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六十四章 交战曹仁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关羽见此,也不甘落后,出列行礼道:“我去!”

    赵云也用希冀的目光望着徐庶。

    徐庶扫视了三人,勾了勾嘴角,缓缓道:“子龙啊,听说你一颗铁胆,七尺长枪,出入万军丛中有如观鱼赏花,那就请你辛苦一趟如何?”

    赵云接到命令后,俯身抱拳,激动地应声道:“是!我这就去准备!”

    “徐庶啊,你故意气俺张翼德是不是?俺张翼德是对你甩过脸子,但你也不能这样喽!”张飞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    “我随你去!”向夏天见张飞这模样,只觉好笑得紧。再追上赵云的步伐,跟随前去。

    赵云停下脚步,转身道:“军师说只需一员将即可,你这么厉害,怎么着也算得上一员大将了吧。待在军中,等我好消息!”说罢,拍了拍向夏天的肩膀,笑了笑。

    适逢,徐庶正也开口道:“翼德,云长,你们且随主公一起,待子龙破阵后,再举兵大破曹军。夏天,你留下,随我一起观其阵法如何被破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”军师既已下令,向夏天不得不应下。

    “哈哈,小夏天,你可要看清哥哥俺是怎么将那曹军打得落花流水…”张飞得意地笑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回了个鬼脸,以示不满。闹心得很,敢情大伙儿都出征了,就剩她和军师守在城池里。

    “我出山前,水镜特意嘱托,要我好好提点你。以后历练功夫的机会多得是,观习阵法的机会却少之又少。”徐庶语重心长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。”向夏天郑重地点点头,应下声。

    随后,二人便登上城楼,观望起战役。

    只见赵云驾着夜照,潇洒气派,率着众将士,一往无前,杀入曹仁的八门金锁阵。曹仁立在将台上,挥动着手中的旗帜,指挥着。瞬时,漫天箭羽射向赵云和众将士。赵云将利箭一一躲开,拽着马缰,夜照一个飞身,踏入曹军阵地。曹军忙将盾牌举起,格挡夜照的踏击。赵云将一名敌军的盾牌挑上天,再一个挥枪,直刺那敌军,再一个发力,撂倒一片。

    曹军再俯下身,妄图用刀戟绊倒马匹,夜照再一个灵性地飞跃,从曹军的头顶上越过。赵云再一个反身挥枪,曹军又是一大片地应声倒地。

    “常山赵子龙,名不虚传。”徐庶观此,都不禁感叹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嘿嘿。”向夏天骄傲地勾了勾嘴角,像是在夸自己似的,或者说,比夸自己还要开心得意。

    “杀!”赵云一声气势凌厉的呼喊,众将士随之一齐攻入敌军更深处。因为赵云在前方已将障碍扫清得七七八八,众将士鱼贯而入,举戟迎战,颇有士气。

    “给我稳住,给我稳住,不要慌!”曹仁在将台上吼出声。

    一时间,向夏天的注意被吸引去。向夏天仔细观摩了下曹仁,不知为何,她竟觉得曹仁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儿见过。上次徐州一战,虽未能完全识清其面貌,但战后她也有所发觉。她是否真的见过他?如果见过,那又会是在哪儿见过?

    下一刻,赵云将一敌军的大刀挑起,再将大刀朝曹仁的方向带去。大刀迅速在空中划过,硬生生地将曹仁的手臂上拉了道大口。曹仁这一受伤,曹军的士气更加萎靡不振。阵脚完全慌乱冲散,曹军已如同一盘散沙,再不堪一击。随侍的将士赶忙将曹仁扶下将台,胡乱地包扎止血一通。

    随之,城门大开,刘关张三人都各引数千骑向曹军发起猛烈地进攻。此一战,剿灭了曹军二千铁骑,主将曹仁负伤败退。

    夜里,朝堂上,才打完胜仗,大伙儿都开怀地议论着。唯独徐庶站在朝堂之外,观星象,掐指算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那曹军也不过如此嘛,被子龙这么一冲啊,都成歪瓜烂枣了。哈哈,痛快,痛快啊!”张飞咧嘴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是啊…”众将纷纷附议。

    刘备心里自是也欢喜得不行,但见徐庶一言不发,走近徐庶,问道:“军师,曹仁虽折了一阵,但并没有完败,接下来我们该当如何啊?”

    刘备这一问,众将士都保持缄默,将目光移至二人身上,细细听着。

    徐庶转过身,微微蹙着眉头,说道:“主公啊,我料,曹仁今夜必来劫营。这也是曹操惯用的作战手法,败而不退,反而出其不意,攻其不备。曹仁一直以来都将曹操当作效仿对象,呵,只可惜,他学曹操总是学不到精华,只学到个表皮,效果往往不尽人意。我心里已有主意。”

    说罢,刘备神色变得凝重严肃,将徐庶领至朝堂的高位上,俯身对其行礼道:“但凭军师指挥。”

    徐庶忙将刘备扶起身,说道:“主公太客气了。”再对众将士道:“曹仁兵锋所向,是我们城外的大营。我们应当在曹仁进军的半路上伏击他,樊城与新野之间,有一片山洼,名叫蛇口。张飞,赵云,着你们领一万军马,埋伏于蛇口前后两端。待曹仁军到,放他进来,待他军过其半,你俩再分头杀出,叫曹军首尾难顾,必然大获全胜!”

    张赵二人听命,上前一步抱拳道:“听命!”随后,二人便去领军进发。

    “军师啊,有军师在,曹操麾下的猛将都不值一提,那百万曹军也都化为齑粉。”刘备激动地握住徐庶的双手道。

    徐庶谦虚地说道:“主公过奖了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军师,曹操若折了曹仁一员大将,接下来恐怕也不会善罢甘休吧…”刘备转而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徐庶宽慰道:“主公,还请放心。曹仁命数还未至,这一战只当让他吃吃苦头,长长教训。”

    蛇口山上,向夏天也带领一队人马伏击着。远处,只见曹仁驾马,带领大队人马,向前进行。曹仁到底也是久经沙场,见山头上弥漫烟尘,心里暗道不妙,有可能是伏兵。

    “弟兄们,快速前进!”曹仁下令道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赵云的一声令下。将士们有些举起火箭,朝着曹军发射去;有些将火把抛下去,有些将大石块推下去。曹军或被射杀,或被火烧,或被砸伤。

    “不好!快和我冲出去!”曹仁嘶吼道,举起大刀,不断地抽着马匹,向前奔突着。

    想跑,没那么容易。向夏天在山洼上快步追赶,曹仁则在地面上慌忙逃窜。

    “吁…”不知怎地,曹仁忽然驾马停下。

    原来向夏天正站在山洼上,居高临下地望着曹仁。一手执弓,一手执箭,英姿飒爽,纤细干练。向夏天身旁跟随的将士手举火把,火光照耀着寂沉的黑夜,也将向夏天和曹仁二人映照得格外清晰明了。

    “曹仁,看你还往哪里逃!”

    “哼…”曹仁砸了砸拳,不屑地冷哼声。他认出了向夏天的身影,上次徐州一战他们交战过,愤懑道:“是我曹仁技不如人,上次还有曹洪在帮我,这次若是真死在你手上,我倒也没话讲。不过,我不会轻易认命的!”

    “你倒算是条汉子,只可惜,我们不在同一阵营。”说罢,向夏天便举起弓弩,将箭羽搭在弦上。微风将她的几缕发丝撩起,眯起眼缝,手上开始使力。

    曹仁屏息凝视,将大刀握紧,举在身前,呈抵御防备姿势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这样就能挡下我的攻击吗?”向夏天自信地勾了勾嘴角。以她现在精湛的箭术,说是百发百中也不为过。就算这木箭被他侥幸挡下,她也可以立马将捆仙索搭上弓弦发射出,到时他必定丧命无疑。

    曹仁蹙着眉头,握着大刀的手心被汗浸湿,微微有些颤抖。他自然知道,眼前的敌人想取他性命是易如反掌,但骨子里的将军血性不允许他退缩,就算心里清楚今日是在劫难逃,很有可能丧命于此,他也要反抗至最后一刻。

    只是瞧他拉弓搭箭的身影那么眼熟,仿佛在哪里见过。从军的人大多都是像他一样,身材高大壮实,而眼前敌将却是瘦弱矮小,倒是很难得见。对了,莫非是他?

    想到,曹仁急忙说出口:“等一等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放下弓箭,挑挑眉,疑惑地望着曹仁。

    曹仁冷酷地解释道:“你别误会,我曹仁可不是什么贪生怕死之辈。只是,在我临死之前,有些问题我想搞明白。你也是一名将军?还是谁的部下?”

    他这一问,向夏天更是摸不着头脑,有些警惕地反问道:“你问这些干嘛?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。我是实话说,你不要觉得我是在和你套近乎,等会该怎样还是怎样!”曹仁语气坚定,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向夏天蹙了蹙眉,她也早有所感觉,他竟然也这样觉得?难道他们真的在哪里见过?

    “我…我不是什么将军,我是赵云的部下。”向夏天答道。

    曹仁思索了番,喃喃道:“赵云…你和你将军曾经是否效命过公孙瓒?”

    “是…你也曾是公孙瓒的部下?”向夏天不善地望着曹仁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