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零五章 后院集会,星彩平儿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好吧,那夏天谢过嫂嫂。”向夏天笑着回道。

    “诶,你们看大妹子出落得多漂亮精致呀,水灵又讨喜,不怪乎子龙那么心疼爱护,就连我一黄脸婆看着都心喜。”此话一出,其他人也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有,哥哥们也都很疼爱嫂嫂们的…”向夏天的小脸羞红,赶忙摇头摆手。

    “我家那个老杀才,自打回来后,就再没进过我的房。还是大妹子幸福,我听说子龙现在别提多顾家,妹妹你有什么办法教教嫂嫂我呗。”关羽的夫人胡氏埋怨着。

    “一个个越说越离谱了啊,忘了今天请妹妹来的正事吗?”甘夫人及时制止住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众人都打住话语,等着甘夫人先开口。

    “正事?嫂夫人们莫是遇到了些难事?”向夏天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,妹妹多想了。我们今天请你来,是专门谢你的。”甘夫人说完话,站起身在众夫人们之首。

    谢她?向夏天有些不明就里,疑惑不解地看着她们。

    众夫人携着孩子们,一齐行大礼出声道:“多谢妹妹(姑姑)的救命大恩。”

    “嫂夫人们这是作何?快快请起,可要折煞我了。”向夏天大步向前欲将甘夫人扶起。

    “妹妹务须受我们的礼,不然我们内愧于心啊……”甘夫人诚心诚意地兀自拂身,其他夫人们也不肯起。

    “礼我既已受了,嫂嫂们就不要难为我了。”向夏天焦急地喊出声,甘夫人方才起身,其他夫人们也跟着一起。

    “妹妹平易近人,心善敦厚,我们这些妇道人家也不能为你做些什么,就张罗着给你置备了几套衣裳还有些首饰,算是以表我们的一点心意。”甘夫人上前几步搭着向夏天的手,又朝里屋喊了句:“来人啊。”

    接着,只见五六个丫鬟小心地捧着绫罗绸缎,丝帛锦绢,绣衫罗裙以及珠钗簪子,耳坠手钏。看样子嫂嫂们没有少费心血,向夏天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一切,咽了咽口水,忙推脱着:“这些东西太贵重了,我不能收。而且我也不缺这些,子龙近日也给我准备了些,嫂嫂们的心意我收到了,东西就不必…”

    “心意光收到不够,一定要收下。是看不上嫂嫂的这一点心意吗?”甘夫人握着她的手,神态优柔。

    “没有!”向夏天还欲解释上一番,却被甘夫人抢先一步:“那就收下了。”

    适时,胡氏也凑过来帮劝着:“哎哟喂,年轻的小两口就是不一样。还没成亲呢,就子龙叫地这么亲热,以后啊不光子龙疼你,嫂嫂们也要疼你哩。听话,就收下吧,不然也枉费了咱的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再推辞不得,只得咬着牙应下:“那…那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对了,怎么没带着下人来,不过也不打紧,待会儿我让下人给你送到府上去。是不是府里人手不够?要不要我再给你添置几个贴身丫鬟照料着?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嫂嫂。府里不缺丫鬟,只是我不习惯带在身边。”向夏天不好意思地解释着。

    “哎呀,姐姐就爱操心,你想子龙他会不把妹妹照顾好呢?”胡氏手帕掩面坏笑着。

    “你啊,说话是越来越不知羞了。”甘夫人嗔怪着,又转过身看着向夏天:“哎呀,瞧我这记性,来了这么久,连一杯茶都没让你喝上。我还命人给你准备了些糕点,也不知合不合你口味。”

    “只要是嫂嫂准备的,我都喜欢。”

    “这小嘴可真甜。来,先坐。”甘夫人朝着她点点头,随即又命下人摆上茶和糕点。

    刚一坐下,就听见夏侯氏正在训责星彩:“不许你去找平儿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甘夫人听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孩子又想着去找平儿玩,我真拿她没办法。”夏侯氏无奈地摇摇头,又俯下身温柔安慰着:“彩儿乖,今日夏天姑姑在,和姑姑一起玩不好吗?”

    星彩眨巴着眼睛望向向夏天,向夏天拉过她的小手亲昵道:“星彩想玩什么,姑姑都陪你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可是…”星彩轻声应着,将脑袋垂下去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向夏天疑惑,想了想,又明白过来:“可是,星彩也想和平儿哥哥一起玩?”

    星彩听闻关平的名字,抬起头两眼发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难得兄妹俩的感情这么好,不如就派人去将平儿请来?”甘夫人欣慰笑了笑,正要吩咐下人被夏侯氏拦下:“姐姐,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我何尝不希望他们兄妹感情好,可是也总不能经常让星彩去烦扰平儿。平儿正值习武年纪,不能叫星彩去分他心。”夏侯氏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这话倒也挺有道理……”甘夫人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娘亲,我去和平儿哥哥一起习武,不会吵到平儿哥哥的。”星彩糯糯出声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行。”夏侯氏语气坚决,星彩顿时拉下了小脸,委屈地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妹妹何须这样疾言厉色,当心把星彩吓着了。”甘夫人蹙着眉提醒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也有我的难处啊。二叔倚重平儿,将来还望他承继大业,我若让彩儿去叨唠影响了平儿,二叔嘴上不说心里也会记挂着……”夏侯氏叹了叹气,又蹲下身安抚着星彩:“彩儿乖,姑姑也有一身好武艺,彩儿若想学武,让姑姑得空教你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说着,夏侯氏望向向夏天,眼里有几分无奈,朝她抱歉一笑。

    星彩默不作声,只轻轻点着头。向夏天心里也明白,古时的贤良淑女难做,虽说是一家人,多少还是有些阂隙在当中,难免要顾虑到些。

    “乖,彩儿。”夏侯氏拍了拍她的背。

    适逢糕点奉上,向夏天拿起一块糕点,冲星彩挥了挥手:“来,星彩,到姑姑这吃糕点。”

    “彩儿,快去。”夏侯氏出声道。

    星彩听话地走过来,向夏天将糕点递在她手中,轻声哄着:“以后星彩要习武来找姑姑便是,姑姑教你…”

    说着,又附在星彩耳边悄悄地说:“到时姑姑再带你去和平儿哥哥一起学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星彩睁大着眼睛问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,姑姑和你拉钩钩,姑姑要是骗你就是小猪。”向夏天用手拱了拱鼻子作猪状。

    星彩被她这一举动逗笑,乖巧地伸出手和她拉钩约定,并且腼腆地微微笑道:“谢谢夏天姑姑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摸了摸她的小脑袋,这孩子向来懂事听话,受了委屈也不言不语,不哭不闹,有着异于一般孩子的沉着冷静,她有时看着都心疼。平儿年轻正盛,一表人才;一腔热血,活泼正直,又疼爱弟弟妹妹,也难怪星彩喜欢和他一起相处玩闹。我不能保证以后,等这些孩子们长大了还能像现在这样轻松快乐。但是至少眼前我能擅作主张,帮他们争取到一些,这也算是她这个做姑姑的一份心。

    甘夫人看着这样温馨的场面,不禁想到亡故的糜夫人,从前总有她相伴,如今却觉身边少了一人。糜夫人将阿斗视如己出,为了保护阿斗而殒命,每每想到此,她都内心难安愧疚。伤感之际,拿起手帕擦了擦泪,感慨呢喃道:“要是妹妹也在多好……”

    其他夫人们见此景,也都有些被感染。原本热闹的后院变得死寂又感伤,甘夫人连忙收住泪:“不好意思,影响着你们了。你们别管我,你们继续……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但是谁还有那份心情呢?几位夫人上前安慰着几句:“姐姐,别难过了,还有我们在呢。”

    “嫂嫂,好嫂嫂,姐妹情深,重情重义。连我这个旁人看在眼里都颇为感动,何况是糜嫂嫂。糜嫂嫂若地下有知,一定也不希望看到嫂嫂这副模样。嫂嫂日后若是孤单寂寞了,夏天就来给您作伴。还请嫂嫂看在妹妹的薄面上,不要难过了。”向夏天俯身握住甘夫人的手,情深意长。

    “好,好,说得好。只是有一点说得不好…”甘夫人泛着泪光的眸望着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能算旁人呢,你是我们的好妹妹啊。”甘夫人破颜一笑,向夏天也随着她笑。

    “哎唷,还是妹妹的一张嘴甜,以后这安慰人还得妹妹来。”其他夫人打趣附和着。

    适时,有下人进来禀报:“夫人,有一军中将领名叫‘卫义’的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是卫义!”向夏天惊诧抬头,好奇他来这儿做什么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发生啊?”各位夫人们还沉浸在温悦中,霎时纷纷恐慌议论起,长坂坡一战给她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和抹不掉的阴影,难不成这么快又有战乱了?那厮曹操又追上来了?

    甘夫人脸色也大变,但还得强作镇定道:“请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诺。”下人应声退出。

    不过片刻的功夫,众人都觉得煎熬无比,一颗心始终悬挂着,唯独向夏天除外。向夏天始终陪在甘夫人左右。

    江夏乃是一方富庶之地,与新野小城天差地别,军械装备充沛,五谷丰登,城防坚固,可不是随便就能进攻并且攻打下来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