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一百章 我赵子龙一生只认的妻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她呼吸微弱,手脚冰凉,此刻她却想扎进这大江里,倚着流淌的江水,顺势被送往那个——名为江夏的美丽水乡,那是刘所驻扎的地盘。

    向夏天解下马鞍,走向江岸,一步一步沿着岸边走。就算她现在想干什么傻事,也不会有人阻拦。兀地想起他,不知他有没有能赶上。她终究没看到他离去时的背影,不知他是否顺利脱险,是否平安无恙。如果江风能告诉她答案……

    那么现在,眼前,就是最好的答案。

    她的余光瞥见一角银白,会是他吗。还是自己眼花了?

    “…夏天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驻足,再抬头时,与那人四目相对。是曾和她朝夕相对的人,是她日思夜想,魂牵梦萦的人啊。

    赵云径直立于一小舟上,他蹙着眉细细遥望着她,她到底经历了些什么?以致于他都不敢相信眼前的人是她,真的是她。

    他七进七出,死里逃生,归营后将小世子交托给主公后,一行人匆忙赶到江边,恰逢刘公子携江夏水师和水船前来接应相救。但是军中没有她的消息,丝毫没有她的消息,只知道她为找寻主公夫人和世子只身折返入险。他痛心疾首,却又无可奈何。他想回去寻她,就算寻不到,去地下做一对苦命鸳鸯也比苟活在没有她的世间好过。没有消息多半是殒难了,刘备不舍再折一将,况且他们二人都是为了救他的妻小出生入死……他怎么再忍心眼睁睁看着赵云才脱狼窝,又入虎口呢?于是,刘备派人将他拦下。而后军师又宽慰了他一阵,且让他放心,并且放言在此一定能候着她。

    不知是军师有意安慰他,还是真如军师所料。他将信将疑地在此等候了一炷香的功夫,面对着不计其数的大船载着主公军师、营中各将和其他百姓的离去,他心中不免怆然。固然他也爱民惜民,大义当前,他定会不容反顾。但是她怎么同他一样,为了那义字当头的大义啊……为什么我们都不能自私一点?他痛定思痛,打定决心,等不到她就在这一直等下去,不管身后敌人,也不管风霜年轮……

    幸好,老天还是怜悯他的。终归是等到了她,幸好幸好。

    他刚要伸出手,张开怀,被她一声完全喝住:“笨蛋!”

    只见她红着眼,安静地伫立在岸上,唯有掠过的江风带起她的衣袂和几丝发。

    相顾无言,无语凝噎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你……”他哽咽着,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。

    “知不知道我很担心你!”向夏天隔岸大喊出声,泪线再也绷不住,似是要将心中和满腹的委屈一泻倾出。

    纵然他是一人一枪一马,疆场尽驰骋的赵子龙,这刻他也有些打湿眼眶,突然觉着刚刚在战场上的拼命,大概就是为了等这一刻吧。他终于伸出手,向她敞开怀,卿卿出声:“我知道,我知道,抱歉…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破涕为笑,飞扑进他怀里。泛舟青山荆洲,二人紧紧相偎。

    曹军紧追后至,曹操下马上前几步,观望着大江。将拳紧握一砸,只觉心中郁结火烧,大骂道:“可恨!可恨啊!煮熟的鸭子都给飞走啦!”

    当他瞥到那方舟船之时,更是气血直升,怒火攻心。他呼喘着气,脸色涨红,隐忍着一触即发的满腔怒火。

    一名眼尖的士兵想借此邀功,却时运不济,不小心撞枪口上:“启禀主公,那儿还有艘船呢。要不要下令放箭,将那艘船上的人都……”

    下一秒,曹操倏然抓住那名士兵,暴怒吼出声:“啊…!我又不是眼瞎!需要你这等下贱之人提醒我吗?仲康,仲康,将这人的舌头给我割了!”

    “啊…主公,小的…小的…无罪啊。不,不不,主公,饶了小的吧…”士兵吓得脸色煞白,立时跪地求饶。

    曹操充耳不闻,又是一声雷霆吼:“许褚,你还愣在那儿干什么?我的话都不管用了吗?”

    许褚哪敢再迟疑,连忙上前将那人从曹操眼前扒拉开,再吩咐左右拖下去。只要是主公说得,他都无条件服从遵命,就算是要他的命,他也不会说一个不字!

    哪怕是荀彧,此刻都不敢贸然发声。曹操怒指大江,发誓道:“大耳贼刘备!再落入我手里,一定将你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⌒⌒⌒⌒⌒⌒

    “杨柳青青江水平,闻郎江上踏歌声。东边日出西边雨,道是无晴却有晴。”

    小舟上,二人坐于船头。她靠在他肩上引吭歌唱,他揽她在怀看云起云落,望云卷云舒。

    一首曲毕。

    “这曲好听也应景,叫什么名字?”赵云亲吻着她的发丝,迷醉地问着。

    “这曲名叫《竹枝词》,你喜欢吗?”

    “竹枝词…”赵云喃喃,又道:“喜欢。不过那最后一句的无晴有晴,究竟是晴朗的晴,还是情意的情?”

    这一问倒把向夏天问噎住了,她思索了片刻,不知该如何回答他。抬起脑袋,巴望着他,倩笑道:“大概都是吧。以后晴天时便就是那个晴,雨天时我们便用情意绵绵的情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,都依娘子的……”赵云羞赧一笑。

    向夏天像是入定了般呆着,瞠目结舌,上下无不透露着傻萌。好半晌才反应过来,小脸绯红,一双大眼睛里氤氲着水汽,激动地连连结巴道:“你你你……唤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娘子……”赵云双眸深情,眼里倒影出她的影子。见她呆楞住,自己倒羞赧地低下头,抿着嘴有些委屈地道:“不喜欢我这样喊你吗?是我唐突了些嘛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,没有。我喜欢,我很喜欢……”向夏天的眉眼间都是藏不住的柔情蜜意,说话间已经环抱上他的颈脖,下巴抵着他的肩膀,蹭一蹭,再嗅一嗅只属于他的味道。多希望时间就留在这儿,你我永远如此,永远不分离。

    赵云环住她的腰身,亦喜上眉梢,温柔细语地呢喃着:“别怪我太心急了些,在我心里你早已是我认定的……妻。很早以前,我就已属意于你,决定是你。但家国当前,我也身不由己,不要怪我这么迟才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…”向夏天连忙摇摇头,心里早就装满了蜜饯儿。

    赵云莞尔,又接着柔声道:“上一次是我不好,让你伤心难过了。那次我也气自己,总是不能给你最好的保护,让你受累了,这次也是,我…”

    “别说了,都过去了。我知道,我都懂。其实当时我也感到挺庆幸的,庆幸你是在乎我的。”向夏天一笑带过,凝望着他,抿抿嘴唇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赵云见状,拉住她的手,放在胸膛前,轻声说道:“有什么想说的都和我说吧。埋怨的话,我洗耳恭听,绝不还嘴。批评的话,我牢记在心,从善作新。你若觉得还不痛快,打我骂我都可都依…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连忙制止他,无奈笑道:“你是把我当怨女啦?哪有那么严重,我若真那样,你到时还认我是你娘子吗?”

    “认!我赵子龙这一生都只认你是我的妻,我的娘子,再无二心。我若有半句虚言,此生不得善终……”赵云一片真情恳恳,可把向夏天吓坏了。

    她忙将他的嘴堵住,二人静静相望。心中的结,此时不解更待何时?她叹了叹气,轻声细语道:“你……上次的事,你心中可还存有芥蒂?”

    “当时我气坏了,一时失了理智,才会那般……抱歉,让你挂心了。后来我想明白了,只要你心里的人是我,我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?我答应你,以后一定将你保护好,不让你再受到任何伤害,也不再让你伤心难过。这件事,就让我们都忘了吧。”赵云抚着她的背,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子龙……”向夏天又想哭,又想笑,小脸紧皱着。老天爷一定是把世上最好的男人赐给她了。

    赵云摸摸她的脸,滑过脸上的几道伤口时,心一揪,语气自责道:“这次,我又让你受苦了…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握住他的手,嘟嘴撒娇:“说什么傻话?若没有这次,现在的我能坐在这儿和这世间最最好的男人交心吗?所以啊,一点儿也不苦,一切都是值得的。”

    赵云听怔了,入神地画着她的脸颊,摩挲着她的小手。他咽了咽口水,有些哽咽道:“多谢,多谢娘子…”

    多谢你,多谢你的宽容,多谢你的厚爱。多谢你,这些伤一定也有我的份吧。不然曹军为何无故撤去,一定是你在暗中帮忙吧,会和那人有关系吗?……总之,多谢你,救了我,我心里明白却不知如何向你开口。你脸上的伤,手上的伤,还有其他处的伤,我都一一记下了。

    我赵子龙在心里誓言,自此我的这条命是属于你的,永远都是你的。

    “多谢什么呀?我知道你有你的负担和责任,我都会体谅。毕竟你是子龙啊,是天下人的子龙……”说至此,向夏天垂下眼帘,有些黯然伤神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