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青青三国:种夏天也种子衿 第五十八章 昏倒,与许攸的谈话

时间:2018-08-10作者:像夏天呀

    向夏天自然明白他心里的顾虑,刘备的尊卑观念根深蒂固,想来没有得到袁绍的允许答应,他是不会擅自离去的。

    “他为何不肯?大哥,你是怎么和他说得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…我和袁公说,因二弟斩杀了他部下的颜良文丑两员大将,怕被袁公责罚,不敢前往动身,我请命去安抚接迎他们,归来后再为袁公效力。”刘备沉吟道。

    听刘备这么一说,感觉没什么问题,而且听上去还是挺诱惑人的,袁绍为何不放行呢?不过,话又说回来,向夏天试探地问道:“大哥真是这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嗯?”刘备有些不解地望了眼向夏天。

    “大哥还准备继续留在这儿,为袁绍效命?”想那袁绍虽拥百万兵马,却敌不过曹操那十万兵马,这几余月内皆传来败报,这袁绍真的可依靠效力吗。

    “不瞒你说,我确无此意。咱在此客居也有三月了,我早已感受到袁公不能成大事,如果继续留在这儿,我非但一无所为,反而还会有性命之险。而且云长斩杀他的大将,恐怕他心里早对我有芥蒂,对我怀恨在心也说不准,我若再让云长、翼德、子龙投奔于此,哪一日若他用不着我们了,你觉得他会轻易放过我们吗?袁公他并非明主啊,如若不离开他,我也无法完成天子诏命,举兵灭曹。”刘备感慨着道。

    向夏天点头,眼里流露出赞许,说道:“大哥好明智,所以大哥下一步计划什么?”

    “投奔刘表。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预计的行程被搁置下,闲来无事,向夏天正和卫义散着步聊着天。

    “你说,袁绍他为什么不放主公走?本来还以为不久就能见到子龙了…”向夏天撇了撇嘴,失落沮丧着道。

    卫义挠了挠脑袋,认真思考着,又满脸纠结,说道:“他是不是怕主公走了,就一去不回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主公都答应他了,接到人之后会回来。你看他要是不放主公,二哥三哥子龙也不会前来效力,他又能图到些什么?真是想不明白…”向夏天扶了扶额,叹息着道。

    “仙姑,袁公该不会是想以主公要挟将军们前来吧?”卫义有些恐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敢!他会不要面子的嘛,传出去也不嫌丢他那四世三公的脸面。而且他多少还要顾忌着咱大哥,大哥若真在他这儿出了什么事,你以为二哥三哥子龙会放过他吗?这个我倒不担心,眼下要想办法怎样帮助主公脱身…”

    适逢,身旁走过两个窃窃私语的侍臣。

    “最近田丰大人倒是很得主公器重,你说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一日内就要传召田丰大人好几次呢。我看田丰大人对主公也是一片忠心,咱最近可得巴结着点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自然。可惜了咱前阵子还把心思放在许攸大人的身上,唉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许攸大人一直以来也挺讨主公欢心的,只是最近不知为何,几次触怒主公,这才受了冷落。上次我听别个说,许攸大人还大骂主公庸主!”

    待两个侍臣走出一段距离后,已听不清他们在说得什么,只看得见他们时而摇摇头,时而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许攸?”向夏天愣在原地,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仙姑,你怎么了?走累了吗?”卫义见向夏天顿住脚步,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卫义,你知不知道许攸这个人?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。上次徐州战前,主公不是派人去请许攸大人劝谏袁公发兵相助,许攸大人对主公还是挺客气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呢?你还知道许攸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还有…”卫义皱着眉,仔细地想了想,说道:“我在军中偶有听闻,传言说许攸大人和田丰大人好像不和…不过也只是传言,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听听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停住脚步,思量着。袁绍不肯放人,必定是听了言臣谋士的主意。袁绍此人,虽是名门望族出身,势力也举足轻重,但是很多时候在计策谋略方面却容易犯糊涂,目光短浅,以偏概全。他若听了刘备说能将关张赵请回来,必定开怀豪爽地放人通行。这其中,应是他身边的文臣出得主意。听那刚刚走过的侍臣说,最近田丰备受器重,一天几召,想必和田丰也脱不了什么干系。田丰既和许攸不合,他们倒可以请许攸出面帮忙。只是,在这之前,他们还得去说服许攸。

    许攸,许攸。天眼,天眼。

    许攸一定是那个可以帮忙之人,她该如何劝服许攸出面帮他们?

    向夏天只觉额间灼烧着,眼前白光乍现,天地白茫一片。下一秒,向夏天整个人就晕厥过去。

    “仙姑,你在想什么呢?想得这么出神…”

    “仙姑,仙姑,你怎么昏倒了?!仙姑…”

    耳边依稀能听到卫义慌张的叫喊声,声音愈渐愈小,她恍若身处梦境。

    …

    夜里,营帐内。

    “夏天还没醒来吗?”刘备关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禀主公,还没有。”卫义抱了抱拳,行着礼道。

    “军医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军医检查说并无大碍,也许是劳累过度,休养调息即可。开了副药方,我已经命人去煎了。”卫义答着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进去瞧瞧。”

    刘备走至向夏天的床榻边上,轻轻地替她盖好被子,又对卫义吩咐着:“等夏天醒来,命人去做几个好菜,鸡鸭鱼肉都来些,补补身子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卫义应着。

    适逢,昏睡中的向夏天醒来,缓缓睁开双眼,见刘备也在,向刘备伸出手。刘备见状,接过向夏天的手,安慰道:“是不是我把你给吵醒了?你好好休息,我是过来看看你,见你无大碍我就放心了。你好好将养着,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,刘备便起身欲要离开。向夏天发力紧紧地握住刘备的手,不让他离去。

    “夏天,你…”刘备疑惑地出声。

    向夏天艰难地挣扎起身,刘备忙搭把手将她扶起,出声道:“下午你昏倒了,你应该好好躺着休息才是。”

    “大哥…大哥别走…”向夏天喊着,刘备问道:“怎么了?是不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向夏天眼眸深邃且坚定,望着刘备,郑重地说道:“许攸…”

    …

    “不知二位深夜造访,所为何事?”许攸端坐着,开口问道。坐在他正对面的是刘备和向夏天二人,小桌上摆放着三个茶杯,茶杯里还冒出热腾腾的雾气。

    刘备也不知为何,他是被向夏天拉到这儿来的,疑惑地瞥了眼向夏天。向夏天脸色憔悴,小嘴发白,看上去还极为虚弱,哑着嗓子出声道:“我和我主是来请你帮忙的。”

    “哦?我们素日里也没来往,也无交集,你倒说说有什么忙是能让我帮的?”许攸挑挑眉,好奇地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忙,非你帮不可,也只有你能帮到。”向夏天一本正经地说着,又接着问道:“今日我主去向袁绍请命,前去迎接带回关张二人,却没得到应允。你可知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许攸笑了笑,晃了晃手中的茶杯,再嘬上一小口,放下。突然,双眼深意地盯着向夏天,不紧不慢着道:“我倒是有所耳闻,我想这十之**是田丰的主意。开始我还有些想不明白,不过,看到你之后,我就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向夏天指了指自己,诧异地问道。与此同时,刘备也惊讶地望着向夏天,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你。”许攸捋了捋胡须,高深莫测地笑着。见二人都很是不解,又接着道:“想必田丰已经见过你。”

    向夏天仔细回想了下,有些不确定地道:“好像见过。主公前来投奔的那日,大堂之上有许多文官武将,田丰应该也在其中吧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”刘备也帮着回忆了下,点头附和着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与他见过我又有什么关系?”向夏天问道。

    许攸望了望眼向夏天,又望了望刘备,询问道:“不知刘皇叔可退避会儿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刘备果决地应了声,便退出屋内。

    “那我便说了。”说着,许攸站起身,背对着向夏天。小步信至窗前,抬头望了望夜空,说道:“当我适才见到你,我便发现你的面相有异,运气非常。何况你今日身体虚弱,像我们这些有道行的,更能够识破看穿你,你额间有色,乃至纯色。生而在世,是人就避免不了沾染些污秽。所以,你非同常人。再者,我刚刚夜观天象,见你的那颗星,在东,还是颗紫星,应预兆着紫气东来。你实乃天降贵人。想必田丰也早有发觉,想留住你和你主,辅佐我主袁绍一统大业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”向夏天惊得说不出话,将茶水洒了个满桌。不论是张鲁,还是田丰,亦或是许攸,为何都能轻易看出她异于常人?若再有能人发觉,她又如何生存于这乱世?

    “为什么我总能被你们看出不同?我确实和常人有那么点不一样…但是我也不想这样,有什么办法能将我自己隐藏保护好?我不想,我不想成为这乱世的众矢之的…”向夏天无助地抱住自己,痛苦地摇摇头。
小说推荐