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九十九章 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刚刚还是小花猫,现在变成小花包了。www你说说,你这副脏丑模样,谁还敢相信你是个姑娘家。”</p>

    “啊?很丑吗?”向夏天的心咯噔沉了一下,立马坐不住,昂起头追问:“真的很丑吗?”</p>

    “唔……比我府里的奶娘丫鬟稍好一些吧,我又不嫌弃。”</p>

    向夏天白了一眼,他应该不是在安慰自己,哪有人这样安慰的?</p>

    “你若怕丑……”曹操说着,顿了会儿,轻声呢喃:“夏夏,我帮你绾发。”</p>

    “不必……”向夏天话还未说完,就被曹操不客气地打断道:“你我之间无需客气,何况是这区区小事。”</p>

    说至此,他已经开始上手替她细细地绾束着,她也不便再推脱,又继续闭目养神。</p>

    马车外。</p>

    “荀大夫,你刚刚是不是看到了些什么?难得见你如此慌张过。”曹仁戏谑地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主公的私事莫要多问,还是少知道的为妙,不然有你苦头吃。”荀彧笑了笑劝着。</p>

    “荀大夫教诲的是,只是眼看着就要过当阳桥了,送到这儿也差不多了吧。是不是要去通禀主公一声?”</p>

    荀彧四处张望了下,摆了摆手道:“算啦,再给他们一些时间。你在这儿附近多绕几下。”</p>

    可是,终归有一别啊。</p>

    曹操爱怜地抚着她的发丝,青丝绾成髻,缠绕于君心。他舍不得地来回摩挲着,不愿放手,喃喃自语:“刚刚那一碰头,我也没白碰,好像突然开窍了。这世间浩荡的春风,不能总只往我曹操一人吹,得意也总不能叫我占个遍,何况还有夏秋冬,春风亦不是我想要……就能得到的。从前人生不如意十之**,如今只有一二。花枝春满,天心月圆,能为我解去一成。‘山有苞棣,隰有树檖。未见君子,忧心如醉。如何如何,忘我实多!’如此风雅颂诗经又能为我解去一成。以后便只剩朝思暮想,人在远方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朝思暮想,人在远方。</p>

    ……</p>

    “阿瞒。”</p>

    曹操怔住身子,手中的动作顿住,两绺垂发掩饰了他的神态。先为一惊,后觉激悦。眼中尽显抑制不住地兴奋之情,他咽了咽口水,眨了眨眼睛,好显得矜持一些。只是脱口后,微微颤抖的嗓音还是将他的激动展现出:“你喊我什么?”</p>

    “阿瞒。”</p>

    向夏天纠结踌躇了会儿,她总觉得还是这个称呼最合适。苜两已是过去式,直呼他名讳曹操,曹孟德?喊得既别扭又生疏,又不想惹得他不悦。经过一番思量,最终决定是阿瞒。既从苜两‘瞒’开始,那就不忘初心吧。</p>

    阿瞒,阿瞒,曹操生平第一次觉得他的小名还是挺……好听的。</p>

    曹操激动地反复低语呢喃:“阿瞒,阿瞒……”</p>

    向夏天看着他这副孩子天真模样,和之前的精明狡猾判若两人,一股傻劲儿,却又不失可爱。</p>

    “夏夏,你再喊我一遍。”曹操握住她的肩,与她相视,用期盼的眼神望着她。</p>

    向夏天莞尔,眼里流露出无奈,却还是依了他:“阿瞒,阿瞒……”</p>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曹操满足地开怀笑。</p>

    气氛正好,亲密刚好。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匆匆,曹仁在车外悻悻地禀告一声:“主公,已经到了。”</p>

    这煞风景的一声将刚刚的欢悦都抹灭了,曹操的身子震住,紧锁眉头,不耐烦地将衣袂一甩,低沉不悦道:“知道了……”</p>

    纵使向夏天归心似箭,饶是她,这一刻竟也有些不忍与不舍。但是留不住的就让它随风散去,多留也无益。闪舞小说网www</p>

    向夏天低着头直起身,转过去就要大步流星往外走出。</p>

    下一秒,脚步停驻。向夏天抬起头睁大眼,心上似被什么扎了一下。</p>

    曹操拉住了她的手,他垂着脑袋,向来挺直的脊梁也佝偻着,显得有些失意丧气。</p>

    她不敢轻举妄动,二人僵持了一会儿。正当她伸手欲拨开他时,听得自身后传来的一声恳切:“能让我再抱下你吗?”</p>

    无言,无语。</p>

    曹操上前一步,缓缓渐渐伸出手,一手揽上她的肩,一手搂住她的腰身。他的胸膛紧贴着她的后背,他的下颚摩挲着她的后颈,他的热气尽数吐露在她的耳畔。他还想离她再近一些,他紧紧将她抱住,恨不得将她融入自己的血骨,让她化作自己的锁心骨,心头血。</p>

    从此,这世间也有他爱而不得的人。</p>

    女儿家难免也有儿女情长时,微微悸动在那一瞬。酝酿清醒过后,理智又占了上风。她伸过手想放下他的手,这才发觉他给自己包扎得十分精致,而且包扎所用的青色绢帕……</p>

    “这手帕……”向夏天欲语还休。</p>

    曹操扳回她的身子,握住她的手,熠熠星眸,情真意切:“此一别,万水千山,天各一方,日后怕是再难相望。我不愿睹物思人,就让它物归原主吧。”</p>

    向夏天无奈受之,无声叹息。你不愿睹物思人,我又何尝愿触景伤情。</p>

    “多谢今日大恩,我记下了。来日若有机会,容我再报。”向夏天恭敬抱一拳,这才反应过来今日还未来得及和他说上一声由衷感谢。她当年的恩情实在是比之不足今日他许的大恩。</p>

    “若有来日,到时再说吧。”曹操颓唐应声。</p>

    “你走吧……”曹操将袖一挥,背转过身。</p>

    虽然他看不到,向夏天还是拱拳鞠身,留下一句:“你多保重。”</p>

    曹操仰面朝天,手举半空,若有似无地动着手指,似是想抓到些什么。是啊,他想抓住昨日,他想抓住三年前,他想抓住那枚留有她余温的玉佩,他想抓住她的手掌纹路,他想抓住她……只是,你我之间终究只够有恩情吗?恩情还来还去,不过都是靠一个‘情’字维系啊。</p>

    想至此,他不禁吟诵起:“青青子佩,悠悠我思……”</p>

    分明不可一世,却也只有在这时,他的背影显得落寞孤寂。</p>

    何以续恩情,唯有……小子矜。</p>

    向夏天一跃下马,朝曹仁、荀彧二人皆行一礼。</p>

    “足下留步。”荀彧出声将其唤住。</p>

    “不知荀大夫还有何事?”</p>

    “无事,只是老夫有几句话欲同足下说。”荀彧眉飞色舞,神采飞扬,一改常态。</p>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向夏天生出几分好奇心,挑眉问道。</p>

    “还请借一步说话。”</p>

    二人行出几步后,荀彧娓娓而谈:“自打我跟随主公以来,也有些年头了,还从未见他这般对一人上心。足下淑质贞亮,英才卓砾,也难怪主公求贤若渴。”</p>

    “老夫也识出足下爱憎分明,直人快语,豪爽大气,心明如镜。能和足下打交道乃平生一件快事,那老夫也直言不讳了。”荀彧顿了顿,作一揖。</p>

    二人停下脚步,对面直视。荀彧目若朗星,口若悬河:“主公心怀契阔,念及过往,难免多情了些,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放下。主公他心里比谁都清楚,明白,自己究竟想要什么。儿女情长,英雄气短,是那些痴人隐士追求向往的。主公是这乱世都不可再得、再造的明公英主,多少人将身家性命压在主公身上,多少人誓言追随效命主公,多少人渴望被主公瞧上那么一眼……足下既和我主无缘,以后再见仍是仇雠。我主的抱负乃使天下归心,明知不当说,老夫还是要说一句,希望足下尽量少插手。我知道,这点对足下而言有些过分了。”</p>

    “言尽于此,老夫还有一句话。”荀彧踌躇了会儿。</p>

    “但说无妨。”向夏天情知可能是些不好的话,还是得如此。</p>

    “日后足下若欲对我主不利,荀彧自当拼力护主,即便足下天生神力,天命不凡……”荀彧诚诚恳恳。</p>

    向夏天蹙眉,狐疑地望着荀彧。他这话中似乎有话……是自己多想了吧,他怎么可能会知道。</p>

    “文若!”听得曹操呼喊一声。</p>

    “在下告辞。”荀彧俯身又作一揖,提着步伐往回折去。</p>

    不知是不是向夏天的错觉,隐约听得荀彧无奈地自说着:“可惜天不佑我主……”</p>

    离别过后,向夏天马不停蹄,疾驰追赶而去,只怕贻误了分毫。她挥鞭打马,穿过长板桥,行过荆江陵,路过古废墟。蓦然想起那两句:长坂坡上长板桥,坡桥相连显双豪。子龙单骑长坂坡,翼德一喝在板桥。今日她也算亲身经历了一遭,历史长河的干流是由这些英雄汇聚而成,有幸的是其中也有她所爱之人。</p>

    一路快马加鞭,没有耽误片刻,但是路上却没见到半个人影,莫说是人影,连一只鸟,一只蚂蚁都没见着。杳无人烟,死气沉沉,这座残破不堪的古城,仿佛什么都没留下,只留下孤零零只身的她。</p>

    难不成只剩下她一人了?她有些恐慌,绝望。带着这种恐惧,她行至了郊外,荒草丛生,千里无烟,依旧是如临无人之境。</p>

    她面对着一条浩浩汤汤的大江,除了呼啸的风声外,只有潺潺水声。</p>

    </p>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