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六十二章 水镜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蔡瑁拿起利剑愤怒地刺向向夏天,向夏天敏捷地躲开,挥出的捆仙索打在蔡瑁手背上,蔡瑁疼痛地叫出声:“啊…”

    伴随着叫喊声的是利剑落地的清脆声响。蔡瑁想要将利剑捡起,向夏天自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,气势汹涌地挥着捆仙索将蔡瑁逼得节节败退。片刻功夫,向夏天再一个大力踢,蔡瑁应声摔地,摸着胸口,面色显得极为痛苦。

    只是这士兵有愈渐增多的趋势,不知是谁喊了声:“厢房内没有刘备!”

    “糟糕,中计了…”蔡瑁自顾道,脸上尽显懊恼悔恨。再下着命令道:“还不快去追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士兵接到命令后,又分散开来欲离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一脚重重地踩在蔡瑁身上,冷笑着道:“刚刚让你们走,你们不走;现在想走,没那么容易!”

    话刚落,将捆仙索挥舞出去,锁住好几个士兵,再将捆仙索往回拉,发力将那几个士兵甩出去。卫义举着利剑,也与士兵们干起架,拖延住他们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快收回命令,你这条小命还想不想要了?”向夏天冷眼瞥着蔡瑁,对其说道。

    蔡瑁不甘心地冷哼了声,勾着嘴角不善地说道:“你敢杀我吗?你要杀了我,你知道会有多少荆州官员一起上奏那刘表,让他治刘备的罪?就算刘表顾念和刘备的交情,碍于官员舆论的压力,刘备必定也在劫难逃!”

    “还嘴硬?是,我是不能杀你,但是我也不会让你好过!”向夏天脚上再一个发力,蔡瑁疼痛得直冒冷汗,痛苦地呻吟着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赵云火急火燎地赶回宴会之时,已经人迹寥寥,慌忙地四处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子龙,子龙!”

    是夏天。一个转身,望见夏天和卫义二人急匆匆地跑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了?主公呢?”赵云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主公已经驾马逃出西门了,我们现在得尽快,比他们先一步找到主公!”向夏天凝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,赵云向夏天一行人沿西寻去。后来,赵云疑惑主公是怎地逃出去的。向夏天解释说,原来她在将刘备搀扶至厢房的途中,便已经用银针扎穴给刘备解了酒,趁蔡瑁等人不注意,将刘备护送至西门。她再快步折回厢房,故布疑阵,让蔡瑁以为刘备就呆在厢房内。然后就展开了一场小战,也算拖延了他们追击的时间。

    一行人一直寻到最西边,都没发现刘备的身影。再往西走就是一条宽广又水深的檀溪。

    “马蹄印到这儿就没了,主公会去哪儿呢?”卫义搔着脑袋,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的确,他们一路上沿着马蹄印寻到这儿。得快点想到刘备会往哪里逃,不然蔡瑁他们也一定能根据这马蹄印寻来。

    “我看主公应该会往南边跑,南边有人家,北边一片荒凉。”手下说道。

    赵云四处观察了会儿,心里也拿不定主意,问道向夏天:“夏天,你认为呢?”

    向夏天蹙了蹙眉,沉吟道:“我想想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俯身观察着南边的地面,按那手下说得确实有理,不过却没发现有马蹄印,北边也没有。难道说刘备没有往南北逃跑,也不可能折回东面,所以只有可能继续往西面逃?向夏天起身,眼眸深邃地望了眼檀溪,再望了眼赵云,说道:“主公会不会往对面逃去了…”

    赵云也皱了下眉,上前几步,观测着檀溪,摇摇头道:“此乃檀溪,广阔数丈,主公还驾着的卢马,不可能过得了这檀溪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檀溪深着哩,怎么可能过得了。就算主公能游过去,可也没见着马呀。”手下们听闻也都纷纷点头附和着。

    向夏天攥着衣摆,被他们这么一说,她也有些不确定。但是周围都没发现马蹄印与脚印,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逃往对面去了,只是这檀溪看着确非常人所能越过…

    他们的时间不多,得尽快确定,不能盲目地四处寻找。蔡瑁兵多将广,分头找起人来是很快的。

    没办法了,只有这样。

    向夏天闭上双眼,握紧双拳,聚精会神。下一秒,额间闪现出白光,没人注意到。向夏天只觉脑袋昏沉的紧,视线变得白茫模糊,全身乏力得紧,腿脚一软就要往前倾倒去。

    好在赵云手疾眼快,一把接住向夏天,焦急地喊出声:“夏天,夏天,你怎么了?!”

    “快…对面…就在…对面…主公…”向夏天用尽全身力气,断断续续地出声提醒道。话还未说完,整个人便昏厥过去,仅剩的意识也在消散。任凭赵云再怎么呼喊,也是无济于事。

    “仙姑…她怎么又昏倒了…”卫义担忧地出声道。

    “卫义,你说什么?”赵云听闻,皱着眉头,问道。

    卫义一脸严肃,如实答道:“将军,你有所不知,上一次仙姑也是这样突然昏倒…那时我们和主公还待在袁绍那里,上次大夫诊断说仙姑没什么大碍,只是劳累过度…仙姑自己也说睡一觉就好了,不知道这一次是不是和上次一样…”

    赵云揽住向夏天,眉头紧锁,心头焦灼着。思量了会儿,无奈叹息道:“希望如你所说。我们快去寻到主公,再去找大夫替夏天治疗。快!”

    “是!只是…我们该去哪寻找主公…”卫义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赵云将向夏天抱起,双眸直视西边,坚定地说道:“越过檀溪,往西寻!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深夜时分,赵云将向夏天背了一路,携部下寻到一茅草屋。刘备正借宿于那,屋内有一老者和一文士。

    “主公!主公!”

    “是子龙!”刘备喜出望外,听闻赵云的呼喊声忙将其迎进屋内。

    然后,发生了这样一幕。

    老者慈眉善目,微笑着说道:“常山赵子龙,威名满天下呀!快请,快请进来!”

    “子龙,你是怎么寻到这儿来的?夏天怎么了?”刘备望见赵云背着的向夏天,蹙着眉疑惑地问道。

    赵云行礼答道:“禀主公,是夏天提醒末将,末将再寻了一夜,按着马蹄印寻到这儿来的。夏天她突然昏倒了,末将也不知如何是好…”脸上尽显担忧神色。

    “忠勇呀,难得呀。将军切莫担心,将军背着的小兄弟我看只是昏睡过去了;将军若不嫌弃,屋内有床榻和水,尽管用。”老者和蔼地说道。

    赵云望了眼刘备,得到刘备的点头应允,再对老者跪拜谢礼道:“多谢!”然后忙进屋将向夏天安置好。

    老者再对文士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你看,刘皇叔已降尊纡贵,诚心正意,请你出山;常山赵子龙武艺无双,赤胆忠心,就差你这个文人相伴相辅了;你应该也注意到那个昏睡的小兄弟了吧,今日这种种缘分,种种迹象表明,这是天意使然哪。你若再推脱,岂不是有违天意?”

    文士面色凝重,叹了叹气,重重地点了点头。再对刘备抱拳跪下,激动地说道:“那我就从命了!主公!”

    刘备忙将文士扶起,握着他的手,感激涕零道:“先生,好…好啊…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待向夏天醒来,已是子丑时分。向夏天迷糊地睁开双眼,有些无力地站起身,四周走顾了下儿,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破旧的茅草屋。子龙人在哪?子龙是否找到了大哥?!

    想着,寻着,向夏天便转悠到屋外。望见一名仙风道骨的老者正坐在小亭里,小亭也是茅草搭建。看来这古人对亭院是真热爱,不,应该说是但凡有些诗情,有些画意的,少不了与亭子作伴。老者也望见向夏天,对她招了招手,和蔼一笑:“小姑娘,过来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被识破了真身,有些害羞地低下头,朝着小亭小跑去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身体虚弱,便慢些走。”老者还不忘出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来到老者面前,细细打量了番他。难怪她会觉得老者仙气缭绕,因为老者身穿洁净白服,白髯白发,皮肤也透露着病态白,说这老者高龄都有些不恰当,怎么看应该也有个七八十岁了吧,或者更大些岁数。在古代能活得这般久,还真是少见,这名老者应是非同常人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坐。”老者伸了伸手招呼道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向夏天总觉得老者的眼睛,嘴角时刻都透露着温馨亲切的笑容,莫名地想亲近他。坐下身,发现在她的座位上还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参茶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…”向夏天礼貌地回笑着,问道:“有没有看到子…一名将军?”

    老者笑了笑,说道:“有,有。赵将军和刘皇叔都歇下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闻,舒了口气,放下心。说道:“谢谢老爷爷。敢问老爷爷大名?”

    老者一个仰天长笑,摆了摆手,道:“哪有什么大名,大名是什么我也早已记不起。只是旁人都唤我为‘水镜’,你还是唤我老爷爷,我听着舒坦。”

    “好,老爷爷…”向夏天恭敬地点点头,又自我介绍道:“我叫向夏天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