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六十八章 现女身,和他缠绵?!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当真?你真的没有骗我?”

    “句无虚言!”

    向夏天不死心地再开口道:“不行,你还是对天发个誓吧。说你句句属实,除了最后一句,否则就…哎呀,这个你就自己想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好,我发誓。”苜两说着,一脸无奈状,将手举起指天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,苜两,对天发誓,刚刚所说的如有半句虚言,全族上下都将遭受报应。这样,你可满意了?”

    向夏天盯着苜两,眼神有些古怪,点了点头,又摇了摇头,说道:“你还有家族啊?我还没听说过有姓苜蓿花的苜的,你还是头一个,你不会是唬我的吧?其实你这全族上下其实就你一个…”

    苜两不满地敲了下向夏天的脑袋:“我真是拿你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信你了。”向夏天摸了摸脑袋,吐吐舌。

    “不过,你又怎知我的姓,是苜蓿花的苜?嗯?我不记得有和你说过啊。”苜两不怀好意地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啊?有,你有和我说过的,应该是你不记得了!嗯,对!怎么办,他们好像追来了,我们呆在这儿也不是办法…”向夏天打着哈哈,又连忙转移话题自顾道。

    苜两望着向夏天,叹了叹气,呢喃道:“你可知,我发得这个誓是个多大的誓…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向夏天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着急地四处张望着,急中生智,道:“诶,有了!”

    然后将木车推向身后的那堵墙,轻巧地跃上木车,再抽出捆仙索,将索钩住墙壁。再一个敏捷的飞檐走壁,爬至墙上。

    “来,你学我的样子爬上来,等等把手给我。”向夏天指挥道。

    苜两扯了扯绳索,眼神闪过一丝精光,琢磨观察了下。好在伤的是左手臂,可以靠右手发力使劲。苜两的右手搭上捆仙索,开始攀爬着,只是还是比较吃力,时不时地还得靠左手搭一把。很快伤口又渗出血,苜两咬牙坚持着。

    “只差一点了,把手给我…”向夏天探出身,将手伸出去接应着。

    苜两不顾左手臂上的伤,大力握住捆仙索,将右手递给向夏天。向夏天再一个俯探,握住他的手,将他拉上来。二人都面目狰狞,一人是伤口裂开,疼痛得紧,一人是使着吃奶的力。

    “啊…”苜两痛苦得喊出声,豆大的汗珠流淌在涨红的脸上。

    就差一点点了,下一秒——

    “啊…”这一次是二人同时呼出声,伴随着急剧下落,二人摔倒在木车上,四仰八叉得。不过好在木车上被草堆覆盖,倒并无大碍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?快去看看!”将士们听到有动静,聚集到一块,朝巷弄口进发。轻手轻脚地,生怕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向夏天皱着小脸,砸了砸拳。可恶,差一点他们就能逃脱了…又赶忙关切地问道摔倒在旁的苜两:“你还好吧?”

    苜两望着天空,呼着大气道:“还好…”

    “怎么办啊?他们好像发现了…”向夏天凑近苜两,压低声量,焦虑地说道。

    苜两比了个嘘的手势,紧锁着眉,有些绝望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不如你去和他们自首算了,再好好和他们解释清楚,他们也不是不讲理的,知道你没犯罪一定会将你放了…”向夏天附在他耳边提议道。却被苜两坚决地拒绝道:“不行!那我们不白跑了这么久?帮人帮到底,你想想看有什么办法嘛…”

    苜两带着些许撒娇的语气,面带笑意。向夏天不满地瞪着他,他每次就知道这样说来搪塞她,还一副笑嘻嘻欠揍嘴脸。只是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二人的脸色都变得严峻,屏住呼吸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眼下有什么法子?要么冲出去,要么蒙混过去。冲出去是不可能了,那些城中的将士是自家兄弟,自己人她可下不了手。而且若真动了手,大哥必定也会知晓,到时候问起来她该如何作答?所以只有第二个办法,蒙混过去。又该如何蒙混过去?

    向夏天思索了番,咬了咬下嘴唇,握紧双拳。突地,紧紧地盯着苜两看,苜两回望着她,见她神色格外严肃凝重。

    她想干什么?

    让人始料未及的是,下一秒,向夏天将盘着的发髻放下,如墨如瀑的秀发随之散落。苜两有那么一瞬间被恍了眼,终于,终于,他又见到了她,又见到了她的本来面貌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苜两勾着嘴角,眼里也是藏不住的笑意,丝毫不记得当下自己还处于危险境地,不过看他的样子也并未惊讶。

    随即,向夏天再欺身上去,将苜两压在身下,开始将他的衣裳脱去,准备替他打着掩护。

    “看不出来,原来你这么急得嘛…”苜两半起身,贴近向夏天,在她耳旁说着,带着戏谑的口吻。

    向夏天将他一把推搡开,再作势掐着他脖子,没好气道:“你的小命现在可是在我手上,你要是再这么不正经,我就不管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苜两点点头,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快速将他的外衣褪去,藏匿于草堆下。那些追兵应该没看清他的模样,想他疾跑至她面前,她都没有将他认出。所以追兵应该只能靠衣裳颜色和身形判别。只是这难题又来了,他的里衣虽是白色,黑白分明,但是上面印着血迹。

    追兵手握兵器,瞄到这巷弄口里果真有人,健步如飞,立马上前将二人包围,察看着情况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苜两将向夏天的脑袋摁下,亲上了她。向夏天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,与苜两毫无间隙地对视着,他的眉眼仿佛都笑弯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又和他…亲上了?!

    向夏天心里万般挣扎,想反抗,但是这时候反抗无疑是不明智的做法。见向夏天不为所动,某厚颜无耻之人更加得寸进尺,双手环抱住向夏天的腰身,还将舌头伸出探索着,想要攫取更深一步的芳泽。向夏天索性闭上眼,死守牙关,不再想看到他那副嘴脸,令人窝火得紧,心里祈祷着那些个将士赶快离去,不然她的便宜都要被此人给占尽了!

    那些将士在光天化日之下见到如此香艳的场面,面面相觑,都羞红了脸颊,低下头不敢再看,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办。虽然他们也很不想坏了别人的好事,而且那二人好像沉醉忘我到没有发现他们的到来,但是来都来了,还是检查一番的好。将士们相互使了个眼色,蹑手蹑脚地上前,瞥着男子,看该男子是否他们要追捕之人。

    向夏天发觉将士们正走近察看,心里咯噔了一下,然后不动声色地伸手轻抚着苜两的手臂,挡住里衣上斑斓的血迹。苜两发现向夏天的这一细微动作,眉眼笑意更深,原来她还是挺在意自己的。察觉追兵们的靠近,不慌不忙,不紧不慢地…将环抱住她腰身的手转移,开始缓缓伸进她的衣裳里,自下而上地温柔抚摸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内心一惊,用手指幽怨地抠着他的伤口,以表不满与抗议。苜两淡定自若,却又恍如一梦,多少个夜里,梦里,他都曾幻想过这样。搂抱着她,一亲芳泽,抚摸着她,想与她亲密些,更进一步的亲密,占据她。好不容易得来此机会,怎会就此放过?牡丹花下死,做鬼也风流,此刻任凭生死,他只想要她。手掌纹路掠过她盈盈可握的腰身,如羊脂般温润光滑的脊背…向夏天的身子不住地颤抖着,是从未有过的生涩夹杂着一丝**。

    苜两感受到她微微震颤,得意又满足,渴求又难受,自然他也早已有反应。不,还不满足。他从脊背顺着摸至颈脖,又从颈脖开始往下探求着,一路沿过肩膀,锁骨,在难以言说的锁骨间徘徊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睁开眼,眼带怒气直逼着身下的男人。本以为他会有个度,没想到他变本加厉,侵越过头了!苜两索性假装没领会,预备进一步越池…

    这怎么可以?!向夏天这会儿是火烧眉毛,顾不得那么多了,重重地一把掐住他手臂上的伤口。这劲道可不小,苜两瞬时疼得直冒冷汗,忍不住痛苦得呻吟出声:“啊…”

    将士们开始见二人衣衫不整,而后男子还动情地伸手探入女子衣内,好一会儿竟然还叫出声。他们纷纷咽了咽口水,现在轮到他们不敢妄动发出声响,怕惊扰了那二人,到时可就尴尬了,不晓得的还以为他们是在明目张胆地偷窥。将士们见男子身着白色衣裳,又想了想此刻男子应是在和他的同伙逃跑,怎还有闲心在此做欢爱之事,虽然这里也是两人,但他们那是两个男的,而非一男一女。思索了番,相互交递了个眼色,便不动声响地赶忙退避。

    待确定他们完全离开后,向夏天这才舒了口气,却在这个空隙被他趁虚而入,他竟把舌头伸进来了,还欲和她缠绵一番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