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八十五章 一场大战的序幕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适时,甘夫人也出面说着话:“这一时半会儿我也不知该如何称呼你,暂且先叫你夏天吧。夏天,你就和我们一块走吧。打仗是他们男人的事,你莫要太担心啦!再说,咱家的男人都福大命大,出不了事的!别怪我说句难听的,你看你大哥也不晓得打了多少败仗,在鬼门关前走了多少遭,还不都是有惊无险!你要是实在放心不下,不然这样,你先和我们走,等有了子龙的消息去向,你再去找他!现在这外面黑灯瞎火的,让你一个姑娘家独自出走,我们也不放心呐!你若有个闪失,你大哥也会见怪我的!”

    甘夫人是众位夫人中年纪最长,也最具威望的。她才刚说完,其他夫人便也接声附和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觉着姐姐说得在理,你且先和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我看就这么定了吧!”

    “夏天,别辜负了姐姐,平儿,还有子龙将军他们的一片真心啊!”

    时间悄然流逝,眼下又是逃亡关头,容不得她再迟疑不决。攥紧的双拳终是松开,向夏天转过身来,强打起笑容道:“那我们便一道走!现在就走!我会保护好你们!”

    向夏天松口答应后,妇人们皆欢喜出声,明事理的星彩也跑上前去抱住向夏天,关平和卫义相视一顾,舒了口气。

    她不能抛下眼前这些更需要她保护的妇孺,而且大劫也不定就是此罢,她也深谙些用兵之道。曹操诡计多端,老奸巨猾,说不定是他用得计呢?表面上虚张声势,实则欲声东击西。向夏天在心里安慰着自己。

    一行人拖家带口地匆忙离开府院,才刚走出府门,就已有曹军在等待他们!

    “是刘备家眷!给我杀了!上!”头目一声令下,一群个曹军便举着砍刀扑上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“呜…”瞬时,妇人和小孩子们爆发出尖叫声和哭声。

    关平卫义冲上前去抵挡,和曹军厮杀起,还好只是些喽啰。卫义武功本不俗,关平的武艺教自二哥之手,自然也不会逊色,这些个小喽啰拿他们倒也没什么办法。关平挥舞着大刀可以一杀十,卫义手中的利剑也快而准,每剑必中,中则要命。击倒了成排的小喽啰后,又有接连着蜂拥而上的。这下子他们学乖了,不与关卫二人交手,钻空子去对他们身后的人下杀手。

    向夏天眼明手快,拾起倒地尸体手中的利剑,再一剑刺向飞在半空中举剑要落下的喽啰。这个喽啰应声倒地,又有其他喽啰不停地前仆后继。看样子他们是下了杀心,向夏天也毫不手软,跟着赵云学得防身术和武术派上用场,利剑不断地沾染上鲜血,又被下一个人的鲜血给覆盖。

    关平和卫义脱身后,上前与向夏天背靠背,三人齐心对抗曹军。大刀与利剑交错成影,敌人无招架之力,连连退却着,又连连被斩落。

    这是一阵天昏地黑的搏命厮杀,空气中散发着浓重刺鼻的血腥味,地上成块的血泊起先还是流淌的鲜红色,逐渐变硬风干。不知过了多久,最后一个曹军也被击毙倒地。三人都大喘着气,衣裳被汗浸湿透,脸上挂着彩,不过不是他们的鲜血,是曹军的。向夏天望着眼前血淋淋的一片,胃里一阵翻腾,倚着剑跪下身,捂着嘴险些要吐出:“呕…”

    “仙姑,你没事吧?!”卫义连忙扶住向夏天,担忧问出声。“婶娘,你还好吧?”关平也上前搭把手,拍了拍她的背,帮她顺过气。

    向夏天锁紧眉头,小脸皱成一团,摆摆手示意无事。又怎么会无事呢?想她还是第一次用剑杀人,还是一次杀这样多的人。她爱使弓箭的一点也在于此,敌人不会倒在你面前,死不瞑目,睁着的双眼写满了不甘和怨恨,血流汩汩,周身散发着可怖戾气。她还是功力不够,不能够适应这样血腥的场面。

    待向夏天缓过些后,将夫人和孩子们安抚了会儿,又匆匆地踏上逃亡之路。一路上皆是逃窜的哄闹声和悲戚的哀鸣声,偶能见到躺地的尸身,有曹军的,也有无辜百姓的。进城的曹军数量不少,他们把守城门的形势…不好吗?向夏天不由地担心起他们,悄无声息地叹了叹气,眺望着远处的夜幕。本该是酣睡怡静的时辰,最静亦是最动乱时,黑暗笼罩下,显现出了乱世的真面目。四处奔逃的无辜人儿啊,快跑…

    关平和卫义在一前一后护卫着,向夏天走在最外侧保护着,路上本还想拾把弓箭,但眼下曹军步兵为主,兵器以刀剑枪戟为主。她早将沾满鲜血的利剑给丢弃,她还是不习惯用剑,姑娘家的手臂不似男儿一样长,步子也不似男儿跨的大,这方面还是相较吃亏的。她手里攥着捆仙索,以防有暗敌突袭。捆仙索她耍得顺则顺,威力还是弱了些啊,不足以一击致命。美人扇威力是强,但又太惹眼,吸引人注意,不到万不得已,她也不愿将这压箱底神器拿出。这场仗恐怕不好打,她不能动恻隐之心,需遇敌杀敌。曹军浩浩汤汤,这一路上要是再碰上个精兵猛将可就麻烦了。若是她能强一点,再强一点…

    好在后来的一段路并未遇到曹军,只是问题又来了。四散逃亡的百姓见关平、卫义将军模样,开始互相传告,汇聚在一起,加入他们的行列。这下子可难办了,队伍越来越大,太引人注目了,曹军一眼就能发现。三人商量了一番后,关平站出来扯着嗓子劝道:“各位乡亲们,听我说,不要再跟着我们了!跟着我们反而会让你们更危险,你们只管逃自己的,曹军应该也不会太为难你们!我们几个都自身难保,还要保护主公的家眷,实在无暇分身再照顾你们,请父老乡亲们都谅解,都散了吧…”

    话虽这样说,有些固执的百姓,与其说是固执,倒不如说是正直的百姓,站出来说道:“不!我们要誓死追随刘皇叔,自打刘皇叔来新野后,咱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过,再也不用像从前一样吃不饱穿不暖,饿死冻死都没人管!仅有的一点存粮还要被那些黑心的贪官恶霸给掠夺去!刘皇叔好啊,以后刘皇叔去哪我们就去哪,刘皇叔的家人也是我们的家人,我们也会保护好他们的!我们都不怕死,就算为刘皇叔死也甘心!大家伙儿说,是不是?!”

    “是!誓死追随刘皇叔!”

    “死也甘心!”

    有些人甚至还引吭高歌,唱起民谣:“新野牧,刘皇叔,自到此,民丰足…”

    这下倒好,非但没劝动百姓们,还鼓动了他们的士气。三人急得晕头转向,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我看不如就把他们带上吧,他们也怪可怜的…”几位夫人被百姓们潸然感动,抹着泪帮着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“婶娘,这…这可怎么办?”关平焦急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先带他们走吧,见机行事…”向夏天抚了抚额,无奈道。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,好在民心所向,群起护之,但是时过境迁,多一个人他们三人就多一份负担和责任,到时候真的可以见机行事吗?向夏天姑娘心性,到底是优柔寡断了些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那一边刘备不顾自身安危携子民一起逃亡,而这边,百姓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如若还舍弃百姓,岂不是显得他们无情冷漠了些?

    一大群人,沸沸扬扬,朝着未知的路途继续前进。弊端仍是显而易见,有些老人小孩脚力不好,需走走停停,使得整队的速度都缓下来。一路上又有更多的人加入,好像都认为人多势众,跟随大流才是最安全的。约莫着走了半个时辰,还未走出多远,有些流民体力不足又挨着饿,竟昏倒在地。虽说还要赶路,但是人命关天,向夏天顾不得大队伍,脱队上前施针救治。卫义也四处讨了点干粮和水,帮他们服用下。

    远远地还能听到关平在队末的呼喊声:“婶娘!卫义!你们千万不要跟丢了,快点赶上!”

    “诶,好!”向夏天扯着嗓子回应。

    卫义愁眉苦脸,担忧出声:“仙姑,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,咱的行进速度太慢了!曹军很快就要追上来了…”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话音刚落,地面就开始隐约震动,恍惚间仿佛能听到……马蹄声!卫义也有所察觉,正欲开口询问些什么。却被向夏天打断:“嘘…”

    地面震动得更加明显,声音由缥缈隐现变得逐渐可闻,他们能确定正是马蹄声,还夹杂着械甲的交响声。是友军撤退了还是…曹军?!二人对视了眼,心中同样疑惑,同样担心。上前几大步,想看清楚些,弥漫在风沙夜霭下,闪动着的旗帜,上边是…偌大的一个‘曹’字。

    果真是怕什么来什么,说曹军曹军到!“都怪我这乌鸦嘴!”卫义自责地抽打了一个大耳刮子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