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八十一章 子龙的大劫?苜两的答案?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哦?”诸葛亮挑挑眉,有些好奇地疑惑。

    向夏天小鸡啄米似的点点头:“真的。我只知道他的名字,还有他…连他多大年岁,是何籍人,现居于此都不知晓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有点意思了,你这位朋友还挺神秘的嘛。我倒想知道他的大名,你可否介意告知于我?”

    向夏天自然不会介意,求之不得还来不及,就怕他不想被这些琐碎事打扰。乐得忙忙摇头,脱口而出:“不介意不介意,他叫…”

    正欲说出口,诸葛亮却伸手拦下,并开口打断道:“诶,你还是写在纸上吧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疑惑地望了眼他,还是听从照办。将纸张拿过来,再在‘苜’字旁写下个‘两’字。因为刚刚苜字写得没所顾忌,占了大半纸张,两字只能挨挤着写。

    写好后再将纸张恭敬地呈递给诸葛亮,诸葛亮接过瞧了瞧,手捻着胡须,嘴角勾着笑容,带有一丝玩味。眼里也噙着笑,又颇有深意地望着向夏天,娓娓道来:“苜两,苜两,这名字好生奇,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嗯…我也这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接着,诸葛亮摸了摸手中的羽扇,似是漫不经心却又别有意味地说道:“依我看,我还觉得,这倒不像是个人名,像是个——组合字。”

    “组合字?”向夏天疑问出声。随后,诸葛亮又将纸张递回给她。她拿着纸张观望,蹙了蹙眉,喃喃道:“苜两,瞒…是个瞒字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略显激动地抬起头:“军师,是个瞒字!你的意思是,苜两是那个人的化名,瞒才是他真正名字里的字!”

    “唔…或许吧。”诸葛亮似笑而非,并未给她肯定的答复。

    向夏天努了努嘴,转念一想,这些高人都是看破不说破,喜欢说话留一手,便也释然。腼腆地笑着道:“多谢军师的提点,使在下如饮醍醐!那在下就不多留叨扰军师了,在下…”

    ‘告退’二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,就闻诸葛亮悠悠说道:“你倒好,茶喝了,心中疑惑问了,这就准备一了百了走掉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军师还有何事?”向夏天羞愧地问出口,是她失礼了,也不问一句,占完他的好处就打算开溜。但是他又有什么事是要找自己的呢?会不会只是比较注重那些个繁文缛节?

    “有事,我有要事同你讲。”诸葛亮顿了顿扇子,脸色变得严肃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里咯噔了一下,见他脸色异变,难不成是什么不好的事?是和自己有关吗?诸葛亮他应该也早识破了自己的身份罢?他想说些什么?就这短短的几秒钟内,向夏天的脑子里闪过各种疑问。迟滞过后,神情也随之变得紧张,抱拳恭敬道:“军师请讲,在下定细闻!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…”诸葛亮开始信着步,挥着扇,说道:“近日来,我夜观天象,观得有一人将要遭历大劫。又掐指一算,那人恐凶多吉少,若捱过大劫,将来必定飞黄腾达,跃龙升天;若捱不过,则天下格局大变,你也会因此受累,到时这乱世怕也是日暮途穷,山穷水尽了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闻,脸色煞白,呆怔在原地,像是灵魂都吓出了窍。

    下一秒,诸葛亮倏然转过身,凝重地望着向夏天,道:“子龙,赵子龙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是子龙?是子龙?!”向夏天不可置信地惊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所以我才费了点心思,让你们重归于好。因为,需你出手,助他渡过此一大劫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掷地有声,字字诛心。向夏天大惊失色,手颤抖着,欲伸向诸葛亮,气息也因惊慌失措变得起伏不稳:“我该怎么帮他?我该怎么帮子龙?军师请明示!我必当肝脑涂地,感恩戴德您一辈子!”

    说着,向夏天欲下跪行叩首礼。诸葛亮连忙阻断她,叹了叹气,语重心长道:“唉,你这又是作何?我已经提醒过你,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。子龙和你都是主公的爱将,我自然也不想你们遭浩劫,受劫难。但是天有不测风云,人有旦夕祸福,若熬过此劫,他的前路将不可限量,青史千载名,芳传后世身啊。我知道你对子龙用心,你和子龙现在是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,他的劫数也是你的劫数,你俩的劫数也关乎着…也罢,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,这未尝就不是件好事,也算是对你的考验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见她愁容满面,也不晓得她有没有心思听进去,终还是拍了拍她的肩膀,宽慰道:“他们都曾说你与众不同,连老先生也对你另眼相看,赞不绝口,看样子你应该不会不孚众望,我倒也想见识见识。你且当勉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”向夏天愁眉锁眼,咬着下嘴唇,艰难晦涩地开口道:“我一定会尽力!”

    不为自己,也要为子龙。他们二人的命运何时牵扯得这样紧密呢?不过这样也好,如果能顺利渡劫,子龙好,也是她的好;如果不能助得子龙,她余生也没了信念依靠,她绝不会独自苟活,便随子龙一道去了。但她还是想两人一起好好活着,因为她身上还有使命,他们俩才刚刚好…

    “好了,别想那么多了。从前大小劫数,你不都一一克服过来,怎么到我这儿变得没信心了?听说你武艺丝毫不逊男儿,还有一手回春之术,这倒和我家中的夫人不谋而同,你若能够应对此劫,我便让我夫人前来,介绍与你相识,算是你的奖赏,如何?”诸葛亮笑着安慰道。

    “你夫人?乃黄…”向夏天有些印象,只道出其姓氏,轻瞥了眼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不错,乃黄月英。”诸葛亮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好!那一言为定!”向夏天这才打起了点儿精神。不知是何缘故,也许是美女相惜吧,古代男子见得多了,而女子都是闭门不出,二门不迈,难得一见。所以她对古代女子又是好奇又是欣赏,譬如哥哥们的几位嫂夫人,还有嫂嫂,甚至于小星彩。如今又能多结识个才华女子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“一言为定!”诸葛亮爽快地答应,又接着道:“你且宽心去吧!”

    “那我告退啦!”向夏天抱拳弯身,打起笑容。精气神恢复了不少,说话也跟着活脱了不少。

    转身还未踏出几步,又被诸葛亮给唤住:“夏天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向夏天回头,有些不解地望着诸葛亮。

    “你这佩戴的玉佩好生别致,刚不小心被它给晃了眼。”诸葛亮讪讪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低头察看了番,才发现她刚刚急匆匆地赶来,顺手将玉佩系在腰间了。向夏天将玉佩取下,赔笑道歉着:“军师,不好意思啊。我不是有意的,我这就把它给收起来。”

    说罢,欲把玉佩收进衣袖里。

    “诶,等一等…”诸葛亮出声,上前几步道:“这样好的玉,可否借我观摩下?”

    向夏天一时摸不着头脑,诸葛亮应乃清心寡欲之人,怎会对玉器产生兴趣?给他看倒也不打紧,只是这玉佩乃苜两所赠,苜两身份可疑,玉佩和他又有牵涉,她借给他看会不会出什么纰漏?但是不给他看,倒显得自己小气吝啬。

    “军师请便。”向夏天双手奉上。

    诸葛亮接过玉佩,细细触摸了番,又观察了下玉佩上的图案,细斟了会儿,笑着道:“好玉啊,此玉色泽光鲜,触感轻柔温润,材质上佳,精雕细琢。应是由上好的和田玉为材,配之能工巧匠,方才制成。和田玉非富家即官家所有,难得,难得!去吧。”

    诸葛亮说着,将玉佩递还给向夏天,冲她摆了摆手,便背过身去。向夏天听他这话中有话,又是一番心猿意马,接过玉佩后便匆匆行礼告退。

    诸葛亮听到门吱嘎一声带上后,方才舒了口大气,攥紧的拳头也才松开些。他也只能帮到这儿了,也算是为自己积德,为天下苍生谋条生路,毕竟她的身上关乎着天下苍生的命运…

    回到屋内,静下心来细细思索了番。这趟去请教诸葛亮,虽然他始终未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,但也可谓收获颇丰。向夏天在案上拿纸写下一个‘瞒’字,再将玉佩放在旁侧。

    苜两的真名中应该带一瞒字,又乃曹军,手握兵符。还有这珍贵的玉佩,非富家既官家,诸葛亮是想强调这一点吗?非富家即——官家。她平日里也有所耳闻,桓灵二帝在时宦官当道,专权独断,官家,宦官?!

    答案已经呼之欲出,会是…他?!

    她知道了,原来是他!

    博望坡一役后,夏侯惇、于禁、李典逃回许都请罪。即便打了胜仗,大伙儿还是专心投入训练,不敢有丝毫懈怠。因为诸葛亮料曹操绝不会善罢甘休,必定会再次举兵平定江南,除去刘备这一心腹大患。这可把后院的夫人们愁的,连着好几日都未曾见上自家夫君一面,传言又人心惶惶,在家也坐立难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