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五十九章 和赵云重逢,我也想你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许攸回过身,蹙着眉头,捋了捋须,若有所思地说道:“你也不必太过在意,像我们这些人虽能看出你的异相,但是我们也不会宣扬出去的,道破天机是要受天谴的,你大可放心。只是就怕不轨之人有心要利用你,所以你多少还是得提防着点。你现在是道行还不够高,所以易被识破,等将来你道行高了,也没人再能看穿你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只听着,不言。许攸又瞧了瞧她,担忧地问出声:“我瞧你脸色不对劲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向夏天低下头,抿了抿嘴,一副难以启齿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若不方便说,那便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刘皇叔,请进。”随即,许攸又将站立在屋外的刘备请进屋。

    许攸和刘备二人再次一同入座,许攸说道:“我大概也猜到了你们此行的目的。你们是想我去说服我主袁绍,让他放行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刘备微微点着下颚。

    许攸冷笑了声,眼神变得精明锐利,问道:“刘皇叔,你告诉我一句实话,你此一去,再也不会回来,是也不是?”

    刘备和向夏天对视了眼,又望着许攸,吐了口气,缓缓道:“果然什么都瞒不过先生,刘备的确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倒还坦率。”许攸勾了勾嘴角。

    刘备起身,走至许攸跟前,叩头请求道:“还请先生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皇叔这是作何?快快请起。”许攸见状,赶忙将刘备扶起。

    “先生,先生是个聪慧之人,既夸我坦率,那我便坦率到底。想必先生也早已看出袁公并非英主,刘备心系汉室,又受天子所托,如若继续留在这儿,实不能为兴复大汉做点什么。先生之前既肯为我谏言袁公,请求发兵助曹,刘备能看出先生也乃仁义明理之人,还请先生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这样想的。”许攸望着向夏天,陈述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点点头。

    刘备见状,作势欲要再叩头行礼,却被许攸拦下。许攸踱着步,思量了番,最终叹了叹气,无奈地笑着道:“虽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我主袁绍对我有知遇之恩,我服侍他也有十余年久,确不忍做出对他不利的事。不过,诚如刘皇叔所言,我主袁绍确非能成大事者,这天下兴亡的责任他担不了,加之皇叔的一片赤诚之心,实在令我感动。我帮你这个忙可以,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先生只管说,只要刘备力所能及,必当听从先生吩咐。”刘备拱手弯腰道。

    许攸握住刘备的手,语气坚定地说道:“我要你去投奔那荆州刘表,刘表雄踞荆襄九郡,势力浩大,唯有他能与那曹操一战。”

    “不瞒先生所言,刘备也正有此意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好。待我明日,去与那田丰会上一会。”

    第二日,许攸便去觐见袁绍。只听得许攸与田丰的这场争辩尤为激烈,最后还是许攸稍胜一筹。得到袁绍的应允后,刘备携向夏天等人立马动身,快马加鞭地往古城赶。向夏天的身子虽有些虚弱,但好在睡了一觉后也恢复了不少,并未影响到行程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在古城的关张赵倒也各自经历发生了些事,或有趣,或温情,或…。路途中,便听说了三哥张飞曾在一县衙里当官,虽落得些惩奸除恶的好名声,但也不乏有叫苦埋怨声,说是新上任的县老爷太过重武,动不动就是打人几十大板。二哥关羽千里走单骑,一路过五关斩六将,护送周全二位嫂嫂,还在半路中收了个壮士手下,名为周仓;而后在关家庄又认了个义子,名为关平。赵云则在一处落脚地招兵买马,但也没闲下来,时不时会出去打听刘备他们的消息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公孙瓒被袁绍包围自杀,关靖倒是忠心,战死殉主,也不枉生前公孙瓒的器重与信任。贾义那帮贪生怕死之辈,自是不愿就此结命,与关靖撕破脸后,将关靖之前的恶行公然散布。这倒让赵云名声鹊起,传言赵云才乃公孙瓒营下的第一猛将,只是被那关靖给打压陷害了。加之徐州一役,刘备军虽战败,但将军与将士个个勇猛无敌,也为世人所称道。

    行至一座宅邸,据说这就是他们所暂住的地方。

    刘备赶忙下马,加快脚步行进宅内。向夏天也激动喜悦得不行,一个飞身下马,险些跌倒。不知为何,心脏‘砰砰’跳个不停,心跳加速得让她莫名地感到紧张。攥紧的手心里都是汗,也不知该放快脚步,还是放慢。明明想尽快见到他,他们已有三月未见,但又有些手足无措,等等见面该说些什么,他会是何反应,自己又该作何反应?

    进入宅子后,空无一人,有些冷清。刘备大声地喊道:“云长,翼德,子龙,你们在哪?”

    向夏天蹙了蹙眉,撇了撇,有些失落沮丧,问道:“他们会不会不在这儿?我们会不会走错地方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。他们一定在这,你看,那是桃花。我们三兄弟结义时,就是在桃园,以桃枝为香,皇天后土为证,对天言誓。那日,花开满园,这地上铺满了桃花,空中也下着桃花…”刘备指着庭院中种植的几株桃树,缓缓地向那些桃树走去,上前怜惜般摸了摸桃花瓣,说到情深处不禁有些哽咽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二弟,你们在哪…”刘备朝天闭眼,低声呢喃着。

    吹过一阵风,风带起刘备的衣袂,摇动着桃枝,舞着桃瓣。向夏天低下头,许是触景生情,闷闷不乐。子龙,你又在哪。

    “大哥!是大哥啊!”“大哥!大哥,俺来了!”“主公!”

    突然,听闻身后传来一阵呼喊声。

    是他们!

    刘备怔在原地,眼里闪着泪光。见到他们三人,张开双臂,忙跑上前迎着,喊道:“二弟、三弟、子龙!”

    “大哥,大哥…”四人抱成一团,哭诉着,感念着,亲昵得久久都未松开。

    向夏天无心听他们说得什么,自从他们进门后,目光就没离开过赵云。不知什么时候松开了拥抱,赵云转过头望见向夏天,只这一眼,只这一眼对视,向夏天紧张得仿佛心跳到嗓子眼儿,咽了咽口水,将目光别开,想强装镇定。

    瞥见赵云正朝自己走来,抬头望着赵云,又和赵云对视上。傻傻地愣在原地,手也不知该往哪摆放。只见他面容憔悴又深邃,仿佛又增添了几分成熟,几分气概,几分英气。

    “嗨…”向夏天尴尬得扯出一丝笑,打着招呼。想来他们之前还从未分别过,这一别三月,见不到他时,她饱含思念。从未经历过得思念,从未如此思念一人。见到他时,反而有些放不开,有些不知所措。

    赵云走至她跟前,一把将她抱入怀中,抚着她的发丝,抑制不住的激动,颤抖地说道:“你没事,太好了,你没事…我还以为…幸好,老天保佑…幸好…”

    幸好她安然无恙,幸好还能再见到她,幸好。虽知她本领武艺高,一般人根本奈何不了她,但是战场上,千军万马,多少把锋利刀枪,多少支无眼箭羽,让她面对这万般险恶,实在是…他现在想想都后怕。他本想让她待在主公左右,想来应是比较安全,没想到之后他和翼德都被曹军冲散,要面对曹军的进攻和阻挡,他再也回不去保护主公和她。好在,此刻她真真切切地被自己拥入怀。

    一时间,向夏天又是惊喜又是害羞,他说得话就在耳畔边,清楚又动人,大抵是世界上最温柔的嗓音才能说出这样动人的话。被他紧紧地抱在怀中,她甚至也能感受到他的心跳,他的颤抖,他的情真意切。向夏天沉醉其中,也紧紧地回抱住他,轻声细语道:“嗯…我没事…只是想你想得厉害…”

    赵云听她说想自己,宠溺地抚摸着她的脑袋,勾起嘴角,笑得好不灿烂迷人。有些紧张,青涩地回应道:“我也想你…”

    刘关张三人见他俩一时半会儿也分不开,相顾一笑,坐进一方亭中,开始把酒言欢着。卫义自是也感到欢喜,抿了抿嘴,挠了挠脑袋,开始招呼起手下兄弟,和主公一起把酒畅饮。

    良久,二人才松开。赵云温柔地摸了摸向夏天的脸庞,蹙着眉头,问道:“怎得削瘦了不少?脸色看上去也不大好,你怎么了吗?”

    向夏天俏皮地吐吐舌,笑着宽慰道:“我没怎么,你别担心。可能是因为…”说到一半,顿住,古灵精怪地转动着眼珠。

    “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你不在,没人管我了。嘿嘿。”向夏天傻呵呵地笑出声。

    赵云望着她的笑颜,眼睛弯成月,温暖得仿佛能融化掉他的心,又摸了摸她的脸颊,作无奈状出声道:“那我从今日起,可得好好管你了。你可别嫌我烦。”

    “绝对不会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