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八十九章 长坂坡之战:带我去见曹操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我不是敌人!你睁开眼看看我!”向夏天蹙眉道。

    士兵惶恐地睁开眼,看了好半晌,像是入定了一样,良久才反应过来。极力地睁开眼,似是欲哭无泪,猛地给向夏天跪下,想抱住她的大腿又恐脏了她,情绪失控道:“原来是夏天将军!是我啊…是小的啊,小的是赵将军的部下啊!”

    向夏天怔身,细细地瞧了番他。他也不避讳,跪着昂头,任凭她怎么打量。向夏天越看他越眼熟,想来他说得也是真的,忙将他扶起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了?赵将军他们…如何?”向夏天拉住他的手臂,颤颤巍巍地问着。

    士兵自然知道向夏天关心的主要是赵云,避轻就重,答道:“将军…他…”

    “他…他怎么?”向夏天心一沉,攥紧着手,士兵疼痛得狰狞扭曲着个脸。

    向夏天察觉失态,讪讪地放开手。士兵再支支吾吾地说着:“将军他…他为救世子,被曹军包围了!”

    “世子?阿斗?!是阿斗?!”

    “是…”

    “嫂夫人呢?你把知道的都说了!”

    士兵唯唯连声:“是!主公夫人她为了不连累将军…投井自绝了,将小世子托付给将军…城门早被曹军攻破啦,关将军不知所踪,张将军担心主公和军师安危,抄近路后撤了,赵将军没来得及撤退,咱们这些个弟兄都战死啦…要不是将军蔽护,我也不能死里逃生,我早死了一百次…”

    士兵呜呜咽咽,凄凄切切。向夏天心口一窒,觉着呼吸都不畅。她望着痛哭抹泪的士兵,心里越发地沉重。有道是男儿有泪不轻弹,但是这个在战场上摸爬滚打,好不容易才捡回一条命的男儿,都不禁痛定思痛,怆然涕下。

    他…

    时不我待,她需速速赶去!

    紧接着,一阵天雷滚滚声席卷而来,吸引了二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是曹军…是曹军!将军,你快逃吧!我去帮你引开他们!我这条命是赵将军给的,赵将军和将军你情同手足,就让我以死报恩吧!”士兵慷慨激昂地说着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?!你的这条命来之不易,多少人想和你一样有活命的机会!我不需要你报恩,赵将军也不需要!你且好好活着吧,快走!”向夏天强势地命令着。

    士兵不可置信地望着向夏天,说不出是震惊还是感动。

    “快走啊!”向夏天催促着。士兵咬咬牙,转过身,一瘸一拐奋力地奔走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踩上马镫,骑上马背,屹立于此间。伴随着绵绵不绝的马蹄声和鼓噪声,一波接一波的曹军接连而至。有些胆小的拉紧缰绳,有些鲁莽的欲横冲踏前,不知是马儿灵性太甚,还是没得到上级的指令,只得忿忿停下。

    只身临对浩荡人马,向夏天面不改色,安如泰山。

    天已蒙蒙亮,随从小将端相了番向夏天,见她身骑战马,脏秽覆面,衣裳上沾染着鲜血,趾高气扬地喝斥道:“来将通名!”

    向夏天傲然挺立,冷哼了声,不发一语。

    “不敢报姓名,既是无名小卒!无需将军动手,末将愿请命取下敌将的项上人头!”一名剽悍猛汉已摩拳擦掌,斜着身子向领将请命。

    领将的乃是曹操麾下一员大将——于禁。

    于禁眯缝着眼详察,见向夏天眼生得很,问她姓名又默不作声,只道她是平平鼠辈,散逸应允道:“本将军刀下不杀无名之辈,准你出战!”

    “诺!”猛汉迫不及待地应声,殊不知不过是离死更近一步。

    猛汉提起大刀,大吼一声:“啊”

    双脚夹动着战马,一手驭马,一手举刀,张牙舞爪,凶相毕露,两个向夏天都抵不上猛汉的大块头。大敌当前,向夏天仍纹丝不动,曹军只以为她是放弃反抗,已经开始嬉笑俚语,对着她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让人出乎预料的是,猛汉突至向夏天的面前却不曾落下大刀,保持着举大刀的姿势,驾马越过了向夏天。曹军见状,纷纷议论起:“怎么回事啊?!”

    突然,一声巨响截断了曹军的嘈杂议论声。猛汉倒地了!原来猛汉在马上行进时就被杀死了!曹军打了个激灵,倒吸一口凉气,下意识地往后退一大步,再看向夏天时像是在看怪物。没人能看清她到底是怎么将猛汉杀害的!

    好半晌,于禁握紧手中的二郎刀,皱着眉头不悦地喝声道:“慌什么?怕什么?是他孟浪过头才致落败,不许后退!都给我上!擒住敌将!谁再敢退半步,本将皆以军法处置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听得向夏天仰天大笑,神傲冷峻,开口霸道:“哈哈,好啊!都给我一起上,省得我费功夫!”

    领将已发话,加之有些个看不惯向夏天的目中无人,狂妄自大,曹军一哄而上,一阵尘土飞扬。冲锋的举着各式各样的兵器,后方的摇旗呐喊着,时不时还射出几支冷箭。

    任凭兵锋所指,暗箭所向,向夏天岿然不动,挥动捆仙索,不待曹军近身,已然击倒一片。暗箭有何难防?向夏天眼明身快,闪身避开,空隙间来他个以牙还牙!伸出捆仙索,将暗箭尽数锁住,再挥甩出去。中后方的将兵猝不及防间被射杀倒地,于禁也险些被箭羽中伤落马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!”于禁大骂一声,见身旁随将都倒下,没近得了敌将的身,反被敌将给将了一军!想他打过的大小战役,数不胜数,何曾受过这等窝囊气!怒火中烧,冲着将士大喝道:“都停下来做什么?他娘的都给我上!我跟你们一起上!”

    说着,于禁以身作则率先冲锋,手举二郎刀勇往直前。向夏天一个冷眼,掌中捆仙索白光愈现,手里的缰绳提纵之间,马儿前蹄跃起,嘶鸣咆哮之声响彻天际,好似蛟龙入海。

    “驾…”马嘶之声此起彼伏,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曹军最擅用包围之术,在向夏天与于禁交战之际,曹军绕至其身后,使其身陷中心,四面受敌。两将由马上战至马下,战况激烈。

    捆仙索落在二郎刀上,于禁突觉全身一颤,耳鸣目眩,胯下战马也不禁摆摆尾,屈着蹄,她这兵器怎生这样厉害!向夏天再一个举鞭落下,于禁呲牙眦目,慌乱使着二郎刀,眼见着来不及接下这一击。捆仙索突然被收回,原来是其他曹军在后面群击。

    向夏天扭动着腰身,挥舞着捆仙索,在半空中划成一个圆弧。密麻的兵器被折断,前排的曹军喷出一道血柱,后排的曹军也没能幸免,踉跄着往后倒去。

    于禁见此景险些吐出一口老血,怒发冲冠,再次举起二郎刀斩落:“我要杀了你!”

    哪知一个转身,向夏天手中的兵器已经变换成了美人扇。她将捆仙索潇洒地甩出去,不待收回,抽出袖中的美人扇,再度对阵上于禁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于禁面目狞恶,腕上发着大力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的打斗倒让向夏天的临战对阵进步了不少,向夏天一鼓作气,将于禁威震得连连退却。再一个乘胜追击,自美人扇发出的风刃已经逼近于禁,与此同时,向夏天旋转收腕,笔立于中心,而她周身皆是断气的尸首,无一存活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又是一声尖叫。原来一个忠心护主的替于禁挡下那致命一击!顿时血浆四迸,于禁半个身子都被鲜血浸波。他大喘着气,咽了咽口水,凶横的一张血脸变得凄哀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他已有几分动容,上前大步,掏出玉佩,和他商量着:“带我去见曹操!这是他的贴身信物!我也不愿与你过多纠缠,再打下去对你我都无利,你又损失兵马,我也讨不到好处。”

    她也不能把时间浪费在和曹军的交战上,她要尽快去救子龙和阿斗!也只有她能救他们了!

    于禁死死地瞪着她,眼里尽是狐疑。

    “你自己瞧瞧。”向夏天见他不相信,将玉佩丢过让他接着。“此玉乃和田玉所制,是宦官世家所有,你应该也清楚你家主公的底细背景!”

    于禁细细瞧了瞧手中碧绿的玉佩,不屑地冷哼道:“哼,那又怎样?想我带你去见我家主公,绝不可能!你乃敌将,是我军大敌!难道我把你带去,方便你刺杀我家主公不成?”

    向夏天攥紧双拳,见于禁倒也不像个贪生怕死之辈,如果威胁他未必行得通。松开握紧的双拳,强作冷静给他分析一通:“你误会了!我并非什么刺客欲加害曹操,我若有心要行刺杀害曹操,就不会在这费时间和你们较量,也不会明目张胆地公然与你们为敌!你见过哪个刺客像我这样?我虽是你们的敌人,也实乃曹操的…故友,我有要事找他!断然不会威胁到他的性命,还请将军带我去面见他!”

    于禁思量了会,手捻须髯,瞥了眼向夏天,摆摆手,硬声硬气:“不行!任你再怎么说,那些都只是你的说辞,我怎晓得是不是真的?况兼敌我势不两立,主公待我恩深义重,我绝不能让能威胁到主公的人有机可乘!我告诉你,威武尚不能屈我,我于禁不怕死,来吧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