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八十七章 夏天显威:你们,由我守护!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有些没扯住马缰的,直接被甩飞出去。这一来又给曹军一个下马威,当真是下马威!曹军重足而立,侧目而视,望风而靡。领头的切齿痛恨地望着向夏天,此人到底是个什么怪物?不费吹灰之力就击倒了一整个排!对后排的斥候兵使了个眼色,让斥候兵再去搬些援兵过来!

    向夏天蹙着眉,望着眼前黑压压的曹军,她深谙寡不敌众,况且她的身后还有一大群百姓。美人扇的威力虽能震住曹军,恐也会牵连无辜的人啊。向夏天踌躇地将捆仙索抽出,你若能,若能再给我点力量就好…

    心中的信念太甚,突地,世间静止定格,天眼又闪现出它的白光,比之前更为耀眼夺目的白光!怎么了,为什么天眼在这个紧要关头发动了?!向夏天猛地一窒,想伸手去捂住天眼的白光,但她动弹不得。向夏天内心煎熬无比,深知天眼启动的后果,她若在这个时候昏倒,那…一切全完了,没办法了吗…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向夏天已经绝望麻木。一切又恢复了正常,只见捆仙索周遭仙气缭绕,笼罩着白纱,握在手中仿佛比之前轻盈了不少,也更为顺手,她都能隐约感受到捆仙索向外盈溢着灵气和力量,是天眼的威力注入到了捆仙索上?!向夏天猛然顿悟,竟又发现自己还立于马上,不觉昏困!只是体力有些稍乏,体气有些缺失,但是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了!

    难道是她的功力又增进了吗?!

    当向夏天再抬头望向曹军,眼中的光芒难以掩盖,冷傲又自信,嘴角也勾着一丝冷笑。曹军见她这副模样,不寒而栗,头皮发麻得紧,手心内都是冷汗,兵器都险些握不住。再将捆仙索潇洒伶俐地挥出,形成一股劲风,带起一阵风沙,依稀间竟还能听到捆仙索挥在半空中的响声!他们之间可谓隔了足足百米啊,一时间所有人都被捆仙索吸引了注意。捆仙索不似美人扇娇媚,在黑夜中却也格外醒目,曹军欲细细察识一番,看是什么兵器。只是突然间,马儿受惊似的想往后逃窜,曹军始料未及,惊慌地将马儿控制住。

    向夏天向身后扫了一眼,深邃坚毅,再转过身,语气坚决气势:“你们,由我守护!”

    此声既出,一阵哗然!百姓们都感动不已,连那些个大汉都忍不住偷抹着泪,抹完泪后扬言要和向夏天同生死,共存亡!有些拾起被丢弃在地上的刀剑,有些甚至拿出锅碗瓢盆当兵器使,紧随站立至向夏天身后,神态皆是毅然决然!

    卫义见此景,也不禁感慨,仙姑,从来都能挑得起重担,扛得起大旗啊。此刻,他实在是崇拜向夏天极了,他再也憋不住满腔的热血,举起利剑指天,一声雷霆之吼:“同生死,共存亡!”

    “同生死,共存亡!”关平和那些个大汉都附和着,后来不止是大汉,老人、妇人、小孩,还有些受伤孱弱的人也拼着命使着力呐喊!

    曹军领头暗道不妙,但军法如山,何况他是为首的,更不能贪生怕死,硬着头皮剑指向夏天,下着命令:“弟兄们,上啊!杀啊!”

    “杀啊!”其他曹军鼓足勇气再次前进。

    “杀啊!”向夏天这边士气高涨,更可谓一往无前。

    向夏天驾马冲在前,手里的捆仙索矫若游龙,威力无比。曹军耳边但凡有劲风刮过,下一秒,五脏六腑皆震颤重创,伴随着一浪又一浪的绞痛,抽搐癫痫着身子,两眼一翻,便没气了。而曹军因为畏惧向夏天,不敢与之交手,这更是给足了向夏天发挥的空间余地。

    向夏天只身闯入敌阵中,却没人对她出手,不是仓惶驰过对卫义、关平还有其他大汉下手的,就是在一旁兜转找空隙欲对百姓下手的。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向夏天是他们的友军,并非敌军,倒也真是可笑。向夏天矫捷地挥使着捆仙索,以她为中心,百米之内的曹军无一幸免。曹军还没能冲锋到前阵,便已经死伤惨重,只有寥寥几人能侥幸逃脱。而后方又有卫义和壮汉们的守卫,亦不能成为他们的对手,冲前陷后都是死,更别提对百姓们下手。那些观望得百姓们足足拍掌叫好,未停歇过,内心澎湃着,仿佛自己也亲临杀敌一般,实在是大快人心,痛快哉!

    “你们他娘的在干什么?!把那人给我包围,杀掉那人!给我杀掉,杀掉那人啊!”领头的嚼穿龈血,声嘶力竭地怒吼道。

    曹军也深感若不能除掉向夏天,一切都是白费功夫。顾不得那么多了,马革裹尸也认了!曹军开始一齐围住向夏天,千万支剑戟朝向夏天刺去。向夏天迅敏地挡下一圈,再一个回旋鞭,将曹军震飞,连带着后排的有些被累伤,有些被压倒在地。向夏天的余光瞥见,还有一部分剑戟来不及躲不开,再一个利落俯身,让数支剑戟刺了个空。不待曹军反应过来,又是一记挥鞭,被击倒在地。

    卫义关平和那些大汉也上前帮忙着,与曹军厮杀起。曹军领头在心中将向夏天骂了个千刀万剐,狗血淋头,再按捺不住激愤之感,执着利剑欲搞偷袭。趁着曹军再度一齐朝向夏天攻击去时,他就趁其不备,寻空子刺杀她!向夏天好歹也混过不少沙场,受过军师指点,怎会不知他的这点小伎俩?她先发制人,上一秒还在她手上的捆仙索,下一秒就离领头咫尺距离,捆仙索将利剑索住,再一把收回捆仙索,发射出去!捆仙索挥出去的同时,利剑也被镖出去,又是一整个排的曹军倒地。

    领头的没了其他曹军的掩护,彻底裸露在外,怒目瞪着向夏天,还未骂出口:“你…!”捆仙索已直直逼向他,将他穿膛破肚,口吐一大片鲜血,倒在马下。

    正所谓擒贼先擒王,这领头的一倒地,曹军军心涣散,已是一盘散沙,再不能构成威胁。有些个作鸟兽状散开逃离,有些个还是冒死前进。

    又是一场天昏地暗的厮杀,乱世的夜晚注定要流血。向夏天清秀的脸庞也被鲜血溅糊,衣裳上的鲜血不断被风干又浸湿,胯下的战马也早已不是原色。

    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卫义关平和大汉们都气喘如牛,上前察看向夏天的形势,关切出声:“仙姑(婶娘,你有没有受伤?!”

    向夏天缓缓下马,手脚皆酸软,朝他们摆了摆手,哑着嗓子:“我无事,你们还好吧?”

    “有您的保护,我们当然好!”大汉们都尊敬地回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轻轻一笑,携着他们走向百姓。百姓们都下跪叩首,感激涕零:“将军大恩人啊!多谢将军的救命之恩!我们要誓死追随将军,追随刘皇叔!”

    “追随将军,追随刘皇叔…”百姓们扯嗓呐喊。

    “快快请起,万不得行此大礼啊。”向夏天焦急地喊出声,上前将百姓们扶起,卫义关平也上前帮忙扶着。

    在人群中找着嫂夫人们,向夏天三人赶忙去往。

    “夏天,平儿…”甘夫人摆着手呼唤。

    “嫂夫人,嫂夫人们可都安好?”向夏天握住甘夫人的手,问候着。

    甘夫人抹了抹眼角的泪,又替向夏天擦拭着脸上的血,哽咽道:“我们都好,只是妹妹她抱着阿斗被冲散了…我的阿斗,唉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!弟弟他…”关平皱着眉惊出声。

    三人面面相觑,唏嘘一阵。阿斗可是刘备的唯一血脉啊,这可怎生是好?到时该如何与刘备交代呢?

    向夏天抿了抿嘴,攥紧着双拳,言道:“我去找他们!平儿,你和卫义留下保护好嫂嫂和百姓们!”

    当今之计,只有向夏天可以去找寻他们,也只有向夏天可以做到。大家伙儿也都心知肚明,只是这样也就顾此失彼了…

    二人都不作声应答,甘夫人也未曾开口,她的内心也正在煎熬着。一边是自家众姐妹和无辜百姓们,一边又是血浓于水的亲情骨肉和视如己出的好妹妹,难矣,难矣。

    向夏天扫了他们一圈,也知他们的郁结难处,便索性替他们做了决定。不待他们再发声,自顾转身走向战马。

    手方才搭上马鞍,听得一尖声:“夏天!”

    向夏天望向甘夫人,见她愁容里透着悲怆,悲怆里亦满是决绝。

    决绝!

    “等一等!”甘夫人走来。

    “嫂嫂…”

    甘夫人上前拉住向夏天的手,温婉释然一笑:“夏天,你留下吧。你若走了,那些可怜百姓,还有咱们,可怎么办?平儿、卫义虽勇,但那曹军也难对付,唯有你留下,才能叫人安心、放心。唉,阿斗虽叫我心疼挂念,但说不准妹妹已经抱着他比我们先行一步,妹妹她伶俐聪慧,应该也能保全自己和阿斗。况且逢危须弃,我不能因为我的这点私心啊…让更多可怜人受苦遭难。夫君他爱民如子,盖之如天,容之若地,我也不能折损了他啊…当弃则弃,你还是留下,留下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