知道,那我就叫李白吧!”

    说完,向夏天赶忙拉着黄月英走开,挤出人群外。

    “啊?李白?什么李,什么白?诶,姑娘别走啊!等等,还没问清楚呢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