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六十五章 和曹操之间的渊源?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曹仁自嘲般地笑了笑,说道:“果然是你,是你…你误会了,我并非是什么公孙瓒的部下。而是我们曾在公孙瓒的地盘上见过!”

    向夏天怔住,仔细回忆着。她和赵云在公孙瓒麾下之时,与他见过?她想起来了,是他!是那位好心将军!曾经借给过她药,那药还救了子龙的命。

    “是你!你就是那个好心借药给我的将军?那个将军就是你?曹仁?”向夏天有些不可置信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是我。没想到你现在居然效力于刘备…呵,亏你一身好本领,却总是跟不对主子。”曹仁摇摇头,不屑地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我效力于谁,主子是谁,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向夏天不善道。

    曹仁双眼深沉地瞥了眼向夏天,冷静道:“和我没什么关系,我只不过是为我主公感到痛心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主公?曹操?”和这曹操又有什么关系?向夏天一脸诧异,望着曹仁,追问道:“你说清楚!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也是将死之人,就在死之前再为主公做些什么。”曹仁喃喃道。又抬起头,直视着向夏天,缓缓道来:“你还不知道吧?我主公曾一度对你很赏识,也暗中帮过你不少忙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仔细聆听着,和曹仁眼神交汇,双眼注视着他,示意其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我主公有一次去拜访公孙瓒,当时你和另一名将军起了争执在比试。我主公就是在那时发现了你的过人之处,还替你在公孙瓒面前美言了几句。后来他又去登门造访公孙瓒,那药也是我主公命我给你的,那次他本想从公孙瓒那里将你要过来,没想到却被公孙瓒拒绝了。然后不知怎地,从那以后,就不见了你的踪影,也没有你的消息。我主公还命人四处去寻,还时不时地会去找公孙瓒打探你的消息。想我主公最不愿与那些诸侯打交道,还要逢场作戏。现在,你再次出现,居然是在刘备帐下,和我主公成了敌人,真是可笑可悲,枉我主公费的一片苦心…”曹仁说着,时而摇摇头,时而讽刺地笑着。

    曹仁的这一席话,听在向夏天的耳里,实在是令她大为震惊。怔在原地,不知作何反应,也不知该说些什么。曹操,那个诸侯曹操,那个掌权有势的曹操?!明明是毫无交集的二人,为何会与曹操产生联系?不,她记起来了。之前诸侯会盟时,刘关张三人被守城将士刁难,守城将士的那一声‘曹公’,想必就是指的曹操;还有上次徐州一战,正如她所猜测,也是曹操射出的那一箭,救下了她的性命。原来她和曹操,明里暗里,竟有如此深的渊源吗…

    “现在你知道了。如果你有点头脑,还有点良心,你就应该弃暗投明!我主公必定会重用你,你的前路也必定是一片光景!再者,我主公才是能取得这天下的人!刘备他算什么…”曹仁试图劝服向夏天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脸色大变,咬咬牙,不悦地打断道:“够了!你大可夸你主公多么费心好意,但是你不能在我面前,说我主公的不是!”

    “你…唉!”曹仁气恼得重重砸拳,为人臣子,他能做得只有这么多。本以为可以让此人回心转意,前去效力于自家主公,但是看样子是没戏啊。

    “即便你说了那么多,我也不会心软的!看招!”向夏天下定决心,不想再听曹仁多言。人之将死,其言也善,况且曹仁乃一猛将,断不会为求生而胡编乱造些谎话,过往种种仿佛都历历在目。人心都是肉长的,她既追随赵云,跟随刘备,不能因为曹操对她的一些恩惠而动心,以后在战场上,他依旧是敌人,曹军也依旧是敌军。

    说罢,向夏天便再度将弓箭拉起,大力拉弦。曹仁不甘愤怒地望着向夏天,举着大刀准备应对攻击。向夏天放箭,声东击西,使得曹仁没能挡下这一记箭羽。箭羽射穿他的左肩,听得曹仁的一声痛呼:“啊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将士拥护上前,忙出声唤道:“将军,将军…”

    下一秒,向夏天紧锁着的眉舒坦开来,将弓放下,对曹仁说道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曹仁抚着左肩伤口,额上满汗,嘴唇发白,有些难以置信地望着向夏天。向夏天转过身去,背对曹仁。

    曹仁周身的将士听闻,忙说道:“快走!快带将军走!”

    这会儿,向夏天身边的将士们都急忙劝道:“将军,不能纵虎归山!不能放他们走啊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一个冷眼睥睨,命令道:“放他们走!”

    片刻功夫,曹仁的军队便逃开了。向夏天再转身,望着残存的曹军逃去的身影,握紧拳头和手中的弓。

    这一次,只当报恩还恩。

    下一次,我不会再心软动摇。

    仗后归营,向夏天请罪受罚,因未能抓获曹仁。赵云见如此,与向夏天一同请罪。徐庶早料到曹仁命数未尽,再加上张飞的相劝,刘备并未怪罪。事后,大伙儿还是该庆功庆功,该助兴助兴,未放及心上。虽未能拿下曹仁,却剿灭曹军二万,缴获兵械无数,关二哥还顺利拿下樊城。此战,可谓是大获全胜!不仅削弱了曹军的兵力,还打击了其势力。

    只是,好景不长。没过多久,便传来了不好的消息,据说是军师徐庶的母亲被曹操关押在许昌大牢。徐庶着急向刘备请辞,以身还母。

    屋内是刘备和徐庶二人的哀嚎声。

    “主公,求求你放我走吧…我的老母,还在那许昌牢里等着我去救她啊…”徐庶痛哭流涕,将大门打开,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好被路经的赵云、向夏天二人撞见。

    “子龙,夏天,你们来得正好!帮我拦着军师,劝劝军师!”刘备也红了眼,妄图挣扎一番。

    二人自是也了解其中的情况,为难地移动步伐,挡住了徐庶的去路。刘备跑至徐庶面前,紧紧握住徐庶的手,劝道:“说不定这是曹操的奸计呢?只是想骗军师你去到许昌…很有这种可能,是不是?夏天,子龙,你们也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主公,就算这是曹操的奸计,我也一定要去!襄阳早被曹操占领,曹操想要找到我老母那是轻而易举。还请主公谅解,徐庶不能再留…”

    刘备转过身去,颤抖的嗓音,说道:“想我刘备这么多年,屡战屡败,屡败屡战。自有军师后,打仗方能赢得如此漂亮,如此痛快!军师不仅带给了我胜利,还带给我信心,让我更加坚定兴复汉室的决心!我…我…实在是不想…让军师走啊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和赵云对视了眼,二人都蹙眉纠结。向夏天心里却明白,按照历史发展,徐庶留不得,一定不能留。不然怎还有后世流传下的‘徐庶进曹营,一言不发’。

    适时,向夏天出声宽慰道:“大哥,自古忠孝难两全。我们不要让军师为难了…大哥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但是我们也要为军师考虑,不能让军师以后背负不孝的罪名啊…”

    出于公,她自然也不希望军师走;但是出于私,她又不得不这样做,不得不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夏天,你也这么认为,我不该再强留军师…”刘备望着向夏天说道,许是悲伤过度,表情都显得木讷不已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心里早已有答案。大哥善良仁义,若是大哥和军师的境况颠倒交换,大哥会怎样做,又希望军师怎样做…大哥是有福之人,相信以后一定会再有和军师一样厉害的人,辅佐大哥,成大哥的大业。”向夏天劝抚道,徐庶也朝着向夏天投去感激的目光。她可不是一味单纯地尽说些安慰人的话,她说得可都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…夏天都说到这份上了,我若是再不放军师…岂不太不自私无理了…”刘备无奈道,拂了拂衣袖。既连夏天都这么说,夏天说得话他大概都得听。他刘备也不是没有一点城府心机,想那之前许攸先生对夏天的态度,话中有话,还有上次水镜先生也点过夏天,他们仿佛都对夏天另眼相看,青睐有加。

    最终,刘备一行人送别徐庶。

    “君此去,天各一方,军师保重。”刘备行大礼,躬身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…与主公一起的这段日子,乃我徐元直平生最快意的日子。我答应主公,这一生不会为曹操拟一谋,设一计。”徐庶感念道。

    临行前,徐庶不忘再点拨提醒刘备一番:“主公,襄阳城外三十里,有一山野,名叫隆中。那隆中住着一位当代奇才,我与他比都不过是驽马比麒麟,寒鸦比凤凰。那人名叫诸葛亮,有经天纬地之才,因住于卧龙岗上,又号‘卧龙’。诸葛卧龙,诸葛孔明,主公若能请得此人出山,主公的大业,兴复汉室,则就计日可待了。”

    言尽于此,徐庶驾马,一去不回。不知后来他过得怎样,只知他履行了自己的承诺,终生没有为曹操献过一计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