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六十一章 蔡瑁的阴谋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“刘皇叔,怎么还带了将士一同来,是对我们的不信任吗?”突地,蔡瑁不悦地质问道。

    这一问出声,周遭的人都屏住呼吸,不敢再有所动静,只是瞥眼刘备是何反应。刘备面不改色,诚恳地回应道:“蔡瑁将军误会了…”接下来,也不知该如何解释,有些支吾。

    “主公,你可要为我做主哩!我不过就是上次捉弄了下赵子龙,那个赵子龙,常山赵子龙,仗着他自个儿武艺高强,我打不过他,一直找我麻烦…本以为跟着主公来赴宴,就能躲开他,谁想到他居然还自个儿跟来。嗨呀,主公,你快去帮我训训他,替我做主呀。”向夏天义愤填膺,慷慨激昂地拉着刘备哭诉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的出声,化解了刘备尴尬且危险的处境。一来,点明了此一行,可是带着大名鼎鼎的常山赵子龙;二来,帮刘备解释了,不是有意带将士一起来的,表明并非不信任;三来,又寻了个借口,将刘备带走开,以免再被灌酒。

    这会儿可轮到蔡瑁有些挂不住脸,好像他刚刚那么一质问,倒显得肚量小儿了。蔡瑁尴尬地一笑,对刘备说道:“刘皇叔,你有事先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,好嘞。那我待会儿再来找将军叙酒。”刘备带着些许醉意说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忙将刘备搀扶到他们那桌去,给刘备倒水喝清醒会儿。

    赵云担忧地出声问道:“主公可还好?”

    刘备打了个酒嗝,摆了摆手,答道:“还好。幸得夏天的帮忙,不然我可就被蔡瑁那帮人给灌醉了。”虽是这么说,但是显然刘备已有几分醉。

    “诶,不行。主公,等会儿我将你扶至厢房,帮你解解酒,再伺机出逃。子龙,你在这儿尽量拖住蔡瑁。”向夏天低声对二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刘备应着,赵云也点点头。

    只是话一刚落,一帮武将便走至跟前,赵云警惕地挡在前面。武将们感觉到赵云的不友善,怔了怔,脸色也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子龙…”向夏天轻声提醒道。

    赵云反应过来,抿了抿嘴,放下戒备,装作友好,率先开口道:“不知几位前来有何事?”

    向夏天听出赵云语气里的不自然,倒也真是难为他了,想他向来刚正不阿,却难免也要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武将们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,说道:“咱弟兄几个是专门来向赵将军讨教武艺的。早听闻赵将军武艺惊人,仁义宽厚,咱弟兄们都想见识见识,赵将军应该不会拒绝吧?”

    赵云思索沉吟了会儿:“这…”

    “还请赵将军成全!”说罢,武将们都下跪叩头着。一时间,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向夏天见状,忙替赵云应下:“我家将军自是不会吝教,将军,你且放心去吧,我会照顾好主公的。”

    赵云担忧地望了眼向夏天,向夏天忙催促道:“将军,你且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无奈之下,赵云只得转身与武将们离去。向夏天这才舒了口气,如若赵云不应承下来,还不晓得这场宴会后会被人诟病多小气自大呢,一点脸面也不给别人。又蹙着眉思索了会儿,想必是蔡瑁捣的鬼。好好的宴会,吃吃酒不乐得,非要这时候上前来讨教番。没想到被蔡瑁先下手为强,但是做人就是这样难,明知道他不怀好心,甚至想要暗杀自家主公,表面上还是得和和气气,不能撕破脸。

    向夏天忙对身旁的卫义说道:“卫义,快帮我将主公一起扶到厢房内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说罢,二人便左右搀扶着刘备往厢房走去,这一切自然被蔡瑁给看在眼里。蔡瑁紧随其后,再一个手势,伏兵们也朝着厢房埋伏去。

    厢房外的走廊上,卫义正端着一碗解酒汤欲要往屋内送去,看见来人,问道:“蔡瑁将军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听我的手下说,刘皇叔身体抱恙,特来厢房休息片刻,我前来看看皇叔。”蔡瑁答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蔡瑁将军的关心。主公只是有些醉酒,待喝了这碗醒酒汤,应该就会好转不少。”卫义俯了俯身子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皇叔他醉得好像不轻…”蔡瑁自顾地说道。又瞥了眼卫义,狡黠一笑,上前欲将卫义手中的醒酒汤夺来,说道:“我还是不放心皇叔的状况,我帮你送了这碗醒酒汤吧。”

    卫义脸色一变,手上也发着力,二人暗中已开始着一场交战,皮笑肉不笑道:“不必劳烦蔡瑁将军了,这种小事让我等属下来做就行。而且主公现在需要休息,蔡瑁将军还是不要进去打扰了,待主公恢复些再来看望吧。”

    “刘皇叔的属下都这么没规矩的吗,连主子的话都不听。快给我!”蔡瑁严声命令道,一个使劲将汤碗往自己身边带。

    “可是说到底,皇叔才是我的主子,恕我不能听从蔡瑁将军的命令。蔡瑁将军的好意我会向主公转达,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将军还是请回吧。”说罢,卫义又是一个大力,汤碗又离卫义近一些了。

    蔡瑁眼带怒气,不满地瞪着卫义。见卫义丝毫不肯退让,自是不会再客气。二人进行了番明争暗斗,最终汤碗抵不过大力的折腾,应声裂成两半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下子可如何是好?你让刘皇叔喝什么去?你这个下人真是蛮不讲理!”蔡瑁佯作怒状,指着卫义的鼻子大骂道。虽然他嘴上是这么说,但是心里未必就是这样想。

    卫义皱着眉,又是气又是恼,没好气地瞪着蔡瑁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你望什么望?莫非你还怪我?我看这醒酒汤也不必喝了,我进去瞧瞧刘皇叔。”蔡瑁冷言道。

    “蔡瑁将军,主公现在在休息,你不能进去!”卫义迅速将蔡瑁拦下。

    蔡瑁蹙眉,打量着拦在面前的卫义,再瞥了眼紧闭的厢房大门,不善地出声道:“你拦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似是想到了什么,又接着高声问道:“刘皇叔莫不是不在厢房内?”

    “主公自然在厢房内…只是主公吩咐了不许人打扰。”卫义咽了咽口水,答道。

    适时,只听得从厢房内传来一阵摔东西的声音,还夹杂着醉酒的呓语声。向夏天在里头不满地出声道:“卫义,是不是你在外面?外面吵吵闹闹的怎么回事?不知道主公现在需要静养吗?主公,主公你躺好,别乱动…”

    “是,我知道了…”卫义回应了下向夏天。再对蔡瑁说道:“将军,还请回避。再这样下去,主公要治我个失职之罪了。”

    蔡瑁挑挑眉,嘴角勾着笑,自得地说道:“看样子刘皇叔的确在里面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,现在将军放心了,可以走了吧…”卫义有些不耐烦地说道。

    蔡瑁点点头,转过身去,踏出几步。卫义正舒了口气,哪知蔡瑁又折回身,靠近卫义,诡笑地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更不能走了…”

    说罢,蔡瑁突地一个出手,抡起拳头冲卫义砸去。卫义被打了个猝不及防,嘴角已渗出丝血迹。蔡瑁大步走向厢房,欲闯进去。

    卫义将血迹痛快地抹去,暗骂一声‘卑鄙小人’,再流星快步上前去阻挡蔡瑁。举起拳头就要落在蔡瑁身上,蔡瑁一个闪身躲开。躲开的同时,埋伏在厢房周围的伏兵也不再隐藏,现身将厢房给包围住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现在给你一个逃命的机会,我只要取刘备的性命,你给我让开!”蔡瑁凶神恶煞地说道。

    卫义不屑地冷哼了声:“我呸!我岂能让主公落入你这小人手中,你休想!”

    “哼,你既不知好歹,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。”蔡瑁剐了眼卫义,不再多言,冲卫义袭击去。

    蔡瑁抽出腰间的佩剑,锋利的刀身重重地刺向卫义,卫义手无寸铁,一时间只能闪躲。伏兵也没闲着,趁蔡瑁与卫义打斗的同时,举起刀剑朝着厢房内一蜂拥冲去。

    只是厢房大门却先一步打开,是向夏天。向夏天面色冷峻,眼神冷漠地质问道:“蔡瑁将军,这是作何?”

    蔡瑁边打斗边吩咐道:“自己没长眼看吗?给我上,取刘备首级者,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士兵们一听此话,兴冲冲地朝着厢房进发。

    向夏天勾了勾嘴角,淡漠道:“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。”

    随即,抽出腰间的捆仙索,一个鞭子挥下去便撂倒一大片。向夏天悠然自若地穿梭于士兵之间,动一动手,士兵根本进不了身。有想趁机钻空子溜进厢房的,都逃不过向夏天的火眼金睛,伸出捆仙索将那些个人锁住,再一个发力,将他们甩出去。

    向夏天接近着卫义,说道:“你去看好门,我来对付他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卫义应下声,便找机会脱离与蔡瑁的战斗。他手无利刃,又近不了蔡瑁身,只能一味处于被动,发挥不了作用。脱身后,拿起倒地士兵的刀剑,冲向厢房内,紧守着大门,不让他们有机可乘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