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六十七章 又是苜两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知道又如何?他也想过,如果她对自己也有那份心,他大抵也配不上她,会耽误连累她;诚如他和那名老者说得,只要她需要,他会守护,但再进一步他不敢妄想。如果她对自己没那份心,知道了岂不是让自己伤心难过?

    也罢,就这样挺好。

    “你…赵子龙,我要被你气死了…”向夏天气得跺跺脚,推开赵云,小跑离去。明明就差一步,就差一点。

    待二人走后,暗中观望的关羽、张飞现身。他俩也是去看望大哥,出来后本想上前和这二人打声招呼,只是见这二人神色动作都奇怪的很。

    “二哥,俺就和你说,子龙和小夏天两人怪怪的,你还不信,你看刚刚两个人还搂搂抱抱的…”张飞乍呼着。

    关羽捋了捋胡须,眯起眼,点点头,说道:“确实是挺奇怪。不过,三弟,这种事在没搞清楚之前,可千万不要泄露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俺知道了,哥哥。”张飞应着,又摇晃着脑袋。想那子龙和小夏天都是一表人才,怎地两人都是…唉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大半月,刘备带着关羽、张飞前去隆中拜会诸葛亮。赵云被派驻守新野,管理将士,督促训练。向夏天则相对偷闲,在小城内摆摊替百姓们免费看病,偶尔也会自掏腰包将药材免费送给穷苦百姓。一时间,人心所向,都夸刘皇叔是个贤明君主,下属们也都善良仁义,爱民亲民。

    这一天,向夏天像往常一样坐在摊位上,给病人把脉开药方。前来看病的大排长龙,向夏天耐心一一诊治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叔,你拿着药方去取药,再注意休养,很快便能恢复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谢谢你啊。”大叔佝偻着背,和蔼地笑着感谢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。下一位…”

    适时,一阵骚动吸引了大家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不要跑!不要跑!给我追!”几名将士一边呼喊,一边追赶着一名男子。

    男子捂着手臂上的伤,慌忙逃窜,见摊位前人颇多,开始朝着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“追!切莫伤了百姓!”领头的将士呵出声。

    百姓们见男子气势汹汹,又被士兵给追击着,只道他是什么坏人,赶忙向两边散开。向夏天起身,蹙着眉,观望着情况,她怎么瞧那男子的身影有些眼熟。向夏天走至路中间,挡住男子的去路,一来提防男子会对无辜百姓下手,挟持百姓做人质;二来想必这男子也不是什么善茬,不然怎么会被城内将士追捕。

    男子一路狂奔着,离向夏天越来越近。待看清向夏天的相貌后,眼里闪着亢奋欣喜的光芒,加快脚下步伐,笔直朝向夏天跑去。向夏天没料到这名男子会直冲上来,难不成他还想对自己下手?于是,向夏天下意识地挥掌欲向男子攻击去。男子仿佛早就料到了向夏天有这么一招,绕过向夏天的挥掌,抓住其手腕,再一个发力紧紧握住。

    向夏天心里漏了一拍,完了,她要被男子钳制住了。出乎她意料的是,男子非但没有对她下手,反而下一秒拽着她…一起跑?还不待向夏天思考反应,整个人就被男子拖曳着一块奔跑。待男子跑过后,百姓们又都聚拥在路中间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在前面!快追!他还有同党…”领头将士指着前方逃跑二人的背影,命令道。

    百姓听闻如此,忙将将士们扯住,替向夏天辩解道:“那个不是坏人,那人是个善良的大夫,不许你抓他!”

    “对!”有人附议着。

    将士也忙解释道:“好好好,你们先撒手…待我们抓到人后,会细细盘问,他若不是什么坏人,我们就将他给放了…你们先放手…”

    百姓的阻拦倒为二人的出逃争取了点时间。路上,向夏天几次尝试挣脱男子的桎梏,都未果。跑出一段距离后,见后面没有追兵,本想放缓点脚步,奈何才放松一会儿,又听得身后传来的脚步声,以及说话声:“分头找!你们去那边,其余的跟我来这边,快!务必要找到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男子再度大步飞奔着,也亏得男子的手劲大,脚力好,生拉硬扯地带着向夏天一块。察觉到向夏天再次的使劲挣扎,回过头劝着道:“你别动!我不是什么坏人,我要是被抓,对你也没什么好处!”

    这声音?是苜两!又是他!每次碰到他就没好事!他自己干坏事被抓就算了,还拉着她一起下水,真是恨得咬咬牙。

    前面有一巷弄口,苜两拽着向夏天溜进巷弄口,暂藏于此。待停下后,二人皆叉腰喘着气,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个苜两…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,怎么又碰上你了…”向夏天不满,断断续续着道。

    “这说明我们有缘分啊。”苜两厚脸皮地笑了笑,回应道。

    “有个…屁的缘分,你跑就跑,拉上我干嘛?你…你居心叵测啊…”向夏天咒骂着,见苜两丝毫没有歉意,只觉好不解气,抡起拳头就砸在苜两的手臂上。

    苜两脸色骤变,捂住被向夏天用拳头砸的地方,痛苦地沉吟着。

    “喂,我又没使多大劲,你干嘛这副模样?你以为卖惨,我就会原谅你吗?!”向夏天甩给苜两一个大白眼。

    正欲转过身去,和他怄气,但是余光瞥到苜两面色惨白,额上布满细珠,捂着手臂,将脑袋埋在颈窝里,不发声,上半身也蜷缩着。看样子不像是装得…难不成真是她那拳打出了问题?

    “喂,你怎么了?让我看看…”出于愧疚,向夏天有些不放心,走上前察看一番。

    “我…不叫喂,我有名字…我不喜欢听你喊喂…”苜两强扯出一丝笑容,想将向夏天拦下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不喊你喂。你先让我看看!”

    终是拗不过向夏天,只听得一声惊呼:“你怎么流这么多血?你的手臂受伤了…你的手臂怎么受伤的?”

    向夏天摸着苜两被血浸湿的衣裳,有些血迹甚至已经风干,好长的一道伤口。因他今日身着玄色衣裳,她竟一时都没瞧出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…刚刚和他们打斗时,不小心被划伤的…”苜两无力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不碍事啊,等会伤风了怎么办!我先帮你止血,你忍着点啊。”说罢,向夏天就要将衣裳撕下。小手却被苜两一把握住,笑着道:“撕我的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将苜两的手拍开,说道:“看你这衣裳布料名贵,还是用我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和我这么客气干嘛?你若喜欢这布料,明日我派人给你送去…你想要多少都行…”苜两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都受伤了,嘴还这么贫。”向夏天斜昵了眼,他既这么说,自是不客气地将他的衣裳撕成布条。布条将伤口包裹,再打个结实的结。随即,向夏天再抽出银针,在他手臂的几个穴位节点上扎上几针,使血液流动缓慢些。

    “唔…”苜两痛得呼出声。

    向夏天抬头轻瞥了眼他,手上的力道放轻些,下意识地嘟囔道:“你怎么还是这么怕痛…”

    苜两挑挑眉,饶有兴致地问道:“哦?听你这语气,你以前也替我疗伤过,知晓我怕痛吗?嗯?”

    “才…才没有…”向夏天心虚地低着头,辩解道。苜两望着向夏天微红的小脸,勾了勾嘴角,也不与她多争辩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向夏天刚站起身,又被苜两唤道:“你去把地面上留下的血迹给掩盖掉,他们应该快追来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蹙着眉,抿了抿嘴,严肃地望着苜两,开口问道:“你犯了什么事?他们为什么追你?”

    苜两无奈地笑着摇头道:“你放心,我没有犯事。你先去把那些血迹处理掉,听话。”

    说着,还伸手欲摸向夏天的脑袋,被向夏天灵巧地躲开。皱眉嘟嘴问道: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?”

    “…你就相信我这一次吧,你若是再不快点,等会儿我被抓,你也逃脱不了干系。”苜两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威胁我吗?!”向夏天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就算是吧。”苜两邪邪一笑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,向夏天只有先听他的,以最快的速度将地上的血迹毁尸灭迹。听他的语气还算诚恳,应该不是骗她的吧?算了,先帮他躲过这些追兵吧。等等她再细细去盘问下他,他若是骗她的,真干了什么坏事,她一定会铁面无私将他扣押送去官府处置。反正他现在受了伤,铁定不是她的对手。

    渐渐地,能听到那些追兵的脚步声,他们应该搜至这附近了。二人所处的这巷弄口也不算安全隐蔽,追兵如果搜查得仔细,他们恐怕是难逃追捕。这巷弄口有一木车和草堆,身后是一堵不高不矮的墙。

    “喂…”向夏天低声唤道。苜两一个不满的眼神,向夏天改口问道:“苜两…你快说,他们到底为什么追着你不放?你若不如实告诉我,我不会再帮你了,我现在就把他们给叫过来将你抓走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眼神语气都十分坚定,不容置疑。苜两叹着气,无奈道:“为何你就不能相信我一次呢?我向你保证,我绝对没有干任何丧尽天良,奸骗掳掠,偷盗等事。只是这原因我也不好说…不明白,可能他们嫉妒我的容貌吧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一时无语,知道他厚颜无耻,但不知道他的脸皮可以厚到如此地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