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六十三章 水镜之语,云之誓言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好名字,好啊。夏乃四季中最旺盛,最活力,希望你如你的名字一般。身在乱世难自处,难,难哪,不过我对你有信心。”老者望着向夏天,双眸澄澈如明。

    向夏天有些拘谨地点点头。老者的气质和谈吐,还有她的直觉都告诉她,坐在她对面的这名老者,说他能洞察世间万物,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向夏天将参茶端向老者,却被老者拦下:“这碗参茶是专门为你准备的,不过你等会儿再喝它吧。我还想和你多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“老爷爷,怎么看出我是个姑娘的?还有这参茶…”向夏天好奇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想我活在这世间,久到我自己都记不起,这是多少年了。别人唤我‘水镜’,清水明镜,明澈如水映物,不难看出,不难,不难。只是小姑娘,近日来频繁使用秘术了吧,对身体消耗太大了,才会致使虚弱乏力晕倒,这参茶是给你补补身子的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目瞪口呆,惊讶地望着老者,说道:“老爷爷,你都看出来了?你都知道了?好厉害…”想那许攸之前说过,像他们那些有道行的人才能识破她,尤其是在她身子虚弱之时。想必这老爷爷也是个有道行的,而且道行应该很高,竟然能看出来她动用过天眼。

    老者摆了摆手,谦虚道:“没什么,没什么。不难看出,不难。倒是小姑娘,挺让我佩服的。想你年纪轻轻,功力已不浅;早些年,也有像小姑娘你这样的,被老天择中,我们将其称之为‘贵人’,还有些称为‘天人’,哦…还有其他的说法,这都不重要。那些个人啊,太急功近利,修为又还不够,或昏睡上好几月,好几年,又或一觉沉睡不起,被掩埋了,再杳无音信,渐渐也就被遗忘,那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如此,脸色吓得煞白,没想到动用天眼会冒着这么大的风险。老者观察到了其神色变化,笑着安慰道:“小姑娘,你莫要担心。那些个人自是不能与你相比,这次老天总算是看对眼,择对人了…不过,以后还是万事小心,天机不是那么好窥测的,总得付出点代价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点点头,听着只觉十分在理,想她每次启用天眼,不就是无意中在窥测天机吗?也难怪,她这两次都突然昏倒。然后,又想起了什么似的,问道:“老爷爷,我记得张鲁曾经说过我有可能是‘天灵人’,是上天派来拯救天下苍生的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如若是真,她也不知是该感到荣幸,还是不能承受之重。在这乱世呆久了,她是真切体会到,做个平凡人,过平凡的生活,再惬意幸福不过。只是现在这些对她来说,都遥不可及,不敢也不能奢求。

    老者笑了笑,讳莫如深道:“真的又如何,假的又如何。你自己心里清楚,你应该做什么,这,就够了。只是,小姑娘,我看你面带桃相,又替你算了下,你不仅气运冲天,桃运也盛头。这人哪,一旦碰上和情感有关,就容易感情用事。不过这事,旁人也管不得,劝不得,人都有七情六欲,也不能对你太苛刻不是?也罢,也罢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老者这一说,有些怔住,小脸微红。还想再问上些什么,她想问她和赵云…好吧,纵使她再反应迟钝,再在感情上笨拙不灵光,但是知慕少艾她还是亲身体会,并已有所发觉。

    她正欲问出口,仿佛老者看破了她的心事一样,又朝她摆摆手,打断着她:“点到为止,再多问多说,对你我都无益。这参茶,你快将它喝了罢。”

    老者既这么说,向夏天自然也不好再问。将参茶端起,吹了吹气,再缓缓饮尽。刚饮毕,向夏天只觉困得紧,眼皮耷拉下来,扶着脑袋,昏昏欲睡。

    只听得老者最后说道:“想我来日不多,却能在生前与对的人,与你,畅谈倾诉。这么多年了,总算让我等到了,也不枉我此生。难得,难得,足矣,足矣。你好好歇息吧,这参茶有安眠滋补作用。明日过后,你我便再无因缘,再无交会。我继续当我那闲云野鹤,这乱世却才刚开始,需要你,等着你…”

    向夏天想听老者再说上些什么,哪怕听他的感慨也好,也满足。终是撑不住,脑袋枕着手臂,趴在桌上,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老者望着向夏天的脸庞,像是望着自己的亲人,孙女,呢喃道:“只是,让你一个小姑娘…我倒生出几分不忍,唉…”

    老者再步履蹒跚去到屋后,将倚着屋背打盹的赵云拍醒。

    “老先生,有何事?”赵云初醒,行礼问道。

    还是一如既往的慈笑,挥了挥衣袖,道:“你且随我来。”

    老者将赵云领到小亭里,指了指向夏天,言道:“你将这小姑娘抱去屋里睡吧。”

    赵云点点头,有些诧异又有些疑惑,夏天怎么会半夜睡在这亭子里,还有老先生看出了夏天是个姑娘。但也没多问,上前将夏天的手搭在自己脖子上,再拦腰抱起。

    老者思量了会儿,还是唤住了赵云,沉吟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疑惑什么,不过那都不要紧。我想你也应该看出来,感受到,你抱着的小姑娘,她不同于寻常人。你对这小姑娘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,赵云的身子也不由地怔住。转过身,望着老者,抿了抿嘴:“我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知晓,我知晓…”老者不待赵云开口,捋了捋白须,笑着道。又蹙了蹙眉,眼里是澄明的光,徐徐道:“我也相信,你会将这小姑娘保护好。只是,不知,你的存在,你的陪伴,你和这小姑娘的感情,是福还是祸…唉,走吧,走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老者挥了挥衣袖,甩了甩手,将身子背过去。赵云锁着眉头,老者说得话,字字珠玑,句句应心。诚然,他确实不可能感受不到,他也早发现夏天的非同寻常。只是那老者的话,是什么意思?难道他有一天会给夏天带来危难,带来祸事吗?夏天,夏天,你究竟是何方神圣?我赵子龙,到底会配不上你吧。

    “不论是福是祸,只要她需要,我就一定会在。”良久,赵云回过神来,坚定地说道。不知是说给自己听得,还是说给老者听得。

    老者在赵云走后,转过身来,望着赵云离去的背影。身姿挺拔,步伐坚定,银袍挂身,少年英雄。如果没有其他因素,倒真是天作之合;也许,即便有,二人的结合也能使这天地焕然呢。他也不好说…

    翌日。他们便起程赶回新野小城,不仅都无恙,还带回来了个军师。名为徐庶,字元直,襄阳名士,精通兵法,深明韬略。

    开始关羽、张飞二人对徐庶还是多有不服,但徐庶预测曹军来犯的日子前后误差不超过三天,加上刘备对徐庶的敬重,向夏天的好言相劝,二人对徐庶的态度才好转了些。

    曹军驻扎于樊城,欲进犯刘备军,夺下新野小城,领将的为上将军曹仁。

    朝堂之上,刘备正端坐在帅案上,宣布道:“曹军压境,此一战,曹仁为主将。曹仁虽勇,但是有军师在,而且之前夏天也和曹仁交手过,还打败了曹仁,所以不足为惧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呀?小夏天,俺看你这小身板不像是习武的料哩…”张飞张嘴惊讶道。

    刘备笑了笑,说道:“可不是,咱夏天也勇猛着,上次孤身挑那曹仁、曹洪二将,丝毫没落得下风。”

    “当真…”赵云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,激动地望着向夏天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,轻轻点了点头。一时间,朝堂之上的所有武将,关羽、张飞、关平等都朝向夏天投去赞许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哎唷,小夏天,深藏不露呀。哪天和俺比试比试,嘿嘿。”张飞摇晃着大肚,憨笑着道。

    “夏天叔叔好功夫,哪日叔叔得空,侄儿也讨教一番。”关平上前握拳行礼道。

    讨教倒没什么问题,只是这一声叔叔…她倒忘了自己和二哥兄弟相称,关平又乃二哥义子,自是该这样喊。

    适时,刘备又笑着出声道:“好了,你们啊,要比试,要讨教,总得等到打完这场仗后不是?”然后再望着徐庶恭敬道:“军师,可有破敌良策?”

    徐庶点了点头,拿起棋子在桌上比划起,边摆着棋阵,边说道:“我刚刚在城楼上观察到,曹仁所布得阵法乃八门金锁阵。休、生、伤、杜、景、死、惊、开,此八门,此阵本是孙膑所创古阵,后世又加以发展改变。阵中这座将台,名叫龙眼,就是后来新增设的。曹操也擅用此阵法,不过,曹仁只从曹操那儿学得阵形阵法,并未学得精髓。所以,只需一员猛将带五百精甲,从东南生门杀入,从正西景门杀出,此阵必破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众将都相觑点头。张飞更是迫不及待,立马站出来请命道:“我去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